•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医院感染的高危因素研究

曹梅

引用本文:
Citation:

医院感染的高危因素研究

    作者简介: 曹梅(1984-),女,主管护师
  • 中图分类号: R197.323

Study on the risk factors of hospital infection

  • CLC number: R197.323

  • 摘要: 目的 分析某医院住院病人感染的发生情况及其危险因素,探讨控制医院感染的有效措施。 方法 回顾性分析2015-2016年某院13 027份出院病人的电子病历,结合临床医师相关报告和感染科室专职人员调查结果,统计该院医院感染发生率,并分析其影响因素。 结果 该院医院感染发生率为2.70%(352/13 207)。其2015年医院感染发生率为2.89%(182/6 299),2016年为2.53%(170/6 728),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医院感染的好发科室主要为ICU、泌尿外科和神经内科;好发部位主要为上呼吸道、下呼吸道、泌尿道和胃肠道,手术切口感染亦占一定比例。除真菌外,主要分离出1 180株病原菌,感染次数较多的主要为革兰阴性菌、大肠埃希菌、肺炎克雷伯菌、铜绿假单胞菌等,其中革兰阴性菌822株(69.66%)。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使用呼吸机、行气管切开术、留置导尿管和血液透析是发生医院感染的独立危险因素(P < 0.05~P < 0.01)。 结论 控制医院感染,应根据医院自身情况,分析高危因素,进而重点防控。感染控制措施主要为严格执行消毒制度、加强基础护理工作、合理使用抗菌药物、增强医生和病人手卫生的依从性意识等。
  • 表 1  医院感染的好发科室及其构成比

    科室 2015年 2016年
    病历数 感染例数 感染率/% 病历数 感染例数 感染率/%
    ICU科 159 18 11.32 172 18 10.47
    泌尿外科 401 40 9.98 426 36 8.45
    神经内科 473 34 7.19 568 42 7.39
    神经外科 267 13 4.87 336 12 3.57
    肾内科 879 25 2.84 992 22 2.22
    其他科室 4 120 52 1.26 4 234 40 0.94
    合计 6 299 182 2.89 6 728 170 2.53
    下载: 导出CSV

    表 2  医院感染的好发部位及其构成比

    感染部位 2015年 2016年
    感染例数 构成比/% 感染例数 构成比/%
    上呼吸道 142 45.51 137.00 47.08
    下呼吸道 72 23.08 66.00 22.68
    泌尿道 38 12.18 34.00 11.68
    胃肠道 14 4.49 11.00 3.78
    手术切口 9 2.88 7.00 2.41
    皮肤黏膜 5 1.60 5.00 1.72
    败血症 4 1.28 3.00 1.03
    其他 28 8.97 28.00 9.62
    合计 312 100.00 291.00 100.00
    下载: 导出CSV

    表 3  logistic回归分析变量赋值

    变量 赋值
    感染(Y) 1=是,0=否
    使用呼吸机 1=是,0=否
    血液透析 1=是,0=否
    留置导尿管 1=是,0=否
    行气管切开术 1=是,0=否
    手术切口 1=是,0=否
    患皮肤病 1=是,0=否
    败血症 1=是,0=否
    其他 1=是,0=否
    下载: 导出CSV

    表 4  医院感染危险因素的logistic回归分析

    变量 B SE Waldχ2 P OR
    使用呼吸机 7.423 0.575 166.803 < 0.01 4.091
    血液透析 7.271 0.468 241.488 <0.05 9.401
    留置导尿管 7.837 1.096 51.161 <0.05 8.194
    行气管切开术 8.182 1.292 40.126 <0.05 8.926
    手术切口 5.225 21.734 0.491 >0.05 3.965
    患皮肤病 2.002 21.670 0.009 >0.05 0.001
    败血症 -26.737 5.422 32.576 >0.05 0.001
    其他 2.103 0.624 11.355 >0.05 0.003
    下载: 导出CSV

