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营养不良-炎症状态对老年血液透析病人生存质量影响

乔德丽 山岚 吴红耀 冯景 凌莹

引用本文:
Citation:

营养不良-炎症状态对老年血液透析病人生存质量影响

    作者简介: 乔德丽(1970-), 女, 硕士, 副主任医师
  • 中图分类号: R692.5

Effect of malnutrition-inflammation status on the quality of life of elderly hemodialysis patients

  • CLC number: R692.5

  • 摘要: 目的探讨老年血液透析病人营养不良-炎症状态与生存质量关系。方法选取老年血液透析病人103例,分别采用营养不良-炎症评分法(MIS)和肾病生存质量专用量表(KDQOL-SFTM)进行调查,其结果与临床营养、炎症指标[C反应蛋白(CRP)、白细胞介素-6(IL-6)、体质量指数(BMI)、前白蛋白(ALB)、血红蛋白]进行相关性分析和多元线性分析,探索影响生存质量因素。结果MIS评分结果:营养不良发生率为83.5%(86/103);KDQOL-SFTM评分结果:肾病、透析相关生存质量(KDTA)为(52.86±9.65),一般健康相关生存质量(SF-36)为(48.74±16.32);相关性分析显示SF-36评分与CRP、IL-6、MIS评分、透析史呈负相关(P < 0.05~P < 0.01),与BMI呈正相关(P < 0.01);KDTA评分与CRP和年龄呈负相关(P < 0.01和P < 0.05),与ALB呈正相关(P < 0.01);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显示,随着BMI值增高、IL-6和MIS降低,SF-36增高;随着CRP降低、ALB增高,KDTA总评分增高(P < 0.05~P < 0.01)。结论老年血液透析病人营养不良发生率较高,而生存质量水平较低;BMI、IL-6、MIS是SF-36重要影响因素;CRP、ALB是KDTA重要影响因素。积极纠正营养不良-炎症状态有利于改善病人生存质量。
  • 表 1  血液透析病人生存质量评分结果(x±sn=103)

    项目 评分/分 项目 评分/分
    KDTA 52.86±9.65 SF-36 48.74±16.32
    症状与不适 70.19±13.66 生理机能 44.62±22.55
    肾病对生活影响 55.81±12.93 生理功能 61.26±14.94
    肾病对生活的负担 30.87±11.03 躯体疼痛 67.93±19.16
    工作状况 46.60±16.75 健康状况 24.32±14.38
    认知功能 65.47±16.55 精神健康 57.26±15.68
    社交质量 62.28±9.95 情感职能 21.88±18.83
    性功能 46.75±14.41 社会功能 68.82±21.64
    睡眠 44.53±14.58 精力 51.56±15.86
    社会支持 51.26±14.32
    医护人员支持 85.24±8.31
    病人满意度 50.72±12.27
    下载: 导出CSV

    表 2  血液透析病人生存质量评分结果与临床指标相关性分析

    临床指标 SF-36 KDTA
    r P r P
    Hb 0.167 >0.05 0.318 < 0.05
    ALB 0.066 >0.05 0.401 < 0.01
    CRP -0.305 < 0.05 -0.423 < 0.01
    IL-6 -0.474 < 0.01 -0.198 >0.05
    MIS评分 -0.676 < 0.01 -0.108 >0.05
    BMI 0.826 < 0.01 0.113 >0.05
    TIBC 0.111 >0.05 0.036 >0.05
    PTH -0.059 >0.05 -0.057 >0.05
    SF 0.172 >0.05 0.258 >0.05
    透析史 -0.326 < 0.05 -0.257 >0.05
    年龄 -0.256 >0.05 -0.315 < 0.05
    P -0.045 >0.05 -0.155 >0.05
    下载: 导出CSV

