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本科护生心理弹性与心理健康、主观幸福感的相关性研究

吴曼 梁晓军 孙雪芹

引用本文:
Citation:

本科护生心理弹性与心理健康、主观幸福感的相关性研究

    作者简介: 吴曼(1994-), 女, 硕士
    通讯作者: 孙雪芹, sxqin0966@sina.com
  • 基金项目:

    蚌埠医学院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项目 Byycxz1712

    安徽省高校人文社科重点项目 SK2016A0602

  • 中图分类号: R395.6

Study on the correlations of mental resilience with mental health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in undergraduate nursing students

    Corresponding author: SUN Xue-qin, sxqin0966@sina.com
  • CLC number: R395.6

  • 摘要: 目的探讨本科护生心理弹性与心理健康、主观幸福感的相关性,为促进本科护生的心理健康和幸福感提供新的干预视角。方法采用中文版心理弹性量表、《国际大学调查》和一般心理健康量表,对蚌埠医学院698名本科护生进行测查。结果本科护生的心理弹性评分为(61.78±11.78)分,处于中等水平;心理健康和主观幸福感评分分别为(15.23±3.38)分和(105.83±18.02)分,处于中等偏上水平。男性本科护生的心理健康水平高于女性(P < 0.05);担任班干部的本科护生的心理弹性明显高于未担任者(P < 0.01);不同年级的本科护生在主观幸福感三个维度的评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P < 0.01)。高心理弹性组护生的心理健康、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感得分均明显高于低心理弹性组(P < 0.01),消极情感得分明显低于低心理弹性组(P < 0.01)。本科护生心理弹性总分及各维度评分均与心理健康、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感呈明显正相关关系(P < 0.01),与消极情感呈明显负相关关系(P < 0.01)。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显示,心理健康、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感进入回归方程,可解释心理弹性总变异的37.6%。结论本科护生的心理弹性水平与心理健康、主观幸福感密切相关。护理教育工作者在实施心理干预时,应侧重挖掘护生的内在心理潜能,提升其心理弹性水平,以增强护生幸福感体验,促进其积极心理健康的发展。
  • 表 1  不同人口学特征本科护生心理健康、心理弹性和主观幸福感比较(x±s;分)

    项目 n 心理健康 心理弹性 生活满意度 积极情感 消极情感 主观幸福感
    性别
        男 104 15.91±3.46 63.85±12.94 26.01±6.61 32.88±8.47 25.99±9.86 104.90±18.62
        女 594 15.11±3.35 61.42±11.53 25.52±6.74 33.61±7.96 25.13±8.64 105.99±17.92
        t 2.24 1.95 0.69 0.86 0.92 0.57
        P <0.05 >0.05 >0.05 >0.05 >0.05 >0.05
    年级
        大一 280 15.45±3.02 62.28±12.85 24.76±6.77 31.73±7.98 24.11±8.61 104.38±17.53
        大二 228 14.96±3.31 61.13±10.62 26.18±6.36* 34.68±7.43** 26.72±8.66** 106.13±16.97
        大三 190 15.21±3.38 61.82±11.44 26.11±6.96* 34.68±8.36** 25.19±8.83 107.60±19.78
        F 1.46 0.60 3.61 11.66 5.68 1.86
        P >0.05 >0.05 <0.05 <0.01 <0.01 >0.05
        MS组内 10.347 138.714 44.784 62.601 75.458 323.820
    学生干部
        是 177 15.52±3.35 64.41±12.20 26.13±6.73 33.75±8.65 25.03±8.63 106.85±18.40
        否 521 15.13±3.38 60.88±11.50 25.41±6.71 33.41±7.82 25.34±8.91 105.48±17.90
        t 1.33 3.47 1.23 0.49 0.40 0.87
        P >0.05 <0.01 >0.05 >0.05 >0.05 >0.05
    q检验:与大一比较*P < 0.05,**P < 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2  高、低心理弹性本科护生的心理健康和主观幸福感比较(x ±s;分)

    分组 n 心理健康 生活满意度 积极情感 消极情感
    高心理弹性组 195 16.20±2.50 22.19±5.09 38.28±7.70 21.76±7.96
    低心理弹性组 193 12.18±3.39 17.17±4.72 28.34±7.05 28.64±9.04
    t 13.28 10.07 13.26 7.96
    P <0.01 <0.01 <0.01 <0.01
    △示t′值
    下载: 导出CSV

