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卵巢癌发生的高危因素分析

许培荣

引用本文:
Citation:

卵巢癌发生的高危因素分析

    作者简介: 许培荣(1987-), 女, 住院医师
  • 中图分类号: R737.31

Analysis of the risk factors of ovarian cancer

  • CLC number: R737.31

  • 摘要: 目的探讨卵巢癌发生的危险因素。方法选取卵巢癌病人90例(观察组)及健康志愿者270例(对照组),调查2组临床资料。结果2组年龄、婚姻状况及文化程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产次为0次、月经周期>30 d、初潮年龄 < 13岁、有人工流产史、卵巢癌家族史的比例分别为56.67%、46.67%、62.22%、36.67%和23.33%,高于对照组(P < 0.05~P < 0.01);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产次≥2次、初潮年龄≥13岁是卵巢癌发生的保护因素(P < 0.01),月经周期>30 d、人工流产史和卵巢癌家族史是卵巢癌发生的危险因素(P < 0.01)。结论卵巢癌的发生受多因素影响,应根据相关危险因素制定针对性措施进行预防。
  • 表 1  2组年龄、婚姻及文化程度比较[n;构成比(%)]

    分组 n 年龄/岁 婚姻 文化程度
    < 50 ≥50 已婚 离异 丧偶 未婚 高中及以上 高中以下
    观察组 90 55(61.11) 35(38.89) 54(60.00) 22(24.44) 9(10.00) 5(5.56) 42(46.67) 48(53.33)
    对照组 270 152(56.30) 118(43.70) 167(61.85) 69(25.56) 25(9.26) 9(3.33) 132(48.89) 138(51.11)
    χ2 0.64 0.97 0.13
    P > 0.05 > 0.05 > 0.05
    下载: 导出CSV

    表 2  观察组和对照组临床资料比较[n;构成比(%)]

    分组 n 产次/次 使用宫内节育器 月经周期 初潮年龄/岁 哺乳 饮酒 吸烟 人工流产史 卵巢癌家族史 自然流产史
    0 1 ≥2 > 30 d ≤30 d < 13 ≥13
    观察组 90 51(56.67) 30(33.33) 9(10.00) 32(35.56) 58(64.44) 42(46.67) 48(53.33) 56(62.22) 34(37.78) 41(45.56) 49(54.44) 29(32.22) 61(67.78) 32(35.56) 58(64.44) 33(36.67) 57(63.33) 21(23.33) 69(76.67) 24(26.67) 66(73.33)
    对照组 270 67(24.81) 132(48.89) 71(26.30) 98(36.30) 172(63.70) 80(29.63) 190(70.37) 90(33.33) 180(66.67) 121(44.81) 149(55.19) 86(31.85) 184(68.15) 93(34.44) 177(65.56) 56(20.74) 214(79.26) 22(8.15) 248(91.85) 72(26.67) 198(73.33)
    χ2 32.59 0.02 8.75 23.37 0.02 0.00 0.04 9.20 14.80 0.00
    P < 0.01 > 0.05 < 0.01 < 0.01 > 0.05 > 0.05 > 0.05 < 0.01 < 0.01 > 0.05
    下载: 导出CSV

