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心房颤动病人焦虑抑郁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

周晓娟 张理想 詹玲 尹丹丹

引用本文:
Citation:

心房颤动病人焦虑抑郁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

    作者简介: 周晓娟(1979-), 女, 主管护师.
  •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 81570159

  • 中图分类号: R541.75

Investigation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patients with atrial fibrillation, and its influencing factors analysis

  • CLC number: R541.75

  • 摘要: 目的了解房颤病人的焦虑、抑郁现状并分析其影响因素。方法选取住院治疗的房颤病人116例,自行设计一般资料调查表收集病人住院期间临床资料,同时采用焦虑自评量表、抑郁自评量表和疾病不确定感量表于病人出院前1 d进行现况调查。结果与国内常模相比,房颤病人的焦虑、抑郁水平均较高(P < 0.01)。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提示,持续性房颤及是否接受射频消融治疗是房颤病人焦虑、抑郁的共同影响因素(P < 0.05~P < 0.01);合并有高血压、文化程度、是否接受相关知识宣教是其焦虑情绪的独立影响因素(P < 0.05~P < 0.01);纽约心脏协会心功能分级、疾病不确定感是其抑郁情绪的独立影响因素(P < 0.05和P < 0.01)。焦虑评分模型中,5个自变量累计解释焦虑评分变异的56.2%(R2=0.562,调整R2=0.518);抑郁评分模型中,4个自变量累计解释抑郁评分变异的47.8%(R2=0.478,调整R2=0.453)。结论房颤病人射频消融术前焦虑抑郁水平明显高于国内常模,其术前焦虑、抑郁情绪均受多种因素影响。医护人员一方面应加强病人疾病相关知识宣教、减轻病人的疾病不确定感,另一方面应对持续性房颤及接受射频消融治疗的房颤病人进行重点干预。
  • 表 1  房颤病人与国内常模的SAS评分及SDS评分比较(x±s;分)

    分组 n SAS评分 SDS评分
    房颤组 116 49.21±11.35 51.20±12.64
    常模组 1 158/1 340* 37.23±12.59 41.88±10.57
    t 9.86 8.96
    P < 0.01 < 0.01
    *1 158为SAS评分的国内常模模样本含量,1 340为SDS评分的国内常模样本含量。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房颤病人射频消融术前焦虑抑郁情绪的单因素分析(x±s;分)

    项目 n 焦虑得分 t P 抑郁得分 t P
    性别
      男
      女
    65
    51
    46.80±7.83
    48.17±9.28
    0.86 > 0.05 47.30±12.13
    51.77±11.24
    2.03 < 0.05
    年龄/岁
      ≤60
       > 60
    69
    47
    47.11±11.79
    49.87±12.54
    1.21 > 0.05 48.75±12.58
    52.16±13.19
    1.41 > 0.05
    文化程度
      初中及以下
      高中及以上
    7145 49.91±12.40
    44.27±10.47
    2.53 < 0.05 52.11±13.57
    47.66±12.14
    1.79 > 0.05
    房颤类型
      持续性房颤
      阵发性房颤
    48
    68
    50.78±12.89
    46.11±10.65
    2.13 < 0.05 52.87±13.61
    48.18±11.40
    2.10 < 0.05
    房颤病程/年
      ≤5.5
       > 5.5
    5858 46.02±11.57
    50.47±12.40
    1.99 < 0.05 51.45±11.32
    50.78±12.06
    0.31 > 0.05
    是否合并高血压
      是
      否
    5066 50.15±11.28
    44.63±8.52
    3.00 < 0.01 51.22±11.05
    50.36±12.29
    0.39 > 0.05
    是否合并糖尿病
      是
      否
    2987 50.30±11.16
    48.24±10.88
    0.88 > 0.05 51.63±12.91
    49.71±11.69
    0.75 > 0.05
    NYHA心功能分级
      Ⅰ级或Ⅱ级
      Ⅲ级或Ⅳ级
    9026 46.63±12.34
    50.28±13.40
    1.30 > 0.05 47.13±11.62
    52.77±12.64
    2.14 < 0.05
    主要治疗方式
      经导管射频消融术
      药物治疗
    9323 45.12±10.46
    50.74±12.77
    2.21* < 0.05 46.38±12.25
    52.81±12.58
    2.24 < 0.05
    接受过疾病相关知识宣教
      是
      否
    8432 44.67±11.80
    50.42±12.73
    2.305 < 0.05 46.73±11.54
    49.10±12.59
    0.96 > 0.05
    疾病不确定感
      低水平
      中高水平
    3581 45.78±12.72
    50.21±11.54
    1.84 > 0.05 45.47±10.44
    52.18±12.29
    2.82 < 0.05
    下载: 导出CSV

