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脑卒中病人家庭照顾者照顾能力的现况研究

张春艳 王新燕

引用本文:
Citation:

脑卒中病人家庭照顾者照顾能力的现况研究

    作者简介: 张春艳(1985-), 女, 主管护师.
  • 基金项目:

    安徽省宿州市立医院课题 2017-27

  • 中图分类号: R743.3

Study on the status of the caring ability of family caregivers for stroke patients

  • CLC number: R743.3

  • 摘要: 目的探讨脑卒中家庭照顾者的照顾能力现状及其影响因素。方法选取186例脑卒中病人家庭照顾者为研究对象,采用一般资料调查表、家属照顾者照顾能力量表(FCTI)、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GSES)进行现况调查。结果脑卒中家庭照顾者的FCTI总均分为(17.26±2.07)分,一般自我效能处于中等水平,为(25.13±4.76)分,其照顾能力各维度得分与自我效能呈负相关关系(r=-0.546~-0.395,P < 0.01),即自我效能越高其照顾能力越强,照顾能力受照顾者年龄、照护时长、身体状况、自我效能感及被照护者的依赖程度的影响(回归系数B分别为-0.36、-0.51、-0.71、-2.62、1.05,P < 0.05~P < 0.01),表现为年龄越大、照护时长越长、无慢性疾病、自我效能高以及所照顾的脑卒中病人依赖程度低的照顾者,其照顾能力越强。结论护理人员应加强对高依赖程度病人家庭照顾者的帮助,护理病人的同时,关注照顾者的身心健康,采取提高照顾者自我效能感的措施以保证照护质量。
  • 表 1  照顾者一般资料及不同组别照顾者照顾能力得分比较(x±s;分)

    一般特征 n 照顾能力总得分 t P
    性别
      男 51 27.21±2.63 19.94 < 0.01
      女 135 19.56±1.25
    年龄/岁
      ≤60 54 22.70±2.05 19.34 < 0.01
      61~80 128 21.24±1.10
      ≥81 4 21.06±2.13
    婚姻状况
      已婚 126 22.96±3.78 0.32 >0.05
      其他 60 23.12±2.88
    受教育程度
      文盲 15 25.62±2.18 23.55 < 0.01
      小学 78 22.71±3.62
      初中 51 21.43±2.71
      高中及以上 42 18.57±3.22
    工作状况
      在职 54 17.28±4.75 8.99 < 0.01
      离职 132 23.45±2.65
    身体状况
      有慢性病 78 22.74±3.16 3.72 < 0.01
      无慢性病 108 20.69±3.51
    与病人关系
      配偶 96 20.16±3.23 14.48 >0.05
      子女 42 20.41±2.62
      其他 48 23.05±3.33
    照护时长/月
      ≤3 85 23.87±4.12 6.77 < 0.01
      >3 101 20.17±3.16
    脑卒中者依赖程度
      轻度依赖 28 19.66±4.01 7.47 < 0.01
      中度依赖 126 21.67±3.68
      重度依赖 32 23.37±3.55
    下载: 导出CSV

    表 2  脑卒中家庭照顾者照顾能力及各维度得分情况(x±s;分)

    维度 条目数 理论得分 得分
    总量表 25 0~50 21.66±1.07
    适应照顾角色 5 0~10 2.96±0.72
    协助病人满足需求 5 0~10 4.23±0.65
    评估家庭及社会的支持资源 5 0~10 4.44±0.54
    个人情绪处理 5 0~10 4.76±0.63
    平衡照顾需求和个人需求 5 0~10 5.02±0.77
    下载: 导出CSV