    表 3  卵巢癌的多因素logistic分析

    因素 B SE Wald χ2 P OR(95% CI)
    产次
      1次 -0.322 0.201 2.57 > 0.05 0.725(0.489~1.075)
      ≥2次 -0.410 0.132 9.65 < 0.01 0.664(0.512~0.860)
    月经周期 > 30 d 0.467 0.143 10.67 < 0.01 1.595(1.205~2.111)
    初潮年龄≥13岁 -0.302 0.103 8.60 < 0.01 0.739(0.604~0.905)
    人工流产史 0.422 0.118 12.79 < 0.01 1.525(1.210~1.922)
    卵巢癌家族史 0.402 0.122 10.86 < 0.01 1.495(1.177~1.899)
    下载: 导出CSV
  • [1] TSENG C, LU C, CHANG C, et al.Integration of data mining classification techniques and ensemble learning to identify risk factors and diagnose ovarian cancer recurrence[J].Artif Intell Med, 2017, 78(6):47.
    [2] CHIANG AJ, CHANG C, HUANG C, et al.Risk factors in progression from endometriosis to ovarian cancer:a cohort study based on medical insurance data[J].J Gynecol Oncol, 2018, 29(3):45.
    [3] 尹善德, 王明凯, 王蔼明.卵巢癌筛查的研究进展[J/CD].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 2015, 35(23): 7691.
    [4] 李倩, 王纯雁.乳腺癌术后再发卵巢癌的预防与诊治[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 2017, 33(4):371.
    [5] 张秀芹, 禚立梅, 王亚宁.青岛地区老年卵巢癌中医体质分布规律及危险因素[J].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7, 37(6):1428. doi: 10.3969/j.issn.1005-9202.2017.06.054
    [6] 李小攀, 孙乔, 杨黎明, 等.2002-2013年上海市浦东新区居民卵巢癌发病死亡趋势分析[J].中华肿瘤防治杂志, 2015, 22(11):823.
    [7] REN T, SUN T, WANG S, et al.Clinical analysis of chemo-resistance risk factors in endometriosis associated ovarian cancer[J].J Ovarian Res, 2018, 11(1):103.
    [8] EBINA Y, UCHIYAMA M, IMAFUKU H, et al.Risk factors for deep venous thrombosis in women with ovarian cancer[J].Medicine, 2018, 97(23):1009.
    [9] 胡玥.卵巢癌发生的相关因素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 2015, 30(29):5040.
    [10] 董晓莉, 郑洪.孕激素受体的表达与卵巢癌预后相关性的Meta分析[J].中国循证医学杂志, 2017, 17(3):327.
    [11] SON J, LEE J, JUNG J, et al.Risk factors for septic adverse events and their impact on survival in advanced ovarian cancer patients treated with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and interval debulking surgery[J].Gynecol Oncol, 2018,151(1):32.
    [12] ZHANG W, LIU X, CHENG H, et al.Risk factors and treatment of venous thromboembolism in perioperative patients with ovarian cancer in China[J].Medicine, 2018, 97(31):754.
    [13] 丁贤彬, 吕晓燕, 毛德强.2006-2014年重庆市肿瘤登记地区卵巢癌发病率及趋势变化[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6, 51(3):274.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3.017
    [14] 陈玲英, 李利.老年卵巢癌病人远期疗效的相关影响因素[J].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5, 35(22):6452. doi: 10.3969/j.issn.1005-9202.2015.22.065
  • [1] 赵晓婷马玲 . 预测卵巢癌复发的相关因素研究进展.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9): 1290-129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9.044
    [2] 韩慧汤建军张勤肖彤 . 蚌埠市大学生伤害影响因素的病例对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6): 719-721.
    [3] 贾梅李檬陈秀芹 . PICC静脉血栓类疾病危险因素预测在肝胆胰恶性肿瘤病人中的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9): 1288-1291, 129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9.036
    [4] 刘芬周志斐米阳郭娜李志斌 . 非吸烟妇女牙周炎和妊娠期糖尿病关系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2): 179-18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2.011
    [5] 王捷文赵卫东承泽农 . Ki-67、VEGF在卵巢交界性肿瘤中的表达及其意义.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10): 1071-1074.
    [6] 谷文文杜丹丽 . 肿瘤标志物在卵巢癌早期诊断的研究进展.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3): 367-369.
    [7] 汪睿吴坚 . 糖尿病足溃疡危险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11): 1496-150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11.011
    [8] 俞岚汪万英王朝夫姚敏 . 卵巢肿瘤MMP-2、MMP-9及TIMP-2和细菌L型检测的意义.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5, 30(3): 198-201.
    [9] 王立群赵卫东席玉玲焦雪娟承泽农 . p53和survivin在交界性上皮性卵巢肿瘤中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10): 1078-1080,1083.
    [10] 万敏 . 腹腔镜手术治疗卵巢良性肿瘤79例临床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7, 32(5): 539-540.
    [11] 陈秀艳 . 妊娠合并卵巢肿瘤及瘤样病变39例诊治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9, 34(9): 821-822.
    [12] 陈军莹姚德生 . microRNA在卵巢癌中的研究进展.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1): 119-122.
    [13] 张新胜马新安 . 老年脑卒中营养不良危险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7): 950-95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7.037
    [14] 张小鹏王晓玉 . 整合素与卵巢癌转移的相关性研究进展.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2): 205-208.
    [15] 胡怀远雍翔宋瑞张辉武雪芹刘岩 . 原发性卵巢甲状腺肿类癌4例临床病理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9): 1173-1176.
    [16] 赵睿马玲 . Ⅲc期卵巢癌淋巴结转移对患者预后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11): 1408-1409.
    [17] 朱小晖张申华 . 卵巢癌中Metadherin蛋白表达的临床病理意义.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5): 583-58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5.008
    [18] 马珊珊马玲 . 姜黄素逆转卵巢癌对紫杉醇耐药的实验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10): 1269-127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10.003
    [19] 顾雪余美玲肖成炜张苗苗王才智 . 葡萄糖调节蛋白78在卵巢癌侵袭转移中的作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9): 1148-1152, 115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9.003
    [20] 马方昊靳丽杰叶国柳杜丹丽 . miR-655在上皮性卵巢癌中的表达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2): 181-18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2.012
  • 加载中
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210
  • HTML全文浏览量:  1991
  • PDF下载量:  10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11-30
  • 录用日期:  2019-12-03
  • 刊出日期:  2020-06-15

