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快速康复治疗方案对ICU重症急性胰腺炎的疗效观察

花保安 吴化奎

引用本文:
Citation:

快速康复治疗方案对ICU重症急性胰腺炎的疗效观察

    作者简介: 花保安(1971-), 男, 硕士, 主治医师
  • 中图分类号: R657.51

Observation on the effect of rapid rehabilitation therapy on ICU severe acute pancreatitis

  • CLC number: R657.51

  • 摘要: 目的探讨快速康复治疗方案在重症监护下重症急性胰腺炎治疗的临床效果。方法对96例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的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其中2010年1月至2016年3月46例为对照组,采用传统方案治疗;2016年4月至2019年12月50例为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联合包括充分镇痛、早期(24~72 h)经口或经鼻胃管进食、控制性液体复苏、尽早拔除鼻胃管、减少使用或尽早停用深静脉导管及导尿管、早期活动等快速康复治疗方案。比较2组治疗后疼痛评分、体质量下降、全身和局部并发症发生率、ICU住院时间、住院费用等情况。结果与对照组比较,观察组病人在ICU住院期间疼痛明显改善、总体并发症减少、输液时间缩短、治疗费用下降、ICU住院时间缩短(P<0.05~P<0.01),死亡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重症急性胰腺炎在重症监护下采用快速康复方案治疗安全有效,可以减少并发症,节约住院费用,缩短ICU住院时间,并改善病人生活品质,加快了病人康复;有望成为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治疗的替代方法。
  • 表 1  观察组与对照组病因比较[n;构成比(%)]

    分组 胆源性 高脂血症性 酒精性 妊娠相关性 不明原因 合计
    对照组 29(13.79) 12(0) 3(0) 1(0) 1(0) 46(8.70)
    观察组 34(5.88) 14(0) 1(0) 0(0) 1(0) 50(4.00)
    χ2 0.26 0.90
    P > 0.05 > 0.05
    下载: 导出CSV

    表 2  2组并发症发生情况比较[n;百分率(%)]

    分组 n ARDS DIC 休克 急性
    肾功能衰竭
    MODS 导管源感染 肺部感染 腹腔感染 泌尿系
    感染
    急性
    液体积聚
    胰腺及胰周
    组织坏死
    胰腺脓肿 胰腺
    假性囊肿
    深静脉
    血栓形成
    总并发症
    例数
    观察组 50 3(6.00) 1(2.00) 32(64.00) 10(20.00) 11(22.00) 0(0.00) 1(2.00) 4(8.00) 0(0.00) 24(48.00) 16(32.00) 2(4.00) 8(16.00) 0(0.00) 36(72.00)
    对照组 46 11(23.91) 6(13.04) 35(76.09) 12(26.09) 19(41.30) 5(10.87) 7(15.22) 13(28.26) 5(10.87) 28(60.87) 15(32.61) 8(17.39) 12(26.09) 4(8.70) 44(95.65)
    χ2 6.17 4.32 1.66 0.50 4.16 5.73 5.48 6.48 5.73 1.58 0.004 4.60 1.48 4.54 9.65
    P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3  2组治疗后CPOT评分及其他临床指标的比较(x±s)