    表 5  医院感染的常见病原菌及其构成比

    病原菌 2015年 2016年
    株数 构成比/% 株数 构成比/%
    革兰阴性菌 162 26.13 160 29.20
    大肠埃希菌 101 16.29 90 16.42
    肺炎克雷伯菌 68 10.97 53 9.67
    铜绿假单胞菌 16 2.58 12 2.19
    洋葱伯克霍尔德菌 10 1.61 8 1.46
    其他革兰阳性菌 68 10.97 74 13.50
    革兰阳性菌 99 15.97 96 17.52
    溶血性链球菌 32 5.16 15 2.74
    金黄色葡萄球菌 20 3.23 13 2.37
    粪肠球菌 8 1.29 10 1.82
    其他革兰阳性菌 36 5.81 29 5.29
    合计 620 100.00 548 100.00
    下载: 导出CSV
  • [1] AREFIAN H, VOGEL M, KWETKAT A, et al.Economic evaluation of interventions for prevention of hospital acquired infections:A systematic review[J].PLoS One, 2016, 11(1):e146381.
    [2] 李福平, 付燕, 常丽, 等.2010年-2012年某医院住院患者医院感染高危因素回顾性研究[J].实用医药杂志, 2015, 32(10):937.
    [3] MAMISHI S, POURAKBARI B, TEYMURI M, et al.Management of hospital infection control in iran:a need for implementation of multidisciplinary approach[J].Osong Public Health Res Perspect, 2014, 5(4):179. doi: 10.1016/j.phrp.2014.06.001
    [4]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医院感染诊断标准(试行)[J].中华医学杂志实用医学, 2001, 81(5):314.
    [5] MITCHELL BG, HALL L, MACBETH D, et al.Hospital infection control units:staffing, costs, and priorities[J].Am J Infect Control, 2015, 43(6):612. doi: 10.1016/j.ajic.2015.02.016
    [6] 王金贤, 杨利亚.44066例住院患者医院感染调查分析[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0, 20(5):626.
    [7] BARRATT R.Praise for Christchurch Hospital infection control measures[J].Nurs N Z, 2015, 21(3):3.
    [8] BRISIBE SF, ORDINIOHA B, GBENEOLOL PK.The effect of hospital infection control policy on the prevalence of surgical site infection in a tertiary hospital in South-South Nigeria[J].Niger Med J, 2015, 56(3):194.
    [9] 杨新恩.基层医院院内感染的预防与控制措施分析[J].大家健康(学术版), 2015, 9(18):283.
    [10] 张锦萍.基层医院医院感染控制中护理质量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J].中国卫生产业, 2015, 12(2):139.
    [11] MORTON A, MENGERSEN K, WATERHOUSE M, et al.Analysis of aggregated hospital infection data for accountability[J].J Hosp Infect, 2010, 76(4):287. doi: 10.1016/j.jhin.2010.06.030
    [12] 谢朝云, 熊芸, 孙静, 等.ICU与普通科室医院感染阴沟肠杆菌的耐药性比较研究[J].中国消毒学杂志, 2015, 32(8):788.
    [13] 袁斌.加强重点科室医院感染管理[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08, 18(7):996. doi: 10.3321/j.issn:1005-4529.2008.07.034
    [14] 张常然, 刘霞, 谭妙莲, 等.3年医院感染流行病学调查分析[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08, 18(5):626. doi: 10.3321/j.issn:1005-4529.2008.05.008
    [15] 王蓓, 苏梅, 杨环, 等.新疆某三级甲等综合医院医院感染流行病学调查分析[J].医学综述, 2014, 20(16):3055. doi: 10.3969/j.issn.1006-2084.2014.16.072
    [16] 马玲敏.2009-2010年医院常见病原菌分布及耐药性分析[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2, 12(22):5135.
    [17] 黄冠新, 廖丹, 莫云.2009-2010年住院患者使用抗菌药物的目标性监测与分析[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2, 22(11):2387.
    [18] 郑力航, 邱星安, 邓小凡.2012-2013年钦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脑外重症监护室特殊级抗菌药物的使用情况分析[J].现代药物与临床, 2014, 29(3):298.
  • [1] 杨晶潘攀杨庆宇 . 老年住院患者医院感染危险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10): 1247-1249.
    [2] 张仁燕 . 极低出生体质量儿医院感染现状及危险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3): 359-36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3.023
    [3] 吴琼芳张秀平高群黄娟梁琪伟徐心悦 . 新生儿医院感染的危险因素分析与预防对策.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4): 537-53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4.028
    [4] 张志刚魏秋霞魏巧妙杨致霈韩梅 . 29所医院感染管理专职人员职业倦怠与职业不稳定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2): 252-25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2.032
    [5] 刘月梅 . 糖尿病患者医院感染情况及其危险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9, 34(2): 162-163.
    [6] 宫峰马胜银 . 慢性肾功能衰竭行腹膜透析病人医院感染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12): 1737-174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12.024
    [7] 朱敬蕊段缓崔琢张向君 . 成年住院病人感染耐碳青霉烯类肺炎克雷伯菌的危险因素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9): 1201-1203, 120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9.012
    [8] 王晓莉 . 新生儿细菌性肺炎82例高危因素分析及防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8, 33(2): 184-186.
    [9] 高霞张毅岳艳周玉萍 . 重复异位妊娠的高危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1): 43-45.
    [10] 施佳艳 . 宫腔粘连发生的高危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3): 376-37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3.026
    [11] 高人焘 . 吸氧器湿化液医院感染现状及解决途径.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6): 648-649.
    [12] 赵文霞茅彩英严琦顾娟 . 卡前列素氨丁三醇在不同高危因素剖宫产术中预防产后出血的效果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12): 1454-1455.
    [13] 余信强张苏川 . 原发性高血压病人早期肾损伤影响因素的临床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2): 167-17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2.008
    [14] 赵茹 . 肺癌328例医院感染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3): 264-266.
    [15] 周锡芳 . 血液透析室医院感染18例护理体会.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11): 1279-1281.
    [16] 路屹刘晓林韦道祥 . 神经内科医院感染174例临床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4, 29(1): 29-31.
    [17] 张向君朱敬蕊王白茹汪振林李连崔琢 . 某综合性医院住院患者医院感染直接经济损失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12): 1686-168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12.048
    [18] 朱敬蕊崔琢谢琪芳汪振林 . 某综合医院医院感染现况调查与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2): 252-254.
    [19] 胡姗姗 . 煤工尘肺住院患者医院感染的临床特征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39(7): 970-97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7.051
    [20] 宋红岩史广鸿 . 社区卫生服务站医院感染管理调查与对策.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11): 1151-1153.
  • 加载中
表(5)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635
  • HTML全文浏览量:  894
  • PDF下载量:  7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3-23
  • 录用日期:  2018-12-21
  • 刊出日期:  2020-07-15

