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相关影响因素分析

武庆蕊

引用本文:
Citation:

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相关影响因素分析

    作者简介: 武庆蕊(1989-), 女, 护师
  • 中图分类号: R47

Analysis of related factors affecting the readiness of primary caregivers in ICU transferred patients

  • CLC number: R47

  • 摘要: 目的分析影响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相关因素。方法选择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作为研究对象,采取照顾者准备度量表(CPS)对其进行评分,根据得分将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分为CPS≤16分组、CPS>16分组。比较2组性别、年龄、文化程度、家庭收入、照顾经验、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与病人的关系及病人的健康状况,包括日常生活能力评定量表(ADL)、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简易精神状态量表(MMSE);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影响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相关因素。结果120例中,CPS≤16分55例,>16分65例。2组性别、家庭收入、与病人的关系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CPS≤16分组的年龄显著高于CPS>16分组(P<0.01),文化程度、照顾经验、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显著低于CPS>16分组(P<0.05和P<0.01)。CPS≤16分组病人的ADL、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MMSE显著低于CPS>16分组(P<0.01)。经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主要照顾者年龄、文化程度、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及病人ADL、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MMSE均是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危险因素(P<0.05~P<0.01);主要照顾者照顾经验与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无相关性(P>0.05)。结论主要照顾者的年龄、文化程度、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及病人的健康状况均是影响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相关因素,临床可据此进行针对性干预。
  • 表 1  120例主要照顾者基本资料分析[n;百分率(%)]

    项目 CPS≤16分组
    (n=55)
    CPS>16分组
    (n=65)
    χ2 P
    性别
      男
      女
    24(43.64)
    31(56.36)
    28(43.08)
    37(56.92)
    0.01 >0.05
    年龄/岁
      18~40
      >40
    19(34.55)
    36(65.45)
    40(61.54)
    25(38.46)
    8.69 <0.01
    文化程度
      高中以下 17(30.91) 9(13.85)
      高中到大专 26(47.27) 30(46.15) 7.12 <0.05
      本科及以上 12(21.82) 26(40.00)
    家庭收入/千元
      < 5 18(32.73) 14(21.54)
      5~10 32(58.18) 41(63.08) 2.46 >0.05
      >10 5(9.09) 10(15.38)
    照顾经验
      有
      无
    16(29.09)
    39(70.91)
    30(46.15)
    35(53.85)
    3.67 >0.05
    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
      完全了解 16(29.09) 40(61.54)
      部分了解 29(52.73) 22(33.85) 14.28 <0.01
      不了解 10(18.18) 3(4.62)
    与病人的关系
      父母 7(12.73) 8(12.31) 0.48 >0.05
      配偶 29(52.73) 32(49.23)
      子女 15(27.27) 18(27.69)
      其他 4(7.27) 7(10.77)
    下载: 导出CSV

    表 2  2组病人的健康状况比较(x±s;分)