    表 3  脑卒中家庭照顾者照顾能力逐步线性回归分析

    变量 β Waldχ2 SE t P
    常数项 36.472 4.626 7.88 < 0.01
    年龄 -0.361 0.112 -0.134 3.23 < 0.01
    照护时长/月 -0.512 0.206 -0.337 2.49 < 0.05
    身体状况 -0.714 0.133 -0.271 5.28 < 0.01
    病人依赖程度 1.055 0.224 0.729 4.70 < 0.01
    照顾者自我效能 -2.618 0.926 -1.417 2.83 < 0.01
    下载: 导出CSV
  • [1] WHO.The atlas of heart disease and stroke[R].2016.
    [2] 徐扬, 王俊凤, 高建美.家庭支持对脑卒中偏瘫患者情绪和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5, 3(23):458.
    [3] LIU L, WANG D, WONG KS, et al.Stroke and stroke care in China:huge burden, significant workload, and a national priority[J].Stroke, 2011, 42(12):3651. doi: 10.1161/STROKEAHA.111.635755
    [4] 吕露露, 胡力云, 孟静, 等.脑卒中家庭照顾者照顾能力的影响因素及干预研究进展[J].全科护理, 2016, 14(14):1417. doi: 10.3969/j.issn.1674-4748.2016.14.005
    [5] WHITE CL, LAUZON S, YAFFE MJ, et al.Toward a model of quality of life for family caregivers of stroke survivors[J].Quality Life Res, 2004, 13:625. doi: 10.1023/B:QURE.0000021312.37592.4f
    [6] FARRAN CJ, MCCANN JJ, FOGG LG, et al.Developing a measurement strategy for assessing family caregivers skills conceptual issues[J].Alzheimers Care Today, 2009, 10(3):129.
    [7] BAKAS T, MCCARTHY M, MILLER ET.Update on the State of the Evidence for Stroke Family Caregiver and Dyad Interventions[J].Stroke, 2017, 48(5):e122.
    [8] 郭君君.老年人自我效能感-保护因素和非保护因素的影响[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7, 4(25):617.
    [9] LEE RI, MOK ES.Evaluation of the psychometric properties of a modified Chinese version of the Caregiver Task Inventor refinement and psychometric testing of the Chinese Caregiver Task Inventory:a confirmatory factor analysis[J].J Clin Nurs, 2011, 20(23/24):3452.
    [10] 王才康.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的信度和效度研究[J].应用心理学, 2001, 7(1):37. doi: 10.3969/j.issn.1006-6020.2001.01.007
    [11] 韦凤美, 李惠菊, 赵龙.照顾者分类系统[J].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6, 36(7):1775. doi: 10.3969/j.issn.1005-9202.2016.07.107
    [12] 魏燕燕, 毛月芹, 马春君, 等.上海农村社区中老年2型糖尿病患者自我效能水平及其影响因素[J].现代临床护理, 2016, 15(1):10. doi: 10.3969/j.issn.1671-8283.2016.01.003
    [13] 肖红, 王芳, 姜颖, 等.脑卒中主要照护者自我效能影响因素分析及护理对策[J].湖南中医杂志, 2016, 32(5):1446.
    [14] 易利娜, 余昌妹.脑卒中病人家庭照顾者照顾能力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护理研究, 2014, 7(28):814.
    [15] 王晓峰.脑卒中患者的家属照顾者抑郁焦虑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D].长沙: 中南大学, 2011.
    [16] 吕露露, 郭红, 胡力云, 等.脑卒中患者照顾者综合照顾能力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护理学杂志, 2016, 31(11):1. doi: 10.3870/j.issn.1001-4152.2016.11.001
    [17] 赵雪萍.协同护理对提高脑卒中家属照顾者照顾能力及生活质量的研究[D].苏州: 苏州大学, 2011.
    [18] 李立伟, 沈军.老年残疾人家庭照顾者自我效能与照顾能力的相关性研究[J].重庆医科大学学报, 2013, 38(7):704.
    [19] 李海燕, 史优波, 陈诗潋.院外干预对脑卒中患者家庭照顾者照顾能力与生存质量的影响[J].中国乡村医药, 2017, 24(2):76. doi: 10.3969/j.issn.1006-5180.2017.02.039
    [20] 李萍.城市脑卒中患者自理能力对其家庭照顾者生活质量影响的研究[D].温州: 温州医学院, 2009.
    [21] 吕露露, 郭红, 胡力云, 等.脑卒中家庭照顾者自我效能与照顾能力状况及其相关性[J].现代临床护理, 2016, 15(8):6. doi: 10.3969/j.issn.1671-8283.2016.08.002
    [22] 吴洁, 徐美丹, 林淑玲, 等.广州大学城大学生自我效能感与主观幸福感研究[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0, 18(8):955.
    [23] 李凤华, 刘琴, 龙理良, 等.大学生应对方式、自我效能感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6, 9(24):1320.
    [24] 钱文茹, 李森龙, 钱满芹, 等.自我效能理论在脑卒中后抑郁患者康复中的应用[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0, 18(12):1439.
  • [1] 陈丽华何霏袁海新 . 个性化家庭康复方案对脑卒中病人日常生活活动能力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5): 642-64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5.022
    [2] 赵光标吴冬玲黄文锋 . 步行训练时机选择对脑卒中偏瘫病人平衡及步行能力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 40-4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1.012
    [3] 洪斌徐钧陶王卫华葛伟 . 巢湖市气象因素与脑卒中发病关系的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1): 49-5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1.016
    [4] 张剑谢小华汪云云唐娣潘璐王蕾黄文龙熊小云邓丽萍 . 脑卒中高危人群健康信念与健康行为调查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4): 530-53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4.032
    [5] 刘静 . 家庭跟进式护理对脑卒中吞咽功能障碍预防及生活质量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6): 816-81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6.038
    [6] 丁蓉霞戴琳峰 . “医院-社区-家庭”延续性护理对出院肢体功能障碍脑卒中病人的作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7): 1003-100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7.052
    [7] 范俐 . 康复治疗对脑卒中后单侧空间忽略病人运动功能及日常生活活动能力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2): 1578-158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12.011
    [8] 李研孙瑞坦张艳丽胡迪 . 脑卒中后抑郁病人白细胞介素-6、白细胞介素-8、同型胱氨酸水平与认知功能关系的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6): 749-75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6.015
    [9] 吕道远邵小飞李永强邹和群 . 轻度高尿酸血症与肾小球滤过率及尿白蛋白肌酐比的相关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7): 890-896, 89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7.012
    [10] 刘艳华徐娟程慧孙炜炜 . 强化心理护理联合康复志愿者个体干预卒中病人负性情绪的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7): 1006-100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7.053
    [11] 刘奇龙 . 急性脑卒中并发肺炎的预测量表评定.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6): 759-76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6.020
    [12] 梅盛瑞周一凡王敏 . 脑卒中后睡眠障碍的康复治疗进展.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8): 1143-114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8.056
    [13] 张新胜马新安 . 老年脑卒中营养不良危险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7): 950-95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7.037
    [14] 周斌吴伟过高峰 . 强化精氨酸肠内营养对重症脑卒中患者营养状态及预后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5): 612-615.
    [15] 宋飞跃徐召理刘文卫 . 康复训练对高血压脑卒中病人血浆TWEAK表达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 30-3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1.009
    [16] 王正芳 . 冠心病抑郁与脑卒中后抑郁发病危险因素对比.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10): 1342-1344.
    [17] 张彬彬陈莉秋朱勋兵 . 综合康复治疗脑卒中后上肢肌张力增高的疗效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5): 667-66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5.033
    [18] 朱雷王训刘程桃孙悦胡燕杰刘言言邱菊高宗良 . 老年人脑卒中后继发癫痫的临床特点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5): 625-62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5.019
    [19] 严文崔淑仪麦光怀王志军黄文柱 . 园艺疗法结合康复治疗对脑卒中单侧空间忽略的疗效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3): 296-298,30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3.005
    [20] 伍德生吴晓飞 . 胰岛素强化治疗急性脑卒中应激性高血糖疗效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9): 1027-1028.
  • 加载中
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3
  • HTML全文浏览量:  25
  • PDF下载量:  2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6-22
  • 录用日期:  2019-02-28
  • 刊出日期:  2019-07-15

