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solitaire支架血管内治疗急性大脑中动脉梗死的效果

解岗

引用本文:
Citation:

solitaire支架血管内治疗急性大脑中动脉梗死的效果

    作者简介: 解岗(1979-), 男, 主任医师
  • 中图分类号: R743

  • 摘要: 目的探索大脑中动脉急性梗死的有效治疗方法。方法回顾大脑中动脉供血区域梗死或者经DSA或CTA证实大脑中动脉梗死的病人(共80例),按照住院期间治疗方法的不同,分为solitaire支架血管内治疗组(观察组12例)和传统保守治疗组(对照组69例)并对其进行出院后为期3~6个月的随访。结果观察组12例中7例不留任何语言及肢体障碍痊愈出院,4例肌力较术前明显改善,1例无效开通(病死)。对照组50例中度残疾,15例重度残疾,4例死于肺部感染。结论使用支架技术血管内治疗大脑中动脉梗死比较传统保守治疗有效。
  • 图 1  观察组solitaire支架血管内治疗

  • [1] 中国卒中学会, 中国卒中学会神经介入分会, 中华预防医学会卒中预防与控制专业委员会介入学组. 急性缺血性卒中血管内治疗中国指南2018[J]. 中国卒中杂志, 2018, 13(7): 706. doi: 10.3969/j.issn.1673-5765.2018.07.014
    [2] 刘振生, 孙勇, 周龙江, 等. 钳夹取栓治疗急性颅内大血管栓塞与传统Solitaire支架取栓对照研究[J]. 中华神经科杂志, 2017, 50(10): 751. doi: 10.3760/cma.j.issn.1006-7876.2017.10.007
    [3] 邓一鸣, 高峰, 孙瑄, 等. 支架机械取栓术治疗不同亚型急性大血管闭塞性缺血性卒中[J]. 中华神经外科杂志, 2018, 34(3): 226. doi: 10.3760/cma.j.issn.1001-2346.2018.03.003
    [4] 邓一鸣, 高峰, 孙瑄, 等. 80岁及以上老年急性缺血性卒中患者支架机械取栓的疗效[J]. 中华老年医学杂志, 2018, 37(2): 143. doi: 10.3760/cma.j.issn.0254-9026.2018.02.007
    [5] 温宏峰, 涂隽, 贺大权, 等. 血管内治疗前循环不同部位及原因血管闭塞导致的急性脑梗死5例分析[J]. 中风与神经疾病杂志, 2017, 34(4): 356.
    [6] 严志忠, 王玉海, 陆缙, 等. Solitaire支架取栓对前循环不同部位大血管闭塞的疗效分析[J]. 中华神经外科杂志, 2018, 34(7): 664. doi: 10.3760/cma.j.issn.1001-2346.2018.07.004
    [7] 严志忠, 王玉海, 陆缙, 等. 急性前循环大血管闭塞Solitaire支架取栓患者预后的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脑血管病杂志, 2018, 15(2): 57. doi: 10.3969/j.issn.1672-5921.2018.02.001
    [8] 陈晓辉, 钟孟飞, 杨志杰, 等. Solitaire支架血管内机械取栓治疗急性大脑中动脉闭塞效果分析[J]. 中国现代神经疾病杂志, 2017, 17(11): 793. doi: 10.3969/j.issn.1672-6731.2017.11.004
    [9] 金戈, 张余, 李鑫, 等. Solitaire AB支架取栓后桥接治疗特殊类型脑梗死的临床分析[J]. 第三军医大学学报, 2016, 38(2): 195.
    [10] 朱旭成, 彭亚, 宣井岗, 等. Solitaire AB支架取栓治疗房颤合并大脑中动脉急性闭塞[J]. 中华医学杂志, 2015, 95(39): 3205. doi: 10.3760/cma.j.issn.0376-2491.2015.39.011
    [11] 王洪生, 刘圣, 赵林波, 等. Solitaire AB型支架取栓治疗急性大脑中动脉栓塞疗效分析[J]. 介入放射学杂志, 2015, 24(8): 658. doi: 10.3969/j.issn.1008-794X.2015.08.002
    [12] 李贵福, 马朝晖, 罗望池, 等. Solitaire AB型支架用于急性脑动脉闭塞取栓术31例[J]. 介入放射学杂志, 2012, 21(2): 98. doi: 10.3969/j.issn.1008-794X.2012.02.003
    [13] 陈荣华, 彭亚, 宣井岗, 等. 缺血性卒中急性期Solitaire AB支架机械取栓术的效果[J]. 中国脑血管病杂志, 2013, 10(12): 620.
    [14] 方亦斌, 婉玲, 张永巍, 等. Solitaire AB在前循环远端动脉急性闭塞取栓治疗中的初步应用[J]. 中国脑血管病杂志, 2015, (8): 430. doi: 10.3969/j.issn.1672-5921.2015.08.008
    [15] 陈荣华, 宣井岗, 彭亚, 等. 急性缺血性脑卒中Solitaire AB支架行血栓取出术的初步经验(附16例分析)[J]. 临床医学, 2012, 32(11): 1.
    [16] 杜娟, 崔永强, 吴铮, 等. 急性缺血性卒中动脉内机械取栓困难的临床分析[J]. 中华外科杂志, 2016, 54(5): 335. doi: 10.3760/cma.j.issn.0529-5815.2016.05.004
    [17] 吕朋华, 李晓波, 孙陵, 等. 静脉溶栓桥接Solitaire支架取栓治疗急性缺血性脑卒中的效果分析[J/CD]. 中华介入放射学电子杂志, 2015, 3(4): 179.
    [18] 张杰, 买买提力·艾沙, 卡合尔曼·卡德尔, 等. Solitaire支架机械取栓治疗急性缺血性卒中疗效分析[J]. 中国神经精神疾病杂志, 2017, 43(9): 549. doi: 10.3969/j.issn.1002-0152.2017.09.009
    [19] 邓一鸣, 霍晓川, 高峰, 等. 急性缺血性卒中血管内治疗的临床效果与效率评价[J]. 中国卒中杂志, 2016, 11(10): 829. doi: 10.3969/j.issn.1673-5765.2016.10.004
    [20] 李桂林, 杜世伟, 李静伟, 等. Solitaire FR支架机械取栓联合5F Navien导管抽吸技术治疗大脑中动脉急性闭塞的效果分析[J]. 中国脑血管病杂志, 2017, 14(1): 37. doi: 10.3969/j.issn.1672-5921.2017.01.008
  • [1] 孙丰兵丁培源陶帮宝华续明张健 . 颅内动静脉畸形合并近端动脉瘤多因素分析及治疗方式探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2): 207-21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02.016