    分组 n ADL 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 MMSE
    CPS≤16分组 55 45.77±6.36 57.89±8.43 20.31±3.58
    CPS>16分组 65 49.25±7.84 62.55±9.67 23.56±4.32
    t 2.64 2.79 4.44
    P <0.01 <0.01 <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3  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因素 B SE Waldχ2 P OR 95%CI
    主要照顾者年龄 1.32 0.646 4.36 <0.05 3.726 1.906~5.778
    主要照顾者文化程度 1.59 0.721 5.84 <0.05 4.849 1.112~7.219
    主要照顾者照顾经验 1.01 0.835 2.42 >0.05 1.153 0.947~2.123
    主要照顾者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 1.70 0.722 6.78 <0.01 5.467 1.235~9.265
    病人ADL 1.53 0.689 5.57 <0.05 4.624 1.123~6.062
    病人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 1.74 0.802 6.84 <0.01 5.728 1.307~12.354
    病人MMSE 1.15 1.002 5.01 <0.05 4.543 1.004~6.596
    下载: 导出CSV
  • [1] 李婷, 巩越丽, 沙菲, 等. 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护理管理, 2018, 18(10): 59.
    [2] 邸英莲, 张翠娣, 李书. 基于自我表露理论的团体干预模式对脑卒中病人主要照顾者负担的影响[J]. 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2019, 25(2): 184. doi: 10.3760/cma.j.issn.1674-2907.2019.02.012
    [3] 路静静, 成巧梅. 恶性肿瘤病人主要照顾者的影响因素及护理干预的研究现状[J]. 护士进修杂志, 2017, 32(8): 702.
    [4] MAZANEC SR, REICHLIN D, GITTLEMAN H, et al. Perceived needs, preparedness, and emotional distress of male caregivers of postsurgical women with gynecologic cancer[J]. Oncol Nurs Forum, 2018, 45(2): 197. doi: 10.1188/18.ONF.197-205
    [5] 陈婧, 石艳, 郑洁, 等. 认知行为干预对ICU转出病人家属迁移应激及照顾者负担的影响[J]. 中国医药导报, 2019, 16(22): 185.
    [6] 刘娟娟, 刘姗, 蒋丽琼, 等. 脑卒中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护理管理, 2018, 18(1): 52. doi: 10.3969/j.issn.1672-1756.2018.01.014
    [7] 杨冬菊, 蒋晓莲. 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主要照顾者的照顾负担研究[J]. 中国血液净化, 2017, 16(12): 838.
    [8] YEH HY. Managing uncertainty by adopting a hybrid way of knowing: investigating the mangle-ish approach of ICU patients' caregivers[J]. Ment Health Relig Cult, 2017, 20(1): 1. doi: 10.1080/13674676.2017.1313826
    [9] 高豆青, 单岩, 张琳, 等. 终末期肾脏病病人与主要照顾者疾病不确定感的相关性研究[J]. 重庆医学, 2017, 46(8): 1145. doi: 10.3969/j.issn.1671-8348.2017.08.048
    [10] ZHOU S, WANG JN, WANG J, et al. Relocation stress and its influencing factors of the families of patients transferred from ICU[J]. Chin J Nurs, 2017, 52(8): 911.
    [11] 孟刘晶, 周嫣, 徐励, 等. 首发脑卒中病人主要照顾者阶段性需求满足现况分析[J]. 中华现代护理杂志, 2018, 24(35): 4229. doi: 10.3760/cma.j.issn.1674-2907.2018.35.003
    [12] 叶芒芒, 丁银蓉. 社区高龄脑梗死病人介入治疗后主要照顾者的家庭功能与抑郁情绪的关系研究[J]. 中国康复, 2019, 34(7): 378.
    [13] SHAO C, GU L, MEI Y, et al. Analysis of the risk factors of cognitive impairment in post-intensive care syndrome patient[J]. 2017, 29(8): 716.
    [14] 王晓华, 孟伟康, 梁晓慧, 等. 微信平台的延续护理对老年脑卒中主要照顾者心理及照顾能力的影响[J]. 河北医药, 2019, 41(13): 2059. doi: 10.3969/j.issn.1002-7386.2019.13.034
    [15] 唐青峰, 张国琴. 恶性肿瘤病人主要照顾者心理弹性在社会支持与应对方式间的中介效应[J]. 现代预防医学, 2017, 44(24): 4478.
    [16] 李培越, 秦红艳, 王晓艳, 等. ICU幸存者ICU后综合征对主要照顾者负担水平的影响[J]. 中国实用护理杂志, 2018, 34(32): 2535. doi: 10.3760/cma.j.issn.1672-7088.2018.32.014
  • [1] 韩明华张理想 . 心智图在过敏性紫癜患儿主要照顾者负性情绪及疾病认知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3): 384-38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3.030
    [2] 程金娟戴慧至胡文秀 . 连续性肾脏替代疗法在危重症病人应用中的护理.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9): 1248-125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9.037
    [3] 王飞林昕刘悦高艳 . 首诊缺血性脑卒中病人出院准备度与出院后生活质量的相关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12): 1737-174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12.027
    [4] 王晖张长虹 . 不同年龄HPV感染者感染类型与宫颈病变的特征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5): 642-64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5.021
    [5] 陈剑青严文琴李小六 . 文化程度对髋关节置换术后关节功能康复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6): 739-740.
    [6] 梅娟姚利利 . 安徽省蚌埠地区某医院妇科病人HPV感染及亚型分布.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2): 228-23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2.024
    [7] 雷婷婷王丽年夫春许勤 . 年龄因素对老年髋部手术患者术后自控镇痛不良反应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10): 1135-1137.
    [8] 许俊胜 . 单纯后路复位减压植骨融合内固定术治疗不同年龄段腰椎滑脱症疗效比较.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9): 1247-125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9.029
    [9] 廖亚平鲍明升李忠文吴涛唐宝定 . 唐氏综合征发生与母亲年龄和环境因素的关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3): 234-235.
    [10] 臧晓娟王诚李东野 . 不同年龄段二叶式主动脉瓣畸形的超声诊断.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8): 1034-1036.
    [11] 杨丽君蔡振华徐兵杨丽娟王玉玲陈娟娟 . 亚低温治疗仪在危重症高热患儿中的应用及护理.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9): 948-949.
    [12] 刘婷刘晓艳颜红炜夏立新 . 不同护理干预对鼻咽喉癌病人颈部皮肤损伤及情绪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2): 275-277, 28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2.038
    [13] 李娟 . 蚌埠市直机关职工眼底动脉硬化及相关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12): 1430-1431.
    [14] 程红 . 阜阳市912例产后妇女压力性尿失禁的影响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8): 1012-1013,101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8.010
    [15] 桂玲叶青王梦影 . 家庭赋权护理方案对肝硬化失代偿病人主要照顾者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7): 976-97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7.033
    [16] 范益芹 . 便携式呼吸机在院前转运危重患者的使用与护理.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9, 34(12): 1145-1146.
    [17] 丁红美祖大玲张祝娟 . 小儿重症手足口病的急救护理.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9, 34(8): 746-748.
    [18] 陈莲芳童蓉王银娥 . 机械通气联合亚低温治疗重症病毒性脑炎的护理.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6, 31(2): 194-196.
    [19] 皮太碧 . 重症急性胰腺炎58例保守治疗的护理.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5): 608-609.
    [20] 汪苗李远珍邢彩霞潘庆王玲 . 中文版护士自我概念量表在护理本科生中的信度和效度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2): 278-28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2.039
  • 加载中
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966
  • HTML全文浏览量:  1732
  • PDF下载量:  10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12-08
  • 录用日期:  2020-06-16
  • 刊出日期:  2021-04-15