脑卒中病人家庭照顾者照顾能力的现况研究

    作者简介: 张春艳(1985-), 女, 主管护师
  • 1. 安徽省宿州市立医院 护理部, 234000
  • 2. 安徽省宿州市立医院 神经内科, 234000
基金项目:  安徽省宿州市立医院课题 2017-27

摘要: 目的探讨脑卒中家庭照顾者的照顾能力现状及其影响因素。方法选取186例脑卒中病人家庭照顾者为研究对象,采用一般资料调查表、家属照顾者照顾能力量表(FCTI)、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GSES)进行现况调查。结果脑卒中家庭照顾者的FCTI总均分为(17.26±2.07)分,一般自我效能处于中等水平,为(25.13±4.76)分,其照顾能力各维度得分与自我效能呈负相关关系(r=-0.546~-0.395,P < 0.01),即自我效能越高其照顾能力越强,照顾能力受照顾者年龄、照护时长、身体状况、自我效能感及被照护者的依赖程度的影响(回归系数B分别为-0.36、-0.51、-0.71、-2.62、1.05,P < 0.05~P < 0.01),表现为年龄越大、照护时长越长、无慢性疾病、自我效能高以及所照顾的脑卒中病人依赖程度低的照顾者,其照顾能力越强。结论护理人员应加强对高依赖程度病人家庭照顾者的帮助,护理病人的同时,关注照顾者的身心健康,采取提高照顾者自我效能感的措施以保证照护质量。