医院感染的高危因素研究

    作者简介: 曹梅(1984-),女,主管护师
  • 安徽省宿州市立医院 院感科, 安徽 宿州 234000

摘要:  目的 分析某医院住院病人感染的发生情况及其危险因素,探讨控制医院感染的有效措施。 方法 回顾性分析2015-2016年某院13 027份出院病人的电子病历,结合临床医师相关报告和感染科室专职人员调查结果,统计该院医院感染发生率,并分析其影响因素。 结果 该院医院感染发生率为2.70%(352/13 207)。其2015年医院感染发生率为2.89%(182/6 299),2016年为2.53%(170/6 728),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医院感染的好发科室主要为ICU、泌尿外科和神经内科;好发部位主要为上呼吸道、下呼吸道、泌尿道和胃肠道,手术切口感染亦占一定比例。除真菌外,主要分离出1 180株病原菌,感染次数较多的主要为革兰阴性菌、大肠埃希菌、肺炎克雷伯菌、铜绿假单胞菌等,其中革兰阴性菌822株(69.66%)。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使用呼吸机、行气管切开术、留置导尿管和血液透析是发生医院感染的独立危险因素(P < 0.05~P < 0.01)。 结论 控制医院感染,应根据医院自身情况,分析高危因素,进而重点防控。感染控制措施主要为严格执行消毒制度、加强基础护理工作、合理使用抗菌药物、增强医生和病人手卫生的依从性意识等。

English Abstract

  • 医院感染是医院管理中比较棘手的难题之一,它一方面直接影响着病人原发疾病的治疗,增加病人的痛苦,对病人的生命造成威胁;另一方面影响着医院的病房周转率,对病人、医院和社会造成经济损失[1-2]。医院多通过严格执行消毒制度、加强基础护理工作、合理使用抗生素、增强医生和病人手卫生的依从性意识等方式,对医院感染发病人数和抗菌药物合理使用进行控制[3]。各医院依据自身条件,存在不同的医院感染情况。本研究对2015-2016年我院发生医院感染病人的临床资料进行分析,分析医院感染的高危因素、易感科室和易感部位,分析感染性疾病的主要致病菌,进而提出控制感染的相关措施。现作报道。