卵巢癌发生的高危因素分析

    作者简介: 许培荣(1987-), 女, 住院医师
  • 上海市松江区中心医院 妇产科, 201600

摘要: 目的探讨卵巢癌发生的危险因素。方法选取卵巢癌病人90例(观察组)及健康志愿者270例(对照组),调查2组临床资料。结果2组年龄、婚姻状况及文化程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产次为0次、月经周期>30 d、初潮年龄 < 13岁、有人工流产史、卵巢癌家族史的比例分别为56.67%、46.67%、62.22%、36.67%和23.33%,高于对照组(P < 0.05~P < 0.01);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产次≥2次、初潮年龄≥13岁是卵巢癌发生的保护因素(P < 0.01),月经周期>30 d、人工流产史和卵巢癌家族史是卵巢癌发生的危险因素(P < 0.01)。结论卵巢癌的发生受多因素影响,应根据相关危险因素制定针对性措施进行预防。

English Abstract

  • 卵巢癌能够导致病人短期内组织器官功能衰竭的发生,病人的远期临床预后较差[1]。而通过对于相关预防干预措施的分析,能够为卵巢癌的整体诊疗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2]。月经周期的改变,可能通过反应基础性的性激素水平的波动,反应性激素受体的敏感性,进而影响到卵巢生发上皮细胞的异常病变风险[3];吸烟、饮酒等生活习惯,可能通过影响到自身T淋巴细胞的免疫监察作用,导致T淋巴细胞吞噬癌细胞能力的下降,进而影响到卵巢癌的发生[4];卵巢癌相关家族史,能够增加后代携带卵巢癌相关癌基因的风险,导致肿瘤早期异常增殖和异常分化风险的上升,增加了癌细胞内肿瘤信号通路的激活水平,进而促进了卵巢癌的发生[5]。基础性性激素水平的紊乱或者卵巢癌家族史,是卵巢癌发生的危险性因素[6]。为了探讨本地区卵巢癌发生的高危因素,本研究选取2016年1月至2018年6月在我院治疗的卵巢癌病人90例,分析不同临床因素对卵巢癌发生的影响。现作报道。

    • 选取2016年1月至2018年6月在我院治疗的卵巢癌病人90例作为观察组,年龄26~70岁;同时按照年龄匹配方法选取270例健康志愿者作为对照组,年龄29~67岁。纳入标准:(1)2组受试者均在本辖区居住10年以上;(2)卵巢癌均经病理学确诊;(3)汉族;(4)能配合调查者。排除标准:(1)合并有其他恶性肿瘤者;(2)有认知功能障碍等精神疾病。

