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安徽省女大学生乳房自检“知信行”现状及结构方程模型分析

华田田 张顺花 付宝月 张晓嵽 巨年婷 郑素格 樊婷婷 苏梦维 苏雨晴

引用本文:
Citation:

安徽省女大学生乳房自检“知信行”现状及结构方程模型分析

    作者简介: 华田田(1995-), 女, 2016级本科生
    通讯作者: 张顺花, zsh-96@163.com
  • 基金项目:

    安徽省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 201810367076

    安徽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重点项目 SK2018A1074

  • 中图分类号: R737.9

Status and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 analysis of "knowledge, attitude and practice" of breast self-examination among female college students in Anhui province

    Corresponding author: ZHANG Shun-hua, zsh-96@163.com ;
  • CLC number: R737.9

  • 摘要: 目的了解安徽省女大学生乳房自检“知信行(KAP)”现状,并定量分析知识、态度和行为之间的相互作用机制,为高校科学开展乳房健康教育提供参考依据。方法自行设计问卷。随机选取安徽省15所综合性大学的2 400名女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使用SPSS 25.0对女大学生乳房自检KAP现状进行描述性分析,采用Amos 24.0对数据进行结构方程模型(SEM)分析和Bootstrap方法检验。结果女大学生乳房自检的知识总知晓率为73.62%,态度总持有率为78.18%,行为总执行率为27.91%。SEM与数据的拟合程度良好。人口学特征对行为的影响最大(P < 0.01)。乳房自检的知识、态度与行为3个变量呈两两正相关关系(P < 0.01)。知识对态度的直接效应值为0.293(P < 0.01);态度对行为的直接效应值为0.289(P < 0.01);知识对行为的直接效应值为0.160(P < 0.01),知识通过态度对行为产生的间接效应值为0.085(P < 0.01),态度具有部分中介效应。结论安徽省女大学生乳房自检KAP现状有待提高。在乳房自检的健康教育工作中,应注重“知、信、行”的同步发展。
  • 图 1  安徽省女大学生乳房自检知识、态度和行为及人口学特征的关系的结构方程模型(*** P < 0.01)

    表 1  安徽省女大学生人口学特征

    特征 人数(n) 构成比/ %
    专业
      医学专业
      非医学专业
    764
    1 466
    34.26
    65.74
    年龄/岁
       < 18 22 0.99
      18~22 2 022 90.67
      >22~29 186 8.34
    母亲教育程度
      未受过教育 127 5.70
      小学 734 32.91
      中学 991 44.44
      专科 203 9.10
      本科及以上 175 7.85
    年级
      大一 751 33.67
      大二 741 33.23
      大三 452 20.27
      大四 209 9.37
      大五 66 2.96
      研究生 11 0.50
    学校
      医学院校 753 33.77
      非医学院校 1 477 66.23
    家庭所在地
      乡村 1 536 68.88
      城镇 694 31.12
    下载: 导出CSV

    表 2  安徽省女大学生乳房自检KAP现状及结构方程模型中的变量赋值

    变量 N/% 赋值
    知识(K) 知晓人数
      K1:是否至少知道一项进行乳房自检时应观察的内容 1 322(59.28) 1=是;0=否
      K2:是否知道乳房自检的最佳频率为每月一次 1 441(64.62) 1=是;0=否
      K3:是否知道女性开始乳房自检的推荐年龄为20岁前后 1 897(85.07) 1=是;0=否
      K4:是否知道乳房皮肤改变是乳腺癌的一个症状 1 760(78.92) 1=是;0=否
      K5:是否知道乳腺癌最常见的首发症状是乳腺出现肿块 1 998(89.60) 1=是;0=否
      K6:是否知道乳房溢液是乳腺癌的早期症状 1 432(64.22) 1=是;0=否
    知识总知晓率/% 73.62
    态度(A) 持有人数
      A1:是否愿意主动去了解乳腺癌及乳房自检的相关知识 2 047(91.79) 1=是;0=否
      A2:是否相信自己能坚持良好的生活习惯 1 835(82.29) 1=是;0=否
      A3:是否相信自己能坚持定期做到乳房自检 1 348(60.45) 1=是;0=否
    态度总持有率/% 78.18
    行为(P) 执行人数
      P1:是否接受过乳腺癌知识健康教育 665(29.82) 1=是;0=否
      P2:目前是否有获取乳腺保健知识途径 873(39.15) 1=是;0=否
      P3:是否曾经进行过乳房自检 329(14.75) 1=是;0=否
    行为总执行率/% 27.91
    人口学特征(D) 持有人数
      D1:就读学校是否为医学院校 753(33.77) 1=是;0=否
      D2:所学专业是否为医学专业 764(34.26) 1=是;0=否
      D3:母亲受教育程度 127(5.70) 1=未受过教育
    734(32.91) 2=小学
    991(44.44) 3=中学
    203(9.10) 4=专科
    175(7.85) 5=本科及以上
    下载: 导出CSV

