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212例支气管舒张试验

陈庆芸 刘运禅 蔡兴俊

引用本文:
Citation: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212例支气管舒张试验

    作者简介: 陈庆芸(1979-), 女, 硕士, 副主任医师
    通讯作者: 蔡兴俊, hkcxj1974@163.com
  •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8186007

    海南省卫生计生行业科研项目 19A200037

  • 中图分类号: R563.9

Analysis of bronchodilation test in 212 patients with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Corresponding author: CAI Xing-jun, hkcxj1974@163.com
  • CLC number: R563.9

  • 摘要: 目的探讨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病人支气管舒张试验后的肺功能指标变化及意义。方法回顾性分析212例COPD病人临床资料,采用肺功能仪进行肺功能检查,支气管舒张试验对病人肺通气功能进行检查,并以改良英国医学研究学会呼吸困难指数(mMRC)评估呼吸困难严重程度。结果随COPD程度加重,病人mMRC值明显增加(P < 0.01);重度组和极重度组病人年龄均明显大于轻度和中度组(P < 0.01)。支气管舒张试验后COPD病人第1秒用力呼气容积(FEV1)和用力肺活量(FVC)均有不同程度增加,其中重度组和极重度组病人FVC改变值则均明显大于轻度和中度组(P < 0.01),病人FEV1和FVC改变率均随COPD程度加重而增加(P < 0.05~P < 0.01),而不同程度COPD病人FEV1改变值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COPD病人mMRC与年龄、FVC改变值及FVC改变率均呈明显正相关关系(r=0.267、0.825、0.330,P < 0.01),与FEV1呈明显负相关关系(r=-0.804,P < 0.01)。结论FEV1是评价COPD病人气流受限程度的指标,而支气管舒张试验前后FVC的变化可用于评估气体陷闭状态,气体陷闭与病人呼吸困难症状相关。
  • 表 1  不同程度COPD病人支气管舒张试验后肺通气功能改变及mMRC值比较(x±s)