    [2] 陈秀晓牛超贾倩董中君 . 大脑中动脉重度狭窄病人Apollo支架植入术后再狭窄的影响因素及最佳受益人群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8): 1071-107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08.013
    [3] 路凯马宇马龙崔友祥孙云川李培党孙晓庆胡方梅 . 穴透刺联合口服丁苯酞胶囊对大脑中动脉狭窄CT脑灌注成像及血管活性物质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6): 787-79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06.018
    [4] 朱云波邱海鹏李佳佳胡亚军马征高燕军 . 超时间窗静脉溶栓对大鼠血栓性大脑中动脉栓塞的治疗效果及机制探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5): 578-58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5.004
    [5] 杨秀平赵尧辉冯玉婧张志敏李雪梅 . Solitaire AB支架取栓联合丁苯酞对急性前循环大血管闭塞性卒中病人血清HCY、PLGF及NIHSS评分、mRS评分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10): 1376-137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10.013
    [6] 谢伟袁争百苏振琪韩宏华陈大顺 . 急性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经皮冠状动脉介入开通闭塞血管时间的影响因素.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3): 372-37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3.026
    [7] 张应战赵群蔡超蒋礼邓雪飞 . 血管内支架治疗髂股静脉血栓形成后综合征的疗效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7): 933-93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7.023
    [8] 石莉吴栋才符小艳 . 胎儿脐动脉与大脑中动脉血流频谱预测晚孕期胎儿窘迫的临床价值比较.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11): 1515-151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11.017
    [9] 周慧赟张素琴王磊张雪琴袁牧 . 数字减影血管造影下食管内支架置入术治疗食管癌伴狭窄或食管气管瘘的护理体会.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12): 1742-174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12.047
    [10] 胡传贤黄苏富智胡云华 . 血管腔内带膜支架治疗主动脉瘤7例.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9, 34(3): 234-236.
    [11] 魏然 . 胎儿脐动脉联合大脑中动脉血流动力学在单胎妊娠合并帆状胎盘中的诊断效能评价.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4): 521-52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4.023
    [12] 张万高雷金生张玉梅 . 晚期食管癌食管内支架置入、动脉插管灌注化疗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6, 31(3): 290-292.
    [13] 庄颖江城梅孟灿 . T细胞在动脉粥样硬化血管内皮损伤中的作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5, 30(4): 371-372.
    [14] 刘丽 . 肿瘤血管内介入治疗158例护理.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5): 628-630.
    [15] 周静 . 急诊PTCA及支架植入术治疗急性心肌梗死的护理体会.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6, 31(6): 680-681.
    [16] 高莉 . 食管内支架置入术23例护理体会.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8, 33(1): 100-102.
    [17] 张辉束汉生王昊闵敬亮 . 支架辅助栓塞治疗后交通动脉瘤30例临床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6): 771-77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6.021
    [18] 庄颖姚荣英 . 大豆异黄酮对动脉粥样硬化所致血管内皮细胞损伤的保护作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5, 30(1): 90-92.
    [19] 金国玺毕娅欣于磊胡小磊周静张士荣王路 . 空腹血糖受损人群颈动脉内膜中层厚度和血管内皮细胞功能的变化.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6): 557-560.
    [20] 陈付华 . 机械通气时经鼻气管插管内吸痰的护理体会.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4, 29(6): 569-570.
  • 加载中
图(1)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478
  • HTML全文浏览量:  1962
  • PDF下载量:  5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03-27
  • 录用日期:  2020-04-09
  • 刊出日期:  2021-12-15