    表 3  结构方程模型整体拟合指数

    拟合指数 χ2/df RMSEA GFI AGFI CFI IFI NFI
    参考标准 < 5.00 < 0.08 >0.90 >0.90 >0.90 >0.90 >0.90
    最终模型 3.051 0.030 0.985 0.978 0.978 0.978 0.967
    下载: 导出CSV

    表 4  基于Bootstrap方法的知识、态度和行为之间影响路径的标准化统计结果影响

    路径 直接效应 95%CI P 间接效应 95%CI P 总效应 P
    下界 上界 下界 上界
    K→A 0.293 0.202 0.382 < 0.01 0.293 < 0.01
    K→P 0.160 0.083 0.230 < 0.01 0.085 0.056 0.122 < 0.01 0.245 < 0.01
    A→P 0.289 0.221 0.356 < 0.01 0.289 < 0.01
    D→K 0.116 0.052 0.174 < 0.01 0.116 < 0.01
    D→A 0.088 0.034 0.141 < 0.01 0.034 0.015 0.057 < 0.01 0.122 < 0.01
    D→P 0.230 0.171 0.283 < 0.01 0.054 0.035 0.077 < 0.01 0.284 < 0.01
    下载: 导出CSV
  • [1] BRAY F, FERLAY J, SOERJOMATARAM I, et al. Global cancer statistics 2018: GLOBOCAN estimates of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worldwide for 36 cancers in 185 countries[J]. CA Cancer J Clin, 2018, 68(6): 394. doi: 10.3322/caac.21492
    [2] FERLAY J, COLOMBET M, SOERJOMATARAM I, et al. Estimating the global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in 2018: GLOBOCAN sources and methods[J]. Int J Cancer, 2019, 144(8): 1941. doi: 10.1002/ijc.31937
    [3] CHEN W, ZHENG R, BAADE PD, et al.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J]. CA, 2016, 66(2): 115.
    [4] ISLAMI F, CHEN W, YU XQ, et al. Cancer deaths and cases attributable to lifestyle factors and infections in China, 2013[J]. Ann Oncol, 2017, 28(10): 2567. doi: 10.1093/annonc/mdx342
    [5] 石佳, 罗倩, 梁玉凤, 等. 女大学生乳房自检现状及行为影响因素[J]. 中国生育健康杂志, 2018, 29(5): 498. doi: 10.3969/j.issn.1671-878X.2018.05.028
    [6]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诊治指南与规范(2019年版)[J]. 中国癌症杂志, 2019, 29(8): 609.
    [7] BETTINGHAUS EP. Health promotion and the knowledge-attitude-behavior continuum[J]. Prev Med, 1986, 15(5): 475. doi: 10.1016/0091-7435(86)90025-3
    [8] 江玲, 何源, 薛海丽, 等. 杭州市女大学生乳腺癌健康信念及预防行为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学校卫生, 2017, 38(9): 1388.
    [9] 赵蕊, 刘珏, 邢唯杰. 上海某高校女大学生乳房自我检查行为及影响因素调查分析[J]. 护士进修杂志, 2017, 32(23): 2178.
    [10] TRAN BX, VO T, DANG AK, et al. Knowledge towards cervical and breast cancers among industrial workers: results from a multisite study in northern vietnam[J].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19, 16(21): e4301. doi: 10.3390/ijerph16214301
    [11] AL-MUSA HM, AWADALLA NJ, MAHFOUZ AA. Male partners' knowledge, attitudes, and perception of women's breast cancer in Abha, Southwestern Saudi Arabia[J].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19, 16(17): e3089. doi: 10.3390/ijerph16173089
    [12] IFEDIORA CO, AZUIKE EC. Tackling breast cancer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insights from the knowledge, attitudes and practices on breast cancer and its prevention among Nigerian teenagers in secondary schools[J]. J Prev Med Hyg, 2018, 59(4): e282.
    [13] CHEUNG MW. Some reflections on combining meta-analysis and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J]. Res Synth Methods, 2019, 10(1): 15. doi: 10.1002/jrsm.1321
    [14] KWOK OM, CHEUNG MWL, JAK S, et al. Editorial: recent advancements in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SEM): from both methodological and application perspectives[J]. Front Psychol, 2018, 9(9): 1936.
    [15] JOHNSON RW. An introduction to the Bootstrap[J]. Teaching Statistics, 2001, 23(2): 49. doi: 10.1111/1467-9639.00050
    [16] DU Q, NI S, FU Y, et al. Analysis of dietary related factors of recurrent aphthous stomatitis among college students[J]. 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Med, 2018, 2018: 2907812.
    [17] OSSAI EN, AZUOGU BN, OGARANYA IO, et al. Predictors of practice of breast self-examination: A study among female undergraduates of Ebonyi State University, Abakaliki, Nigeria[J]. Niger J Cline Pract, 2019, 22(3): 361.
