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幽门螺旋杆菌根除失败的影响因素分析

袁龙良 辛毅 王启之

引用本文:
Citation:

幽门螺旋杆菌根除失败的影响因素分析

    作者简介: 袁龙良(1972-), 男, 硕士, 主治医师
  • 中图分类号: R573

Analysis of the factors influencing the eradication failure of HP

  • CLC number: R573

  • 摘要: 目的分析根除幽门螺旋杆菌治疗失败的原因及其临床影响因素。方法选取幽门螺旋杆菌感染病人257例,按照幽门螺旋杆菌根除结果分为失败组77例和治愈组180例,收集病人一般资料及临床相关指标,分析根除幽门螺旋杆菌治疗失败的原因。结果幽门螺旋杆菌根除失败率为29.96%(77/257)。单因素分析显示,居住地、文化程度、有家庭成员感染、CagA阳性、口腔HP感染、治疗情况、不规则服药、耐药、未全程督导在失败组和治愈组之间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P < 0.01)。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文化程度和不规则服药均为根除失败的独立影响因素(P < 0.01和P < 0.05)。结论文化程度、不规则服药等多种因素影响根除幽门螺旋杆菌治疗结果,临床应根据相关影响因素及早干预。
  • 表 1  HP感染病人根除治疗失败的单因素分析[n;百分率(%)]

    因素 失败组(n=77) 治愈组(n=180) χ2 P
    性别(女) 49(63.6) 92(51.1) 3.42 >0.05
    年龄(≤50岁) 35 (45.5) 91 (50.6) 0.56 >0.05
    居住地(农村) 51(66.2) 95(52.8) 3.98 < 0.05
    文化程度(小学及以下) 41(53.2) 66(36.7) 6.10 < 0.05
    有家庭成员感染 54(70.1) 66(36.7) 9.35 < 0.01
    病菌分级(≥2+) 41(53.2) 85(47.2) 0.78 >0.05
    CagA(阳性) 53 (68.8) 92(51.1) 6.89 < 0.01
    有合并症(≥3种) 41(53.2) 103(57.2) 0.35 >0.05
    有口腔HP感染 44(57.1) 78(43.3) 6.10 < 0.05
    吸烟 51 (66.2) 83(46.1) 1.10 >0.05
    饮酒 34 (44.1) 79(43.9) 0.00 >0.05
    治疗情况(初治) 39(50.6) 138(76.7) 17.03 < 0.01
    不规则服药 51(66.2) 85(48.9) 7.82 < 0.01
    耐药 48 (62.3) 72(40.0) 10.81 < 0.01
    未全程督导 51(66.2) 89(49.4) 6.13 < 0.05
    下载: 导出CSV