    表 3  心理弹性与心理健康和主观幸福感的相关系数(r)

    项目 心理健康 生活满意度 积极情感 消极情感
    心理弹性总分 0.516** 0.420** 0.515** -0.321**
    坚韧 0.464** 0.384** 0.483** -0.287**
    力量 0.479** 0.366** 0.436** -0.315**
    乐观 0.423** 0.375** 0.441** -0.237**
    **P < 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4  本科护生心理弹性与心理健康、主观幸福感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变量 B SE B′ t P
    心理健康 1.11 0.12 0.32 9.10 <0.01
    生活满意度 0.32 0.08 0.14 8.14 <0.01
    积极情感 0.44 0.05 0.30 3.97 <0.01
    下载: 导出CSV
  • [1] 李业平, 刘涛, 蒋雪波.护理本科生家庭功能与心理健康水平的相关研究[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2, 20(11):1752.
    [2] 李静, 孙雪芹.272名本科护生心理健康现状调查[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7, 25(5):754.
    [3] SELIGMAN M, CSIKSZENTMIHALYI M.Positive psychology:An introduction[J].Am Psychol, 2000, 5(1):5.
    [4] DIENER E, SUH EM, LUCAS RE, et al.Subjective well-being:three decades of progress[J].Psychol Bull, 1999, 125(2):276. doi: 10.1037/0033-2909.125.2.276
    [5] 刘芳, 李维青, 买跃霞.主观幸福感与心理健康关系的内隐社会认知研究[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0, 18(4):470.
    [6] GLORIA CT, STEINHARDT MA.Relationships among positive emotions, coping, resilience and mental health[J].Stress Health, 2016, 32(2):145. doi: 10.1002/smi.2589
    [7] CHOW KM, TANG WKF, CHAN WHC, et al.Resilience and well-being of university nursing students in Hong Kong:a cross-sectional study[J].BMC Med Edu, 2018, 18(1):13.
    [8] YU X, ZHANG J.Factor analysis and psychometric evaluation of the Connor-Davidson Resilience Scale (CD-RISC) with Chinese people.[J].Soc Behav Pers, 2007, 35(1):19. doi: 10.2224/sbp.2007.35.1.19
    [9] DIENER E, GOHM CL, SUH E, et al.Similarity of the relations between marital status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across cultures[J].J Cross Cult Psychol, 2000, 31(4):419. doi: 10.1177/0022022100031004001
    [10] 李虹, 梅锦荣.测量大学生的心理问题:GHQ-20的结构及其信度和效度[J].心理发展与教育, 2002, 18(1):75. doi: 10.3969/j.issn.1001-4918.2002.01.016
    [11] 苏盼, 李树雯, 张静平.本科男护生心理弹性状况及其影响因素[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5(8):1235.
    [12] 邓力, 杨苓, 高乔, 等.川北医学院护理本科生心理弹性现状调查[J].职业与健康, 2017, 33(9):1268.
    [13] 何春渝, 景璐石, 万文松.不同层次男护生心理健康状况调查及分析[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1, 19(1):92.
    [14] 王春梅, 孙雪芹, 王芳, 等.本科护生情绪智力、领悟社会支持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6, 24(12):1844.
    [15] DAVYDOV DM, STEWART R, RITCHIE K, et al.Resilience and mental health[J].Clin Psychol Rev, 2010, 30(5):479. doi: 10.1016/j.cpr.2010.03.003
    [16] COHN MA, FREDRICKSON BL, BROWN SL, et al.Happiness unpacked:positive emotions increase life satisfaction by building resilience[J].Emotion, 2009, 9(3):361. doi: 10.1037/a0015952
    [17] 潘莉莉.医学生生活满意度与心理弹性和应对方式的关系[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2017, 21(11):1161.
  • [1] 徐燕陈永侠杨秀木 . 某市三级甲等医院护士心理资本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4): 527-53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4.028
    [2] 胡英 . 共情技术对老年性骨质疏松症患者生活质量、心理状态及主观幸福感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9): 1281-1283,128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9.049
    [3] 李静孙雪芹马杰 . 积极心理干预对促进本科护生心理健康的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11): 1561-1564, 156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11.028
    [4] 程鹏朋文佳 . 临床医学实习生心理健康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10): 1408-1411.
    [5] 王旭美 . 实习护生心理弹性在情绪智力与职业倦怠间的中介效应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4): 512-51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04.022
    [6] 周慧赟王磊雷婷婷125Ⅰ放射性粒子植入治疗肿瘤病人心理弹性、家庭亲密度与适应性和孤独感的相关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4): 521-52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04.024
    [7] 张玉媛韩慧芈静 . 医学生学习成绩与心理健康及个性特征关系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8, 33(2): 210-212.
    [8] 王丹妮张勤张玉媛高金霞高扬丽 , . 蚌埠高校大学生心理健康及影响因素调查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2): 231-234.
    [9] 蒋玉红芈静宋健黄晴 . 安徽省某市空巢老人心理弹性发展状况及影响因素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6): 784-786, 79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6.025
    [10] 陈婷婷张利周爱萍 . 儿科护士职业压力、应对方式及社会支持与心理健康相关性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2): 221-22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2.029
    [11] 陈艳玲张俊杰王平 . 新生代农民工自我概念与心理健康的相关性.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1): 102-10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1.034
    [12] 锁蕾刘艺颍熊玲玲鲍国花张亚静 . 混合式正念减压训练对癌症病人心理弹性及睡眠质量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10): 1439-144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10.034
    [13] 邱瑛李雪芹 . 心理弹性、社会支持对维持性血液透析诱导期病人恐惧疾病进展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12): 1755-175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12.029
    [14] 孙维慧 . 心理弹性在维持性血液透析老年病人衰弱与生活质量间的中介作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7): 1011-101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07.036
    [15] 邵倩倩刘俊高蓉 . 蚌埠市部分高校学生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疫知识认知及心理健康状况调查.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5): 692-694, 69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5.036
    [16] 姚仁斌张秀军马启章新生刘璐周洋刘畅姚荣英翟长平 . 安徽省高校学报编辑心理健康现状调查.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4): 513-515.
    [17] 葛传惠赵婷婷马猛弟吴维胡林云王利新张梁英宋红梅翟长平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大众心理健康状况调查.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2): 159-16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2.006
    [18] 吴鸿云成晓燕陈志芳黄晶晶莫朝霞 . 妊娠期糖尿病病人家庭功能、心理弹性与自我管理行为的相关性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10): 1479-148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10.039
    [19] 张鑫俞彤夏仲 . 2010-2020年社会经济地位对心理健康影响的知识图谱演化.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5): 673-67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5.029
    [20] 郭延玲 . 糖尿病患者心理弹性特点及护理对策.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10): 1370-1372.
  • 加载中
表(4)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4415
  • HTML全文浏览量:  1936
  • PDF下载量:  17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4-16
  • 录用日期:  2019-03-14
  • 刊出日期:  2019-10-15