    [18] 周春兰, 区洁霞, 李晓瑾, 等. 高校女大学生乳腺癌预防知识行为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健康教育, 2017, 33(5): 461.
    [19] 江玲, 何源, 薛海丽, 等. 杭州市女大学生乳腺癌健康信念及预防行为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学校卫生, 2017, 38(9): 1388.
    [20] 雷洁, 张燕, 田云, 等. 苏州高职院校女大学生乳房保健意识和乳房自检状况[J]. 江苏预防医学, 2015, 26(1): 35.
    [21] 段骄楠, 陈首英, 郝莹, 等. 在校女大学生乳腺癌认知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妇幼保健, 2017, 32(8): 1753.
    [22] MACKINNON D P, LOCKWOOD CM, WILLIAMS J. Confidence limits for the indirect effect: distribution of the product and resampling methods[J]. Multivariate Behav Res, 2004, 39(1): 99. doi: 10.1207/s15327906mbr3901_4
    [23] HAYES AF. Beyond baron and Kenny: statistical mediation analysis in the new millennium[J]. Communication Monographs, 2009, 76(4): 408. doi: 10.1080/03637750903310360
  • [1] 郑素格张顺花朱伟豪樊婷婷付宝月巨年婷张晓嵽 . 芜湖市高校女大学生乳腺癌知信行现状及影响因素.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11): 1537-154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11.023
    [2] 刘丁琦张顺花梅伟梦杨昭方宏坤卢天宇 . 蚌埠市女大学生乳腺癌知识、态度、行为调查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1): 130-13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1.037
    [3] 李金芝许华山白洁王曼丽刘敏 . 女大学生经前期综合征与个性特征、月经态度的关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11): 1533-153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11.027
    [4] 江敏何迪张雷赵豫鄂袁芳 . 护士临床护理心理评估知信行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10): 1443-144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10.035
    [5] 孙健谷虹佐品郭丹 . 知信行健康教育对腹部手术病人早期离床活动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11): 1587-158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11.035
    [6] 王娜张鹏李锐申岳林 . 多学科糖尿病照护团队建设培训对社区护理人员知信行及核心能力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12): 1723-172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12.040
    [7] 张元元杨雪娇 . 儿科护理人员对医用黏胶相关性皮肤损伤知信行现况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10): 1491-149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10.042
    [8] 吴江宏 . 经乳晕弧形切口切除术治疗乳房纤维瘤对乳房损伤及术后乳房外观满意率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2): 1624-162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2.016
    [9] 王品张松涛张守永 . 乳房肿块患者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及临床意义.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7, 32(4): 475-476.
    [10] 刘嘉刘芳姚洁李晓伟王若楠 . 疼痛灾难化在全膝关节置换术后病人在院期间社会支持与焦虑抑郁的中介作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12): 1746-175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12.029
    [11] 周霞张利 . 某市妇女乳腺癌筛查知信行现状及其影响因素.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5): 581-584.
    [12] 韩叶何梅香张英霞焦义芬 . 知信行培训模式在儿科低年资护士培训中的价值.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 114-116,12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1.034
    [13] 陈玮齐玉龙张静 . 在校大学生健康素养现况调查.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10): 1412-1414.
    [14] 王胜程珊珊马晓琦徐康刘开放王丹妮石波 . 大学生短时心率变异性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10): 1318-1320.
    [15] 陈玮齐玉龙张静 . 大学生健康素养及影响因素研究现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11): 1589-1591.
    [16] 申正付赵东城杨秀木 . 大学生感恩状况调查及相关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2): 181-182,186.
    [17] 黄中岩唐启寿刘锦秀蒋玉敏陈善 . 大学生师源性焦虑现状调查.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6): 656-658.
    [18] 马小芹杨秀木钱荣 . 当代大学生职业价值观研究现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3): 371-373.
    [19] 齐玉龙王岚马嬿高恒赵静薛芳 . 大学生网络成瘾行为的干预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11): 1461-1465.
    [20] 邓斌菊苏英何亚琼王文娜王秀杰彭强祁静静张伟 . 高职大学生隐性逃课心理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 95-9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1.028
  • 加载中
图(1)表(4)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328
  • HTML全文浏览量:  1455
  • PDF下载量:  17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05-30
  • 录用日期:  2020-12-01
  • 刊出日期:  2021-03-15