solitaire支架血管内治疗急性大脑中动脉梗死的效果

    作者简介: 解岗(1979-), 男, 主任医师
  • 皖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神经外科, 安徽 芜湖 241000

摘要: 目的探索大脑中动脉急性梗死的有效治疗方法。方法回顾大脑中动脉供血区域梗死或者经DSA或CTA证实大脑中动脉梗死的病人(共80例),按照住院期间治疗方法的不同,分为solitaire支架血管内治疗组(观察组12例)和传统保守治疗组(对照组69例)并对其进行出院后为期3~6个月的随访。结果观察组12例中7例不留任何语言及肢体障碍痊愈出院,4例肌力较术前明显改善,1例无效开通(病死)。对照组50例中度残疾,15例重度残疾,4例死于肺部感染。结论使用支架技术血管内治疗大脑中动脉梗死比较传统保守治疗有效。

  • 脑卒中是一种急性脑血管疾病,具有发病率高、死亡率高、致残率高的特点。急性缺血性卒中(AIS)约占全部卒中的80%,且发病率正以每年8.7%的增速快速上升。在AIS中,急性大血管堵塞是预后最不好的一种类型,死亡率和致残率都很高,其中大脑中动脉梗死是急性大血管堵塞中最常见的类型。AIS治疗关键在于尽早开通阻塞血管,挽救缺血半暗带。美国FDA 1996年批准在发生AIS的病人3 h内静脉使用阿替普酶,从而结束了卒中无法治疗的历史。但这种方法有3个缺点:时间窗太短;再通率低,尤其是对大血管闭塞;再出血率高。正是由于传统静脉溶栓存在的这些短板,国内外医学界一直致力于探索能够有效提升AIS的抢救成功率的方法,从而进一步降低病人致残率和死亡率。以往多家医院开展了动脉溶栓,但受到栓子成分、溶栓时机、溶栓药物及剂量、并发症等多种因素的影响,疗效不甚满意[1-5]。我科2015年1月至2018年1月采用solitaire支架进行大脑中动脉急性梗死的机械开通治疗,对比2013年1月至2018年1月的保守治疗组取得良好疗效。现作报道。