    表 3  房颤病人射频消融术前焦虑抑郁情绪影响因素的多因素回归分析

    因变量 自变量 B SE β t P
    焦虑评分
    持续性房颤 2.342 0.875 0.241 2.68 < 0.01
    接受射频消融治疗 3.835 1.790 0.262 2.14 < 0.05
    合并高血压 1.689 0.753 0.296 2.24 < 0.05
    文化程度 -2.417 0.523 0.183 4.57 < 0.01
    接受相关知识宣教 2.654 1.330 0.204 1.99 < 0.05
    抑郁评分
    持续性房颤 3.218 1.254 0.195 2.57 < 0.05
    接受射频消融治疗 2.642 0.679 0.338 3.89 < 0.01
    NYHA心功能分级 2.135 0.926 0.264 2.31 < 0.05
    疾病不确定感 3.431 1.284 0.229 2.67 < 0.01
    下载: 导出CSV
  • [1] 吴航洲, 王伟伟, 陈学海.40例心房颤动患者疾病不确定感与焦虑水平的相关性研究[J].中华护理教育, 2014, 11(1):63. doi: 10.3761/j.issn.1672-9234.2014.01.018
    [2] 敖明强, 潘扬, 马文琦, 等.心脏科住院心房颤动患者焦虑抑郁情绪调查及其对生活质量的影响[J].东南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7, 36(4):637.
    [3] 陈爱华, 宋旭东, 杨平珍.房颤射频消融治疗的现状与困境[J].解放军医学杂志, 2015, 40(2):85.
    [4] 唐颖, 闵英, 高莉娜.射频消融术治疗心房颤动的护理研究进展[J].中国循环杂志, 2015(s1):169.
    [5] 熊翔宇, 何敏.口服抗凝药物治疗心房颤动的新进展[J].实用医学杂志, 2015(6):879. doi: 10.3969/j.issn.1006-5725.2015.06.004
    [6] RAJAGOPALAN B, CURTIS AB.Management of atrial fibrillation:what is new in the 2014 ACC/AHA/HRS guideline?[J].Postgrad Med, 2015, 127(4):396. doi: 10.1080/00325481.2015.1022495
    [7] 王芳, 袁丽, 李饶, 等.住院2型糖尿病患者焦虑抑郁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护理学报, 2015, 22(14):28.
    [8] 孙振晓, 刘化学, 焦林瑛, 等.医院焦虑抑郁量表的信度及效度研究[J/CD].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 2017, 11(2):198. doi: 10.3877/cma.j.issn.1674-0785.2017.02.005
    [9] 李可, 杨艳.聚焦解决模式对肠造口患者主要照顾者的照顾负担及负性情绪的影响[J].中华护理杂志, 2016, 51(2):225.
    [10] 杨慧锋, 韩颖, 林梅, 等.心房颤动患者行经导管射频消融术前后疾病不确定感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 2016, 19(24):2893. doi: 10.3969/j.issn.1007-9572.2016.24.005
    [11] 谢文鸿.体外循环心脏瓣膜手术患者疾病不确定感状况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D].广州: 南方医科大学, 2014.
    [12] 鲁婧, 刘淼鑫.综合护理干预对老年房颤患者心理状态的影响[J].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 2017, 2(34):161.
    [13] 桑才华, 陈珂, 董建增, 等.导管消融对阵发性心房颤动患者抑郁和焦虑状态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国心脏起搏与心电生理杂志, 2015, 29(3):217.
    [14] 唐剑锋, 丁建东, 敖明强, 等.射频消融术对不同类型心房颤动患者的抑郁状态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国现代医生, 2016, 54(13):5.
    [15] 王显, 李红梅.房颤射频消融术后复发相关危险因素及无创评估预测价值[J].中国循证心血管医学杂志, 2016, 8(2):129. doi: 10.3969/j.issn.1674-4055.2016.02.01
    [16] 姜雪.高血压与心房颤动[J].心血管病学进展, 2014, 35(2):149. doi: 10.3969/j.issn.1004-3934.2014.02.007
    [17] 王东昕.房颤患者合并认知功能障碍的危险因素分析[D].天津: 天津医科大学, 2016.
    [18] 夏沪露, 张晓艳, 张燕.162例房颤患者口服华法林依从性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护理学报, 2017, 24(3):53.
    [19] 石雪.2011例心房颤动患者的危险因素分析[D].天津: 天津医科大学, 2011.
    [20] 陈霞, 刘桂芝, 单信芝, 等.PCI术后病人疾病不确定感与负性情绪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研究:旬刊, 2017, 31(2):745.
    [21] 彭晶, 任晓冉, 尼春萍.脑卒中患者疾病不确定感与负性情绪体验的质性研究[J].护理学报, 2016, 23(3):9.
    [22] 王秋萍, 章新琼, 丁金霞, 等.化疗期消化道癌症患者心理弹性与疾病不确定感和应对方式的关系[J].广东医学, 2017, 38(3):487. doi: 10.3969/j.issn.1001-9448.2017.03.047
  • [1] 李文坚朱喜山孙柳静张正林 . 女性膀胱白斑患者焦虑、抑郁状态及其影响因素.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4): 461-46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4.014
