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医护人员、住院产妇及配偶捐赠母乳知识及态度的现状调查

方甜 闫华 林昕 李金芝

引用本文:
Citation:

医护人员、住院产妇及配偶捐赠母乳知识及态度的现状调查

    作者简介: 方甜(1990-), 女, 硕士研究生.
    通讯作者: 李金芝, jiangljzh@126.com
  • 基金项目:

    蚌埠医学院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项目 Byycxz1710

  • 中图分类号: R723

Investigation of knowledge and attitude regarding donor human milk among medical staff, hospitalized mothers and spouses

    Corresponding author: Jin-zhi LI, jiangljzh@126.com
  • CLC number: R723

  • 摘要: 目的描述医护人员、住院产妇及配偶对捐赠母乳知识、态度及其影响因素。方法整群抽取蚌埠市3所三级医院产科和儿科医护人员共166人、便利选取住院产妇及配偶各300例,分别采用问卷对捐赠母乳知识及态度进行调查。结果产妇、产妇配偶、医护人员捐赠母乳知识总体答对率分别为44.9%、40.5%、84.2%;产妇及配偶捐赠母乳态度得分较低(3.43±0.64)分和(3.45±0.67)分,"捐赠母乳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大力宣传捐赠母乳非常有必要"得分较高,"您愿意给宝宝使用捐赠母乳"得分最低;医护人员的捐赠母乳态度得分较高(4.59±0.55),得分最高的条目是"捐赠母乳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4.67±0.51);产妇及配偶不愿意使用或捐献母乳的主要原因为"担心捐赠母乳的安全性""不了解捐赠母乳的程序"及"担心捐赠母乳影响身体健康"。结论应当重视母乳库及捐赠母乳,加强对医护人员、社会民众的宣传教育,促使捐赠母乳喂养持续发展。
  • 表 1  医护人员、住院产妇及配偶的捐赠母乳知识答对率

    序号 项目 答对率/%
    产妇 产妇配偶 医护人员
    1 母乳对于新生儿来说是最好的食物 90.7 84.3 99.4
    2 母乳在治愈早产儿疾病及促进早产儿恢复健康有很大的益处 74.3 71.0 99.4
    3 当母亲乳汁不足或因病不能哺乳时可以使用捐赠母乳 29.0 30.7 88.0
    4 您是否听说过“母乳库” 13.0 12.0 73.5
    5 您是否听说过“捐赠母乳” 20.0 14.7 68.7
    6 母亲身体健康,乳汁富足的情况下可以捐赠母乳 53.0 42.0 92.8
    7 母亲身体检查合格后才能进行捐赠母乳 79.3 68.7 96.4
    8 捐赠母乳必须要存放于母乳库中 40.3 38.3 84.9
    9 捐赠母乳需要检测合格后才能使用 81.0 74.7 97.6
    10 捐赠母乳需要冷冻保存,有效时间为3~6个月 19.0 15.0 74.7
    11 捐赠母乳需要经过巴氏消毒才能给婴儿使用 29.7 26.0 74.1
    12 您是否了解我国已开始建立母乳库用于收集、存储捐赠母乳 9.7 9.0 57.2
    总体答对率 44.9 40.5 84.2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捐赠母乳态度得分情况在医护人员、住院产妇及配偶间的比较(x±s;分)

    项目 产妇
    (n=300)
    产妇配偶
    (n=300)
    医护人员
    (n=166)
    F P MS组内
    1.如果您(您妻子)乳汁不足或因病不能喂奶时,您愿意为了宝宝去寻求捐赠母乳 2.83±0.97 3.07±0.93 3.09* < 0.01
    2.如果有别人向您的宝宝捐赠母乳,您愿意给宝宝使用捐赠母乳 2.76±0.92 2.99±0.89 3.11* < 0.01
    3.如果您(您妻子)有富余的母乳,您愿意将母乳捐赠出去 3.47±0.92 3.39±0.88 1.09* >0.05
    4.捐赠母乳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3.78±0.69 3.68±0.81 4.67±0.51△△## 116.41 < 0.01 0.499
    5.主动学习捐赠母乳的相关知识非常有必要 3.67±0.73 3.67±0.76 4.60±0.56△△## 111.79 < 0.01 0.503
    6.鼓励其他母亲捐赠母乳非常有必要 3.42±0.82 3.36±0.86 4.58±0.59△△## 146.89 < 0.01 0.629
    7.国家大力推进母乳库的建设非常有必要 3.73±0.72 3.79±0.78 4.59±0.61△△## 86.31 < 0.01 0.522
    8.大力宣传捐赠母乳非常有必要 3.74±0.71 3.80±0.81 4.60±0.61△△## 84.20 < 0.01 0.535
    9.如果您妻子有富余的母乳但是不愿意捐赠,您愿意鼓励妻子将母乳捐赠出去 3.28±0.87
    10.向孕产妇及家属宣传捐赠母乳知识是非常有必要的 4.58±0.61
    条目均分 3.43±0.64 3.45±0.67 4.59±0.55△△## 86.01 < 0.01 0.402
    *示t值。q检验:与产妇组比较△△P < 0.01;与产妇配偶组比较##P < 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3  不愿意使用或捐赠母乳的原因[n;百分率(%)]