    表 3  血液透析病人生存质量影响因素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应变量 影响因素 B SE B t P
    SF-36 BMI 2.210 0.262 0.652 8.44 < 0.01
    IL-6 -0.189 0.051 -0.254 3.68 < 0.01
    MIS -3.931 1.261 -0.251 3.12 < 0.01
    KDTA总评分 CRP -0.550 0.170 -0.375 3.23 < 0.01
    ALB 0.560 0.239 0.273 2.35 < 0.05
    下载: 导出CSV
  • [1] 杨咏梅, 邓凤英, 李小燕. 血液透析患者营养状态与生存质量关系探讨[J]. 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 2016, 37(7): 910.
    [2] CARMICAEL P, POPOOLA J, JOHN AR, et al. Assessment of quality of life in a single center dialysisi population using the KDQOL-SFTMquestionnalre[J]. Qual Life Res, 2000, 9(2): 195. doi: 10.1023/A:1008933621829
    [3] KALANTAR-ZADEH K, KOPPLE JD, HUMPHREYS MH, et al. Comparing outcome predictability of markers of malnutrition-inflammation complex syndrome in haemodialysis patients[J]. Nephrol Dial Transplant, 2004, 19(6): 1507. doi: 10.1093/ndt/gfh143
    [4] HAYS RD, KALLICH JD, MAPES DL, et al. Kidney disease quality of life short form(KDQOL-SFTM), version 1.3: A manual for use and scoring[M]. Santa Monica CA: RAND Corporation, 1995.
    [5] 陈巧玲, 谢文珍. 单中心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生存质量分析[J]. 广州医科大学学报, 2015, 43(6): 28. doi: 10.3969/j.issn.2095-9664.2015.06.008
    [6] DRAYER RA, PIRAINO B, REYNODS CF, et al. Characteristics of depression in hem dialysis patients: symptoms. quality of life, and mortality risk[J]. Gen Hosp Psychiatry, 2006, 28: 306. doi: 10.1016/j.genhosppsych.2006.03.008
    [7] 孙莉莉, 高洁, 罗小虎, 等. 血液透析患者生命质量, 社会支持及影响因素[J]. 中国公共卫生, 2013, 29(11): 1600. doi: 10.11847/zgggws2013-29-11-12
    [8] THONG MSY, VAN DIJK S, NOORDZIJ M, et al. Symptom clusters in incident dialysis patients: associations with clinical variables and quality of life[J]. Nephrol Dial Transplant, 2009, 24(1): 225.
    [9] 刘爱群, 宋慧峰, 吴碧芳. 老年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抑郁现状及相关影响因素[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8, 38(7): 1752. doi: 10.3969/j.issn.1005-9202.2018.07.090
    [10] 白彝华, 杨敏, 廖云娟. 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心理状况与生活质量现况及影响因素[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8, 38(3): 728. doi: 10.3969/j.issn.1005-9202.2018.03.084
    [11] 张晓梅, 家庭跟进健康教育对老年血液透析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7, 37(13): 3295. doi: 10.3969/j.issn.1005-9202.2017.13.081
    [12] 张靓君, 熊晓红, 袁怀红. 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健康素养和社会支持的现状分析[J]. 重庆医学, 2018, 47(29): 3792. doi: 10.3969/j.issn.1671-8348.2018.29.018
    [13] PARKER K. Intradialytic Exercise is Medicine for Hemodialysis Patients[J]. Curr Sports Med Rep, 2016, 15(4): 269. doi: 10.1249/JSR.0000000000000280
    [14] 杨荆, 肖桦, 樊文星. 老年血透患者营养状况[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9, 39(1): 116. doi: 10.3969/j.issn.1005-9202.2019.01.042
    [15] 章茵, 韩敬, 张鑫等. 糖尿病肾病血液透析患者并发感染的相关影响因素分析及预防[J].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8, 28(16): 2486.
    [16] 高祖玲, 杨海俊. 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微炎症状态的研究进展[J]. 重庆医学, 2018, 47(22): 2963. doi: 10.3969/j.issn.1671-8348.2018.22.022
    [17] 秦学祥, 翁敏. 口服营养补充剂对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肌少症及生存质量的影响[J]. 肠外肠内营养, 2018, 25(6): 349.
    [18] 任松, 许明杰, 孟祥龙, 等. 强化教育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高磷血症影响的Meta分析[J]. 肾脏病与透析肾移植杂志, 2018, 27(2): 135.
    [19] 阳美芬, 朱惠, 郭秀静. 知信行健康教育模式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自我饮食管理质量的影响分析[J]. 中国卫生事业管理, 2018, 55(2): 391.
  • [1] 王传霞王家家王婷婷张丽马兴好 . 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营养状况与生活质量相关性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7): 880-88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7.009
    [2] 王俊丽 . 左卡尼汀对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微炎症状态及营养状况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2): 1692-169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2.039
    [3] 周海洲黄倩洁蒋晖 . 不同程度急性高容量血液稀释对老年病人凝血功能和全身炎性反应的作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4): 471-47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4.013
    [4] 刘君君薛建云 . 遗忘曲线规律式教育对血液透析间期病人体质量过增的作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4): 552-55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4.038
    [5] 高冰谢珺 . 基于King互动达标理论的护理模式对血液透析病人生活质量和依从性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6): 816-82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6.034
    [6] 王旭美 . 团体生活方式延续护理对宫颈癌病人生存质量与自我效能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2): 1649-165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12.032
    [7] 钱姣姣 . 授权赋能教育对高血压病人自我效能感及生存质量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9): 1286-129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9.039
    [8] 潘科刘奕漆伟尚青龙 . 老年髋部骨折术后病人的髋关节功能、步行能力对生存质量的影响及其相关性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10): 1393-1395, 139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10.017
    [9] 吴春花代凤辛玲段晓侠 . 基于时间理念的护理策略改善脑动脉瘤介入病人术后运动功能及生存质量的效果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9): 1270-127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9.036
    [10] 王丽双邹婷婷孙媛刘美嵘 . 护理干预对中晚期恶性肿瘤病人生存质量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4): 532-53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4.034
    [11] 索文丽 . 老年尿毒症患者血液透析护理体会.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9, 34(5): 438-440.
    [12] 高潮清周加军 . 血液透析与腹膜透析对尿毒症病人钙磷代谢的影响比较.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4): 472-473,47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4.016
    [13] 周彤李妙男宣玲姚胜男 . 延伸护理对冠脉介入术后病人自我管理水平和生活质量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6): 823-82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6.036
    [14] 王亚楠姜亚芳 . 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抑郁发生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7): 977-98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020.07.036
    [15] 肖祥马荣周萍马欣王少清 . 不同剂量低分子肝素对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的预后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7): 888-89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020.07.012
    [16] 陈玲玲 . 基于需要理论的层级护理方案在血液透析病人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7): 978-98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7.035
    [17] 刘华 . 不同透析模式对中老年血液透析患者低血压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10): 1370-137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10.036
    [18] 房振宇刘永梅 . 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透析中血压变异性与慢性肾脏病-矿物质和骨异常的相关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2): 1652-165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2.025
    [19] 刘洋汪吉平骆俊秀刘丽 . 钝针扣眼穿刺在糖尿病肾病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中的应用效果.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7): 947-94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7.031
    [20] 赵晔于磊 . 高通量血液透析和血液透析滤过对慢性肾衰竭尿毒症病人体内毒素清除效果对比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7): 884-88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7.010
  • 加载中
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301
  • HTML全文浏览量:  781
  • PDF下载量:  9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02-17
  • 录用日期:  2020-09-03
  • 刊出日期:  2022-02-15