    [2] 陈永侠杨秀木况静英韩布新 . 乳腺癌手术患者焦虑抑郁状况及相关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9, 34(9): 840-842.
    [3] 况敬英周清杨秀木陈永侠韩布新 . 乳腺癌患者配偶焦虑抑郁状况的调查及相关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11): 1170-1172.
    [4] 张洪凤张桂霞陈晓莉王红艳王德光 . 社会支持对慢性肾脏病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2): 259-26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2.041
    [5] 袁娜娜陈余清 .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认知功能与抑郁、焦虑及BODE指数的关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5): 578-58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5.006
    [6] 张丽华肖昕 . 5E康复模式对下肢烧伤患者焦虑、抑郁状态及膝关节功能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4): 543-54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4.038
    [7] 符彩艳何先弟 . 入院宣教方式对重症监护治疗患者配偶焦虑抑郁与满意度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2): 221-224.
    [8] 黄小琴马丽 . 心理护理干预对脑恶性胶质瘤术后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12): 1699-1701.
    [9] 汪苗王维利肖国华 . 治疗性沟通系统对大肠癌术前患者疾病不确定感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3): 351-354.
    [10] 曾玲 . 人文关怀护理联合功能锻炼对骨质疏松症患者焦虑情绪及骨密度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6): 830-83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6.041
    [11] 胡英 . 共情技术对老年性骨质疏松症患者生活质量、心理状态及主观幸福感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9): 1281-1283,128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9.049
    [12] 施彩虹段晓侠陈玲玲董长兰王文娟 . 2型糖尿病患者疾病不确定感对生活质量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9): 1291-1292,1295.
    [13] 符彩艳何先弟 . ICU住院患者家属焦虑抑郁综合心理干预的研究进展.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5): 616-618.
    [14] 丁宁陶治荣胡芳 . 住院白血病患者生命质量与焦虑抑郁的相关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5): 672-67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5.037
    [15] 穆菁菁苏普玉李龙春王瑞斌孙婷婷张欣尚杨会 . 某高校大学生心理调适能力与焦虑、抑郁的相关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6): 787-79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6.026
    [16] 姜玉红钱叶红赵燕 . 认知行为干预对冠状动脉支架植入术后病人焦虑、抑郁的作用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0): 1404-140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0.035
    [17] 宋成成刘培培陈娟娟李莉戴明红夏艳夏潘 . 叙事护理对缓解儿科重症监护室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患儿焦虑及抑郁的效果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2): 1661-166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12.036
    [18] 王茂林宣玲唐碧吴士礼周丽平包宗明 . 环孢素A对心房颤动大鼠心房有效不应期及血清中MMP-2、TIMP-2水平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2): 141-144.
    [19] 雷婷婷王丽年夫春伍开翠吴亚男杨克侠 . 髋关节置换术患者围手术期焦虑状况及影响因素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9, 34(8): 737-739.
    [20] 张先棠石秀峰刘学军 . 护理干预对全髋关节置换术患者术前焦虑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9): 1011-1013.
  • 加载中
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43
  • HTML全文浏览量:  52
  • PDF下载量:  1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02-26
  • 录用日期:  2019-06-17
  • 刊出日期:  2019-07-15