    • solitaire支架血管内治疗组(观察组)12例,男5例,女7例;年龄62~82岁。入院时瘫痪侧肌力均≤3级且伴失语,部分神志不清。入院后均予以积极完善相关检查,明确有手术适应证,无手术禁忌证。纳入标准:(1)年龄 < 85岁;(2)治疗开始时间(股动脉穿刺)在发病 < 8 h;(3)CT血管成像(CTA)或数字减影血管造影(DSA)证实为颅内大脑中动脉急性梗死;(4)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卒中量表(NIHSS)评分≥15分;(5)符合静脉溶栓者优先选择静脉溶栓,桥接血管内治疗。排除标准:(1)头部CT平扫检查提示脑出血或与神经功能缺损相对应的低密度病灶;(2)静脉溶栓后闭塞动脉再通良好,病人症状缓解者;(3)出血倾向;(4)严重心、肝、肾等实质脏器疾病,近期重大手术史,经药物控制后,血压>180/110 mmHg,血管迂曲治疗导管无法到位,无法耐受手术者;(5)家属拒绝治疗方案或依从性不强者。传统保守治疗组(对照组)69例,男34例,女35例;年龄62~90岁;发病时间>8 h或家属拒绝介入手术。所有病人均在住院期间经CTA或CT阅片判断梗死区域为大脑中动脉供血区域。

    • 观察组:气管插管全身麻醉,seldinger股动脉穿刺,全脑血管造影。明确阻塞部位为大脑中动脉并同时了解代偿情况(同侧大脑前软脑膜代偿者往往预后极佳)。6F导引肌力导管送入患侧颈内动脉,留取路图。路图指引下,微导丝带领微导管(Rebar导管18或27)通过梗死部位到达血栓以远,撤离微导丝,微导管造影证实微导管在位且远端血流通畅。置入solitaire支架,并于血栓远端开始逐步释放支架,再次造影,此时若血栓长度短于支架长度者,即刻可见血流恢复,5 min后再次造影证实血流通畅后,在持续吸引下缓慢轻柔地将支架回收至微导管,反复抽吸以确保尽可能吸出碎片,支架取回同时血凝块的碎片一并取回,如一次不能完全取出血栓,可以重复相同步骤。术后即刻造影显示颈内动脉、大脑中动脉,了解血管通畅情况,必要时可植入支架(见图 1)。对照组:常规保守治疗,脱水降颅压、改善微循环、防治并发症等,昏迷病人家人同意者采用去骨瓣减压手术。

      图  1  观察组solitaire支架血管内治疗

      围手术期管理可于术前或植入支架后即刻给予阿司匹林300 mg及氯吡格雷300 mg的负荷剂量鼻饲或纳肛,术后持续给予阿司匹林100~300 mg/d及氯吡格雷75 mg/d 1~3个月。术后管理:(1)送监护室监护治疗, 控制收缩压一般情况下低于基础血压20~30 mmHg水平,但不应低于90/60 mmHg;(2)并发脑水肿时,给予甘露醇脱水,必要时行去颅骨瓣减压术;(3)替罗非班小剂量持续泵入;(4)术后即刻唤醒,密切观察神志变化;(5)动态复查头颅CT,必要时随时复查DSA。

    • 观察组12例中7例不留任何语言及肢体障碍痊愈出院,4例肌力较术前明显改善(轻度残疾),1例无效开通(病死)。对照组10例轻度残疾,40例中度残疾,15例重度残疾,4例死亡。