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相关影响因素分析

    作者简介: 武庆蕊(1989-), 女, 护师
  •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 重症医学科, 北京 100176

摘要: 目的分析影响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相关因素。方法选择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作为研究对象,采取照顾者准备度量表(CPS)对其进行评分,根据得分将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分为CPS≤16分组、CPS>16分组。比较2组性别、年龄、文化程度、家庭收入、照顾经验、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与病人的关系及病人的健康状况,包括日常生活能力评定量表(ADL)、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简易精神状态量表(MMSE);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影响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相关因素。结果120例中,CPS≤16分55例,>16分65例。2组性别、家庭收入、与病人的关系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CPS≤16分组的年龄显著高于CPS>16分组(P<0.01),文化程度、照顾经验、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显著低于CPS>16分组(P<0.05和P<0.01)。CPS≤16分组病人的ADL、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MMSE显著低于CPS>16分组(P<0.01)。经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主要照顾者年龄、文化程度、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及病人ADL、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MMSE均是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危险因素(P<0.05~P<0.01);主要照顾者照顾经验与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无相关性(P>0.05)。结论主要照顾者的年龄、文化程度、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及病人的健康状况均是影响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相关因素,临床可据此进行针对性干预。

English Abstract

  • 现代化监护及抢救设备的持续完善和重症医学的不断发展,使得危重症病人的抢救成功率越来越高,ICU转出率也随之增长,而病人转至普通病房后,仍要对血压、电解质、心功能等进行观察,日常生活也需他人提供帮助[1-2]。作为ICU转出病人的主要照顾者,其准备度过低,不仅会增加病人的住院时间及费用、病情恶化的风险,也会加重自身与病人的身心压力,产生焦虑、烦躁等不良情绪[3]。主要照顾者准备度越高,病人生理及心理需求越能得到满足,躯体和神经功能恢复也相对主要照顾者准备度低的病人更快[4]。陈婧等[5]的研究表明,对ICU转出病人家属进行认知行为干预,可显著降低家属的迁移应急水平及负担,从而使家属尽快适应普通病房内的照料工作。但目前关于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影响因素还没有明确定论。因此,本研究对影响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相关因素进行分析,为促进ICU转出病人健康的提供理论依据。