    项目 产妇
    (n=300)
    产妇配偶
    (n=300)
    不愿意使用捐赠母乳的原因
      觉得配方奶会更好 53(17.8) 51(17.1)
      担心捐赠母乳的安全性 246(82.6) 241(80.6)
      担心花费高 35(11.7) 43(14.4)
      担心别人不愿意捐赠 54(18.1) 49(16.4)
      周围没有可以捐赠的母亲 82(27.5) 67(22.4)
      其他 16(5.4) 35(11.7)
    不愿意捐赠母乳的原因
      担心家人反对 103(34.6) 82(27.4)
      害怕疼痛,体型改变 62(20.8) 101(33.8)
      没有时间 72(24.2) 61(20.4)
      怕影响自身(妻子)健康 83(27.9) 175(58.5)
      没有相关报酬 8(2.7) 2(0.7)
      居住较远,不方便 75(25.2) 59(19.7)
      不了解捐赠母乳程序 161(54.0) 126(42.1)
      其他 16(5.4) 17(5.7)
    下载: 导出CSV
  • [1] ROUGH SM, SAKAMOTO P, FEE CH, et al.Qualitative analysis of cancer patients' experiences using donated human milk[J].J Hum Lact, 2009, 25(2):211. doi: 10.1177/0890334409333422
    [2] BINNS C, LEE M, LOW WY.The long-term public health benefits of breastfeeding[J].Asia Pac J Public Health, 2016, 28(1):7.
    [3]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Meeting on infant and young child feeding[J].J Nurs Midw, 1980, 25:31.
    [4] EIDELMAN AI.Breastfeeding and the use of human milk:an analysi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2012 Breastfeeding Policy Statement[J].Breastfeed Med, 2012, 7(5):323. doi: 10.1089/bfm.2012.0067
    [5] 王来栓.母乳库的建立及母乳库母乳喂养对早产儿疾病和生长发育的影响[J].中华围产医学杂志, 2012, 15(2):121. doi: 10.3760/cma.j.issn.1007-9408.2012.02.013
    [6] 秦瑛, 王茜, 郭羽, 等.住院产妇捐赠母乳知识和态度的调查分析[J].中华护理杂志, 2016, 51(3):304. doi: 10.3761/j.issn.0254-1769.2016.03.009
    [7] 王迪, 韩树萍, 楚雪, 等.母乳喂养支持体系构建的问题及对策[J].南京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7, 83(6):478.
    [8] 王嬗.住院产妇母乳捐献知信行问卷的构建与应用研究[D].南京: 南京中医药大学, 2017.
    [9] UNDERWOOD MA, GAERLAN S, DE LEOZ ML, et al.Human milk oligosaccharides in premature infants:absorption, excretion, and influence on the intestinal microbiota[J].Pediatr Res, 2015, 78(6):670. doi: 10.1038/pr.2015.162
    [10] EKŞIOČLU A, YEŞIL Y, TURFAN EČ.Mothers' views of milk banking:sample of Ízmir[J].Turk Pediatri Ars, 2015, 50(2):83. doi: 10.5152/TurkPediatriArs.
    [11] 母乳强化剂应用研究协作组.母乳强化剂在早产儿母乳喂养中应用的多中心研究[J].中华儿科杂志, 2012, 50(5):336. doi: 10.3760/cma.j.issn.0578-1310.2012.05.005
    [12] 丁宗一, 刘喜红.2010版早产儿肠内营养支持建议和早产儿营养需求建议介绍[J].中华儿科杂志, 2010, 48(9):711. doi: 10.3760/cma.j.issn.0578-1310.2010.09.019
    [13] HOODBHOY S.Human milk banking:Current evidence and future challenges[J].Paediatr Child Heal, 2013, 23(8):337. doi: 10.1016/j.paed.2013.04.001
    [14] WOO K, SPATZ D.Human milk donation:what do you know about it?[J].MCN Am J Matern Child Nurs, 2007, 32(3):150. doi: 10.1097/01.NMC.0000269563.42982.64
    [15] 中国医师协会新生儿专业委员会-营养专家委员会协作组.极低出生体质量早产儿院内营养现状多中心调查[J].临床儿科杂志, 2015, 33(1):32. doi: 10.3969/j.issn.1000-3606.2015.01.009
    [16] 沈晓桦, 夏杰, 胡丽, 等.纯母乳喂养现状与影响因素研究进展[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 2017, 33(3):223. doi: 10.3760/cma.j.issn.1672-7088.2017.03.017
  • [1] 闫会丽张慧洁刘红贞李芳谷广辉 . 早产儿真菌血症42例临床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39(7): 907-90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7.023
