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高通量透析频率的选择及炎性细胞因子、钙磷代谢指标检测比较

王培永

引用本文:
Citation:

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高通量透析频率的选择及炎性细胞因子、钙磷代谢指标检测比较

    作者简介: 王培永(1981-), 男, 主治医师.
  • 中图分类号: R459.5

Selection of high-throughput dialysis frequency and comparison of inflammatory cytokines and calcium and phosphorus metabolic indices in maintenance hemodialysis patients

  • CLC number: R459.5

  • 摘要: 目的分析比较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高通量透析频率的选择对炎性细胞因子、钙磷代谢指标检测结果的影响。方法随机选取55例维持性血透高通量透析病人作为研究对象,按照随机数字法分为A组(28例,透析频率4次/周)和B组(27例,透析频率3次/周)。分别于治疗前后测定2组病人的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白细胞介素-6(IL-6)、超敏C反应蛋白(hs-CRP)等血清炎性细胞因子指标及钙磷代谢水平,比较2组临床疗效和感染发生情况,随访3个月采用美国波士顿健康研究所研制的简明健康测量量表(SF-36)中文版对2组病人的生活质量水平进行评价。结果2组治疗后TNF-α、IL-6、hs-CRP水平均较治疗前明显改善,治疗后A组各指标均明显优于B组(P < 0.05~P < 0.01)。2组治疗后血钙、血磷、钙磷乘积等指标均较治疗前明显改善(P < 0.01);治疗后A组钙磷乘积指标优于B组(P < 0.01),而血钙和血磷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A组病人临床治疗总有效率明显高于B组(P < 0.05),2组病人感染发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A组病人随访3个月后的SF-36评分明显高于B组(P < 0.01)。结论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高通量透析频率的增加能够有效改善病人血清炎性细胞因子及钙磷代谢水平,且不会增加感染风险,对病人生活质量的提高具有重要意义。
  • 表 1  2组治疗前后各炎性细胞因子水平比较(x±s)

    分组 n TNF-α/(pg/mL) IL-6/(pg/mL) hs-CRP/(mg/L)
    治疗前
      A组 28 171.54±41.82 151.42±24.22 15.97±3.72
      B组 27 170.14±41.76 150.18±22.26 15.81±3.80
       t 0.12 0.20 0.16
       P >0.05 >0.05 >0.05
    治疗后
      A组 28 118.84±24.33** 93.97±10.40** 7.81±1.40**
      B组 27 145.15±29.79* 111.04±14.51** 10.49±2.16**
       t 3.59 5.03 5.48
       P < 0.01 < 0.01 < 0.01
    组内比较t检验:*P < 0.05,**P < 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2  2组治疗前后钙磷代谢水平比较(x±s)

    分组 n 血钙/(mmol/L) 血磷/(mmol/L) 钙磷乘积
    治疗前
      A组 28 1.85±0.50 2.15±0.96 52.10±4.71
      B组 27 1.90±0.53 2.10±0.95 52.00±4.73
       t 0.36 0.19 0.08
       P >0.05 >0.05 >0.05
    治疗后
      A组 28 2.58±0.83** 1.40±0.52** 36.58±2.52**
      B组 27 2.20±0.73** 1.69±0.70** 41.05±3.25**
       t 1.80 1.75 5.71
       P >0.05 >0.05 < 0.01
    组内比较t检验:**P < 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3  2组临床疗效比较[n;百分率(%)]