心房颤动病人焦虑抑郁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

    作者简介: 周晓娟(1979-), 女, 主管护师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安徽省立医院南区 心内科, 安徽 合肥 230036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 81570159

摘要: 目的了解房颤病人的焦虑、抑郁现状并分析其影响因素。方法选取住院治疗的房颤病人116例,自行设计一般资料调查表收集病人住院期间临床资料,同时采用焦虑自评量表、抑郁自评量表和疾病不确定感量表于病人出院前1 d进行现况调查。结果与国内常模相比,房颤病人的焦虑、抑郁水平均较高(P < 0.01)。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提示,持续性房颤及是否接受射频消融治疗是房颤病人焦虑、抑郁的共同影响因素(P < 0.05~P < 0.01);合并有高血压、文化程度、是否接受相关知识宣教是其焦虑情绪的独立影响因素(P < 0.05~P < 0.01);纽约心脏协会心功能分级、疾病不确定感是其抑郁情绪的独立影响因素(P < 0.05和P < 0.01)。焦虑评分模型中,5个自变量累计解释焦虑评分变异的56.2%(R2=0.562,调整R2=0.518);抑郁评分模型中,4个自变量累计解释抑郁评分变异的47.8%(R2=0.478,调整R2=0.453)。结论房颤病人射频消融术前焦虑抑郁水平明显高于国内常模,其术前焦虑、抑郁情绪均受多种因素影响。医护人员一方面应加强病人疾病相关知识宣教、减轻病人的疾病不确定感,另一方面应对持续性房颤及接受射频消融治疗的房颤病人进行重点干预。

English Abstract

  • 心房颤动(房颤)为常见的快速性心律失常之一,在60岁以上人群中发生率约1%,并随年龄的增加而增加,对人体的危害较大[1]。房颤发作引起的不适症状可不同程度地影响病人的生活质量,甚至影响情绪变化,如最常表现的焦虑、抑郁[2]。现阶段我国已经就房颤病人的治疗及护理方面开展了大量的研究,但多数偏重于分析临床治疗及护理的效果等[3-5],有关房颤病人住院期间情绪障碍的研究较少。本研究通过了解房颤病人的焦虑、抑郁现状并分析其影响因素,旨在为降低房颤病人的焦虑、抑郁水平提供理论依据。现作报道。

    • 采用便利抽样法选取2018年2-6月在安徽省立医院南区住院治疗的房颤病人116例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1)符合美国心脏病协会(AHA)2014年发布的房颤管理指南中的诊断标准[6],且经心电图、检查确诊为房颤;(2)神志清楚,具有良好的语言沟通能力;(3)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1)合并严重的肺部疾病、心肝肾功能不全、凝血功能障碍病人;(2)临床资料和影像学资料不完整者;(3)合并有严重的缓慢型心律失常,如病态窦房结综合征、Ⅲ度房室传导阻滞。

    • 主要内容包括(1)一般资料:由研究者自行设计一般资料调查表收集病人住院期间临床资料,一般资料包括性别、年龄、文化程度、房颤类型、房颤病程、合并症情况、NYHA心功能分级、住院期间的治疗方式及住院期间是否接受疾病相关知识宣教等。(2)焦虑自评量表(SAS)及抑郁自评量表(SDS):均由ZUNG编制,用以评估病人的焦虑及抑郁水平[7]。2个量表均包括20个条目,按1~4分记分。20题总分为粗分,粗分乘以1.25取整数部分为标准分。根据中国常模评估情况,SAS标准分< 50分为无焦虑,SDS标准分< 53分为无抑郁。研究[8-9]表明,SAS及SDS的Cronbach′α信度系数均在0.75以上。(3)疾病不确定感量表(MUIS):由MISHEL编制、由许淑莲翻译,主要用于评估住院病人的疾病不确定感[10];量表包括4个维度33个条目:不明确性(13个条目)、复杂性(7个条目)、信息缺乏或不一致性(7个条目)、不可预测(5个条目);采用1~5分的Likert 5级评分法,总分32~160分,分值越高表明疾病的不确定感越高;32~74.7分、74.8~117.4分及117.5~160.0分分别代表低水平、中水平及高水平的疾病不确定感;该量表的Cronbach′α信度为0.90[11]