本科护生心理弹性与心理健康、主观幸福感的相关性研究

    通讯作者: 孙雪芹, sxqin0966@sina.com
    作者简介: 吴曼(1994-), 女, 硕士
  • 1. 蚌埠医学院 护理学院, 安徽 蚌埠 233030
  • 2. 广东省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 重症医学科, 516000
基金项目:  蚌埠医学院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项目 Byycxz1712安徽省高校人文社科重点项目 SK2016A0602

摘要: 目的探讨本科护生心理弹性与心理健康、主观幸福感的相关性,为促进本科护生的心理健康和幸福感提供新的干预视角。方法采用中文版心理弹性量表、《国际大学调查》和一般心理健康量表,对蚌埠医学院698名本科护生进行测查。结果本科护生的心理弹性评分为(61.78±11.78)分,处于中等水平;心理健康和主观幸福感评分分别为(15.23±3.38)分和(105.83±18.02)分,处于中等偏上水平。男性本科护生的心理健康水平高于女性(P < 0.05);担任班干部的本科护生的心理弹性明显高于未担任者(P < 0.01);不同年级的本科护生在主观幸福感三个维度的评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P < 0.01)。高心理弹性组护生的心理健康、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感得分均明显高于低心理弹性组(P < 0.01),消极情感得分明显低于低心理弹性组(P < 0.01)。本科护生心理弹性总分及各维度评分均与心理健康、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感呈明显正相关关系(P < 0.01),与消极情感呈明显负相关关系(P < 0.01)。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显示,心理健康、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感进入回归方程,可解释心理弹性总变异的37.6%。结论本科护生的心理弹性水平与心理健康、主观幸福感密切相关。护理教育工作者在实施心理干预时,应侧重挖掘护生的内在心理潜能,提升其心理弹性水平,以增强护生幸福感体验,促进其积极心理健康的发展。