    分组 n 年龄/岁 FEV1 FVC mMRC
    舒张后改变数值/mL 改变率/% 舒张后改变数值/mL 改变率/%
    轻度组 38 58.50±6.75 97.4±102.0 4.47±4.12 140.5±131.0 4.16±3.90 0.95±0.66
    中度组 78 60.46±9.75 159.0±84.4 11.94±6.03** 160.4±125.0 7.70±7.13* 2.12±0.46**
    重度组 77 65.27±8.65**## 107.1±56.5 12.32±6.61**## 241.3±196.0**## 12.43±10.67**## 2.74±0.55**##
    极重度组 19 67.26±6.92**## 95.3±45.0 14.82±7.57**##△△ 289.5±156.3**##△△ 14.79±9.43**##△△ 3.53±0.51**##△△
    F 8.71 6.15 18.72 7.19 11.90 132.85
    P <0.01 >0.05 <0.01 <0.01 <0.01 <0.01
    MS组内 74.779 5 829.364 37.404 24 987.656 70.819 0.289
    q检验:与轻度组比较*P<0.05,**P<0.01;与中度组比较##P<0.01;与重度组比较△△P<0.01
    下载: 导出CSV
  • [1] 申永春, 文富强. 2018年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全球创议更新解读[J]. 中国实用内科杂志, 2018, 38(5): 65.
    [2] WANG C, XUN JY, YANG L, et al. 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in China(the China Pulmonary Health[CPH] study): a national cross-sectional study[J]. Lancet, 2018, 391(10131): 706.
    [3]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肺功能专业组. 肺功能检查指南(第二部分)——肺量计检查[J].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14, 37(7): 481. doi: 10.3760/cma.j.issn.1001-0939.2014.07.001
    [4] 朱蕾, 龚颖. 临床肺功能[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4: 116.
    [5]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肺功能专业组. 肺功能检查指南(第四部分)——支气管舒张试验[J].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14, 37(9): 655. doi: 10.3760/cma.j.issn.1001-0939.2014.09.007
    [6] 张富强, 郑劲平, 王佳泓, 等.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支气管舒张试验后肺容量和呼气流量反应的差别[J].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10, 33(2): 109. doi: 10.3760/cma.j.issn.1001-0939.2010.02.007
    [7] 古丽娜尔·阿德哈木, 马媛媛. 吸气量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肺功能检测的临床意义[J]. 中国社区医师, 2019, 35(26): 100. doi: 10.3969/j.issn.1007-614x.2019.26.071
    [8] 王慕鹏, 蔺红静, 张学丽, 等.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稳定期的肺康复治疗[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9, 9(36): 4622.
    [9] 胡进锋. 肺康复治疗在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稳定期患者中的应用分析[J]. 中国医药指南, 2019, 17(23): 110.
  • [1] 吴龙云 . 不同β2受体激动剂及吸入装置对支气管舒张试验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4): 356-358.
    [2] 黄欢欧阳怡 . 基于自我效能理论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病人自我管理干预效果评价.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2): 1696-170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2.040
    [3] 刘金良庞军孙志红张连策庞红艳张兆福李晓冬 . 胸部CT定量技术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病人心肺功能的评估价值.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3): 382-38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3.028
    [4] 李妍骆成静 .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病人心理韧性及影响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12): 1624-1626, 163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12.008
    [5] 王骥汪春燕 .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病人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及疾病知识与生活质量的相关性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9): 1210-121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9.014
    [6] 刘聪辉戈艳蕾李丽蕊张冲解宝泉王红阳王袁王玲黄超宋龙霞王昊辰 .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吸烟病人纤维蛋白原Bβ-249C/T基因多态性.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2): 201-20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2.017
    [7] 杨淑玲 .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病人自我管理能力与家庭功能、应对方式的相关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4, 49(2): 264-26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4.02.027
    [8] 严晓青张艺严军徐国海 .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发作期合并糖尿病病人血流变指标及凝血纤溶功能的变化.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3): 388-39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3.032
    [9] 张明灯 . B型钠尿肽联合C反应蛋白在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心功能不全中的评估作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9): 1224-122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9.022
    [10] 贾丽周燕周爱侠金正瑞 . 基于微信平台6 min步行运动训练在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病人康复护理中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6): 840-84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6.038
    [11] 张洋洋程亚艳黄书芹 . 有氧抗阻运动结合健康信念干预在老年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9): 1328-133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9.043
    [12] 戈艳蕾刘聪辉崔紫阳付爱双李立群樊蕴辉张嘉宾张盼盼王红阳胡玲玲 . 依达拉奉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伴认知功能障碍病人的疗效评价.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 37-3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1.011
    [13] 何艳钱朝霞方陈陈永吴龙云 . 噻托溴铵吸入剂治疗稳定期D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疗效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4): 489-49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4.018
    [14] 戈艳蕾刘聪辉付爱双崔紫阳张婉解宝泉王袁王红阳张嘉宾 . 老年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伴鼾症临床表型病人血清Caspase-3及Caspase-9水平相关性.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2): 176-17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2.010
    [15] 张海红文芸 . 血清降钙素原在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抗感染治疗中的临床意义.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6): 732-73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6.010
    [16] 黄敏王晶 . 血清皮质醇水平与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病情严重程度的关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2): 192-19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2.013
    [17] 徐娟吴晓飞 . 经鼻加温湿化高流量氧疗与无创辅助通气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临床效果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5): 627-629, 63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5.017
    [18] 余晓丹李铮 . COPD病人共患疾病的种类在COPD稳定期病人中的预后价值.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11): 1473-147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11.010
    [19] 杨静黄玲媚董莉肖青叶朱慧李国春 . 乙酰半胱氨酸辅助治疗对老年COPD稳定期病人肺动脉压力、右心室射血分数和血清CRP、SOD水平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11): 1501-150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11.013
    [20] 李子广 . 噻托溴铵联合布地奈德吸入剂对AECOPD病人胱抑素C、降钙素原及血气分析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6): 788-79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6.024
  • 加载中
表(1)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909
  • HTML全文浏览量:  1387
  • PDF下载量:  7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01-10
  • 录用日期:  2020-12-15
  • 刊出日期:  2021-10-15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212例支气管舒张试验

    通讯作者: 蔡兴俊, hkcxj1974@163.com
    作者简介: 陈庆芸(1979-), 女, 硕士, 副主任医师
  • 海南省人民医院 呼吸与危重症学科, 海南 海口 570311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8186007海南省卫生计生行业科研项目 19A200037