    分组 n CPOT
    评分/分
    静脉
    输液时间/d
    体质量
    下降/kg
    住院
    时间/d
    住院
    总费用/元
    观察组 50 3.22±1.32 10.41±1.58 2.71±0.67 19.61±3.75 93 620±26 770
    对照组 46 4.70±0.95 20.10±1.29 5.20±1.48 25.42±6.11 128 660±33 680
    t 16.88 28.58 4.12 17.58 126.47
    P <0.01 <0.01 <0.01 < 0.05 < 0.05
    下载: 导出CSV
  • [1] BANKS PA, BOLLEN TL, DERVENIS C, et al.Classification of acute pancreatitis-2012:revision of the Atlanta classification and definitions by international consensus[J].Gut, 2013, 62(1):102. doi: 10.1136/gutjnl-2012-302779
    [2] HERBERS U, TRAUTWEIN C, TACKE F, et al.Diagnosis and stage-adapted treatment of acute pancreatitis[J].Med Klin Intensivmed Notfmed, 2018, 113(7):593. doi: 10.1007/s00063-018-0466-2
    [3] 刘京涛, 马朋林.重症医学科内镇痛和镇静治疗的安全性[J].中华内科杂志, 2011, 50(10):812.
    [4]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普通外科专业委员.重症急性胰腺炎中西医结合诊治指南[J].中国中西医结合外科杂志, 2014, 20(4):460.
    [5] 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 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加速康复外科中国专家共识暨路径管理指南(2018)[J].中华麻醉学杂志, 2018, 38(1):8.
    [6] 戚智冬, 杨斯博, 郜杨.镇静镇痛治疗的脏器保护作用[J].中国急救医学, 2019, 39(9):908.
    [7] LI W, LIU J, ZHAO S, et al.Safety and efficacy of total parenteral nutrition versus total enteral nutrition for patients with severeacute pancreatitis:a meta-analysis[J].J Int Med Res, 2018, 46(9):3948. doi: 10.1177/0300060518782070
    [8] ROBERTS KM, NAHIKIAN-NELMS M, UKLEJA A.Nutritional aspects of acute pancreatitis[J].Gastroenterol Clin North Am, 2018, 47(1):77. doi: 10.1016/j.gtc.2017.10.002
    [9] YAO H, HE C, DENG L, et al.Enteral versus parenteral nutrition in critically ill patients with severe pancreatitis:a meta-analysis[J].Eur J Clin Nutr, 2018, 72(1):66.
    [10] EEKERWALL GE, TINGSTEDT BB, BERGENZAUN PE, et al.Immediate oral feeding in patients with mild acute pancreatitis is safe and may accelerate recovery——a randomized clinical study[J].Clin Nutr, 2007, 26:758. doi: 10.1016/j.clnu.2007.04.007
    [11] LODEWIJKX PJ, BESSELINK MG, WITTEMAN BJ, et al.Nutrition in acute pancreatitis:a critical review[J].Expert Rev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16, 10(5):571. doi: 10.1586/17474124.2016.1141048
    [12]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消化系统疾病专业委员.2017急性胰腺炎中西医结合诊断和治疗共识[J].中国中西医结合消化杂志, 2017, 25(12):901.
    [13] ARI L, MATTI T, ANTONIO T, et al.2019 WSES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severe acute pancreatitis[J].World J Emerg Surg, 2019, 14:27. doi: 10.1186/s13017-019-0247-0
    [14] YOKOE M, TAKADA T, MAYUMI T, et al.Japanese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acute pancreatitis:Japanese Guidelines 2015[J].J Hepatobiliary Pancreat Sci, 2015, 22(6):405. doi: 10.1002/jhbp.259
    [15] 吴河水.重症急性胰腺炎诊治新视点[J].腹部外科, 2016, 29(6):407.
    [16] 中国加速康复外科组.中国加速康复外科围术期管理专家共识(2016版)[J].中华消化外科杂志, 2016, 15(6):527.
    [17] 王春友, 赵玉沛.重症急性胰腺炎诊治进展及国内外指南解读[J].中华外科杂志, 2013, 51(3):198.
  • [1] 柳小刚张云峰郭文平 . 重症急性胰腺炎外科治疗52例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7, 32(5): 543-545.
    [2] 李永红 . 重症急性胰腺炎38例外科治疗.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4, 29(5): 450-451.
    [3] 昌祥 . 重症急性胰腺炎58例治疗体会.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8, 33(3): 290-291.
    [4] 牛孝敏李成华 . 重症急性胰腺炎规范化“个体化治疗方案”的探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4, 29(4): 321-323.
    [5] 刘牧林刘瑞林姜从桥马良龙方先业 . 大黄素对重症急性胰腺炎大鼠腺泡细胞凋亡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5, 30(2): 112-113.
    [6] 王小红姜爱萍曹锁玉储磊张锁林 . 甘利欣保护重症急性胰腺炎肝损害的临床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9): 986-988.
    [7] 王世杰王振杰邱兆磊纪忠赵亨吴哲逸张福龙陶俊杰程峰 . 不同指标对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合并感染的早期预测价值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12): 1643-164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12.006
    [8] 倪铭汪开保 . 急性重症胆源性胰腺炎手术时机选择.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5, 30(2): 150-151.
    [9] 朱克东 . 前列地尔、氟尿嘧啶治疗重症胰腺炎38例.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5, 30(5): 450-451.
    [10] 梁珂舒志军彭炜 . 肠内营养在重症急性胰腺炎治疗中的现状及进展.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6, 31(3): 329-331.
    [11] 张舒龙李成华 . 奥曲肽选择性动脉介入治疗重症急性胰腺炎临床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8, 33(3): 316-318.
    [12] 郑传明王振杰纪忠蔡腾孙凌江 . 彩超引导下经皮穿刺置管引流术在重症急性胰腺炎合并胰周积液患者中的应用价值.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10): 1275-127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10.005
    [13] 李旻昊袁梅夏加增巢琳 . 腺苷抑制GSK-3β活性对大鼠急危重症胰腺炎肠屏障功能障碍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10): 1352-135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10.005
    [14] 殷良田曹敏 . 管道标识在重症监护室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1): 109-111.
    [15] 崔琢朱敬蕊汪振林张向君项平谢琪芳 . 重症监护室医务人员手卫生干预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11): 1573-157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11.037
    [16] 张伟汤云江海娇袁莉萍张卫于涛柳军 . 重症监护室成年病人谵妄非药物干预最佳证据的应用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12): 1759-176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12.030
    [17] 张伯康陈兰仁 . 羟考酮联合罗哌卡因腹横筋膜平面阻滞对腹部手术术后快速康复的效果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8): 997-100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8.002
    [18] 张尊庶孙弢张超 . 腹腔镜下经腹腹膜前疝修补术结合快速康复模式在腹股沟疝病人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5): 645-64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5.022
    [19] 周玲谢言虎秦红柴小青 . 术中自体血回输在脊柱快速康复外科手术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6): 734-73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6.011
    [20] 潘书贵陈太福陶爱民 . 慢性胰腺炎36例发病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9): 938-939.
  • 加载中
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450
  • HTML全文浏览量:  2218
  • PDF下载量:  6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04-18
  • 录用日期:  2020-08-03
  • 刊出日期:  2020-09-15