    分组 n 显效 有效 无效 总有效率% uc P
    A组 28 11 14 3 25(89.29) 1.99 < 0.05
    B组 27 6 12 9 18(66.67)
    合计 55 17 26 12 43(78.18)
    下载: 导出CSV
  • [1] NAALWEH KS, BARAKAT MA, SWEILEH MW, et al.Treatment adherence and perception in patients on maintenance hemodialysis:a cross-sectional study from Palestine[J]. BMC Nephrol, 2017, 18(1):178. doi: 10.1186/s12882-017-0598-2
    [2] 付春艳, 王沂芹, 王代红, 等.血液透析联合血液灌流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微炎性因子及钙磷代谢的影响[J].海南医学院学报, 2015, 21(1):56.
    [3] BORZYCH-DUZALKA D, SHROFF R, LIM YN, et al.Predominance of central venous lines (CVL) in pediatric hemodialysis (HD) despite much higher complication rates-Report from the International Pediatric Hemodialysis Network (IPHN)[J]. Pediatr Nephrol, 2016, 31(10):1743.
    [4] 王伟, 岳华.不同透析频率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营养状况和钙磷代谢的影响[J].中华肾脏病杂志, 2014, 30(8):627. doi: 10.3760/cma.j.issn.1001-7097.2014.08.012
    [5] 邵玲就, 刘琦.高通量透析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钙磷代谢及血脂的影响[J].浙江医学, 2014, 36(11):958.
    [6] 蓝天座, 闵亚丽, 樊丰夷, 等.高通量透析联合不同频率血液灌流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微炎症状态和钙磷代谢的影响[J].实用医院临床杂志, 2016, 13(3):50. doi: 10.3969/j.issn.1672-6170.2016.03.015
    [7] SHAH A, BROSS R, SHAPIRO BB, et al.Dietary energy requirements in relatively healthy maintenance hemodialysis patients estimated from long-term metabolic studies[J]. Am J Clin Nutr, 2016, 103(3):757. doi: 10.3945/ajcn.115.112995
    [8] BEBERASHVILI I, ERLICH A, AZAR A, et al.Longitudinal study of serum uric acid, nutritional status, and mortality in maintenance hemodialysis patients[J]. Clin J Am Soc Nephrol, 2016, 11(6):1015. doi: 10.2215/CJN.10400915
    [9] 董雄军.高通量透析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钙磷代谢影响[J].安徽医学, 2015, 36(6):733. doi: 10.3969/j.issn.1000-0399.2015.06.031
    [10] 蔡艳, 白云霞, 张永新, 等.高通量透析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钙磷代谢的影响[J].昆明医科大学学报, 2014, 35(9):141. doi: 10.3969/j.issn.1003-4706.2014.09.037
    [11] 张月, 洪大情, 高辉, 等.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心脏结构功能的改变及其相关因素分析[J].实用医院临床杂志, 2013, 10(6):32.
    [12] 肖健, 马兵, 石平.高通量透析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钙磷代谢的影响[J].临床肾脏病杂志, 2016, 16(8):487.
    [13] 罗进辉.血液灌流频率差异对行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炎性细胞因子水平、钙磷代谢及感染风险的影响[J].河北医药, 2017, 39(6):850.
  • [1] 张菊胡芳冯婉娟吴庆华 . 家庭随访对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血红蛋白及实验室钙磷代谢指标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3): 402-40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3.035
    [2] 周才芳周俊曾庆义 . 不同蛋白量饮食对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营养情况及骨矿物质代谢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7): 858-86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7.005
    [3] 高潮清周加军 . 血液透析与腹膜透析对尿毒症病人钙磷代谢的影响比较.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4): 472-473,47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4.016
    [4] 陈荣富 . 兔膝后交叉韧带断裂后关节内炎性细胞因子及MMPs表达的变化.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3): 293-296, 30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3.004
    [5] 黄静常保超刘磊张燕陈卫东 . 糖尿病肾病与炎性细胞因子的研究现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10): 1396-139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10.046
    [6] 单新莉刘华 . 高通量透析对尿毒症患者顽固性高血压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10): 1428-1430.
    [7] 陈忠辉何静 . 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血管钙化相关因素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9): 1207-121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9.028
    [8] 王敬 . 高通量透析治疗慢性肾衰竭尿毒症患者的效果评价.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4): 464-46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4.012
    [9] 何丽芳甘香杨莺卿刘美全 . 中青年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压力源的质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12): 1620-1622,1630.
    [10] 毛诗海程训民杨松葛玲崔杰西 . 尿毒症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超敏C反应蛋白检测临床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3): 292-293.
    [11] 李斌 . 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发生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8): 967-969.
    [12] 骆玉乔 . 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动静脉内瘘闭塞17例护理体会.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9): 1135-1137.
    [13] 刁秀竹陈薇 . 维持性血液透析动静脉内瘘并发症防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3): 273-275.
    [14] 房振宇刘永梅 . 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透析中血压变异性与慢性肾脏病-矿物质和骨异常的相关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2): 1652-165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2.025
    [15] 李宁彭侃夫 . 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发生动静脉内瘘栓塞的危险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1): 1510-1512,151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1.023
    [16] 刘洋汪吉平骆俊秀刘丽 . 钝针扣眼穿刺在糖尿病肾病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中的应用效果.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7): 947-94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7.031
    [17] 王俊丽 . 左卡尼汀对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微炎症状态及营养状况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2): 1692-169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2.039
    [18] 蒋卫杰宋锦叶王月妹 . 血清N端脑钠肽与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左心室肥厚的关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10): 1317-1320.
    [19] 苏真陈建梅 . 左卡尼汀对糖尿病肾病透析病人炎性因子与红细胞免疫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0): 1349-135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0.017
    [20] 凌琳赵丽丽 . 治疗性沟通在诱导期血液透析患者焦虑中的运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8): 1129-1131.
  • 加载中
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638
  • HTML全文浏览量:  386
  • PDF下载量:  9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11-26
  • 录用日期:  2019-04-11
  • 刊出日期:  2019-05-15