    [2] 宫芬董传莉谢怀珍董淮富 . 早产儿糖代谢紊乱的监测及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5): 599-60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5.010
    [3] 张明霞赵瑞卿李庆霞琚燕燕崔爱叶胡小芬李娉娉丁慧 . 早产儿支气管肺发育不良的影响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0): 1321-132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0.008
    [4] 余景凤祝毅 . 不同断脐时间对阴道分娩早产儿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8): 1061-1063,106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8.015
    [5] 汪玲珠 . 产妇精神状态对乳汁分泌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9): 933-934.
    [6] 余曼莉晏长红何玲 . 枸橼酸咖啡因与氨茶碱治疗早产儿呼吸暂停的临床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1): 1431-1433,143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11.010
    [7] 李慧敏赵武 . 经鼻间歇正压通气在早产儿呼吸窘迫综合征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11): 1612-161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11.052
    [8] 余伶俐 . 产妇椎管内麻醉后发生神经损伤的影响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7): 877-87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7.012
    [9] 刘晟万致婷周玉香刘燕 . 超早期综合康复治疗早产儿围生期脑损伤近期疗效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7): 756-758.
    [10] 羊玲钟丽花陈彩华 . 不同胎龄早产儿振幅整合脑电图的特点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1): 1428-143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11.009
    [11] 陈爱斌李志鸿沈伊娜 . 经鼻同步间歇正压通气与头罩吸氧对早产儿机械通气后过渡性撤机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2): 222-22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2.025
    [12] 杨静王丽伟单晓丽 . 口服25%葡萄糖溶液对减轻早产儿腋静脉留置针穿刺疼痛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8): 1140-114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8.040
    [13] 吴晓燕温晓红朱蓉 . 肺表面活性物质预防早产儿呼吸窘迫综合征的临床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3): 318-320.
    [14] 杨丽娟徐兵邢彩英戴明红杨丽君 . 集束化护理在早产儿经外周静脉置入中心静脉导管维护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10): 1442-1444.
    [15] 桑旭武玉猛彭万胜陈信王素梅 . 不同剂量猪肺磷脂注射液治疗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疗效比较.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2): 1609-161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2.011
    [16] 叶晓琴韩旻郑利华邵波孙曼莉 . 新生儿多器官损害相关危险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2): 1645-164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2.022
    [17] 安转芹 . 微量喂养联合抚触疗法改善早产儿喂养不耐受疗效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11): 1532-153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11.022
    [18] 叶晓琴郑利华高侠韩旻 . 小剂量红霉素治疗早产儿喂养不耐受的疗效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12): 1339-1340.
    [19] 戴芳 . 护理干预对早产儿喂养不耐受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1): 129-13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1.043
    [20] 查会芳王翠萍 . 胃肠喂养联合部分静脉营养在早产儿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8, 33(5): 567-568.
  • 加载中
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520
  • HTML全文浏览量:  258
  • PDF下载量:  9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8-21
  • 录用日期:  2019-01-25
  • 刊出日期:  2019-05-15