    • 收集2组一般资料,包括年龄、婚姻状况、文化程度,其中婚姻状况包括未婚、已婚、丧偶及离异等,文化程度主要包括高中及以上或者高中以下;收集2组孕次、产次、宫内节育器放置情况、月经周期及初潮年龄、哺乳与否,收集其吸烟、饮酒、卵巢癌家族史、自然流产及人工流产病史,其中吸烟与否以每日吸烟根数超过3支为界,饮酒与否以每日饮酒总量超过150 mL为界。采用单因素分析的方法评估不同因素对于卵巢癌发生的影响,并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评估卵巢癌发生的危险性因素。

    • 采用χ2检验和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 2组年龄、婚姻状况及文化程度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 1)。观察组产次为0次、月经周期>30 d、初潮年龄 < 13岁、有人工流产史、卵巢癌家族史的比例明显高于对照组(P < 0.05~P < 0.01)(见表 2)。

      分组 n 年龄/岁 婚姻 文化程度
      < 50 ≥50 已婚 离异 丧偶 未婚 高中及以上 高中以下
      观察组 90 55(61.11) 35(38.89) 54(60.00) 22(24.44) 9(10.00) 5(5.56) 42(46.67) 48(53.33)
      对照组 270 152(56.30) 118(43.70) 167(61.85) 69(25.56) 25(9.26) 9(3.33) 132(48.89) 138(51.11)
      χ2 0.64 0.97 0.13
      P > 0.05 > 0.05 > 0.05

      表 1  2组年龄、婚姻及文化程度比较[n;构成比(%)]

      分组 n 产次/次 使用宫内节育器 月经周期 初潮年龄/岁 哺乳 饮酒 吸烟 人工流产史 卵巢癌家族史 自然流产史
      0 1 ≥2 > 30 d ≤30 d < 13 ≥13
      观察组 90 51(56.67) 30(33.33) 9(10.00) 32(35.56) 58(64.44) 42(46.67) 48(53.33) 56(62.22) 34(37.78) 41(45.56) 49(54.44) 29(32.22) 61(67.78) 32(35.56) 58(64.44) 33(36.67) 57(63.33) 21(23.33) 69(76.67) 24(26.67) 66(73.33)
      对照组 270 67(24.81) 132(48.89) 71(26.30) 98(36.30) 172(63.70) 80(29.63) 190(70.37) 90(33.33) 180(66.67) 121(44.81) 149(55.19) 86(31.85) 184(68.15) 93(34.44) 177(65.56) 56(20.74) 214(79.26) 22(8.15) 248(91.85) 72(26.67) 198(73.33)
      χ2 32.59 0.02 8.75 23.37 0.02 0.00 0.04 9.20 14.80 0.00
      P < 0.01 > 0.05 < 0.01 < 0.01 > 0.05 > 0.05 > 0.05 < 0.01 < 0.01 > 0.05

      表 2  观察组和对照组临床资料比较[n;构成比(%)]

    • 将单因素分析有统计学意义的指标作为自变量,是否为卵巢癌作为因变量(1 = 是,0 = 否)进行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产次≥2次、初潮年龄≥13岁是卵巢癌发生的保护因素(OR = 0.664和OR = 0.739,P < 0.01),月经周期>30 d、人工流产史和卵巢癌家族史是卵巢癌发生的危险因素(OR = 1.595、1.525、1.495,P < 0.01)(见表 3)。

      因素 B SE Wald χ2 P OR(95% CI)
      产次
        1次 -0.322 0.201 2.57 > 0.05 0.725(0.489~1.075)
        ≥2次 -0.410 0.132 9.65 < 0.01 0.664(0.512~0.860)
      月经周期 > 30 d 0.467 0.143 10.67 < 0.01 1.595(1.205~2.111)
      初潮年龄≥13岁 -0.302 0.103 8.60 < 0.01 0.739(0.604~0.905)
      人工流产史 0.422 0.118 12.79 < 0.01 1.525(1.210~1.922)
      卵巢癌家族史 0.402 0.122 10.86 < 0.01 1.495(1.177~1.899)