    • 回顾性分析2015年1月至2016年12月我院住院出院病人病例13 027份,其中男62例,女58例,年龄18~85岁。

    • 采取临床医生的诊断报告和感染专职人员的调查结果相结合的方法,对每例病人的电子病历进行调查,填写医院感染病例登记表,调查内容包括病人所在科室、感染疾病、感染部位以及病原学检查,根据检验结果进行统计分析。根据国家卫生部于2001年制定的医院感染诊断标准(试行)[4]方法进行诊断。在调查期间,凡罹患感染疾病的病人均计入感染标准。

    • 对于医院管理感染疾患的专职人员进行统一培训,对于其调查方法、调查表的填写方式和诊断标准采用预调查的方式进行处理。同时保证调查期间,医院各科室积极配合和监督调查工作,确保调查数据的真实准确。

    • 采用χ2检验和logistic回归分析。

    • 共调查出院病历13 027份,其中发生医院感染352例,医院感染发生率为2.70%。其中2015年出院6 299例,医院感染182例(2.89%);2016年出院6 728例,医院感染170例(2.53%)。2015年和2016年医院感染发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63,P>0.05)。

    • 医院感染的好发科室主要为ICU、泌尿外科和神经内科(见表 1),以上科室病人的疾病特点为病程长、意识障碍、长期卧床、抵抗力低下等,且使用呼吸机等有创操作和留置导尿管等操作较多。医院感染的好发部位主要为下呼吸道、上呼吸道、泌尿道和胃肠道,手术切口感染亦占一定比例(见表 2)。

      科室 2015年 2016年
      病历数 感染例数 感染率/% 病历数 感染例数 感染率/%
      ICU科 159 18 11.32 172 18 10.47
      泌尿外科 401 40 9.98 426 36 8.45
      神经内科 473 34 7.19 568 42 7.39
      神经外科 267 13 4.87 336 12 3.57
      肾内科 879 25 2.84 992 22 2.22
      其他科室 4 120 52 1.26 4 234 40 0.94
      合计 6 299 182 2.89 6 728 170 2.53

      表 1  医院感染的好发科室及其构成比

      感染部位 2015年 2016年
      感染例数 构成比/% 感染例数 构成比/%
      上呼吸道 142 45.51 137.00 47.08
      下呼吸道 72 23.08 66.00 22.68
      泌尿道 38 12.18 34.00 11.68
      胃肠道 14 4.49 11.00 3.78
      手术切口 9 2.88 7.00 2.41
      皮肤黏膜 5 1.60 5.00 1.72
      败血症 4 1.28 3.00 1.03
      其他 28 8.97 28.00 9.62
      合计 312 100.00 291.00 100.00

      表 2  医院感染的好发部位及其构成比

    • 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使用呼吸机、行气管切开术、留置导尿管和血液透析是发生医院感染的独立危险因素(P < 0.05~P < 0.01)(见表 34)。

      变量 赋值
      感染(Y) 1=是,0=否
      使用呼吸机 1=是,0=否
      血液透析 1=是,0=否
      留置导尿管 1=是,0=否
      行气管切开术 1=是,0=否
      手术切口 1=是,0=否
      患皮肤病 1=是,0=否
      败血症 1=是,0=否
      其他 1=是,0=否

      表 3  logistic回归分析变量赋值

      变量 B SE Waldχ2 P OR
      使用呼吸机 7.423 0.575 166.803 < 0.01 4.091
      血液透析 7.271 0.468 241.488 <0.05 9.401
      留置导尿管 7.837 1.096 51.161 <0.05 8.194
      行气管切开术 8.182 1.292 40.126 <0.05 8.926
      手术切口 5.225 21.734 0.491 >0.05 3.965
      患皮肤病 2.002 21.670 0.009 >0.05 0.001
      败血症 -26.737 5.422 32.576 >0.05 0.001
      其他 2.103 0.624 11.355 >0.05 0.003