    • 研究者本人当场发出问卷,用统一指导语对研究对象详细描述填写方法,使用不记名填写方式,使被访者在30 min内独立完成,填写完成回收问卷。本调查共发放问卷120份,收回有效问卷116份,有效回收率96.67%。

    • 采用t检验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 本组116例研究对象中,男65例,女51例;年龄21~79岁;文化程度:初中及以下71例,高中及以上45例;房颤类型:持续性房颤48例,阵发性房颤68例;房颤病程0.5~9年;合并有高血压50例,合并有糖尿病29例。纽约心脏协会(NYHA)心功能分级:Ⅰ级或Ⅱ级90例,Ⅲ级或Ⅳ级26例;住院期间的主要治疗方式:经导管射频消融术93例,药物治疗23例;住院期间接受过疾病相关知识宣教的病人84例;疾病不确定感:低水平35例,中水平57例,高水平24例。

    • 本研究116例住院房颤病人的SAS评分及SDS评分均高于国内常模水平(P < 0.01)(见表 1)。

      分组 n SAS评分 SDS评分
      房颤组 116 49.21±11.35 51.20±12.64
      常模组 1 158/1 340* 37.23±12.59 41.88±10.57
      t 9.86 8.96
      P < 0.01 < 0.01
      *1 158为SAS评分的国内常模模样本含量,1 340为SDS评分的国内常模样本含量。

      表 1  房颤病人与国内常模的SAS评分及SDS评分比较(x±s;分)

    • 房颤病人的焦虑和抑郁评分均与房颤类型、主要治疗方式有关(P < 0.05);另外,房颤病人焦虑评分还与其文化程度、病程、是否合并高血压及是否接受过疾病相关知识宣教有关(P < 0.05~P < 0.01),抑郁评分还与其性别、NYHA心功能分级及疾病不确定感有关(P < 0.05)(见表 2)。

      项目 n 焦虑得分 t P 抑郁得分 t P
      性别
        男
        女
      65
      51
      46.80±7.83
      48.17±9.28
      0.86 > 0.05 47.30±12.13
      51.77±11.24
      2.03 < 0.05
      年龄/岁
        ≤60
         > 60
      69
      47
      47.11±11.79
      49.87±12.54
      1.21 > 0.05 48.75±12.58
      52.16±13.19
      1.41 > 0.05
      文化程度
        初中及以下
        高中及以上
      7145 49.91±12.40
      44.27±10.47
      2.53 < 0.05 52.11±13.57
      47.66±12.14
      1.79 > 0.05
      房颤类型
        持续性房颤
        阵发性房颤
      48
      68
      50.78±12.89
      46.11±10.65
      2.13 < 0.05 52.87±13.61
      48.18±11.40
      2.10 < 0.05
      房颤病程/年
        ≤5.5
         > 5.5
      5858 46.02±11.57
      50.47±12.40
      1.99 < 0.05 51.45±11.32
      50.78±12.06
      0.31 > 0.05
      是否合并高血压
        是
        否
      5066 50.15±11.28
      44.63±8.52
      3.00 < 0.01 51.22±11.05
      50.36±12.29
      0.39 > 0.05
      是否合并糖尿病
        是
        否
      2987 50.30±11.16
      48.24±10.88
      0.88 > 0.05 51.63±12.91
      49.71±11.69
      0.75 > 0.05
      NYHA心功能分级
        Ⅰ级或Ⅱ级
        Ⅲ级或Ⅳ级
      9026 46.63±12.34
      50.28±13.40
      1.30 > 0.05 47.13±11.62
      52.77±12.64
      2.14 < 0.05
      主要治疗方式
        经导管射频消融术
        药物治疗
      9323 45.12±10.46
      50.74±12.77
      2.21* < 0.05 46.38±12.25
      52.81±12.58
      2.24 < 0.05
      接受过疾病相关知识宣教
        是
        否
      8432 44.67±11.80
      50.42±12.73
      2.305 < 0.05 46.73±11.54
      49.10±12.59
      0.96 > 0.05
      疾病不确定感
        低水平
        中高水平
      3581 45.78±12.72
      50.21±11.54
      1.84 > 0.05 45.47±10.44
      52.18±12.29
      2.82 < 0.05