安徽省女大学生乳房自检“知信行”现状及结构方程模型分析

    通讯作者: 张顺花, zsh-96@163.com
    作者简介: 华田田(1995-), 女, 2016级本科生
  • 蚌埠医学院 医学影像学院, 安徽 蚌埠 233030
基金项目:  安徽省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 201810367076安徽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重点项目 SK2018A1074

摘要: 目的了解安徽省女大学生乳房自检“知信行(KAP)”现状,并定量分析知识、态度和行为之间的相互作用机制,为高校科学开展乳房健康教育提供参考依据。方法自行设计问卷。随机选取安徽省15所综合性大学的2 400名女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使用SPSS 25.0对女大学生乳房自检KAP现状进行描述性分析,采用Amos 24.0对数据进行结构方程模型(SEM)分析和Bootstrap方法检验。结果女大学生乳房自检的知识总知晓率为73.62%,态度总持有率为78.18%,行为总执行率为27.91%。SEM与数据的拟合程度良好。人口学特征对行为的影响最大(P < 0.01)。乳房自检的知识、态度与行为3个变量呈两两正相关关系(P < 0.01)。知识对态度的直接效应值为0.293(P < 0.01);态度对行为的直接效应值为0.289(P < 0.01);知识对行为的直接效应值为0.160(P < 0.01),知识通过态度对行为产生的间接效应值为0.085(P < 0.01),态度具有部分中介效应。结论安徽省女大学生乳房自检KAP现状有待提高。在乳房自检的健康教育工作中,应注重“知、信、行”的同步发展。

English Abstract

  • 乳腺癌作为全球性的健康卫生问题,已成为世界范围内最常见的女性恶性肿瘤,是全球女性癌症死亡的首位原因[1-2]。随着社会经济发展、生活方式改变等原因,乳腺癌已成为中国女性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其发病率与死亡率均逐年上升且呈现出年轻化趋势,防治形势严峻[3-4]

    女大学生处在青春发育和知识增长的关键时期,容易成为受到疾病威胁的弱势群体。乳房是女大学生第二性征的成熟标志,若其发生恶变,会对其身心造成严重创伤。乳房自我检查是一种无痛、经济、实用的乳腺癌筛查手段,其不受医疗条件、经济状况和时间的约束,是适用于中国国情的早期乳腺癌筛查方法[5]。乳腺癌筛查指南建议20岁以上女性乳房自检频率为每月一次[6],乳房自检是培养女大学生“乳房意识”、发现该群体乳房问题的最优途径。