English Abstract

  • 近年来为顺应各级医疗机构对高等护理人才日益增长的需求,各医学院校招收本科护生的数量呈现上升趋势,同时也更注重护理学生专业知识和操作技能的培养。繁重的课业负担、未来工作环境、服务对象的特殊性,这些现存和潜在的因素都使得护生面临着较大的心理压力。研究[1]显示,本科护生不健康的心理表现主要为强迫、抑郁、焦虑和敌对。是否拥有健康积极的心理不仅会影响本科护生的学习和生活,还会影响其未来职业的选择和发展,以及临床护理工作质量。因此,关注和促进本科护生的积极心理健康发展不容忽视。

    心理健康的不仅意味着没有心理疾病,还意味着个人的良好适应和充分发展[2]。主观幸福感是衡量个体心理发展积极程度的重要指标,主要由生活满意度、情感体验(积极情感和消极情感)两个部分组成[3-4]。国际心理卫生大会提出,“有幸福感”是心理健康的标志之一[5]。心理弹性则可被看作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是使个体在逆境中成长的积极心理品质。研究[6-7]证实,具有高心理弹性的个体能够更好地适应变化,拥有良好的心理调节能力,在面对逆境和挑战时,合理地调整自身情绪,缓冲压力对个体的影响,维护心理健康水平。本研究探讨本科护生心理弹性、心理健康与主观幸福感的相关性,为促进本科护生的心理健康和幸福感提供新的干预视角。现作报道。

    • 采用随机抽样方法,于2018年1-2月,抽取蚌埠医学院护理学院一年级至三年级在校本科护生共698名进行问卷调查。一、二、三年级人数分别为280、228、190人;男、女生人数分别104人和594人;年龄16~24岁;非学生干部521人,担任学生干部177人。

    • 采用Connor-Davidson心理弹性量表中文修订版[8],该量表包括坚韧(11~23题项)、乐观(2~4、6题项)、力量(1、5、7~10、24、25题项)三个维度,总计25个项目,采用5级评分法,从“从来不”至“一直如此”分别计0~4分,总分为100分,得分越高,表示心理弹性越好。该量表的总Cronbach′s α系数为0.91。

    • 采用DIENER等[9]编制的国际大学调查问卷,该量表包括整体生活满意度量表和情感体验量表两个模块,共19个项目。其中生活满意度量表共5个项目,采用7级计分法,“1”表示“强烈反对”,“7”表示“极力赞成”;积极情感和消极情感量表共14个项目,采用9级计分法,“1”表示“根本没有”,“9”表示“所有时间”。将生活满意度量表换算为9分量表的分数,消极情感反向计分,计算总分,总分越高,表示幸福感体验越强烈。本研究中三个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分别为0.82、0.85和0.83。

    • 该量表共20个项目,由自我肯定量表、忧郁量表和焦虑量表组成。自我肯定包含9个项目,忧郁和焦虑分别包含6和5个项目。量表采用2级计分法,“是=1.0分”,“否=0.0分”,自我肯定量表正向计分,将忧郁和焦虑量表反向计分,合计总分,得分越高,表示心理健康状况越好。问卷在以大学生为被试的测验中信效度良好,本研究中该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77。

    • 由研究者本人与辅导员老师现场统一向调查对象发放问卷,调查前向被试者介绍研究目的及保密性,当场回收问卷,每次调查15~20 min。

    • 采用t检验、方差分析、q检验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 本科护生心理弹性评分为(61.78±11.78)分,处于中等水平;心理健康评分(15.23±3.38)分,处于中等偏上水平;生活满意度(19.90±5.23)分,积极情感(33.50±8.03)分,消极情感(25.26±8.03)分,本科护生的主观幸福感总分为(105.83±18.02)分,处于中等以上水平。