摘要: 目的探讨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病人支气管舒张试验后的肺功能指标变化及意义。方法回顾性分析212例COPD病人临床资料,采用肺功能仪进行肺功能检查,支气管舒张试验对病人肺通气功能进行检查,并以改良英国医学研究学会呼吸困难指数(mMRC)评估呼吸困难严重程度。结果随COPD程度加重,病人mMRC值明显增加(P < 0.01);重度组和极重度组病人年龄均明显大于轻度和中度组(P < 0.01)。支气管舒张试验后COPD病人第1秒用力呼气容积(FEV1)和用力肺活量(FVC)均有不同程度增加,其中重度组和极重度组病人FVC改变值则均明显大于轻度和中度组(P < 0.01),病人FEV1和FVC改变率均随COPD程度加重而增加(P < 0.05~P < 0.01),而不同程度COPD病人FEV1改变值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COPD病人mMRC与年龄、FVC改变值及FVC改变率均呈明显正相关关系(r=0.267、0.825、0.330,P < 0.01),与FEV1呈明显负相关关系(r=-0.804,P < 0.01)。结论FEV1是评价COPD病人气流受限程度的指标,而支气管舒张试验前后FVC的变化可用于评估气体陷闭状态,气体陷闭与病人呼吸困难症状相关。

English Abstract

  •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是一种常见的以气流受限为特征的疾病,通常与有毒颗粒或气体的暴露引起的气道和/或肺泡异常有关[1]。COPD是全世界范围内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的疾病之一。近来,据王辰院士等[2]进行的调查,明确了我国COPD流行状况,成人COPD患病率为8.6%,40岁以上高达13.7%,我国COPD病人人数约一亿。近年来,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全球创议对COPD的病情评估不断补充、更新,但气流受限程度仍是COPD病情评估重要的指标。在肺通气功能上表现为第1秒用力呼气容积(FEV1)下降。在临床工作中发现,肺通气功能中,不仅FEV1随着病情的严重程度变化,用力肺活量(FVC)也出现明显变化。本研究回顾性分析在我院就诊的COPD病人临床资料,结合肺通气功能各指标变化对COPD病人病情进行评估。现作报道。

    • 回顾性分析2017-2018年在我科门诊及病房就诊的COPD病人212例临床资料。所有病人经吸入支气管舒张剂后进行肺通气功能检查,符合COPD诊断标准。排除标准:有胸部手术史者;有哮喘、肺纤维化、肺不张、肺肿瘤等肺部病变者;心血管器质性病变者;不能配合检查者。男137例,女75例;年龄41~82岁;其中男性吸烟病人131例,平均吸烟指数为(18.09±3.93)包年,女性吸烟病人32例,平均吸烟指数为(15.68±4.84)包年。参照2017年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全球防治创议[1],按照气流受限程度进行COPD分级,其中轻度38例,中度78例,重度77例,极重度19例。所有受试者在肺功能检查前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 采用Medi soft/BODYBOX型肺功能仪(比利时麦迪公司)对病人进行肺功能检查,每日检查前输入大气压、温度、湿度、海拔高度进行环境定标,然后进行容积定标和定标验证。病人测量身高、体质量后,取坐位,口含细菌过滤器接肺功能仪,夹上鼻夹。先平静呼吸数次,吸足后屏气,接着令病人做最大力量、最快速度呼气,直至呼尽。休息1~2 min后进行下一次测定[3]。并进行支气管舒张试验,对病人肺通气功能进行检查,吸入沙丁胺醇气雾剂400 μg,15~30 min后再次进行肺通气功能检查。采用改良英国医学研究学会呼吸困难指数(mMRC)评估病人呼吸困难严重程度。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气流受限程度的肺功能分级:GOLD 1(轻度),FEV1≥80%预计值;GOLD 2(中度),FEV1 50% ~<80%预计值;GOLD 3(重度),FEV1 30% ~<50%预计值;GOLD 4(极重度),FEV1<30%预计值。

    • 采用方差分析、q检验和Pearson相关分析。

    • 支气管舒张试验后COPD病人FEV1和FVC均有不同程度增加,其中FEV1平均增加了123.40 mL,增加了10.99%;FVC增加了197.80 mL,增加了9.42%。随COPD程度加重,病人mMRC值明显增加(P<0.01);重度组和极重度组病人年龄均明显大于轻度组和中度组(P<0.01)。支气管舒张试验后,不同程度COPD病人FEV1改变值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重度组和极重度组病人FVC改变值则均明显大于轻度组和中度组(P<0.01);FEV1和FVC改变率均随COPD程度加重而增加(P<0.05~P<0.01)(见表 1)。