    • 选择2018年6月至2019年11月120例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作为研究对象。(1)纳入标准:经本院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病人及主要照顾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均符合ICU转出指征[6],即血流动学稳定、已渡过疾病急性发作期、无需机械通气及不需要其他特殊生理监测仪器等;日常生活能力评定量表(ADL)[7]≤60分;主要照顾者≥18岁、照顾病人总时间≥6 h/d或照顾病人的时间最长,且仅有一个照顾对象。(2)排除标准:主要照顾者存在躯体功能障碍,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或与病人为雇佣关系;ICU转出病人近3个月内入住ICU次数≥2次;主要照顾者认知、交流障碍;提前出院、转院等未能完成研究调查者。

    • 采用照顾者准备度量表(CPS)对120例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进行评分,包括生理需求、情感需求、服务计划、照顾压力、双方满意的照顾、应对和处理紧急情况、获取信息资源和帮助、整体照顾8个条目,每个条目0~4分,得分越高,照顾者准备度越高。根据得分将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分为CPS≤16分组、CPS>16分组,比较2组性别、年龄、文化程度、家庭收入、照顾经验、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与病人的关系。病人的健康状况:(1)ADL, 包括进食、修饰、穿衣、行走、如厕、洗澡、控制大便、控制小便、转移、上下楼梯10项,每项10分。总分0~20分,机体功能极严重或严重缺陷,生活完全依赖他人;总分21~40分,机体功能中度缺陷,生活大部分依赖他人;总分41~60分,生活部分依赖他人;总分>60分,生活基本自理。(2)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 包括上肢和下肢运动17个条目,50项评分,每项2分,得分越高,运动功能越好。(3)简易精神状态量表(MMSE), 包括定向力10分,记忆力3分,注意力及计算力5分,回忆力3分,语言能力9分。总分27~30分表示精神状态和认知功能良好,21~>27分为轻度痴呆,伴认知行为偏差;10~20分为中度痴呆,存在认知功能障碍;≤9分为重度痴呆,认知功能损害严重。

    • 采用χ2检验、t检验和logistic回归分析。

    • 120例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中,CPS≤16分55例,>16分65例。2组性别、家庭收入、照顾经验、与病人的关系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CPS≤16分组的年龄显著高于CPS>16分组(P<0.01),文化程度、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显著低于CPS>16分组(P<0.05和P<0.01)(见表 1)。

      项目 CPS≤16分组
      (n=55)
      CPS>16分组
      (n=65)
      χ2 P
      性别
        男
        女
      24(43.64)
      31(56.36)
      28(43.08)
      37(56.92)
      0.01 >0.05
      年龄/岁
        18~40
        >40
      19(34.55)
      36(65.45)
      40(61.54)
      25(38.46)
      8.69 <0.01
      文化程度
        高中以下 17(30.91) 9(13.85)
        高中到大专 26(47.27) 30(46.15) 7.12 <0.05
        本科及以上 12(21.82) 26(40.00)
      家庭收入/千元
        < 5 18(32.73) 14(21.54)
        5~10 32(58.18) 41(63.08) 2.46 >0.05
        >10 5(9.09) 10(15.38)
      照顾经验
        有
        无
      16(29.09)
      39(70.91)
      30(46.15)
      35(53.85)
      3.67 >0.05
      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
        完全了解 16(29.09) 40(61.54)
        部分了解 29(52.73) 22(33.85) 14.28 <0.01
        不了解 10(18.18) 3(4.62)
      与病人的关系
        父母 7(12.73) 8(12.31) 0.48 >0.05
        配偶 29(52.73) 32(49.23)
        子女 15(27.27) 18(27.69)
        其他 4(7.27) 7(10.77)