医护人员、住院产妇及配偶捐赠母乳知识及态度的现状调查

    通讯作者: 李金芝, jiangljzh@126.com
    作者简介: 方甜(1990-), 女, 硕士研究生
  • 1. 蚌埠医学院 护理学院, 安徽 蚌埠 233030
  • 2. 安徽省蚌埠市第三人民医院 妇产科, 233000
基金项目:  蚌埠医学院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项目 Byycxz1710

摘要: 目的描述医护人员、住院产妇及配偶对捐赠母乳知识、态度及其影响因素。方法整群抽取蚌埠市3所三级医院产科和儿科医护人员共166人、便利选取住院产妇及配偶各300例,分别采用问卷对捐赠母乳知识及态度进行调查。结果产妇、产妇配偶、医护人员捐赠母乳知识总体答对率分别为44.9%、40.5%、84.2%;产妇及配偶捐赠母乳态度得分较低(3.43±0.64)分和(3.45±0.67)分,"捐赠母乳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大力宣传捐赠母乳非常有必要"得分较高,"您愿意给宝宝使用捐赠母乳"得分最低;医护人员的捐赠母乳态度得分较高(4.59±0.55),得分最高的条目是"捐赠母乳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4.67±0.51);产妇及配偶不愿意使用或捐献母乳的主要原因为"担心捐赠母乳的安全性""不了解捐赠母乳的程序"及"担心捐赠母乳影响身体健康"。结论应当重视母乳库及捐赠母乳,加强对医护人员、社会民众的宣传教育,促使捐赠母乳喂养持续发展。

English Abstract

  • 母乳既是新生儿最为理想的食物,同时也是一种特殊的治疗药物,可以显著改善早产儿、患病儿以及某些成年病人的预后和生命质量[1-2]。因此,WHO推荐“当生母母乳不足或不能进行母乳喂养时,合格的捐赠母乳(donor human milk, DHM)是最佳的替代方式,建立母乳库是收集捐赠母乳的重要方式”[3-4]。奥地利、巴西分别拥有世界上最早的母乳库和最大的母乳库网络。目前,在许多发达国家,捐赠母乳喂养已经成为常规标准化喂养措施,数万名早产儿和低出生体质量儿从中受益[5]。我国对于母乳库建设及捐赠母乳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公众对其认知不足、接受度不高,母乳捐赠量与临床需求相差甚远[6-7]。本研究对医护人员、住院产妇及其配偶捐赠母乳的知识、意愿和态度等进行调查,为进一步开展科学的健康宣教、更好地促进母乳库建设与发展提供参考依据。现作报道。

    • 2018年3-5月,选取蚌埠市3所医院作为调查场所。采取方便抽样选取住院产妇及配偶各300例。产妇纳入标准:(1)年龄>20岁;(2)无妊娠高血压疾病、糖尿病和心脏病等妊娠合并症;(3)知情同意;(4)阅读和书写能力正常。排除标准:(1)分娩期并发症如产后出血、羊水栓塞等;(2)严重产后并发症如急性乳腺炎、产后抑郁。产妇配偶纳入标准:(1)具有阅读和书写能力;(2)知情同意。整群抽取产科和儿科医护人员共166例,纳入标准:(1)目前正在产科或儿科从事医护工作;(2)知情同意。排除标准:(1)进修、实习人员;(2)轮岗人员。

    • 调查问卷是研究者在参照文献[6, 8]的基础上自行设计,请4名专家(3名临床专家,其中儿科医生、护士各1名,产科护士1名;1名学院护理专家)对问卷初稿进行评阅。经过2轮专家函询及修改形成问卷终稿。

    • 内容包括3部分:(1)一般情况包括受教育程度、职业、工作年限等;(2)捐赠母乳知识部分,共12个条目,选项为“是” “否” “不清楚”;(3)捐赠母乳态度部分,共8个条目,1 ~6选项均为5等级式问题:“非常不同意” “不同意” “不确定” “同意” “非常同意”,分别记为1 ~5分;7、8条目分别为“您认为目前我国建设母乳库的可行性”“您认为目前在临床实施捐赠母乳喂养的可行性”,选项为“可行”或“不可行”。该问卷的专家内容效度指数为0.894。

    • 内容包括3部分:(1)产妇一般情况,如年龄、居住地、受教育程度、职业等;(2)捐赠母乳知识部分,共12个条目,选项为“是”“否” “不清楚”;(3)捐赠母乳态度部分,共10个条目,1~8选项均为5等级式问题,9、10条目分别为“您不愿意寻求或使用捐赠母乳的原因(多选题)” “您不愿意捐赠富余母乳的原因(多选题)”,以期进一步了解相关因素。该问卷的专家内容效度指数为0.902。