English Abstract

  • 目前脑卒中是发展中国家的第二大常见死因[1],也是危害我国中老年身体健康和生命的主要疾病,具有发病率高、致残率高等特点[2],其中70%~80%的幸存者会遗留不同程度的功能障碍,生活不能完全自理[3],而后期的康复训练均需要他人照顾。目前我国脑卒中照顾者主要由家庭成员承担,其照顾能力是影响脑卒中病人家庭照顾问题严重程度的预测因子之一[4],若脑卒中家属照顾者能力不足,将会减慢病人的康复速度[5]。研究者们[6-7]认为除了了解疾病相关知识,家庭照顾者的照顾能力还应包含对社会医疗资源的利用、能调节自身负面情绪、调整个人的家庭生活以及相关的人际沟通等综合能力。一般自我效能感是个体心理非常重要的部分,会对个体的行为、信念、成就产生巨大的影响,是应对挑战和困难非常重要的因素[8]。为此,本研究旨在探讨脑卒中家庭照顾者的照顾能力现状,了解其影响因素,为提高脑卒中病人的临床护理、家庭病床或者社区康复效果提供参考依据。

    • 采用立意取样法,选取我院神经内科2017年2月至2018年2月住院治疗的186例脑卒中病人家庭照顾者为研究对象,年龄36~85岁。纳入标准:主要指与被照顾者有亲缘关系的家庭成员(以照护时间最长为标准);连续承担主要照顾任务≥7 d;年龄≥18岁;无严重躯体和精神疾病,能配合完成调查问卷;排除护工及存在佣金关系的家庭照护者。同时要求脑卒中病人明确诊断为脑卒中病并且有不同程度的功能障碍(Barthel指数得分 < 100分);意识清楚,有照顾者对其实施照顾。

    • 自行设计,包括家庭照顾者性别、年龄、婚姻状况、工作状况、受教育程度、与病人的关系、照护时长、身体状况、脑卒中病人依赖程度。

    • 用中文版本,共25个条目,包括适应照顾角色、协助病人满足需求、个人情绪处理、评估家庭及社会的支持资源、平衡照顾需求和个人需求5个维度,每个维度包含5个条目。每个条目选项分为不困难、困难、非常困难分别记0、1、2分,总分0~50分,分值与照顾能力呈反比,即分数越高,说明家属照顾者在照顾病人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越多,照顾能力越低。本研究FCTI总量表Cronbach′α系数为0.85,其余分量表Cronbach′α系数为0.75~0.92。

    • 采用由王才康[10]翻译修订的中文版GSES,共10个条目,为单维度的量表。每条选项答案回答为“完全不正确、有点正确、多数正确、完全正确”分别给予1~4分。量表总得分为10个条目得分相加,自我效能越高者总得分越高。总分30~40分为高水平,20~30分为中等水平,10~20分为低水平。本研究中该量表Cronbach′α系数为0.88。

    • 采用t检验、方差分析、相关分析和线性回归分析。

    • 不同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工作状况、身体状况、照护时长、脑卒中者的依赖程度的照顾者照顾能力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 0.01)(见表 1)。

      一般特征 n 照顾能力总得分 t P
      性别
        男 51 27.21±2.63 19.94 < 0.01
        女 135 19.56±1.25
      年龄/岁
        ≤60 54 22.70±2.05 19.34 < 0.01
        61~80 128 21.24±1.10
        ≥81 4 21.06±2.13
      婚姻状况
        已婚 126 22.96±3.78 0.32 >0.05
        其他 60 23.12±2.88
      受教育程度
        文盲 15 25.62±2.18 23.55 < 0.01
        小学 78 22.71±3.62
        初中 51 21.43±2.71
        高中及以上 42 18.57±3.22
      工作状况
        在职 54 17.28±4.75 8.99 < 0.01
        离职 132 23.45±2.65
      身体状况
        有慢性病 78 22.74±3.16 3.72 < 0.01
        无慢性病 108 20.69±3.51
      与病人关系
        配偶 96 20.16±3.23 14.48 >0.05
        子女 42 20.41±2.62
        其他 48 23.05±3.33
      照护时长/月
        ≤3 85 23.87±4.12 6.77 < 0.01
        >3 101 20.17±3.16
      脑卒中者依赖程度
        轻度依赖 28 19.66±4.01 7.47 < 0.01
        中度依赖 126 21.67±3.68
        重度依赖 32 23.37±3.55