快速康复治疗方案对ICU重症急性胰腺炎的疗效观察

    作者简介: 花保安(1971-), 男, 硕士, 主治医师
  • 安徽省淮南市第一人民医院 重症医学科, 232001

摘要: 目的探讨快速康复治疗方案在重症监护下重症急性胰腺炎治疗的临床效果。方法对96例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的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其中2010年1月至2016年3月46例为对照组,采用传统方案治疗;2016年4月至2019年12月50例为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联合包括充分镇痛、早期(24~72 h)经口或经鼻胃管进食、控制性液体复苏、尽早拔除鼻胃管、减少使用或尽早停用深静脉导管及导尿管、早期活动等快速康复治疗方案。比较2组治疗后疼痛评分、体质量下降、全身和局部并发症发生率、ICU住院时间、住院费用等情况。结果与对照组比较,观察组病人在ICU住院期间疼痛明显改善、总体并发症减少、输液时间缩短、治疗费用下降、ICU住院时间缩短(P<0.05~P<0.01),死亡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重症急性胰腺炎在重症监护下采用快速康复方案治疗安全有效,可以减少并发症,节约住院费用,缩短ICU住院时间,并改善病人生活品质,加快了病人康复;有望成为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治疗的替代方法。

English Abstract

  • 随着对重症急性胰腺炎病理生理的认识逐步深入和临床经验的积累,治疗理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主张开腹手术清创甚至胰腺切除的大手术干预措施已基本摒弃,逐渐向介入微创及保守治疗转化。尤其是近年来重症医学专业知识的快速推进,其整体的观念、系统化的治疗模式、先进的监护设备、全面的器官支持及不断汲取多学科先进治疗理念等为各类重症胰腺炎病人,特别是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成功救治提供了切实有效的治疗手段。我院重症医学科于2016年4月至2019年12月对收治的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依据新进展采取了快速康复治疗方案,并与2010年1月至2016年3月收治的传统常规治疗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资料进行回顾性对照分析,探讨快速康复治疗方案在重症急性胰腺炎的临床疗效。现作报道。