    • 内容包括:(1)一般情况包括年龄、受教育程度、职业等;(2)捐赠母乳知识部分,共12个条目,选项为“是” “否” “不清楚”;(3)捐赠母乳态度部分,共11个条目,1~9选项均为5等级式问题,10、11条目分别为“您不愿意寻求、使用捐赠母乳的原因(多选题)” “您不愿意妻子捐赠母乳的原因(多选题)”,以期进一步了解相关因素。该问卷的专家内容效度指数为0.897。

    • 在取得科室负责人同意后,由经过统一培训的2名研究生向调查对象“一对一”现场调查。解释调查的目的,取得配合,并进行指导,由调查对象自行填写,在10 min内完成,由调查者现场收回、检查,并及时补充完善。

    • 采用t检验、方差分析和q检验。

    • 产妇300名, 年龄为(29.48±4.92)岁;居住地为农村者为111人(37.0%),城市为189人(63.0%);受教育程度为大专及以下者191人(63.7%),本科及以上者109人(36.3%);在职者为155人(51.7%)。产妇配偶300名,年龄为(30.79±5.03)岁,受教育程度为本科及以上为人128人(42.7%)。医护人员166名,年龄为(33.22±9.27)岁,产科91人(54.8%),儿科75人(45.2%),本科及以上为116人(69.9%),医生为58人(34.94%),工作年限10年以下者为98人(59.0%)。

    • 产妇及配偶对于母乳作用的答对率较高,均超过70%,答对率超过50%的条目还有“母亲身体检查合格后才能进行捐赠母乳”“捐赠母乳需要检测合格后才能使用”等捐献知识。但对于捐赠母乳的保存条件、时间及消毒方式的答对率均较低(20%左右)。产妇及配偶对于母乳库的知晓率亦较低,分别为13%和12%,特别是对我国母乳库建设的了解程度更低,均不足10%。产妇及配偶对捐赠母乳知识总体答对率不足50%。医护人员对于母乳作用和母乳捐献知识答对率较高,但对于捐赠母乳和母乳库的知晓率相对较低。医护人员的捐赠母乳知识总体答对率不足85%(见表 1)。

      序号 项目 答对率/%
      产妇 产妇配偶 医护人员
      1 母乳对于新生儿来说是最好的食物 90.7 84.3 99.4
      2 母乳在治愈早产儿疾病及促进早产儿恢复健康有很大的益处 74.3 71.0 99.4
      3 当母亲乳汁不足或因病不能哺乳时可以使用捐赠母乳 29.0 30.7 88.0
      4 您是否听说过“母乳库” 13.0 12.0 73.5
      5 您是否听说过“捐赠母乳” 20.0 14.7 68.7
      6 母亲身体健康,乳汁富足的情况下可以捐赠母乳 53.0 42.0 92.8
      7 母亲身体检查合格后才能进行捐赠母乳 79.3 68.7 96.4
      8 捐赠母乳必须要存放于母乳库中 40.3 38.3 84.9
      9 捐赠母乳需要检测合格后才能使用 81.0 74.7 97.6
      10 捐赠母乳需要冷冻保存,有效时间为3~6个月 19.0 15.0 74.7
      11 捐赠母乳需要经过巴氏消毒才能给婴儿使用 29.7 26.0 74.1
      12 您是否了解我国已开始建立母乳库用于收集、存储捐赠母乳 9.7 9.0 57.2
      总体答对率 44.9 40.5 84.2

      表 1  医护人员、住院产妇及配偶的捐赠母乳知识答对率

    • 结果显示,产妇捐赠母乳态度条目均分为(3.43±0.64)分,“捐赠母乳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得分最高(3.78±0.69)分,“您愿意给宝宝使用捐赠母乳”得分最低(2.76±0.92)分;产妇配偶捐赠母乳态度条目均分为(3.45±0.67)分,“大力宣传捐赠母乳非常有必要”得分最高(3.80±0.81)分,“您愿意给宝宝使用捐赠母乳”得分最低(2.99±0.89)分;医护人员的捐赠母乳态度条目均分为(4.59±0.55)分,其中得分最高的是“捐赠母乳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4.67±0.51)分。产妇配偶在愿意为了宝宝去寻求捐赠母乳和愿意给宝宝使用捐赠母乳产妇两项得分均高于产妇(P < 0.01), 其他各条目得分在2组之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 但产妇和产妇配偶其他项目得分均低于医护人员得分(P < 0.01)(见表 2)。