      表 3  卵巢癌的多因素logistic分析

    • 临床上卵巢癌的整体发病率较高,同时卵巢癌的患病率及每年新发病例数量均明显的上升[7]。卵巢癌病人的3年内病死率明显上升,而其总体生存时间逐渐缩短[8]。手术治疗及术后联合化疗治疗,虽然能够在卵巢癌的治疗中发挥重要作用,但综合性治疗措施治疗后,卵巢癌病人的整体预后仍然无明显的改善。而对于相关预防措施的分析,不仅能够揭示卵巢癌的病情进展内在原因,同时还能够为临床上卵巢癌病人的早期预防提供现实性的措施。

      不同的临床特征或者临床因素,能够通过影响到卵巢生发上皮的异常增殖、凋亡抑制或者免疫逃逸等过程,进而增加卵巢癌的发生风险。孕产史或者月经周期的紊乱,能够通过干预病人雌激素受体敏感性,影响到游离雌激素水平的波动,进而提高卵泡生发上皮细胞的持续性自我增殖速度,增加卵巢癌的发生率[9-10];自然流产或者人工流产,可能影响到了子宫内膜内环境,诱导细胞间质成分磷酸酶的释放速度,导致卵巢生发上皮细胞磷酸化的异常[11];卵巢癌的相关家族史,其近亲属或者直系亲属多携带有相关卵巢癌隐性癌基因,在病理性应激下降相关癌基因的激活,能够提高卵巢癌的发生风险[12]。而过早的月经初潮或者未孕的人群,其卵巢癌的保护性因素可显著减少,卵巢癌的发生率显著上升,但缺乏对于其他因素的全面性分析。

      本研究中观察组病人与对照组在年龄、婚姻状态等方面并无明显差异,排除了后天性的临床一般因素对于卵巢癌发生的影响。可以发现的是,产次为0次、月经周期>30 d、初潮年龄 < 13岁的人群,其发生卵巢癌的比例明显上升,高于产次较多、月经周期≤30 d或者初潮年龄较晚的人群,提示了孕产史或者月经史等因素对于卵巢癌发生的影响。我们继而探讨其原因,分析相关因素对于卵巢癌的发生影响,可能与下列几个方面的途径有关[13-14]:(1)未孕的人群,其体内孕激素的波动幅度较低,失去了对于雌激素的拮抗作用,导致雌激素的相对生理性活性较高,从而刺激了卵巢生发上皮细胞的持续性增殖;(2)月经周期紊乱或者较早月经来潮的人群,其基础雌激素水平存在明显的异常,游离雌激素水平的浓度较高,从而增加了卵巢生发上皮细胞核DNA的扩增速度。丁贤彬等[13]研究发现,在未分娩的人群中,卵巢癌的整体发病率可平均上升0.16%以上,另外在月经周期超过40 d的人群中,其卵巢恶性或者交界性肿瘤的发生率也明显上升。在具有人工流产病史或者卵巢癌家族史的病人中,其发生卵巢癌的风险明显上升,提示了二者对于卵巢癌的发生影响,这主要由于反复的人工流产,增加了盆腔内炎症性疾病的发生率,并能够促进炎症性因子对于卵巢的持续性刺激,从而增加了卵巢癌的发生率。临床上应指导已婚女性合理避孕,降低反复人工流产的次数。在具有卵巢癌家族史的人群中,可以通过早期血清学筛查,并每半年进行一次肿瘤标志物及妇科超声检查,进而提高具有卵巢癌家族史人群的卵巢癌早期诊断水平。最后危险因素分析可见,产次 < 2次、初潮年龄 < 13岁、月经周期>30 d、人工流产史和卵巢癌家族史均是卵巢癌发生的危险因素。

      临床上可以针对相关高危因素的女性,早期进行筛查,并可以指导已婚女性早期受孕妊娠、及时调整月经周期、合理指导避孕,进而降低卵巢癌的发生率。

参考文献 (14)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