    • 纳入符合诊断标准及排除标准的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96例。其中2016年4月至2019年12月对照组46例,男26例,女20例;年龄(57.3±10.6)岁。2010年1月至2016年3月观察组50例,男29例,女21例,年龄(55.4±11.5)岁。2组病人一般资料均具有可比性。2组病因分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 1)。本研究观察组快速康复治疗方案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授权,病人及家属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并告知相关注意事项。纳入标准:(1)根据修订的亚特兰大重症急性胰腺炎诊断标准[1],符合胰腺炎临床症状及生化标准,伴有持续性(>48 h)器官功能障碍(单器官或多器官),改良Marshall评分≥2分;(2)发病后治疗干预时间间隔小于72 h。排除标准:(1)检查确诊为胰腺肿瘤;(2)既往曾有恶性肿瘤史;(3)原发性心、肺、脑、肝、肾等疾病;(4)年龄≥80岁;(5)创伤性胰腺炎;(6)自动出院病人。

      分组 胆源性 高脂血症性 酒精性 妊娠相关性 不明原因 合计
      对照组 29(13.79) 12(0) 3(0) 1(0) 1(0) 46(8.70)
      观察组 34(5.88) 14(0) 1(0) 0(0) 1(0) 50(4.00)
      χ2 0.26 0.90
      P > 0.05 > 0.05

      表 1  观察组与对照组病因比较[n;构成比(%)]

    • 对照组按照常规治疗方法,主要措施包括早期液体复苏、血管活性药物应用、血液净化、必要的呼吸支持、长期禁食、持续性胃肠减压、抑酸、抑制胰腺外分泌制剂应用、维持酸碱水电解质平衡、预防性抗生素应用、白蛋白或血浆提高胶体渗透压、中药芒硝腹部外敷以促进炎症和渗出液的吸收、生大黄保留灌肠或胃管内注入以促进肠蠕动等。观察组除上述部分传统常规治疗方法外,入院后予以充分镇痛:地佐辛20 mg加入0.9%氯化钠溶液46 mL持续泵入,对照组采用度冷丁必要时应用,2组均采用重症监护室疼痛观察工具法(CPOT)评分予以评估;观察组入院后24~72 h内待病人循环基本稳定(停止或减量血管活性药物应用),6 h胃肠减压小于500 mL后,经鼻胃管鼻饲或经口予以稀米粥进食,并逐渐过渡软食;鼓励病人病床上肢体活动和制定下床活动方案并督促实施;减少或提前终止导尿管或深静脉置管放置时间等。治疗期间2组并发症的处理:相关感染在留取标本培养基础上加大抗感染力度;导管源性感染予以拔除导管,必要时改变穿刺位置;胸腔积液、腹腔积液、腹膜后积液、胰腺周围感染、腹腔感染行超声定位下经皮穿刺置管引流;假性囊肿形成无合并感染及压迫梗阻,均未予以特殊处理;深静脉血栓形成予以下腔静脉滤网置放等。注意观察病人腹部情况、生命体征变化。

    • 比较2组病人疼痛评分,全身并发症及局部并发症,包括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休克、急性肾功能衰竭、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C)、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MODS)、导管源感染、肺部感染、腹腔感染、急性液体积聚、胰腺及胰周组织坏死、胰腺脓肿、假性囊肿形成、深静脉血栓形成、输液时间、体质量下降程度、死亡率、ICU住院时间及住院总体费用。

    • 呼吸循环稳定,感染指标基本控制,无腹痛腹胀,完全经口饮食,下床自由活动,全身并发症得以控制。2组均执行相同的转科或出院标准。转科或出院后1、2、4周进行会诊或电话随访,监测生化指标及胸腹腔胰腺CT检查。

    • 采用t检验和χ2检验。

    • 观察组ARDS、MODS、感染性相关并发症及深静脉血栓形成的发生率均低于对照组(P<0.05~P < 0.01)(见表 2)。

      分组 n ARDS DIC 休克 急性
      肾功能衰竭
      MODS 导管源感染 肺部感染 腹腔感染 泌尿系
      感染
      急性
      液体积聚
      胰腺及胰周
      组织坏死
      胰腺脓肿 胰腺
      假性囊肿
      深静脉
      血栓形成
      总并发症
      例数
      观察组 50 3(6.00) 1(2.00) 32(64.00) 10(20.00) 11(22.00) 0(0.00) 1(2.00) 4(8.00) 0(0.00) 24(48.00) 16(32.00) 2(4.00) 8(16.00) 0(0.00) 36(72.00)
      对照组 46 11(23.91) 6(13.04) 35(76.09) 12(26.09) 19(41.30) 5(10.87) 7(15.22) 13(28.26) 5(10.87) 28(60.87) 15(32.61) 8(17.39) 12(26.09) 4(8.70) 44(95.65)
      χ2 6.17 4.32 1.66 0.50 4.16 5.73 5.48 6.48 5.73 1.58 0.004 4.60 1.48 4.54 9.65
      P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5 < 0.01