营养不良-炎症状态对老年血液透析病人生存质量影响

    作者简介: 乔德丽(1970-), 女, 硕士, 副主任医师
  • 同济大学附属杨浦医院 临床营养科, 上海 200090

摘要: 目的探讨老年血液透析病人营养不良-炎症状态与生存质量关系。方法选取老年血液透析病人103例,分别采用营养不良-炎症评分法(MIS)和肾病生存质量专用量表(KDQOL-SFTM)进行调查,其结果与临床营养、炎症指标[C反应蛋白(CRP)、白细胞介素-6(IL-6)、体质量指数(BMI)、前白蛋白(ALB)、血红蛋白]进行相关性分析和多元线性分析,探索影响生存质量因素。结果MIS评分结果:营养不良发生率为83.5%(86/103);KDQOL-SFTM评分结果:肾病、透析相关生存质量(KDTA)为(52.86±9.65),一般健康相关生存质量(SF-36)为(48.74±16.32);相关性分析显示SF-36评分与CRP、IL-6、MIS评分、透析史呈负相关(P < 0.05~P < 0.01),与BMI呈正相关(P < 0.01);KDTA评分与CRP和年龄呈负相关(P < 0.01和P < 0.05),与ALB呈正相关(P < 0.01);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显示,随着BMI值增高、IL-6和MIS降低,SF-36增高;随着CRP降低、ALB增高,KDTA总评分增高(P < 0.05~P < 0.01)。结论老年血液透析病人营养不良发生率较高,而生存质量水平较低;BMI、IL-6、MIS是SF-36重要影响因素;CRP、ALB是KDTA重要影响因素。积极纠正营养不良-炎症状态有利于改善病人生存质量。