      项目 产妇
      (n=300)
      产妇配偶
      (n=300)
      医护人员
      (n=166)
      F P MS组内
      1.如果您(您妻子)乳汁不足或因病不能喂奶时,您愿意为了宝宝去寻求捐赠母乳 2.83±0.97 3.07±0.93 3.09* < 0.01
      2.如果有别人向您的宝宝捐赠母乳,您愿意给宝宝使用捐赠母乳 2.76±0.92 2.99±0.89 3.11* < 0.01
      3.如果您(您妻子)有富余的母乳,您愿意将母乳捐赠出去 3.47±0.92 3.39±0.88 1.09* >0.05
      4.捐赠母乳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3.78±0.69 3.68±0.81 4.67±0.51△△## 116.41 < 0.01 0.499
      5.主动学习捐赠母乳的相关知识非常有必要 3.67±0.73 3.67±0.76 4.60±0.56△△## 111.79 < 0.01 0.503
      6.鼓励其他母亲捐赠母乳非常有必要 3.42±0.82 3.36±0.86 4.58±0.59△△## 146.89 < 0.01 0.629
      7.国家大力推进母乳库的建设非常有必要 3.73±0.72 3.79±0.78 4.59±0.61△△## 86.31 < 0.01 0.522
      8.大力宣传捐赠母乳非常有必要 3.74±0.71 3.80±0.81 4.60±0.61△△## 84.20 < 0.01 0.535
      9.如果您妻子有富余的母乳但是不愿意捐赠,您愿意鼓励妻子将母乳捐赠出去 3.28±0.87
      10.向孕产妇及家属宣传捐赠母乳知识是非常有必要的 4.58±0.61
      条目均分 3.43±0.64 3.45±0.67 4.59±0.55△△## 86.01 < 0.01 0.402
      *示t值。q检验:与产妇组比较△△P < 0.01;与产妇配偶组比较##P < 0.01

      表 2  捐赠母乳态度得分情况在医护人员、住院产妇及配偶间的比较(x±s;分)

    • 结果显示,“担心捐赠母乳的安全性”是产妇及配偶不愿意使用捐赠母乳的最主要原因,其次是“周围没有可以捐赠的母亲”。对于不愿意捐赠母乳的原因调查发现,54.0%的产妇选择了“不了解捐赠母乳的程序”,其次是“担心家人反对”;而产妇配偶不愿意妻子捐赠母乳的最主要原因是“担心捐赠母乳影响妻子的健康”(58.5%),其次是“不了解捐赠母乳程序”和“担心妻子疼痛,影响体型”(见表 3)。本研究调查了医护人员对我国建设母乳库的可行性分析,117人(70.5%)认为“可行”,29.5%选择了“不可行”,其主要原因为“国家还未建立相应的制度”(79.6%)、“技术不成熟”(77.6%)以及“公众知晓率低、支持率低”(73.5%)。43.4%的医护人员认为目前在临床实施捐赠母乳喂养“不可行”,其主要原因为“本地区无母乳库”(70.8%),其次为“无国家相应政策、制度可依据”(69.4%),而60%以上医护人员认为“民众、医护人员对母乳库及捐赠母乳知晓率低、支持率低”也是影响临床开展捐赠母乳的一个重要因素。

      项目 产妇
      (n=300)
      产妇配偶
      (n=300)
      不愿意使用捐赠母乳的原因
        觉得配方奶会更好 53(17.8) 51(17.1)
        担心捐赠母乳的安全性 246(82.6) 241(80.6)
        担心花费高 35(11.7) 43(14.4)
        担心别人不愿意捐赠 54(18.1) 49(16.4)
        周围没有可以捐赠的母亲 82(27.5) 67(22.4)
        其他 16(5.4) 35(11.7)
      不愿意捐赠母乳的原因
        担心家人反对 103(34.6) 82(27.4)
        害怕疼痛,体型改变 62(20.8) 101(33.8)
        没有时间 72(24.2) 61(20.4)
        怕影响自身(妻子)健康 83(27.9) 175(58.5)
        没有相关报酬 8(2.7) 2(0.7)
        居住较远,不方便 75(25.2) 59(19.7)
        不了解捐赠母乳程序 161(54.0) 126(42.1)
        其他 16(5.4) 17(5.7)

      表 3  不愿意使用或捐赠母乳的原因[n;百分率(%)]