      表 2  房颤病人射频消融术前焦虑抑郁情绪的单因素分析(x±s;分)

    • 分别以SAS和SDS总分作为因变量,以单因素分析中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的变量作为自变量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变量筛选采用逐步法(α=0.05,α=0.1)。自变量赋值情况为(1)文化程度:初中及以下=1,高中及以上=2;(2)病程:5.5年及以下=1,5.5年以上=2;(3)合并有高血压:是=1,否=0;(4)住院期间接受过疾病相关知识宣教:是=1,否=0;(5)性别:男=1,女=2;(6)NYHA心功能分级:Ⅰ级或Ⅱ级=1,Ⅲ级或Ⅳ级=2;(7)疾病不确定感:低水平=1,中高水平=2;(8)房颤类型:阵发性房颤=1,持续性房颤=2;(9)治疗方式:药物治疗=1,经导管射频消融=2。多因素回归分析结果显示,持续性房颤及是否接受射频消融治疗是房颤病人焦虑、抑郁的共同影响因素(P < 0.05~P < 0.01);合并有高血压、文化程度、是否接受相关知识宣教是其焦虑情绪的主要影响因素(P < 0.05~P < 0.01);NYHA心功能分级、疾病不确定感是其抑郁情绪的主要影响因素(P < 0.05和P < 0.01)(见表 3)。焦虑评分模型中,5个自变量累计可解释焦虑评分变异的56.2%(R2=0.562, 调整R2=0.518);抑郁评分模型中,4个自变量累计可解释抑郁评分变异的47.8%(R2=0.478, 调整R2=0.453)。

      因变量 自变量 B SE β t P
      焦虑评分
      持续性房颤 2.342 0.875 0.241 2.68 < 0.01
      接受射频消融治疗 3.835 1.790 0.262 2.14 < 0.05
      合并高血压 1.689 0.753 0.296 2.24 < 0.05
      文化程度 -2.417 0.523 0.183 4.57 < 0.01
      接受相关知识宣教 2.654 1.330 0.204 1.99 < 0.05
      抑郁评分
      持续性房颤 3.218 1.254 0.195 2.57 < 0.05
      接受射频消融治疗 2.642 0.679 0.338 3.89 < 0.01
      NYHA心功能分级 2.135 0.926 0.264 2.31 < 0.05
      疾病不确定感 3.431 1.284 0.229 2.67 < 0.01

      表 3  房颤病人射频消融术前焦虑抑郁情绪影响因素的多因素回归分析

    • 房颤的发病率高,持续时间长,可引起严重的并发症(如心力衰竭和动脉栓塞),导致病人住院费用、致残率及致死率增加。病人由于缺乏对疾病的正确认知、担心疾病预后易出现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负性情绪的存在可加重病情,影响治疗效果,降低生活质量和治疗依从性,延长住院时间,为此医护人员应重视房颤病人负性情绪的评估及干预。本研究结果显示房颤病人的SAS及SDS评分明显高于国内常模,与鲁婧等[12]的研究相似,略低于吴航洲等[1]的研究,提示房颤病人的焦虑、抑郁水平较高。这可能是由于病人房颤常发作突然,症状明显,经过治疗可在48 h内转复为窦性心律,但容易复发,且随时间的推移呈现发作逐渐增加的趋势,病人因担心再次复发而多伴有焦虑、恐惧等情绪。