      表 2  2组并发症发生情况比较[n;百分率(%)]

    • 治疗后,观察组CPOT评分低于对照组,静脉输液时间、体质量下降量、住院时间和住院费用均低于对照组(P < 0.05~P < 0.01)(见表 3);观察组实施控制性液体复苏,而2组休克及肾功能衰竭发病率并未增加;对照组死亡率8.70%(4/46), 与观察组死亡率4.00%(2/40)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0.90,P>0.05)。

      分组 n CPOT
      评分/分
      静脉
      输液时间/d
      体质量
      下降/kg
      住院
      时间/d
      住院
      总费用/元
      观察组 50 3.22±1.32 10.41±1.58 2.71±0.67 19.61±3.75 93 620±26 770
      对照组 46 4.70±0.95 20.10±1.29 5.20±1.48 25.42±6.11 128 660±33 680
      t 16.88 28.58 4.12 17.58 126.47
      P <0.01 <0.01 <0.01 < 0.05 < 0.05

      表 3  2组治疗后CPOT评分及其他临床指标的比较(x±s)

    • 长期以来,重症急性胰腺炎的治疗问题一直争议不断,主要包括:手术与否;进食时机及方式;肠内营养与肠外营养;液体复苏;镇痛模式等等,这些问题解决方案的差异直接影响着病人的病程及预后。本研究采用回顾性对照性治疗分析研究,研究表明快速康复治疗方案可以明显改善病人临床症状及营养状况,减少了并发症的发生,缩短了住院时间,降低了住院费用,并加快了病人的康复。

      本研究中2组病人早期均强调快速液体复苏,观察组为了实现控制性输液,更加强调了血管活性药物的早期应用,及在分布性休克基本纠正后强调适当的负平衡状态。超量液体复苏是导致血管内液体外渗及凝血机制恶化重要因素之一,控制性液体复苏能显著减少ARDS及MODS的发生,而休克及肾功能衰竭发病率并未增加,表明控制性液体复苏在重症急性胰腺炎治疗应用中安全有效。

      胰腺炎初期阶段的治疗措施主要集中在积极的容量复苏、早期肠内营养支持和充分的镇痛[2]。重症急性胰腺炎突出的症状是剧烈的腹痛,提高重症病人在接受重症医疗过程中的舒适性是ICU镇痛、镇静治疗的重要目标[3]。剧烈疼痛不但引起病人精神不安,又可使Oddi括约肌痉挛,加重病情[4]。ICU拥有的优越的监护设备和优异的护理质量是重症病人呼吸循环代谢等生命体征得到动态有效监护的重要保障,如何既能改善病人临床症状又能保障病人的安全是治疗的关键。地佐辛整体效应产生镇痛、镇静和轻度的呼吸抑制作用;以激动μ受体为主的阿片类药物可致肠麻痹,而以激动κ受体为主的阿片类药物不具有导致肠麻痹及术后恶心呕吐的药理学特征[5]。本研究观察组采用小剂量地佐辛持续泵入,病人未见明显恶心呕吐症状及肠麻痹增加。有研究[6]表明,镇痛镇静治疗还可以发挥脏器保护作用,诸如调控应激,减轻炎症反应和缺血/再灌注损伤,减少氧耗和氧需,降低病人的代谢率,为器官功能的恢复赢得时间。我们的结果显示,充分镇痛的观察组CPOT分值明显低于对照组,表现为病人安静舒适,未增加并发症发生率,提高了病人生活质量。