    表 2  HP根治失败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变量 B SE Waldχ2 P OR(95%CI)
    文化程度 0.59 0.21 8.10 < 0.01 1.80(1.20~2.69)
    不规则服药 0.73 0.31 5.61 < 0.05 2.07(1.13~3.77)
    下载: 导出CSV
  • [1] GONI E, FRANCESCHI F.Helicobacter pylori and extragastric diseases[J]. Helicobacter, 2016, 21(1):45.
    [2] LIU Z, ZHAO Y, DONG Y, et al.Effects of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on atherosclerosis with hypertension and type2 diabetes mellitus in AGED population[J]. J Hypertens, 2016, 34(1):e72.
    [3] NISHIZAWA T, SUZUKI H.Mechanisms of Helicobacter pylori antibiotic resistance and molecular testing[J]. Gastrointest Endosc, 2014, 1(19):3389.
    [4] BESPALOV V, SHERBAKOV A, NOVIK V, et al.Conifer green needle complex in patients with precancerous gastric lesions.An observational pilot study[J]. 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Med, 2016, 2016:3848409.
    [5] LIU J, WANG Y, ZHAO Q, et al.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for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in southwest China:a study of health examination participants based on 13C-urea breath test[J]. Turk J Med Sci, 2017, 47(5):1456.
    [6] 田英, 范旭东, 莫业和等.亚热带沿海地区渔民的抗幽门螺旋杆菌治疗效果分析[J].海南医学, 2015, 26(10):1506.
    [7] SVERDÉN E, BRUSSELAERS N, WAHLIN K, et al.Time latencies of Helicobacter pylori eradication after peptic ulcer and risk of recurrent ulcer, ulcer adverse events, and gastric cancer:a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J]. Gastrointest Endosc, 2017, 11(35):1010.
    [8] DE FMNCESCO V, GIOIGIO F, HASSAN C, et al.Worldwide H.pylori antiotic resistance:a systematic review[J]. J Gastrojntestin Liver Dis, 2010, 19(4):409.
  • [1] 万红宇田怡赵娟方青青张君佩陈颖陈炜沈丹杰陈世耀 . 白细胞介素-1基因多态性及幽门螺旋杆菌感染与健康中年人群动脉粥样硬化程度的相关性.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9): 1236-123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9.025
    [2] 韩宝荣 . 幽门螺杆菌感染致消化性溃疡健康指导.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4, 29(5): 474-475.
    [3] 张淑珍 . 综合护理干预在根治消化性溃疡患者幽门螺杆菌感染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6): 732-734.
    [4] 徐仲阳 . 骶管封闭治疗并发感染的危险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1): 63-6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1.019
    [5] 蔡朱莺王磊 . 鲍曼不动杆菌感染296例临床特征及耐药性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6): 806-809.
    [6] 马春明李军 . 人免疫球蛋白治疗终末期肝病合并感染临床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12): 1362-1364.
    [7] 高宏斌王武斌汤加才朱国庆刘铭 . 终池置管持续引流治疗脑外伤术后脑脊液漏伴颅内感染.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8, 33(3): 308-310.
    [8] 李竟袁媛黄彧胡建国郑照军 . 健康人群幽门螺杆菌感染率调查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11): 1341-1342.
    [9] 徐瑞芳卫晴殷秋炯张曹庚许津 . 支气管肺泡灌洗治疗老年肺部感染疗效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3): 237-239.
    [10] 王华沈朝斌 . 葡萄糖酸亚铁治疗小儿反复呼吸道感染疗效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4, 29(5): 428-430.
    [11] 程娟朱益平 . 敷料局部开窗换药在PICC导管局部感染的治疗效果.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8): 1127-112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8.037
    [12] 马良龙张书民俞磊崔经建 . 急诊肝移植治疗急性肝功能衰竭伴腹腔感染1例报道并文献复习.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2): 147-149.
    [13] 刘成汪华学邹琪 . -3多不饱和脂肪酸在颅脑外伤并发肺部感染治疗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1): 55-58.
    [14] 赵成国许文龙 . 肺炎支原体感染患儿血清sIL-2R、IL-5、IL-10的检测及其临床意义.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9, 34(1): 66-68.
    [15] 陈正民周少波贲大刚许兆龙 . 腹腔镜与开放组织结构分离技术治疗腹壁疝临床疗效比较.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4): 476-48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4.016
    [16] 徐赟洁 . 乳腺术后感染的相关因素及其防控对策.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10): 1373-137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10.037
    [17] 倪龙根 . 丙型肝炎病毒感染与血液透析的关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4, 29(1): 92-94.
    [18] 陈玮方进 . 目标性监测对普外科手术感染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3): 304-306.
    [19] 许媛媛陈红波孟祥莲朱建生孙玉琴 . 围生期B族链球菌感染对足月孕妇妊娠结局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12): 1651-165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12.035
    [20] 杨文选余峰玲周蕾甘怀勇刘从森张涛 . 解脲脲原体感染对大鼠睾丸组织结构及睾酮水平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1): 1-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1.001
  • 加载中
表(2)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005
  • HTML全文浏览量:  1415
  • PDF下载量:  13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2-28
  • 录用日期:  2018-12-14
  • 刊出日期:  2019-11-15

幽门螺旋杆菌根除失败的影响因素分析

    作者简介: 袁龙良(1972-), 男, 硕士, 主治医师
  • 1. 安徽省宿州市立医院 消化内科, 234000
  • 2. 蚌埠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消化内科, 安徽 蚌埠 233004