    • 男性本科护生的心理健康水平高于女性(P < 0.05);担任班干部的本科护生的心理弹性明显高于未担任者(P < 0.01);不同年级的本科护生在主观幸福感三个维度的评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P < 0.01),大二、大三年级本科护生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感均高于大一年级(P < 0.05~P < 0.01),大二年级护理学生消极情感明显高于大一年级(P < 0.01)(见表 1)。

      项目 n 心理健康 心理弹性 生活满意度 积极情感 消极情感 主观幸福感
      性别
          男 104 15.91±3.46 63.85±12.94 26.01±6.61 32.88±8.47 25.99±9.86 104.90±18.62
          女 594 15.11±3.35 61.42±11.53 25.52±6.74 33.61±7.96 25.13±8.64 105.99±17.92
          t 2.24 1.95 0.69 0.86 0.92 0.57
          P <0.05 >0.05 >0.05 >0.05 >0.05 >0.05
      年级
          大一 280 15.45±3.02 62.28±12.85 24.76±6.77 31.73±7.98 24.11±8.61 104.38±17.53
          大二 228 14.96±3.31 61.13±10.62 26.18±6.36* 34.68±7.43** 26.72±8.66** 106.13±16.97
          大三 190 15.21±3.38 61.82±11.44 26.11±6.96* 34.68±8.36** 25.19±8.83 107.60±19.78
          F 1.46 0.60 3.61 11.66 5.68 1.86
          P >0.05 >0.05 <0.05 <0.01 <0.01 >0.05
          MS组内 10.347 138.714 44.784 62.601 75.458 323.820
      学生干部
          是 177 15.52±3.35 64.41±12.20 26.13±6.73 33.75±8.65 25.03±8.63 106.85±18.40
          否 521 15.13±3.38 60.88±11.50 25.41±6.71 33.41±7.82 25.34±8.91 105.48±17.90
          t 1.33 3.47 1.23 0.49 0.40 0.87
          P >0.05 <0.01 >0.05 >0.05 >0.05 >0.05
      q检验:与大一比较*P < 0.05,**P < 0.01

      表 1  不同人口学特征本科护生心理健康、心理弹性和主观幸福感比较(x±s;分)

    • 根据心理学测量项目中的27%划界原则,取本科护生中心理弹性最高及最低得分者各占总人数的27%,则各取高心理弹性组195人和低心理弹性组193人进行比较。结果显示,高心理弹性组护生的心理健康、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感得分均明显高于低心理弹性组(P < 0.01),消极情感得分明显低于低心理弹性组(P < 0.01)(见表 2)。

      分组 n 心理健康 生活满意度 积极情感 消极情感
      高心理弹性组 195 16.20±2.50 22.19±5.09 38.28±7.70 21.76±7.96
      低心理弹性组 193 12.18±3.39 17.17±4.72 28.34±7.05 28.64±9.04
      t 13.28 10.07 13.26 7.96
      P <0.01 <0.01 <0.01 <0.01
      △示t′值

      表 2  高、低心理弹性本科护生的心理健康和主观幸福感比较(x ±s;分)

    • 本科护生心理弹性总分及各维度评分均与心理健康、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感呈明显正相关关系(P < 0.01),与消极情感呈明显负相关关系(P < 0.01)(见表 3)。

      项目 心理健康 生活满意度 积极情感 消极情感
      心理弹性总分 0.516** 0.420** 0.515** -0.321**
      坚韧 0.464** 0.384** 0.483** -0.287**
      力量 0.479** 0.366** 0.436** -0.315**
      乐观 0.423** 0.375** 0.441** -0.237**
      **P < 0.01

      表 3  心理弹性与心理健康和主观幸福感的相关系数(r)

    • 在多元线性回归分析中,心理健康、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感进入回归方程,可解释总变异的37.6%(见表 4)。

      变量 B SE B′ t P
      心理健康 1.11 0.12 0.32 9.10 <0.01
      生活满意度 0.32 0.08 0.14 8.14 <0.01
      积极情感 0.44 0.05 0.30 3.97 <0.01