      表 1  照顾者一般资料及不同组别照顾者照顾能力得分比较(x±s;分)

    • 结果显示,脑卒中病人家属照顾者FCTI得分为12~34分,总均分为(21.66±1.07)分,各维度得分情况见表 2

      维度 条目数 理论得分 得分
      总量表 25 0~50 21.66±1.07
      适应照顾角色 5 0~10 2.96±0.72
      协助病人满足需求 5 0~10 4.23±0.65
      评估家庭及社会的支持资源 5 0~10 4.44±0.54
      个人情绪处理 5 0~10 4.76±0.63
      平衡照顾需求和个人需求 5 0~10 5.02±0.77

      表 2  脑卒中家庭照顾者照顾能力及各维度得分情况(x±s;分)

    • 本研究中186名脑卒中家庭照顾者一般自我效能得分为(25.13±4.76)分,处于中等水平,其中高自我效能水平者为37例,占19.89%,中等水平者为136例,占73.12%,低水平者为13例,占6.99%。

    • 将照顾者自我效能得分和适应照顾角色、协助病人满足需求、个人情绪处理、评估家庭及社会的支持资源、平衡照顾需求和个人需求各维度照顾能力得分均呈显著负相关关系(r分别为-0.546、-0.467、-0.505、-0.395和-0.412,P < 0.01)。照顾者的自我效能水平越高其照顾能力维度得分越低,照顾能力越高。

    • 以照顾者照顾能力总分作为应变量,以照顾者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工作状况、身体状况、照护时长、被照顾者的依赖程度及自我效能等影响因素作为自变量(哑变量赋值),进行多元逐步回归分析, 结果显示,照顾者年龄、照护时长、身体状况、自我效能、被照顾者的依赖程度与照顾者照顾能力总分偏回归系数有意义(P<0.05~P < 0.01),且由表 3可以看到,除了病人的依赖程度的偏回归系数为正数,即病人依赖程度与照顾者照顾能力总分成正相关,其余有意义自变量的偏回归系数均为负数,即为负相关,即为年龄越大、照护时长越长、无慢性疾病、自我效能高以及所照顾的脑卒中病人依赖程度低的照顾者,其照顾能力越强;各个因素对照顾者照顾能力总分的影响大小排序为:照顾者自我效能、病人依赖程度、照顾者身体状况、照护时长、照顾者年龄。

      变量 β Waldχ2 SE t P
      常数项 36.472 4.626 7.88 < 0.01
      年龄 -0.361 0.112 -0.134 3.23 < 0.01
      照护时长/月 -0.512 0.206 -0.337 2.49 < 0.05
      身体状况 -0.714 0.133 -0.271 5.28 < 0.01
      病人依赖程度 1.055 0.224 0.729 4.70 < 0.01
      照顾者自我效能 -2.618 0.926 -1.417 2.83 < 0.01

      表 3  脑卒中家庭照顾者照顾能力逐步线性回归分析

    • 本研究结果显示,脑卒中病人家庭照顾者主要以女性(72.58%)为主,且照顾能力高于男性,这可能与中国的传统文化有关,男性主要为生计奔波,家庭照护角色基本由女性担任,且女性的生理和心理特征在照顾者角色上更有优势,照顾过程中会更为细心、耐心[11],表现出较强的照顾能力。其次,受教育程度高的照顾者FCTI得分较低,其照顾能力强,可能与高教育程度者对脑卒中康复护理知识接受力强,掌握度好,照顾过程中注重应用照顾技巧,其处理各种生活事件的能力相对较强有关[12-13];而在职的照顾者或因工作缘故,又不得不兼顾照顾病人,导致照顾者压力过大,其照顾能力低于非在职者。

      本研究结果还显示,维度“适应照顾角色”得分最低,与易利娜等[14]的研究结果不一致,本研究表明照顾者能够很好地适应照顾者角色,照顾病人的日常起居生活,观察病情变化,增加自己有关脑卒中方面的知识等。对于“平衡照顾需求和个人需求”维度得分最高,表明由于照顾病人,照顾者认为满足个人需求方面存在困难,鉴于照顾者身份,不得不以病人为中心,减少自我控制安排的时间,自我需求和照顾需求而不能达到平衡。为此,应该寻求多方面的支持,包括医院、政府给予此类家庭以帮扶政策,如设置日间护理中心,实现病人短时间内的托管,提供喘息服务等以缓解家庭照顾者的压力。对于“个人情绪处理”维度得分较高,说明照顾者还不能妥善处理自己或者由照顾产生的负面情绪,这也与目前大多数脑卒中家庭照顾者焦虑、抑郁等心理问题发生率高[15]的研究结果相一致,提示护理方面亦需要对照顾者进行心理疏导并帮助其解决现有照顾问题,如建立脑卒中照顾者联谊会,或者设置爱心心理咨询室等措施。