    • 调查显示产妇对捐赠母乳知识的答对率总体不足50%,知晓率较低。虽然90%产妇了解母乳是婴儿最好的食物,但是对于母乳的治疗作用了解不足。研究显示用捐赠母乳喂养可显著降低新生儿感染性疾病、坏死性小肠结肠炎的发生率及死亡率,并可有效改善认知和心血管疾病的结局[2, 9]。本研究中,“捐赠母乳需要冷冻保存,有效时间为3~6个月”答对率仅19.0%、“捐赠母乳需要经过巴氏消毒才能给宝宝使用”答对率仅29.7%等,这些都说明产妇对于捐赠母乳保存方法、时间以及消毒方法等认知程度很低。听说过母乳库者只有13.0%,远远低于土耳其学者EKŞIOCČLU等[10]报道的41.6%。听说过捐赠母乳的产妇只有20.0%,略高于秦瑛等[6]调查结果(16.67%),低于王嬗[8]报道结果(28.0%)。这可能是由于地区不同、选择的研究样本不同等有关。国外母乳库建设已有百年历史,并且形成标准化的管理体系,捐赠母乳已经常规应用于早产儿和低出生体质量儿的救治[11]。我国自2013年在广州建立首家母乳库,南京、上海等地相继建立10余家母乳库并开展捐赠母乳。但是,本次调查显示仅有9.7%的产妇表示了解“我国某些地区医院已经开始建立母乳库”,这可能与我国还没有大范围开展母乳库建设有关,同时也说明我国医疗卫生行政机构、医院等对于母乳库以及捐赠母乳的宣传力度有待进一步提高。

      产妇捐赠母乳态度问卷条目均分为(3.43±0.64)分,表明产妇对于捐赠母乳的态度总体上不够积极。其中,得分最高的条目为“捐赠母乳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3.78±0.69)分、其次为“大力宣传捐赠母乳非常有必要”(3.74±0.71)分和“国家大力推进母乳库的建设非常有必要”(3.73±0.72)分。说明产妇对开展母乳库的建设、捐赠母乳以满足他人需求持较为认可的态度,但是针对被调查者本人是否愿意使用或捐赠母乳,其结果则恰恰相反。对于“是否愿意寻求捐赠母乳”,同意者只有30%,远远低于国外学者EKŞIOCČLU等[10]报道的71.3%以及国内王嬗[8]的调查结果(82.7%)。关于“是否愿意给宝宝喂养捐赠母乳”,同意者仅有21.0%,高于丁宗一等[12]报道的8.0%。

      产妇不愿意寻求或使用捐赠母乳最主要的原因为“担心捐赠母乳的安全性”(>80%)。同时,79.3%和81.0%的产妇认为“母亲身体检查合格后才能进行捐赠母乳”及“捐赠的母乳需要检测合格后才能使用”,也反映出产妇非常重视捐赠母乳的安全性。在调查中,有些产妇担心捐赠母乳是否适合自己的孩子、捐赠母乳的营养成分是否会随着消毒、保存时间的延长等受到破坏而导致质量下降等。英国、美国等制订了母乳库临床应用指南或专项管理制度[13-14],通过规范化的管理包括捐赠母乳者的筛查、母乳的采集、保存及使用等一系列措施保证捐赠母乳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可以满足早产儿生长发育所需的营养和机体免疫力。对于“是否愿意捐赠富余母乳”,56.7%的产妇选择“不同意”,低于丁宗一等[12]调查结果(64.9%),其主要原因为“不了解捐赠母乳程序”(54.0%)和“担心家人反对”(34.6%)。这些都说明产妇出于母性,主观上认可母乳库及捐赠母乳的意义,也愿意捐赠富余母乳以帮助那些因病或其他原因需要母乳喂养者。但是,出于某些顾虑,如“担心捐赠母乳的安全性” “担心捐赠母乳影响自身健康”等,导致产妇个体参与捐赠母乳的心理准备不足、积极性较低。研究[15-16]显示,我国医院NICU中开展早产儿母乳喂养的单位不足10%,早产儿母乳喂养率不足15%,提示临床对于捐赠母乳的需求量极大。母乳捐献率是母乳库建立、持续发展的基础,没有母乳资源,母乳库难以生存。因此要加强宣传力度,利用网络、媒体等公共平台科学介绍母乳库及捐赠母乳流程、保存及使用,以消除产妇的内心顾虑,摒弃错误观念,积极参与捐赠母乳,不断扩大母乳捐赠范围。