摘要: 目的分析根除幽门螺旋杆菌治疗失败的原因及其临床影响因素。方法选取幽门螺旋杆菌感染病人257例,按照幽门螺旋杆菌根除结果分为失败组77例和治愈组180例,收集病人一般资料及临床相关指标,分析根除幽门螺旋杆菌治疗失败的原因。结果幽门螺旋杆菌根除失败率为29.96%(77/257)。单因素分析显示,居住地、文化程度、有家庭成员感染、CagA阳性、口腔HP感染、治疗情况、不规则服药、耐药、未全程督导在失败组和治愈组之间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P < 0.01)。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文化程度和不规则服药均为根除失败的独立影响因素(P < 0.01和P < 0.05)。结论文化程度、不规则服药等多种因素影响根除幽门螺旋杆菌治疗结果,临床应根据相关影响因素及早干预。

English Abstract

  • 幽门螺旋杆菌(Helicobacter pylori,HP)感染一直是医疗界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之一。HP感染率达世界人口的一半左右,可导致急慢性胃炎、消化性溃疡、胃癌、胃黏膜相关组织淋巴瘤等多种胃肠道疾病。国内外相关研究[1-2]发现,HP感染还与糖尿病、心血管疾病、脂肪肝、肝硬化、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慢性荨麻疹、胆囊结石、缺铁性贫血、脑梗死、妊娠相关疾病等多种躯体疾病相关。HP感染已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Ⅰ级或明确的人类致癌因子,而根除HP是防治上述疾病的重要环节[3]。但目前HP根除成功率仍较低,HP根除失败是临床常见且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我们对HP感染根除治疗失败病人的相关资料和指标进行调查分析,探讨其根除失败的常见原因,以期为临床提供参考。现作报道。

    • 选取2015年3月至2017年5月宿州市立医院HP感染病人257例,根据HP根除结果分为失败组77例,治愈组180例。纳入标准:(1)经C14呼吸试验、HP血清学检测等确诊为HP感染,不论有无临床症状及活动性病变;(2)无出血、穿孔及幽门梗阻等并发症;(3)无胃、十二指肠手术史;(4)肝、肾功能基本正常,无药物及食物过敏史;(5)根除治疗前1个月内未予以抑酸剂及抗生素治疗;(6)1个月后复查C14呼吸试验。排除标准:(1)妊娠或哺乳期妇女;(2)有严重心、肺、脑、血液等疾病及意识障碍者;(3)有严重精神疾病或痴呆者。

    • 对所有HP感染病人进行标准化四联方案根除治疗。应用自行设计的《根除幽门螺旋杆菌失败影响因素调查表》收集病人相关资料,主要包括性别(女=0,男=1)、年龄、居住地(农村=0,城镇=1)、文化程度(小学及以下=0,中学=1,大专及以上= 2)、家庭成员感染(有=0,无=1)、临床症状(≥3种= 0,<3种= 1)、病菌分级(≥2+=0,<2+=1)、CagA(阳性=0,阴性=1)、合并症(有=0,无=1)、口腔HP感染(有=0,无=1)、吸烟(有=0,无=1)、饮酒(有=0,无=1)、治疗情况(初治=0,复治=1)、服药情况(不规则=0,规则=1)、耐药情况(耐药=0,非耐药=1)、全程管理(否=0,是=1)、治疗结果(失败=0,治愈=1)。

    • 采用χ2检验和logistic回归分析。

    • 结果显示,居住地、文化程度、有家庭成员感染、CagA阳性、口腔HP感染、治疗情况、不规则服药、耐药、未全程督导在失败组和治愈组之间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P < 0.01),而性别、年龄、病菌分级、有无合并症、吸烟、饮酒在2组之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 1)。