    • 急性缺血性脑卒中,大致上按照颅内血管梗死部位分为前循环及后循环两大类型,并通过WILLS环补充。如果再根据血管的部位继续分级,比如前循环分为颈内动脉-大脑前;颈内动脉-大脑中动脉,豆纹动脉由大脑中动脉发出,供应基底核区域血供。本文病例之所以单纯把大脑中动脉梗死病人纳入研究对象,基于如下考虑:(1)后循环(尤其是基底动脉梗死组)一般没有代偿;(2)前循环长度高负荷血栓组(从颈内动脉起始段开始全梗死)除非对侧经过前交通及后交通代偿供血,否则会因为代偿极差而无效开通(影像学开通,预后差)。而大脑中动脉梗死,因为理论上存在软脑膜部分代偿,所谓涓涓细流,但仍然可以维持组织的一点点灌注。这样理论上就好过完全坏死后再灌注损伤。这是观察组病人取得良好结果的根本保障[6-10]

      医学权威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从2015年12月起陆续发表了5项大型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以Solitaire为代表的支架取栓获得了确凿的临床数据支持。中美两国已于2015年更新了AIS救治指南,将这一革命性技术纳入指南,并以最高等级进行推荐。美国克利夫兰医学中心更将支架取栓技术评为在2016年十大顶尖医疗创新技术之一。机械取栓治疗在时间窗、血管再通率和病人预后等方面均显著优于药物溶栓治疗,目前已逐渐成为首选治疗方式。支架取栓装置的发明是卒中血管内治疗的巨大进步,取栓具有导航性和快速再通优势,并且不存在长期并发症的风险。使用临时支架捕获血栓,通过与外周血管壁的挤压移动血栓来恢复血流,撤出支架时血栓可与其一同被移除[11-16]。这样的结果令人鼓舞,但是需要注意的是:(1)在时间窗内尽早开通闭塞血管是AIS救治的关键。建立“卒中绿色通道”,缩短病人入院、分诊、检查、治疗的时间显得尤为重要。在明确是否伴有大血管闭塞之前,给予阿替普酶静脉溶栓,同时急诊行脑血管造影准备取栓的“桥接治疗”方式已逐渐被更多的医疗界同行认可。(2)与此同时,机械开通的再通率(影像学开通)可达90%,但是90 d的预后良好率仅为50%左右,在不设任何限制条件的前提下,真实世界里的取栓后死亡率高达24.4%。对于NIHSS评分>18分、颈内动脉闭塞、侧枝循环无或差的病人,取栓术后预后差,死亡率高。因此,选择好合适的病人进行取栓也是非常重要的。(3)理念很重要,国内很多研究者采用了取栓这个词,导致很多误解。笔者认为,新鲜的血液是最好的溶栓剂,相对于栓子碎裂逃逸,反复操作试图把栓子取出来,从而造成对血管壁的机械损伤是不可取的;自膨支架通过覆盖栓子全长,将栓子压于支架与血管壁之间,让新鲜血液通过,溶解血栓并实现血管再通;最后金属支架的网眼之间会残留部分血栓,通过抽吸技术结合支架半回收技术来实现血管再通是合适的。如果不理解这一点,会在反复拖拽过程中,金属支架不可避免地对正常血管壁和病变段血管壁,尤其是伴粥样硬化的血管壁,形成机械损伤,造成栓子形成、急性或慢性血管闭塞、动脉夹层等病理改变。而一旦出现夹层及血管闭塞,只能导致手术失败。同时,因为颈内动脉与大脑中动脉直径悬殊,血管的直径明显大于取栓支架的最大直径,这就在支架经过颈内动脉虹吸弯、岩骨段等迂曲解剖路径的时候,出现支架直径、网孔和轴线方向上的形变从而极易造成栓子碎裂脱落,从而造成颈内动脉供血区的新发栓塞。所以技术的关键点在于,当明确支架释放后血管通畅的时候,耐心等待,必要时可以使用替罗非班来促使栓子崩析[17-20]

参考文献 (20)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