      表 4  医院感染危险因素的logistic回归分析

    • 通过统计2年的感染致病菌,除真菌外,主要分离出1 180株病原菌,其中2015年和2016年分离出的病原菌分别为620株和548株。在这些致病菌中,感染次数较多的主要有大肠埃希菌、肺炎克雷伯菌、铜绿假单胞菌等,其中革兰阴性菌822株,占69.66%(见表 5)。

      病原菌 2015年 2016年
      株数 构成比/% 株数 构成比/%
      革兰阴性菌 162 26.13 160 29.20
      大肠埃希菌 101 16.29 90 16.42
      肺炎克雷伯菌 68 10.97 53 9.67
      铜绿假单胞菌 16 2.58 12 2.19
      洋葱伯克霍尔德菌 10 1.61 8 1.46
      其他革兰阳性菌 68 10.97 74 13.50
      革兰阳性菌 99 15.97 96 17.52
      溶血性链球菌 32 5.16 15 2.74
      金黄色葡萄球菌 20 3.23 13 2.37
      粪肠球菌 8 1.29 10 1.82
      其他革兰阳性菌 36 5.81 29 5.29
      合计 620 100.00 548 100.00

      表 5  医院感染的常见病原菌及其构成比

    • 随着现代医疗水平的不断提升,医院感染已经成为各医院普遍关注的难题。而要改善这个问题,不仅需要医院加强医院感染方面的管理,还需要病人和医生相互配合,减少医院感染率,降低医院和病人的医疗成本[5]

      本研究中,2015年感染例次为182例,感染率2.89%;2016年的感染例数为170例,感染率1.86%,较相关文献[6]报道结果降低。其原因可能在于,近年来我院加强对医院感染方面管理工作的重视,成立了控制医院感染小组,培训相关专职医务人员,健全了控制医院感染的各项工作,加大了控制感染的宣传教育工作[7],做到医生、病人共同了解、共同参与,同时通过制定严格的消毒制度、加强基础护理工作、合理使用抗菌药物、增强医生和病人手卫生的依从性意识等措施[8-11],促进我院控制医院感染工作质量的提升。

      调查结果显示,不同科室医院感染的发生率不同,存在一定的差异,其中医院感染发生率较高的科室主要有ICU、泌尿外科、神经内科、神经外科和血液科等。这些科室的病人疾病特点是病程长、意识障碍、有创操作较多等,其中ICU病房病人病情较重,泌尿外科和神经内科病人具有病情较为复杂、病人自身的抵抗力减弱、长时间的卧床等特点,神经外科病人的疾病则与脑部创伤有关,大多需要手术治疗。这与相关文献报道[12-13]结果类似,可见科室疾病特点也关系到医院感染的发生。

      在感染部位方面,本院的住院病人发生医院感染的部位主要为上呼吸道、下呼吸道、泌尿道和胃肠道,这与张常然等[2, 14-15]研究结果类似。因此,对于重症病人的呼吸道要加强管理,如定时翻身、轻叩背部,抬高床头,保持口腔清洁,防止呼吸机的误吸,增加营养等;而对于留置导尿管的病人则要做到提高医技的操作水平,降低对病人机体的破坏,严格执行无菌操作流程;并保证病人所处环境的清洁,定期消毒,增强医生和病人手卫生的依从性意识,以上均为预防和控制医院感染的重要环节。

      本研究中,医院感染的病原菌主要以革兰阴性菌为主,占69.66%,与相关研究[16]结果相近。此外,本院2年内抗菌药物的使用率为61.68%、53.75%,呈下降趋势,并低于黄冠新等[17-18]研究报道。其原因可能在于笔者所在医院加大了控制抗菌药物使用的力度,规范了抗菌药物的使用管理措施。此外,我院还积极使用中药进行清热解毒消炎,并使用物理方式处理发炎的伤口,这些方式都有效控制了抗菌药物的使用。

      综上,对于控制医院感染,应首先分析好发感染的重点科室、主要部位和主要致病菌,基于这些统计数据,找到医院发生医院感染的高危因素,进而重点防控。在健全控制医院感染的各项举措平稳实施的基础上,继续加大控制感染的宣传教育工作,使医生和病人都重视起来,共同参与、共同防控,严格执行已经制定的消毒制度,继续加强不同科室的基础护理工作,将合理使用抗菌药物的理念深入到各个科室,继续维持医生和病人手卫生的依从性意识,使得防控医院感染的工作继续得到进一步提升。

参考文献 (18)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