    根据知识-态度-行为(Knowledge,Attitudes,Practices,KAP)理论,掌握丰富的乳房自检知识,有利于建立积极的自检态度,养成良好的自检行为和筛查意识,对于降低乳腺癌发病率至关重要[7]。因此,女大学生掌握乳房自检知识对预防早期乳腺癌的发生具有积极意义。然而,研究[8-9]发现,许多女大学生乳房自检KAP现状不容乐观。

    目前,KAP理论已经广泛应用于乳房疾病领域并开展了大量研究[10-11],然而,知识、态度和行为都是难以直接测量的潜在变量,运用传统的多元统计方法仅能够得到影响知识、态度和行为的因素,不能定量对三者之间的影响路径进行分析。结构方程模型(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SEM)是一种多元数据分析工具,近几年的应用逐渐增多。其能够同时处理不可直接观测的潜在变量及其观测指标,定量评估多个变量之间的作用关系强度和影响路径,能够弥补传统统计方法的不足[12]。目前,已被广泛应用于心理学和公共卫生等领域中[13-14]。因此,本研究旨在调查安徽省女大学生乳房自检的KAP现状,对知识、态度和行为之间的影响路径进行SEM分析和Bootstrap方法[15]检验,以期为高校科学开展乳房健康教育提供参考依据。

    • 随机抽取安徽省15所综合性大学的2 400名女大学生为研究对象进行乳房自检KAP的横断面调查。回收有效问卷2 230份,有效回收率为92.9%。调查对象在调查期间均为在校女大学生,均知情同意,自愿参加本调查,且无语言表达、神经和认知功能障碍。

    • 在参考大量文献资料的基础上,自行设计形成初始问卷,并通过预调查检验问卷的信效度后形成正式的调查问卷。问卷内容包括4个部分:(1)一般人口学(Demology,D)(见表 1);(2)乳房自检知识(K)(见表 2);(3)乳房自检态度(A)(见表 2);(4)乳房自检行为(P)(见表 2)。第2~4部分共12题,每题赋值1分(“是”计1分,“否”计0分)。每部分得分≥该部分总分的60%为合格,每部分得分<该部分总分的60%为不合格。得分率=(得分人数/总人数)×100%。

      特征 人数(n) 构成比/ %
      专业
        医学专业
        非医学专业
      764
      1 466
      34.26
      65.74
      年龄/岁
         < 18 22 0.99
        18~22 2 022 90.67
        >22~29 186 8.34
      母亲教育程度
        未受过教育 127 5.70
        小学 734 32.91
        中学 991 44.44
        专科 203 9.10
        本科及以上 175 7.85
      年级
        大一 751 33.67
        大二 741 33.23
        大三 452 20.27
        大四 209 9.37
        大五 66 2.96
        研究生 11 0.50
      学校
        医学院校 753 33.77
        非医学院校 1 477 66.23
      家庭所在地
        乡村 1 536 68.88
        城镇 694 31.12

      表 1  安徽省女大学生人口学特征

      变量 N/% 赋值
      知识(K) 知晓人数
        K1:是否至少知道一项进行乳房自检时应观察的内容 1 322(59.28) 1=是;0=否
        K2:是否知道乳房自检的最佳频率为每月一次 1 441(64.62) 1=是;0=否
        K3:是否知道女性开始乳房自检的推荐年龄为20岁前后 1 897(85.07) 1=是;0=否
        K4:是否知道乳房皮肤改变是乳腺癌的一个症状 1 760(78.92) 1=是;0=否
        K5:是否知道乳腺癌最常见的首发症状是乳腺出现肿块 1 998(89.60) 1=是;0=否
        K6:是否知道乳房溢液是乳腺癌的早期症状 1 432(64.22) 1=是;0=否
      知识总知晓率/% 73.62
      态度(A) 持有人数
        A1:是否愿意主动去了解乳腺癌及乳房自检的相关知识 2 047(91.79) 1=是;0=否
        A2:是否相信自己能坚持良好的生活习惯 1 835(82.29) 1=是;0=否
        A3:是否相信自己能坚持定期做到乳房自检 1 348(60.45) 1=是;0=否
      态度总持有率/% 78.18
      行为(P) 执行人数
        P1:是否接受过乳腺癌知识健康教育 665(29.82) 1=是;0=否
        P2:目前是否有获取乳腺保健知识途径 873(39.15) 1=是;0=否
        P3:是否曾经进行过乳房自检 329(14.75) 1=是;0=否
      行为总执行率/% 27.91
      人口学特征(D) 持有人数
        D1:就读学校是否为医学院校 753(33.77) 1=是;0=否
        D2:所学专业是否为医学专业 764(34.26) 1=是;0=否
        D3:母亲受教育程度 127(5.70) 1=未受过教育
      734(32.91) 2=小学
      991(44.44) 3=中学
      203(9.10) 4=专科
      175(7.85) 5=本科及以上