English Abstract

  • 据全国血液透析病例信息登记系统(Chinese national renal datasystem, CNRDS)显示2011年血液透析病人数量为27万左右,2017年增加至60万左右,平均每年新增透析病人8~10万。营养不良是血液透析病人常见并发症之一,其发生机制与炎症反应有关,临床称为营养不良-炎症状态。已有研究[1]认为血液透析病人营养状态与其生存质量有关,而营养不良-炎症状态对其生存质量影响,目前相关报道不多。本文旨在通过对老年血液透析病人生存质量调查(kidney disease quality of life short form,KDQOL-SFTM1.3)[2],分析其相关营养、炎症影响因素,为合理干预提供理论依据。

    • 选取2019年1-6月上海同济大学附属杨浦医院血液透析中心病人103例。纳入标准:(1)临床诊断为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病人;(2)透析前血肌酐>707 mmol/L或内生肌酐清除率(Ccr) < 10 mL/min病人;(3)维持性血液透析治疗在3个月以上、充分透析(Kt/V单室尿素清除指数>1.2);(4)意识清楚,语言交流无障碍;(5)资料完整的慢性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排除标准:近2周出现发热、腹痛、腹泻等临床炎症反应;伴有严重肝病、心力衰竭、水肿、消化道溃疡、恶性肿瘤等疾病;合并自身免疫性疾病或使用免疫抑制剂治疗。

    • 采用德国费森尤斯4008B型血液透析机(空心纤维透析面积1.5 m2)和碳酸盐透析液,维持每周2~3次、每次4 h透析频率。透析血流维持在230~300 mL/min,透析液流量维持在500~600 mL/min。

    • 采用营养不良-炎症评分法(MIS)[3],该法由病史(体质量变化、饮食摄入、胃肠道症状、透析时间及并发症、功能状况)、体格检查(皮下肌肉消耗、皮下脂肪消耗等)、体质量指数(BMI)和实验室检查[血清白蛋白(albumin, ALB)、血清铁结合力]四个部分内容组成,共计10项指标,每项指标评分标准在0(正常)~3分(严重),总分介于0(营养正常)~30分(严重营养不良)。分值越高,表示营养不良和炎症程度越严重。

    • 采用肾脏疾病生存质量专用量表KDQOL-SFTM,该量表由一般健康相关生存质量(Short From Health Survey 36, SF-36)和肾脏病与透析相关生存质量(Kidney Disease Targeted Areas, KDTA)2个量表组成,其中SF-36包含8个领域35个相关调查项目,分别为躯体功能(10项)、躯体角色(4项)、躯体不适(2项)、一般健康(5项)、情感健康(5项)、情绪角色(3项)、社会功能(2项)、活力(4项);KDTA包括11个领域43个相关调查项目,分别为症状与不适(12项)、肾病对病人生活的影响(8项)、肾病对病人生活的负担(4项)、工作状况(2项)、认知功能(3项)、社交质量(3项)、性功能(2项)、睡眠(4项)、社会支持(2项)、医护人员支持(2项)、病人满意度(1项)。根据HAYS等[4]计分方法进行生存质量结果评分,分值在0~100分,分值越高,表示生存质量越好。

    • 采用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检测ALB、血清钙(Ca)、C反应蛋白(C reactive protein,CRP)、白细胞介素-6(interleukin-6,IL-6);全自动血细胞分析仪检测血红蛋白(hemoglobin, Hb);免疫比浊法测定血清铁蛋白(serum ferreting,SF)、总铁结合力(total iron binging,TIBC),自动放射免疫法检测甲状旁腺素(parathyroid hormone, iPTH);同时所有入选病人均进行身高、体质量测量,并计算BMI,BMI=体质量(kg)/身高2(m2)。

    • 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 血液透析病人103例,其中男54例(52.4%),女49例(47.6%);年龄43~82岁;透析时间0.5~9年;体质量41~75 kg;BMI 14.8~27.5 kg/m2