      分组 n 年龄/岁 FEV1 FVC mMRC
      舒张后改变数值/mL 改变率/% 舒张后改变数值/mL 改变率/%
      轻度组 38 58.50±6.75 97.4±102.0 4.47±4.12 140.5±131.0 4.16±3.90 0.95±0.66
      中度组 78 60.46±9.75 159.0±84.4 11.94±6.03** 160.4±125.0 7.70±7.13* 2.12±0.46**
      重度组 77 65.27±8.65**## 107.1±56.5 12.32±6.61**## 241.3±196.0**## 12.43±10.67**## 2.74±0.55**##
      极重度组 19 67.26±6.92**## 95.3±45.0 14.82±7.57**##△△ 289.5±156.3**##△△ 14.79±9.43**##△△ 3.53±0.51**##△△
      F 8.71 6.15 18.72 7.19 11.90 132.85
      P <0.01 >0.05 <0.01 <0.01 <0.01 <0.01
      MS组内 74.779 5 829.364 37.404 24 987.656 70.819 0.289
      q检验:与轻度组比较*P<0.05,**P<0.01;与中度组比较##P<0.01;与重度组比较△△P<0.01

      表 1  不同程度COPD病人支气管舒张试验后肺通气功能改变及mMRC值比较(x±s)

    • COPD病人mMRC与年龄、FVC改变值及FVC改变率均呈明显正相关关系(r=0.267、0.825、0.330,P<0.01),与FEV1呈明显负相关关系(r=-0.804,P<0.01),而与FEV1改变值、FEV1改变率均无明显相关关系(P>0.05)。

    • 支气管舒张试验是通过给予支气管舒张药物治疗,观察气道舒缓反应的方法,也称为支气管扩张试验,是气道可逆性的重要评价指标[4]。进行支气管舒张试验可给予吸入型支气管舒张剂或非吸入型支气管舒张剂[5]。评价支气管舒张试验存在多个指标。吸入沙丁胺醇400 μg,测定用药前后FEV1的变化是最常用,也是稳定性较高的指标。支气管舒张试验后FEV1/FVC<0.7是诊断COPD的金标准[1]。FEV1提示气流受限的程度,FVC是用力肺活量。FVC在同一病人上的变化说明了残气量的变化。舒张支气管既能改善气道阻塞又可减轻气体的陷闭状态。在本研究中,支气管舒张试验后,FEV1及FVC均有不同程度的改善。但与张富强等[6-7]研究结果不同。这可能与本研究排除了哮喘病人有关,也可能是病例数不足,造成数据的偏倚。

      中度气流受限的COPD病人气流阻塞的可逆性是最高的,其次是重度气流受限的COPD病人。这说明了气流受限越严重,气道重塑随之加重,可逆性降低。GOLD分级越高,FVC改善的数值及改善率增加。这与气道阻塞程度越重,残气量增加,气体的陷闭状态越严重有关。但在支气管舒张后,这种状态得到改善。在临床中观察到,尽管在重度及极重度的COPD病人使用了支气管舒张剂后,气道阻塞的情况改善不明显,甚至无改善,但病人气促的症状仍有所减轻,这与使用支气管舒张剂后减轻了气体的陷闭状态有关。随着气道阻塞程度的加重,COPD病人不仅有气流受限加重,也有残气量增加。进行支气管舒张试验后,FVC变化越明显,残气量常常越高。在没有体描箱无法进行残气量检查的地区,可以通过此方法初步判断残气量。

      mMRC是评估COPD病人呼吸困难症状的一个重要指标[8-9]。在本研究中发现mMRC与FEV1、年龄、FVC改变值及改变率有关,这说明了COPD病人的呼吸困难与气流受限的程度、病人的年龄和气体的陷闭程度有关。mMRC与支气管舒张试验前后FVC变化的绝对值之间的相关系数远大于mMRC与FEV1之间的相关系数。这可能与病人呼吸困难的症状更多来源于气体的陷闭,而不是在肺通气功能上单纯与FEV1有关。

      综上所述,病人呼吸困难的症状在肺通气功能上不仅与气流受限有关,可能更多与气体的陷闭程度有关。使用支气管舒张剂不仅仅扩张气道,还有助于解决气体陷闭状态。肺通气功能检查可在基层卫生服务站推广。

参考文献 (9)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