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高通量透析频率的选择及炎性细胞因子、钙磷代谢指标检测比较

    作者简介: 王培永(1981-), 男, 主治医师
  • 安徽省蚌埠市第一人民医院 血液净化中心, 233000

摘要: 目的分析比较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高通量透析频率的选择对炎性细胞因子、钙磷代谢指标检测结果的影响。方法随机选取55例维持性血透高通量透析病人作为研究对象,按照随机数字法分为A组(28例,透析频率4次/周)和B组(27例,透析频率3次/周)。分别于治疗前后测定2组病人的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白细胞介素-6(IL-6)、超敏C反应蛋白(hs-CRP)等血清炎性细胞因子指标及钙磷代谢水平,比较2组临床疗效和感染发生情况,随访3个月采用美国波士顿健康研究所研制的简明健康测量量表(SF-36)中文版对2组病人的生活质量水平进行评价。结果2组治疗后TNF-α、IL-6、hs-CRP水平均较治疗前明显改善,治疗后A组各指标均明显优于B组(P < 0.05~P < 0.01)。2组治疗后血钙、血磷、钙磷乘积等指标均较治疗前明显改善(P < 0.01);治疗后A组钙磷乘积指标优于B组(P < 0.01),而血钙和血磷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A组病人临床治疗总有效率明显高于B组(P < 0.05),2组病人感染发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A组病人随访3个月后的SF-36评分明显高于B组(P < 0.01)。结论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高通量透析频率的增加能够有效改善病人血清炎性细胞因子及钙磷代谢水平,且不会增加感染风险,对病人生活质量的提高具有重要意义。

English Abstract

  • 维持性血液透析是目前临床治疗急慢性肾病及其综合征病人及维持生命的首选方式[1]。然而该治疗方案作为替代疗法仍无法完全取代正常肾脏所拥有的内分泌和代谢功能,尤其是现有的维持性血液透析仅对病人体内的水溶性小分子物质具有清除功能,因此长期反复的维持性血液透析可能会导致一系列并发症的出现,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便是慢性炎症以及钙磷代谢紊乱[2-3]。为此,本研究就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高通量透析频率的选择及对炎性细胞因子、钙磷代谢指标检测结果展开观察与分析,现作报道。