      本研究结果表明,经导管射频消融术治疗的房颤病人焦虑及抑郁水平明显低于药物治疗的病人,与桑才华等[13]的研究结果一致。与药物治疗相比,导管消融的优势可能是多方面的。首先,导管消融通过有效转复及维持窦性心律,房颤相关的症状(如心悸等)消除,心理障碍和精神健康得到了很好的改善。第二,成功房颤消融术后,病人症状减少或消失从而能够参加更多的日常体力活动,更充分地享受生活,从而重新获得积极的精神状态。第三,房颤成功消融后停用抗心律失常药物,可避免长期服用这些药物带来的不良反应。另外,成功消融后病人有可能可以中断口服抗凝药物治疗(如华法林),从而消除因担心出血的风险而发生的心理障碍。本次研究还发现,与阵发性房颤相比,持续性房颤病人具有更高的焦虑、抑郁水平,与唐剑锋等[14]的研究结果一致。分析原因可能为,房颤发作减少和有效的窦性心律维持能有效改善房颤病人的焦虑、抑郁状态。在房颤类型中,持续性房颤较其他类型房颤具有病程长、左心房大、射血分数低、左心房压力高等特点[15],加之持续性房颤可导致病人左心房的电重构和组织重构,进而增加房颤的可诱导性,引起房颤的再次发生和维持。随着房颤的复发,病人心理压力过大,易产生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

      本研究结果表明,合并有高血压的房颤病人焦虑情绪水平较高。研究[16]证实,高血压是房颤及其并发症重要的可干预的独立危险因素,同时也是房颤常见的共患病。高血压病人出现房颤后心脑血管疾病发生率和病死率增加。高血压可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机制诱导房颤的产生,进而加重病人的心理负担和焦虑情绪。同时本研究还发现,文化程度、是否接受相关知识宣教也是房颤病人焦虑情绪的独立影响因素。分析原因可能为,文化程度既是房颤病人认知功能的保护因素之一[17],也是影响房颤病人治疗及用药依从性的重要因素之一[18]。文化程度高的病人有较好的疾病的认知水平及治疗的依从性,能够正确认识到自身目前的疾病情况、治疗及护理要点,并能够依据医嘱内容较好地配合医护人员进行相应的检查、治疗及用药等方面的护理,从而有较好的治疗效果和心理状态。对疾病的相关知识了解不够,加上易受暗示的人格特点,易使病人的认知产生偏差,从而出现情绪上的紊乱和行为上的异常[7]。为病人提供相关知识宣教能有效规范病人饮食、用药等方面的行为,纠正病人疾病认知中存在的误区,使病人配合医务人员的治疗及用药,进而可改善病人的不良情绪。

      本研究结果表明,NYHA心功能分级是房颤病人抑郁情绪的独立影响因素之一。研究[19]表明,心功能分级是房颤发生的独立危险因素之一。心功能分级一方面限制了病人的活动能力,另一方面增加了房颤发生的风险,从而使病人有较高的抑郁情绪水平。本研究还发现,房颤病人的抑郁情绪与疾病不确定感密切相关,与相关研究[20-21]结果一致。分析原因为,房颤病人由于复杂的治疗过程,治疗所需的时间、预后效果及复发情况等均不确定,由此使病人产生疾病的不确定感。疾病不确定感的产生减弱了病人的心理弹性水平[22],使病人无法对抑郁情绪进行有效地管理和适应,从而保持较高的抑郁情绪水平。

      另外,本研究所收集的病例资料均来自同一家医院,具有一定的偏倚性,研究样本的代表性相对不足,同时本研究的样本数量有限,未来还需要大规模多中心的临床研究对结果进行验证。

      本研究房颤病人射频消融术前焦虑、抑郁水平高于国内常模,持续性房颤及是否接受射频消融治疗是房颤病人焦虑、抑郁的共同影响因素;合并有高血压、文化程度、是否接受相关知识宣教是其焦虑情绪的独立影响因素;NYHA心功能分级、疾病不确定感是其抑郁情绪的独立影响因素。这提示医护人员一方面可以通过控制病人血压水平、改善病人心功能状况、加强病人疾病相关知识宣教及减轻病人的疾病不确定感来调控负性情绪水平,另一方面应选取负性情绪较高的房颤病人(持续性房颤、接受药物治疗及文化水平较低的病人)进行心理方面的重点干预。

参考文献 (22)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