    • MIS评分均数为(5.34±4.69)分,其中营养状态正常为16.5%(17/103),轻度(1~10)为35.0%(36/103),中度(11~20)为37.9%(39/103),重度(21~30)为10.7%(11/103), 营养不良发生率为83.5%(86/103)。

    • ALB为(37.18±3.33)g/L,Hb为(88.68±12.53)g/L,CRP为(8.87±4.91)mg/L,IL-6为(16.57±5.18) pg/mL,TIBC为(45.70±9.78) μmol/L,甲状旁腺素(PTH)为(330.19±189.81)pg/mL,磷(P)为(1.75±0.69)mmol/L,SF为(100.04±65.98) ng/mL。

    • 血液透析病人生存质量各项目评分见表 1

      项目 评分/分 项目 评分/分
      KDTA 52.86±9.65 SF-36 48.74±16.32
      症状与不适 70.19±13.66 生理机能 44.62±22.55
      肾病对生活影响 55.81±12.93 生理功能 61.26±14.94
      肾病对生活的负担 30.87±11.03 躯体疼痛 67.93±19.16
      工作状况 46.60±16.75 健康状况 24.32±14.38
      认知功能 65.47±16.55 精神健康 57.26±15.68
      社交质量 62.28±9.95 情感职能 21.88±18.83
      性功能 46.75±14.41 社会功能 68.82±21.64
      睡眠 44.53±14.58 精力 51.56±15.86
      社会支持 51.26±14.32
      医护人员支持 85.24±8.31
      病人满意度 50.72±12.27

      表 1  血液透析病人生存质量评分结果(x±sn=103)

    • SF-36评分与CRP、IL-6、MIS评分、透析史呈负相关(P < 0.05~P < 0.01),与BMI呈正相关(P < 0.01);KDTA评分与CRP和年龄呈负相关(P < 0.01和P < 0.05),与ALB呈正相关(P < 0.01)(见表 2)。

      临床指标 SF-36 KDTA
      r P r P
      Hb 0.167 >0.05 0.318 < 0.05
      ALB 0.066 >0.05 0.401 < 0.01
      CRP -0.305 < 0.05 -0.423 < 0.01
      IL-6 -0.474 < 0.01 -0.198 >0.05
      MIS评分 -0.676 < 0.01 -0.108 >0.05
      BMI 0.826 < 0.01 0.113 >0.05
      TIBC 0.111 >0.05 0.036 >0.05
      PTH -0.059 >0.05 -0.057 >0.05
      SF 0.172 >0.05 0.258 >0.05
      透析史 -0.326 < 0.05 -0.257 >0.05
      年龄 -0.256 >0.05 -0.315 < 0.05
      P -0.045 >0.05 -0.155 >0.05

      表 2  血液透析病人生存质量评分结果与临床指标相关性分析

    • 以SF-36和KDTA总评分为应变量,将单因素分析有统计学意义及与之相关的变量为自变量,采用逐步法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显示随着BMI值增高、IL-6和MIS降低,SF-36增高; 随着CRP降低、ALB增高,KDTA总评分增高(P < 0.05~P < 0.01)(见表 3)。

      应变量 影响因素 B SE B t P
      SF-36 BMI 2.210 0.262 0.652 8.44 < 0.01
      IL-6 -0.189 0.051 -0.254 3.68 < 0.01
      MIS -3.931 1.261 -0.251 3.12 < 0.01
      KDTA总评分 CRP -0.550 0.170 -0.375 3.23 < 0.01
      ALB 0.560 0.239 0.273 2.35 < 0.05