    • 产妇捐赠母乳行为除了受产妇教育程度、捐赠母乳知识等影响外,还受到社会关系尤其是家庭因素的影响[7, 11],所以本研究对产妇配偶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产妇配偶对捐赠母乳知识答对率总体不高,为40.5%,提示产妇配偶对捐赠母乳的了解更加不容乐观。不足15%的产妇配偶听说过“母乳库” “捐赠母乳”,仅有9%表示了解我国已经建立母乳库并开展捐赠母乳。对于捐赠母乳的捐赠流程、保存及使用了解相对较低,答对率为15%~38%;而对于捐赠母乳的条件如“母亲身体检查合格后方可捐赠母乳”“捐赠母乳需要检测合格后才能使用”的答对率分别为68.7%和74.7%。说明产妇配偶同样关注捐赠母乳的质量与安全性。

      表 2可知,对于捐赠母乳的态度,与产妇一样,产妇配偶面临同样的困境,既认为“捐赠母乳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国家应大力推荐母乳库建设并大力宣传”(表 2中相关条目得分较高),但是,当问及“您是否愿意寻求或使用捐赠母乳”“您是否愿意或鼓励妻子捐赠富余母乳”时,产妇配偶则持较为消极的态度,条目得分相对较低。只有13%的产妇配偶选择同意妻子捐赠富余母乳。对于不愿意使用捐赠母乳的原因,最主要的还是“担心捐赠母乳的安全性”(80.6%),“怕影响妻子身体健康”成为配偶不愿意妻子捐赠富余母乳的首要原因(58.5%),其次是“不了解捐赠母乳程序”(42.1%)、“害怕妻子疼痛和体型改变”(33.8%)。调查结果同样说明关于母乳库及捐赠母乳的宣传力度不够导致产妇配偶对捐赠母乳心存顾虑,再者可能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产妇配偶认为母乳满足自己孩子喂养已经很难得,挤出多余的乳汁可能影响产妇的身体健康等而持反对态度。这些均提示,在进行大力宣传母乳库及捐赠母乳时,不仅针对产妇个体,还要针对家庭成员采取个性化健康教育,使其摒弃错误观念,以获取足够的社会支持,使得产妇、家庭能够参与母乳捐赠。

    • 调查显示,医护人员对于捐赠母乳知识答对率总体为84.2%,其中医护人员对母乳对于早产儿的益处知晓程度较高,对于捐赠母乳的保存及使用知识答对率较低,如“捐赠母乳需要冷冻保存,有效期为3~6个月”“捐赠母乳需经巴氏消毒才能给婴儿使用”等答对率均不足75%。知晓“我国已开始建立母乳库用于收集、存储及使用捐赠母乳”的医护人员不足60%,仅有73.5%和68.8%表示听说过“母乳库”及“捐赠母乳”,可见医护人员对于捐赠母乳以及母乳库的了解程度并不乐观。

      总体而言,大部分医护人员对于捐赠母乳持支持态度,觉得母乳库建设及捐赠母乳意义重大。但是,30.0%认为“我国建设母乳库”是“不可行”的,其原因主要有国家还未建立相应的制度、公众知晓率及支持率低和技术不成熟等。对于“在临床开展捐赠母乳喂养”,44.0%的医护人员认为“不可行”,其原因除了“无国家相应政策、制度可依据”“本地区无母乳库”以及“公众知晓率及支持率低”之外,“医护人员对捐赠母乳的知晓率和支持率较低”也是影响临床开展捐赠母乳的一个重要原因。不少医护人员表示由于缺乏监管机制,捐赠母乳的安全性很难得到保证,同时由于公众对捐赠母乳的知晓率和支持率较低等原因,没有足够的奶源也是影响临床开展捐赠母乳喂养的主要因素。提示医疗卫生机构应该加强宣传及培训,构建由医生-护士-专业管理人员构成的专业团队,促使医护人员成为母乳库及捐赠母乳喂养强有力的支持者、倡导者和实践者,尤其是产科和儿科等工作人员,因为他们是临床开展捐赠母乳宣传、应用及效果评价的主力军。

      母乳库建设意义重大,捐赠母乳及其在临床应用受很多因素的影响,其中医护人员、产妇及配偶对捐赠母乳的知识和态度是重要的影响因素。希望我国能借鉴国外经验,尽早建立规范化的制度体系,给予母乳库建设政策及资金支持;大力宣传捐赠母乳,加强社会整体对母乳库的认知,不断扩大捐赠母乳范围;构建捐赠母乳喂养的专业团队,保障捐赠母乳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造福更多新生儿及其家庭。

参考文献 (16)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