      因素 失败组(n=77) 治愈组(n=180) χ2 P
      性别(女) 49(63.6) 92(51.1) 3.42 >0.05
      年龄(≤50岁) 35 (45.5) 91 (50.6) 0.56 >0.05
      居住地(农村) 51(66.2) 95(52.8) 3.98 < 0.05
      文化程度(小学及以下) 41(53.2) 66(36.7) 6.10 < 0.05
      有家庭成员感染 54(70.1) 66(36.7) 9.35 < 0.01
      病菌分级(≥2+) 41(53.2) 85(47.2) 0.78 >0.05
      CagA(阳性) 53 (68.8) 92(51.1) 6.89 < 0.01
      有合并症(≥3种) 41(53.2) 103(57.2) 0.35 >0.05
      有口腔HP感染 44(57.1) 78(43.3) 6.10 < 0.05
      吸烟 51 (66.2) 83(46.1) 1.10 >0.05
      饮酒 34 (44.1) 79(43.9) 0.00 >0.05
      治疗情况(初治) 39(50.6) 138(76.7) 17.03 < 0.01
      不规则服药 51(66.2) 85(48.9) 7.82 < 0.01
      耐药 48 (62.3) 72(40.0) 10.81 < 0.01
      未全程督导 51(66.2) 89(49.4) 6.13 < 0.05

      表 1  HP感染病人根除治疗失败的单因素分析[n;百分率(%)]

    • 以是否治愈为因变量(治愈=1,治疗失败=0),以单因素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的9个变量为自变量进行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文化程度和不规则服药均为治疗失败的独立影响因素(P < 0.01和P < 0.05)(见表 2)。

      变量 B SE Waldχ2 P OR(95%CI)
      文化程度 0.59 0.21 8.10 < 0.01 1.80(1.20~2.69)
      不规则服药 0.73 0.31 5.61 < 0.05 2.07(1.13~3.77)

      表 2  HP根治失败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 HP感染已被证实可导致多种胃肠道及其他躯体疾病[4]。对HP感染者进行根除治疗是治疗和/或预防上述疾病的重要措施。据报道[5],我国HP平均感染率已经达到56%,即有将近7亿人口存在HP感染,而其根除率却在逐年下降,HP相关疾病的治疗面临巨大的挑战。本研究结果显示,HP根除治疗失败率为29.96%(77/257),高于田英等[6]报道,这可能与皖北地区农村人口较多,经济、卫生、文化水平相对低有关。

      影响HP根除失败率的因素较多,年龄、生活卫生条件、文化程度、家庭成员感染、病菌分级、CagA是否阳性、有无合并症、有无口腔HP感染、吸烟、治疗分类、服药情况、耐药情况、系统管理等均可能与HP根除失败有关。本研究中,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居住地、文化程度、有家庭成员感染、CagA阳性、口腔HP感染、治疗情况、不规则服药、耐药、未全程督导在失败组和治愈组之间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而多因素回归分析结果显示,仅文化程度和不规则服药是根除失败的独立影响因素。这可能与本研究样本较小有关以及其他因素相互之间存在影响有关,例如高龄病人往往生活卫生条件差,文化程度较低,家庭成员感染率高,有多种合并症,常伴有口腔HP感染,吸烟率高,服药不规则,不能正常接受系统管理等情况。

      文化程度是影响病人健康知识素养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文化程度较低的病人往往难以正常理解和接受HP的相关健康知识,对自身疾病认知与防治的意识也相对较差,对随意停药、减药的危害认识不足,认识不到坚持规律治疗的重要性。病人的文化程度越高,则一般治疗依从性越好。可能是由于较高的文化程度有助于病人寻求更加广泛的健康知识,同时高学历者一般能更加积极地调整日常生活方式,积极应对疾病挑战。这种疾病认知和行为方面的自我调节能力有助于其遵守医嘱进行合理的治疗。此外,良好的依从性是保障病人规则服药的关键因素之一,而文化程度较低的病人往往因理解能力、记忆力差等因素影响治疗依从性,另外由于药物不良反应、组方复杂、经济问题、病人主观理解等影响,常常出现增减药物剂量及品种、延长或缩短疗程等情况,根除过程中应加强健康教育、管理与督导,强调规范化治疗、规则服药,以提高根除率。住院病人应加强健康教育,门诊或者出院病人应加大定期随访力度,将随访制度落实到位,同时应争取家人的关心和社会支持,以帮助病人规则服药[7]

      综上,居住地、文化程度、有家庭成员感染、CagA阳性、口腔HP感染、治疗情况、不规则服药、耐药、未全程督导等多种因素与HP根治结果有关,而文化程度和不规则服药均为HP根除失败的独立影响因素,临床应根据病人情况,结合相关影响因素及早干预。

参考文献 (8)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