    • 随机选取2016年1月至2018年1月我院收治的55例维持性血透病人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1)组内病人均为慢性肾小球肾炎、糖尿病肾病、高血压肾病确诊病人,且符合维持性血液透析指征;(2)入组时维持性血液透析治疗时间均>12个月,近期均未服用过肾毒性相关药物,未发生严重蛋白尿情况;(3)病人及家属均被告知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合并严重器质性疾病、免疫系统疾病、脏器功能障碍、急慢性感染、恶性肿瘤、严重营养不良及近30 d内使用免疫抑制剂及激素病人。采用随机数字法将入选病人随机分为A组(28例,透析频率4次/周)和B组(27例,透析频率3次/周)。A组男17例,女11例;年龄24~75岁;透析时间13个月至6年;甲状旁腺素(195.09±28.81)pg/mL;原发肾脏疾病类型:慢性肾小球肾炎16例,糖尿病肾病10例,高血压肾病2例。B组男15例,女12例;年龄25~76岁;透析时间13个月~7年;甲状旁腺素(194.58±30.11)pg/mL;原发肾脏疾病类型:慢性肾小球肾炎14例,糖尿病肾病10例,高血压肾病3例。2组病人一般资料均具有可比性。

    • 2组病人均行低分子肝素抗凝治疗,另实施动静脉内瘘成型术建立血管通路,采用德国费森尤斯4008S型血液透析机、碳酸氢盐透析液、FX80型聚砜膜中空纤维透析膜进行维持性血液透析治疗,透析面积、超滤系数分别为1.8 m2、59 mL·mmHg-1·h-1· m-2;其中A组透析液流量为500 mL/min,每次4 h,每周4次;B组为500 mL/min,每次4 h,每周3次。2组均连续治疗3个月。

    • 2组病人均于治疗前后清晨空腹状态下抽取肘静脉血样,分离血清后低温保存待用,检测2组病人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白细胞介素-6(IL-6)、超敏C反应蛋白(hs-CRP)等炎性细胞因子及血钙、血磷等钙磷代谢水平,以上各实验室检测均由同一组检验人员完成并记录。另比较2组临床治疗效果[4]:主要包括显效、有效、无效,其中以治疗后病人各临床症状均明显改善,肌酐(Cr)水平较治疗前减少20%及以上视为显效;以治疗后病人各临床症状有所改善,Cr水平较治疗前减少不足20%视为有效;以治疗后病人各临床症状及Cr水平均未见改善视为无效。临床总有效率=(显效+有效)/总病例数×100%。2组病人均随访3个月,采用美国波士顿健康研究所研制的简明健康测量量表(SF-36)中文版对病人的生活质量水平进行评价[5],量表共包括生理机能、生理职能、躯体疼痛、一般健康状况、精力、社会功能、情感职能、精神健康等8项35个条目,分值越高说明病人的生活质量越高,恢复情况越好,量表Cronbach′α系数为0.755~0.828,信度较好。

    • 采用t检验、χ2检验和秩和检验。

    • 2组治疗前TNF-α、IL-6、hs-CRP水平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2组治疗后TNF-α、IL-6、hs-CRP水平均较治疗前明显改善,治疗后A组各指标均明显优于B组(P < 0.05~P < 0.01)(见表 1)。

      分组 n TNF-α/(pg/mL) IL-6/(pg/mL) hs-CRP/(mg/L)
      治疗前
        A组 28 171.54±41.82 151.42±24.22 15.97±3.72
        B组 27 170.14±41.76 150.18±22.26 15.81±3.80
         t 0.12 0.20 0.16
         P >0.05 >0.05 >0.05
      治疗后
        A组 28 118.84±24.33** 93.97±10.40** 7.81±1.40**
        B组 27 145.15±29.79* 111.04±14.51** 10.49±2.16**
         t 3.59 5.03 5.48
         P < 0.01 < 0.01 < 0.01
      组内比较t检验:*P < 0.05,**P < 0.01