      表 1  120例主要照顾者基本资料分析[n;百分率(%)]

    • CPS≤16分组病人的ADL、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MMSE均显著低于CPS>16分组(P<0.01)(见表 2)。

      分组 n ADL 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 MMSE
      CPS≤16分组 55 45.77±6.36 57.89±8.43 20.31±3.58
      CPS>16分组 65 49.25±7.84 62.55±9.67 23.56±4.32
      t 2.64 2.79 4.44
      P <0.01 <0.01 <0.01

      表 2  2组病人的健康状况比较(x±s;分)

    • 经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主要照顾者年龄、文化程度、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及病人ADL、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MMSE均是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危险因素(P<0.05~P<0.01);主要照顾者照顾经验与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无相关性(P>0.05)(见表 3)。

      因素 B SE Waldχ2 P OR 95%CI
      主要照顾者年龄 1.32 0.646 4.36 <0.05 3.726 1.906~5.778
      主要照顾者文化程度 1.59 0.721 5.84 <0.05 4.849 1.112~7.219
      主要照顾者照顾经验 1.01 0.835 2.42 >0.05 1.153 0.947~2.123
      主要照顾者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 1.70 0.722 6.78 <0.01 5.467 1.235~9.265
      病人ADL 1.53 0.689 5.57 <0.05 4.624 1.123~6.062
      病人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 1.74 0.802 6.84 <0.01 5.728 1.307~12.354
      病人MMSE 1.15 1.002 5.01 <0.05 4.543 1.004~6.596

      表 3  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 近年研究[8]显示,ICU病人转入普通病房后更易发生呼吸系统及相关并发症,因此连续、规范的后续治疗和护理对预防病人病情突然恶化、降低其他疾病的发生尤为重要。除了医务人员要严格有效地完成诊疗任务外,照顾者有充分长期的准备来迎接照顾ICU转出病人的挑战,为病人提供正确的护理、情感支持、细心观察,也是促进病人早日康复或基础疾病得到长期控制的关键因素[9-10]。本文结果显示,CPS≤16分组的年龄显著高于CPS>16分组,这是因为病人从ICU转到普通病房后,主要照顾者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来照顾病人,难免会发生心理情绪及精神行为的变化,若主要照顾者的年龄过大,对照顾病人的准备度也会下降,甚至产生抵触、懈怠情绪[11]。CPS>16分组的文化程度、照顾经验、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均显著高于CPS≤16分组,提示可根据病人的具体病情、照顾者的理解能力,向照顾者补充相关疾病的知识,并展示优秀案例,从而提高照顾者的准备度,改善照料质量。

      但也有不同的研究[12]认为,ICU转出病人病情易反复,康复过程和护理内容复杂,即使是专业的护理人员,也需经过长期的培训及临床经验才能熟练掌握相关知识及护理技巧,要照顾者在短时间内完成角色转变、加深对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还具有相当的难度。病人的健康状况直接决定了其在日常生活中依赖他人的程度,如长期卧病在床或重度痴呆病人,洗脸、梳头乃至大小便都需要照顾者的帮助,这就在导致病人不能正确表达自我需求的同时,增加了照顾者的负担,降低了其准备度[13-14]。因此,CPS>16分组的ADL、简化Fugl-Meyer运动功能评分及MMSE均显著高于CPS≤16分组。唐青峰等[15]指出,经常照顾病人的家属,会产生比病人更为严重的心理问题,尤其是在得不到缓解的情况下,还会出现过激行为。故而,医务人员应将ICU转出病人与照顾者看作一个整体,在不影响正常诊疗工作的基础上,利用各类信息资源、干预手段提高照顾者的认知与心理弹性,从而使照顾者拥有良好且稳定的准备度[16]

      综上所述,影响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的危险因素是主要照顾者年龄、文化程度、病人疾病知识的了解度及病人健康状况。临床可通过降低照顾者的压力、加强对ICU转出病人的关注等方面来提高ICU转出病人主要照顾者准备度,达到护理人员与照顾者的共同协作,使照顾者为病人提供双方均满意的照顾。

参考文献 (16)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