      表 3  血液透析病人生存质量影响因素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 透析治疗目的不仅是提高病人生存率,而且也要提高病人生存质量水平。而生存质量水平是反映血液透析病人临床结局一个重要评价指标。KDQOL-SFTM量表是目前国际上肾病透析病人专用的生存质量测评工具。我们采用KDQOL-SFTM对103例老年血液透析病人进行生存质量调查,结果显示KDTA和SF-36总评分(52.86±9.65、48.74±16.32)均低于陈巧玲等[5]调查结果(KDTA 58.51±11.52、SF-36 51.14±16.32),随后我们进一步分析KDTA和SF-36各维度评分情况,结果显示在KDTA量表中,病人对肾病对其生活负担评分是最低的,而对医护人员支持评分是最高的;在SF-36量表中病人对情感职能评分是最低的,而对社会功能评分是最高的。在现代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下,以“病人为中心”的综合性和整体性的医疗服务不仅能增加医患之间的信任感,同时也容易建立起和谐的医患关系。而良好医患关系本身就起治疗作用[6]。在调查中我们发现疾病本身及长期治疗对病人日常生活影响也是较大的。其原因可能是由于长时间依赖透析治疗,病人自由支配时间受到限制,个人活动空间变得十分有限,因此对病人日常生活造成比较大的影响。但我们也发现病人对社会功能评分还是比较高的,提示病人对他人照顾和帮助是比较满意的。但这一结果与孙莉莉等[7]对606例血液透析病人调查结果相反,后者调查发现血液透析病人客观支持即实际所获得物质支持和精神支持要低于病人主观支持。另外,我们关注到病人对情感职能评分是较低的,提示相当部分病人存在抑郁、焦虑等情况。有文献报道[8]在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中抑郁发生率可高达28%~49%;刘爱群等[9]调查发现有44.76% (47/105) 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存在抑郁等心理问题,并认为纳差、疲劳乏力、自我形象、幸福度、社会支持及生活活动能力等因素会在生理或心理上加重病人的负性情绪;白彝华等[10]调查也认为抑郁、焦虑、生活质量低等问题与病人的文化程度、透析时间、是否长时间独居和月收入情况有关。这些调查结果均提示我们要为血液透析病人提供更加人性化的人文关怀,及时发现和疏导病人心理问题,同时鼓励病人多参加户外活动[14],培养生活乐趣和积极乐观的心态,以改善病人负面情趣。另外,社会支持对病人也是非常重要的。有研究[13]认为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的社会支持程度越高,健康素养得分就越高。这就需要医护人员、家人、志愿者、社会组织等共同努力,积极为病人构建可持续的、健康的社会支持环境,同时医护人员也要加强对病人及家属的健康教育,提高病人对疾病的认知能力和自我管理能力,有利于提高病人生存质量[12]

      除了上述心理、社会环境因素影响外,病人本身营养状态也与生存质量有关[1]。营养不良是血液透析病人常见的并发症之一[14]。章茵等[15]对218例糖尿病肾病血液透析病人并发感染相关因素分析中发现病人营养状况与其免疫力密切相关。当病人因免疫系统发生改变时会呈现出促炎症状态时,细胞因子(IL-6)、肿瘤坏死因子(TNF-α)等炎症因子可通过提高病人基础代谢水平导致蛋白质分解增多,抑制白蛋白合成导致低白蛋白血症出现,进而导致肌肉合成较少,肌肉质量下降,出现肌少症,对病人生存质量水平造成不利影响[16]。我们对103例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进行营养不良-炎症评分(MIS),同时结合炎症指标(CRP、IL-6)、营养指标(BMI、ALB、Hb等)、生存质量评分结果(KDTA、SF-36)进行相关性分析,结果显示SF-36与BMI呈正相关;与CRP、IL-6、MIS呈负相关;KDTA与Hb、ALB呈正相关,与CRP、年龄呈负相关。提示病人年龄越大、营养不良炎症状态越严重,则病人生存质量水平就越差。多元线性回归显示BMI、IL-6、MIS是SF-36影响因素,CRP、ALB是KDTA影响因素,进一步说明病人营养、炎症状态与生存质量密切相关,是其重要影响因素,提示我们应及早干预和纠正病人营养不良炎症状态。有学者[17]在对77例血液透析病人开展3个月营养干预后,发现病人生存质量水平较干预前有所提高,提示营养状态改善有助于提高病人生存质量水平。但由于营养干预时间较长,在干预期间还需对病人不断进行强化教育[18],以提高病人对疾病的认知程度,有助于改善病人生活质量。另外,也有学者[19]认为开展知信行健康教育模式可促进病人自我饮食管理的依从性,也有利于提高病人生存质量水平。

      综上所述,血液透析治疗虽能维持晚期肾病病人的生命,但仍有相当比例的老年血液透析病人面临生存质量水平低的问题。因此对老年血液透析病人开展生存质量调查,分析其相关营养、炎症因素,及早纠正营养不良、炎症状态,对提高血液透析病人生存质量水平有其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9)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