      研究[7-10]表明,急性炎症发作的胰腺需要通过禁饮食以使之休息的假说似乎并不能被实验或临床观察证据所支持。LODEWIJKX等[11]总结认为,当病人能够耐受时,经鼻胃管实施肠内营养似乎也是安全的;《2017急性胰腺炎中西医结合诊断和治疗共识》[12]鼓励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入院后尽早启动肠内营养,并指出麻痹性肠梗阻是唯一禁忌。2019年世界急诊外科协会(WSES)关于重症急性胰腺炎的管理指南[13]建议使用肠内营养来预防肠道功能衰竭和感染性并发症。重症急性胰腺炎早期进食,不是单纯的补充营养,更重要的是促进肠蠕动,维护肠黏膜功能,进一步改善各脏器功能;重症急性胰腺炎使用肠内营养其预防感染意义大于营养支持本身[14]。我国既往重症急性胰腺炎尤其是坏死性胰腺炎治疗方案多以手术清除坏死组织、甚至胰腺切除为主,但附加手术创伤大,严重干扰了腹腔结构,腹腔感染增加,肠麻痹时间长。现代微创技术及加速康复外科等方面的研究进展,已从根本上开始改变急性胰腺炎的诊治模式[15]。当今,超声及CT定位穿刺、内镜逆行胰胆管造影、内镜乳头括约肌切开术的应用,血液净化技术的开展,已显著改善了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的预后。我科2016年3月以前对于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早期饮食问题是严格禁食的,一周左右病人在X线透视下置入鼻空肠管方予以空肠肠内营养支持,禁食时间长,持续性胃肠减压,病人饥饿难耐,病人住院期间体质量消耗明显。回顾这一阶段对照组死亡病人,其病程后期均严重消瘦,营养不良,机体抵抗力差,最后合并感染多器官衰竭死亡。2016年4月我科应用快速康复治疗方案,对于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均在入院24~72 h给予早期经口或经鼻胃管进食,一开始予以米粥,耐受后予以半流质饮食,尽早拔除鼻胃管。本研究显示,观察组早期经口或经鼻胃管肠内营养支持在临床症状和脏器功能改善、导管源性感染、腹腔感染、体质量消耗等方面均明显优于对照组,表明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早期肠内营养不仅切实可行,而且起到了显著的治疗作用。

      长期卧床不仅增加下肢静脉血栓形成的风险,还会产生其他不良影响,如胰岛素抵抗、肌蛋白丢失、肺功能损害及组织氧合不全等[16]。重症病房封闭的空间及管理条例加上传统的重症治疗理念约束了病人主动或被动活动。本研究观察组在病人一入科即实施床上活动及下床活动计划,血液净化深静脉置管采取经颈部深静脉置管术,使得病人在血液净化时不影响四肢活动,在血液净化实施完毕,和血管活性药物停止使用后立即拔除深静脉导管及导尿管,立即实施每天下床活动计划,此举可有效减少病人深静脉血栓形成、体质量丢失及肺炎等感染相关并发症的发生。

      深静脉置管对于重症医学科的病人是常规的操作,是快速补液、血管活性药物应用及血液净化应用时的必要路径,短期应用则并发症少,但若长期应用,导管源性感染增加,尤其是长期肠外营养支持,导管源性感染风险更大。本研究显示对照组导管源性感染率明显增多,增加了输液时间,加重了病人住院费用。对于胸腔腹腔及腹膜后渗液,一般通过超声引导行经皮穿刺置管引流,避免渗液聚集于体内,待渗液减少即刻拔除引流管减少感染概率[17]。对照组腹腔感染较观察组增多,其原因在于对照组在腹腔积液及胰腺周围穿刺引流时间过长,而观察组采取尽早期拔除,必要时再予以穿刺策略,降低了相关感染性风险。留置导尿对休克复苏监测每小时尿量是必要的措施,但在休克纠正后须尽早拔除,本研究表明此举能显著减少泌尿系感染的发生率。

      基于ICU重症监护下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采取充分镇痛,控制性液体管理,早期进食,早期活动等加快康复治疗方案,可明显减少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的并发症发生率,减少住院时间及住院费用,改善病人生活质量及生活品质,并且不增加病人的死亡率,表明该治疗方案安全有效,有望成为重症急性胰腺炎病人治疗的替代方法。当然,此方案仍有值得进一步研究的空间,如不同原因的重症急性胰腺炎个体化治疗,镇痛镇静的多模式化管理,营养与代谢的优化支持,早期活动的目标导向等。

参考文献 (17)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