      表 2  安徽省女大学生乳房自检KAP现状及结构方程模型中的变量赋值

    • 经过统一培训的调查员使用统一的指导语解释研究目的,并承诺绝对保密,获得参与者知情同意后,采用一对多发放问卷,由参与者自行填写问卷。问卷被当场回收后,调查人员及时检查返回调查问卷的完整性,并通过现场访谈补充问卷中缺失项目(如果存在)。采用EpiData 3.1建立数据库,双人核对录入数据。

    • 采用SEM分析和Bootstrap方法检验。

    • 2 230名调查对象中,65.74%是非医学专业女生,而34.26%是医学专业女生,其他人口学特征详见表 1

    • 女大学生乳房自检的知识总知晓率为合格(73.62%>60.00%),态度总持有率为合格(78.18%>60.00%),行为总执行率为不合格(27.91% < 60.00%)(见表 2)。

    • 结果显示,SEM的7项指标均达到标准(见表 3)。SEM的标准化路径系数显示,人口学特征与乳房自检的知识、态度和行为均呈相关关系(P < 0.01)。乳房自检知识、态度与行为三变量呈两两正相关关系(P < 0.01)(见图 1)。Bootstrap方法检验结果显示,人口学特征对行为的影响最大,直接效应值为0.230(P < 0.01);态度对行为的直接效应值为0.289(P < 0.01);知识对行为的直接效应值为0.160(P < 0.01),知识通过态度对行为产生的间接效应值为0.085(P < 0.01),态度具有部分中介效应(见表 4)。

      拟合指数 χ2/df RMSEA GFI AGFI CFI IFI NFI
      参考标准 < 5.00 < 0.08 >0.90 >0.90 >0.90 >0.90 >0.90
      最终模型 3.051 0.030 0.985 0.978 0.978 0.978 0.967

      表 3  结构方程模型整体拟合指数

      图  1  安徽省女大学生乳房自检知识、态度和行为及人口学特征的关系的结构方程模型(*** P < 0.01)

      路径 直接效应 95%CI P 间接效应 95%CI P 总效应 P
      下界 上界 下界 上界
      K→A 0.293 0.202 0.382 < 0.01 0.293 < 0.01
      K→P 0.160 0.083 0.230 < 0.01 0.085 0.056 0.122 < 0.01 0.245 < 0.01
      A→P 0.289 0.221 0.356 < 0.01 0.289 < 0.01
      D→K 0.116 0.052 0.174 < 0.01 0.116 < 0.01
      D→A 0.088 0.034 0.141 < 0.01 0.034 0.015 0.057 < 0.01 0.122 < 0.01
      D→P 0.230 0.171 0.283 < 0.01 0.054 0.035 0.077 < 0.01 0.284 < 0.01

      表 4  基于Bootstrap方法的知识、态度和行为之间影响路径的标准化统计结果影响

    • 本研究调查结果显示,安徽省女大学生的人口学特征,即就读学校、所学专业和母亲受教育程度,对乳房自检的知识、态度和行为具有积极显著的影响,与以往相似研究[16-17]结果一致,由此说明,在开展乳房自检健康教育时应注重人口学特征,就读学校、所学专业和母亲受教育程度是开展乳房自检健康教育重点关注的对象。