      表 1  2组治疗前后各炎性细胞因子水平比较(x±s)

    • 2组治疗前血钙、血磷、钙磷乘积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2组治疗后血钙、血磷、钙磷乘积等指标均较治疗前明显改善(P < 0.01);治疗后A组钙磷乘积指标优于B组(P < 0.01),而血钙和血磷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 2)。

      分组 n 血钙/(mmol/L) 血磷/(mmol/L) 钙磷乘积
      治疗前
        A组 28 1.85±0.50 2.15±0.96 52.10±4.71
        B组 27 1.90±0.53 2.10±0.95 52.00±4.73
         t 0.36 0.19 0.08
         P >0.05 >0.05 >0.05
      治疗后
        A组 28 2.58±0.83** 1.40±0.52** 36.58±2.52**
        B组 27 2.20±0.73** 1.69±0.70** 41.05±3.25**
         t 1.80 1.75 5.71
         P >0.05 >0.05 < 0.01
      组内比较t检验:**P < 0.01

      表 2  2组治疗前后钙磷代谢水平比较(x±s)

    • 治疗3个月后,A组病人临床治疗总有效率明显高于B组(P < 0.05)(见表 3);A组感染发生率(3/28,10.71%)与B组感染发生率(3/27,11.11%)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校正χ2=0.15, P>0.05)。

      分组 n 显效 有效 无效 总有效率% uc P
      A组 28 11 14 3 25(89.29) 1.99 < 0.05
      B组 27 6 12 9 18(66.67)
      合计 55 17 26 12 43(78.18)

      表 3  2组临床疗效比较[n;百分率(%)]

    • A组病人随访3个月后的SF-36评分为(502.04±72.28)分,明显高于B组的(452.64±58.74)分(t=2.81,P < 0.01)。

    • 针对维持性血透病人进行高通量血液透析能够对血透病人的微炎症状态以及对钙磷代谢紊乱起到积极的改善作用[6]。本研究结果显示,透析频率更高的A组病人TNF-α、IL-6、hs-CRP水平不仅较治疗前明显改善,而且还明显优于透析频率较低的B组。虽然有研究指出临床长期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体内会出现慢性炎症反应,但其确切机制仍未明确;而大多数文献报道中都指出这可能与长期维持性透析病人自身所存在的心血管并发症、营养不良、贫血以及食欲下降等因素有关[7-8]。随着透析频率的增加,血液透析过程中的对流传送和吸附的效率更高,从而能够对大、中分子物质具有更加有效的清除效果[9]。蔡艳等[10]在研究中也指出高通透性滤过器具有较好的生物相容性,能够有效改善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的微炎症状态和营养不良的出现。本研究结果显示,高透析频率的确可以使病人获得更佳疗效,且不增加感染概率。

      张月等[11]在研究中指出高血磷、高钙磷乘积、营养不良以及甲状旁腺激素是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发生心脏病变的高危因素,尤其是磷离子虽然属于小分子物质,但其在血液中能够与3个水分子进行结合,从而使得常规通量下无法被有效地清除。为此本研究在维持高通量透析的基础上,对A、B组的透析频率进行了区分,结果显示不仅2组病人的血钙、血磷、钙磷乘积等指标均较治疗前明显改善,而且随着透析频率的增加,A组病人上述指标的结果显著优于B组。这说明通过对高通量透析频率的增加,能够对病人进行早期钙磷干预;而血磷、钙磷乘积与室间隔的厚度呈正相关,因此使得病人左心室肥厚状态得以改善[12]。借助高通量和增加透析频率后能够有效清除病人体内的血钙、血磷和钙磷乘积,从而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以及改善病人的临床症状[13]

      综上所述,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通过高通量透析频率的增加能够有效改善病人血清炎性细胞因子及钙磷代谢水平,其感染风险未有增加,其对于病人生活质量水平具有重要意义,可在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3)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