      表 4  本科护生心理弹性与心理健康、主观幸福感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 本研究调查结果显示,本科护生的心理弹性状况总体良好,心理弹性条目均分为(2.47±0.47)分,处于中等水平。这与苏盼等[11-12]研究结果一致,本科护生在面对困难和挑战时,拥有良好的心理调节能力,合理调节自身情绪,更好地适应变化。其中,担任学生干部的本科护生心理弹性水平优于未担任者,这可能是由于作为班级的管理和组织者,学生干部在日常学习生活中承担了更多的责任和义务,使他们各方面的能力得到了相应的提高,更培养了其积极向上、乐观的积极心理品质。但考虑到种种不良因素对本科护生心理弹性水平的影响,如繁重的学业任务、临床实习期间的各种压力等,仍很有必要帮助本科护生提升其心理弹性水平,提高其积极适应能力,帮助护生更好地面对逆境和挑战。

      本科护生的心理健康处于中等偏上水平,这与其他研究[4]结果一致。本科男护生的心理健康水平高于女护生,这可能是由于医疗改革的不断推进、个性化护理的持续开展,社会逐渐以正向的态度看待男护士职业, 男护生的职业信心也随之日渐增强[13];男护生拥有特有的职业优势,同时接受了较高水平的文化教育,具备良好的自我调节和自我接纳的能力,能够较好处理困境和压力,因而拥有较高的心理健康水平。

      在主观幸福感方面,本科护生的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感处于中等偏上水平,消极情感处于中等偏下水平,即本科护生的主观幸福感总体良好,这与其他研究[14]结果一致。作为朝气蓬勃的年轻一代,本科护生倾向于体验到幸福感,维持良好的心理健康水平。与大一护生相比,大二护生的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感有所增加,这可能是由于他们逐渐适应了大学的学习生活节奏,认知发展日趋成熟,积极适应能力、抗逆力不断增强,以更加积极乐观、从容的心态面对大学中的学习生活事件,从而拥有更高的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绪体验。本科护生消极情感主效应显著,大二护生消极情感得分最高,二年级的护生经过调整逐步适应了大学生活,但此阶段处于专业知识技能学习的主要阶段,课程多、学习任务重、考试压力大,容易体验到负面情绪。

      相关分析表明,本科护生心理弹性水平越低,其心理健康、生活满意度以及积极情感也相应越低,消极情感越高,反之亦然。心理弹性的水平较高的本科护生更倾向于以采取积极应对的方式去解决生活中的负性事件,因而其心理健康、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感较高。拥有高心理弹性的个体能够有效缓解压力、焦虑和抑郁症状,压力对那些心理弹性水平较高的个体的心理健康有较弱的影响[15]。研究[7]也表明,心理弹性水平高的护生,会调动更多潜在的积极应对的策略,情绪上更加稳定,以抵御压力的影响,改善个体幸福感。

      有研究[16]指出,体验到更多积极情绪的个体可以释放人的认知,并使人在思想上可以更具有创造性地思考。积极情绪可以拓展在压力时期出现在人们头脑中的潜在应对策略的范围,抵御当前和未来的逆境,从而提高心理弹性能力,缓解了压力对焦虑和抑郁症状的影响。同时有研究[17]指出,心理弹性是生活满意度的保护因素之一,心理弹性水平高的个体能够有效地缓解压力所产生的负性影响,提高生活满意度。这也可能是积极情感、生活满意度和心理健康进入回归方程,而消极情感没有进入回归方程的原因。有心理弹性的护士在消极情境中会倾向于寻找积极的意义,这样他们就能够有效应对挫折和痛苦,并从挫折中获得成长,储存内部资源,以帮助他们在未来应对类似的情况。因此,即使是面对相同的应激事件时,心理弹性水平低的护生更易产生心理问题如焦虑、抑郁等消极情绪;心理弹性水平高的护生往往能够看到事物积极的一面,积极应对当前的应激事件,采用更多的潜在的应对策略来解决问题。

      综上,本科护生的心理弹性与心理健康影、幸福感呈相关关系,心理弹性水平较高的本科护生,更倾向于调动更加积极的潜在应对策略来处理问题,拥有更多的积极情绪体验,从而形成更加积极的健康心理,对生活感知的幸福感会也越高。这就提示我们在对本科护生进行积极心理干预时,应侧重挖掘护生的内在心理潜能,让他们了解自身的储存的力量和优势,提高其心理弹性水平,从根本上提高本科护生应对消极事件的能力,促使他们形成健康的积极心理,提高幸福感体验。

参考文献 (17)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