    • 安徽省高校女大学生对乳房自检知识的掌握为合格,乳房自检的知识总知晓率为73.62%。本研究发现,虽然89.60%的女大学生知道进行乳腺癌最常见的首发症状是肿块,85.07%的女大学生知道女性开始乳房自检的推荐年龄,但是对于乳房自检的最佳频率和乳房自检应观察的内容等细节问题的知晓率较低,这与周春兰等[18]研究结果相似。同时在对杭州市和苏州高职院校的女大学生的调查中也发现仅40%左右的人知道乳房自检[19-20]。这提示安徽省女大学生对于乳房自检知识掌握较好但仍不均衡,另外,对乳房自检对于早期乳腺癌筛查的重要性不够了解。若不了解乳房自检知识和其对于早期乳腺癌筛查的重要性,往往会忽视乳房的轻微改变,甚至忽略乳腺癌导致的乳房早期征象的改变,导致就诊和治疗延误,增加乳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同时丰富的知识和信息是改变健康行为的基础,也是促进健康行为形成的必要条件。因此,随着乳腺癌发病的年轻化趋势,有必要将预防关口前移,加强女大学生乳房自检认知的宣传教育工作,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减少未来乳腺癌的发病人群。建议高校采用多样化的乳房健康教育模式,如开设相关选修课程、专题讲座、网络平台等措施,提高女大学生对乳房自检知识的认知,优化知识结构,将乳房自检知识真正有成效地融入到女大学生的学习和生活中。

    • 安徽省高校女大学生的乳房自检态度较为积极,乳房自检态度总持有率为78.18%。虽然有91.79%的女大学生愿意主动去了解乳腺癌及乳房自检的相关知识,但只有60.45%的女大学生表示相信自己能坚持定期做到乳房自检。这与段娇楠等[21]研究结果一致。这提示在普及乳房自检知识的同时,还应注重建立学生对乳房自检的积极态度,促进良好乳房自检行为的养成,最终达到“知、信、行”的统一,有效降低乳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 安徽省高校女大学生的乳房自检行为较差,乳房自检行为总执行率为27.91%。只有39.1%的女大学生表示目前有获取乳腺保健知识的途径,但是仅有14.8%的女大学生会坚持定期做好乳房自检。此结果与其他学者[9, 19]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这提示我们,女大学生对于乳房自检出现“知行分离”的现象,由“知”到“行”仍需要更多努力。高校应系统化有成效地组织实施乳房自检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干预策略,注意在知识、态度和行为三方面的相互促进与协同发展,同时探索影响女大学生采取乳房自检行为的其他因素,并给予针对性干预措施,促进其采取健康的乳腺癌防治行为;另外,行为的转变需要一定的时间,应结合长效干预和短效干预,定期评价并及时调整干预内容和形式,进而提高干预效果。

    • 从SEM分析结果可以看出,乳房自检知识和态度对行为均具有显著正相关,与KAP理论相符。Bootstrap检验结果进一步表明,态度对行为的影响最大;知识对行为的影响最小;知识对态度、行为和态度对行为的直接效应均显著,而知识通过态度影响行为的间接效应也是显著的,即乳房自检态度具有部分中介效应。AMOS 24.0中Bootstrap方法能够检验知识、态度和行为之间的直接效应和间接效应,这是传统的中介效应的检验方法,如B-K方法和Sobel方法所无法实现的[22-23]。本研究证实了乳房自检态度的部分中介效应,是对传统乳房自检知信行研究的一个理论贡献。本研究结果提示,以提升女大学生掌握乳房自检相关知识为突破口开展健康教育工作,可直接有效提高女大学生对乳房自检的认知。认知、情感、行为意向是态度的基本构成要素,三个要素相互联系、相互协调。通常情况下,态度与行为保持一致,行为受到态度的支配和指导,但是,态度到具体的行为之间还受到动机、能力等其它心理因素及社会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因此,高校应综合考虑影响态度的中介作用的原因,将促进态度向行为转化的干预措施作为重点,有针对性地制定乳房健康教育干预方案,培养积极、正确的乳房自检态度,并能通过直接效应和间接效应进一步促进乳房自检行为的形成,以促进乳房自检KAP整体水平的提高。

      综上所述,女大学生乳房自检健康教育工作亟需加强与完善,以帮助女大学生进一步提升乳房自检意识与行为。此外,在未来研究中,可纳入更广泛的研究人群,如高中女生或其他年龄段女性,并对其KAP模型进行分组探讨,以分析其影响路径的差异,为科学开展健康教育工作提供参考依据。

参考文献 (23)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