    • 本研究中照顾者的年龄、照护时长、身体状况及其自我效能、病人的依赖程度是照顾能力的影响因素,表现为年龄越大、照护时长越长、无慢性疾病、自我效能高以及所照顾的脑卒中病人依赖程度低的照顾者,其照顾能力越强。

    • 本研究回归分析显示,年龄越大者其照顾能力越强,与易利娜等[14]的研究结论一致,与吕露露等[16]的研究结论相反,考虑虽然年龄大者其对学习疾病相关护理知识的能力、身体状况不如年轻者,但其有着丰富的生活经验,照护时间更为充足,责任心更重一些,照顾病人较为细心、耐心,会表现出较高的照顾能力。其次,照护时长越长的照护者,其照顾能力较强,可能是,随着照护时间越长,照顾者积累的照护经验越多,自我调节,角色适应力增加[17],加之病人的病情稳定,身体状况逐渐好转,照护压力降低,照顾能力进而有所提升。对于照顾者的身体状况方面,本研究中41.94%照顾者患有慢性病,其FCTI得分高于未患病者,表明其照顾能力不足,与李立伟等[18]的研究结果类似。长期的护理照顾压力易导致照顾者出现睡眠不足、疲劳、头痛及消化道疾病等躯体症状[19],若照顾者本身患有慢性病,会使其对照顾工作感到力不从心而影响照顾能力;再者,如果病人的功能障碍越严重,其对照顾者的依赖程度越高,照顾内容增加,除了照顾病人的饮食、大小便等基本生活需求,还需要协助病人进行康复训练等,进一步加重了照顾者的身心负担,使其照顾信心下降而自感能力不足[20]。所以护理人员需要加强对依赖程度高病人的家庭照顾者的帮助,多关注他们身体健康,尽量帮助其减轻照顾负担,以保证照顾质量,促进病人康复。

    • 本研究结果显示,73.12%照顾者的一般自我效能感处于中等水平,为(25.13±4.76)分,且一般自我效能得分越高,FCTI的分越低,其照顾能力越强,这与吕露露等[21]的研究结果不一致,但研究结论一致,考虑可能是选用的研究工具不同所致。一般自我效能感所指向的是个体在应付各种有压力的情境时,所拥有的一种有效的、广泛而稳定的个人能力胜任感,是个体对自身能力所作出的主观判断[22]。一般来说,自我效能感高的人都对自己各方面的能力比较自信,他们精力比较充沛,对生活也比较乐观,采用的应对方式也更积极,在活动中表现出来的主动适应、努力程度和克服困难的坚韧性较强[23]。在对脑卒中病人照顾过程中,本研究中大部分照顾者尚能积极面对因照顾带来的挑战或困难,但其自我效能感仍需加强,为此,护理人员可应用自我效能理论采取提高照顾者自我效能的措施以帮助病人得到更好的照护,如社会支持[24],尽可能为照顾者提供照顾所需的康复指导、便利等,多与照顾者沟通,帮助其消除紧张、焦虑情绪,减少其无助感;或是心理咨询师参与照顾者的心理疏导等措施;再者激励机制,组织家属照顾者工休座谈会,鼓励其说出目前照护困难,并相互分享成功经验。

      本研究中,脑卒中家庭照顾者的一般自我效能处于中等水平,其照顾能力与自我效能成正相关,照顾能力受照顾者年龄、照护时长、身体状况、自我效能感及被照顾者的依赖程度的影响,表现为年龄越大、照护时长越长、无慢性疾病、自我效能高以及所照顾的脑卒中病人依赖程度低的照顾者,其照顾能力越强。护理人员应加强对高依赖程度病人家庭照顾者的帮助,护理病人的同时,关注照顾者的身心健康,采取提高照顾者自我效能感的措施以保证照护质量。本研究着重于照顾者因素对其照顾能力的影响,需结合脑卒中病人因素对照顾者的影响作用综合考虑干预措施。

参考文献 (24)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