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影响肝硬化食管胃底静脉曲张内镜治疗效果的多因素分析

赵睿 顾林 柯希权 马振增 朱玉 郑海伦

引用本文:
Citation:

影响肝硬化食管胃底静脉曲张内镜治疗效果的多因素分析

    作者简介: 赵睿(1986-), 女, 硕士, 主治医师, 讲师
    通讯作者: 郑海伦, 329565877@qq.com
  • 中图分类号: R571.3

Multivariate analysis of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endoscopic treatment effects in esophageal-gastro varices in cirrhosis

    Corresponding author: ZHENG Hai-lun, 329565877@qq.com
  • CLC number: R571.3

  • 摘要: 目的分析影响食管胃底静脉曲张内镜治疗效果的相关因素,探讨影响术后再出血的危险因素及改善其预后的策略。方法收集2017年1月至2020年9月186例肝硬化并食管胃底静脉曲张并接受内镜治疗病人的相关资料,根据内镜治疗后1年内是否发生出血或再出血分为未出血组124例和出血组62例,分析影响食管胃底静脉曲张术后出血的相关影响因素。结果2组病人入院时肝功能Child-Pugh分级、曲张静脉直径、是否有红色征、手术方式、治疗次数、是否规律随访、血红蛋白水平、血小板计数、凝血酶原时间(PT)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P < 0.01);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肝功能Child-Pugh分级、曲张静脉直径、是否有红色征、PT、是否规律随访及治疗次数均是影响内镜治疗术后出血的相关独立因素(P < 0.05~P < 0.01)。结论肝功能Child-Pugh分级、曲张静脉直径、红色征、PT是内镜治疗术后发生再出血的独立危险因素,严格的规律随访和适当增加治疗次数可降低再出血风险,有利于改善病人的预后。
  • 表 1  2组病人基本情况的比较

    分组 n 年龄(x±s)/岁 肝硬化原因 肝功能Child-Pugh分级
    乙肝 丙肝 其他 A B C
    未出血组 124 49.00±9.75 96 28 106 2 16 37 69 18
    出血组 62 48.58±12.78 40 22 50 2 10 6 30 26
    χ2 0.23* 3.50 0.92 20.81
    P >0.05 >0.05 >0.05 < 0.01
    *示t
    下载: 导出CSV

    表 2  2组病人实验室指标的比较(x±sn)

    分组 n WBC/(×109/L) Hb/(g/L) PLT/(×109/L) ALT/(U/L) AST/(U/L) Alb/(g/L) PT/s
    未出血组 124 4.12±3.57 0.18±24.66 102.97±87.68 36.45±27.07 38.13±25.60 33.86±5.70 14.04±1.75
    出血组 62 3.82±2.99 82.42±20.35 78.19±47.55 35.42±27.37 40.93±29.26 33.38±4.99 15.37±2.63
    t 0.61 2.28 2.08 0.24 0.64 0.51 3.61
    P >0.05 < 0.05 < 0.05 >0.05 >0.05 >0.05 < 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3  2组病人内镜下静脉曲张情况及治疗情况的比较

    指标 未出血组
    (n=124)
    出血组
    (n=62)
    χ2 P
    曲张静脉直径(x±s)/cm 1.22±0.40 1.54±0.40 5.13* < 0.01
    治疗次数(x±s) 4.19±1.83 1.29±0.73 15.38* < 0.01
    静脉曲张部位
      食管 44 18 0.79 >0.05
      胃底 4 2
      食管+胃底 76 42
    红色征
      有 92 55 5.26 < 0.05
      无 32 7
    内镜治疗方式
      套扎 48 22 8.19 < 0.05
      组织黏合剂注射术 0 4
      套扎+组织黏合剂注射术 76 36
    治疗时机
      一级预防 12 2 2.75 >0.05
      二级预防 102 56
      急诊止血 10 4
    规范化随诊
      是 110 10 95.11 < 0.01
      否 14 52
    *示t
    下载: 导出CSV

    表 4  量化赋值表

    变量 量化赋值
    PT X1 0=≤12.1s,1=>12.1s
    治疗次数 X2 0=1次,1=2次及以上
    规律随访 X3 0=否,1=是
    Child-Pugh分级 X4 0=A/B级,1= C级
    曲张静脉直径 X5 0= < 0.3 cm,1=≥0.3 cm
    红色征 X6 0=无,1=有
    再出血 Y 0=是,1=否
    下载: 导出CSV

    表 5  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

    变量 B SE Waldχ2 P OR 95%CI
    PT 6.770 2.870 5.565 < 0.05 871.184 3.142~241 525.244
    治疗次数 -4.368 1.850 5.573 < 0.05 0.013 0.000~0.476
    规律随访 -5.285 1.796 8.662 < 0.01 197.267 5.844~6 659.033
    Child-Pugh分级 6.782 2.903 5.457 < 0.05 881.677 2.979~260 941.870
    曲张静脉直径 4.499 2.036 4.883 < 0.05 89.921 1.663~4 861.513
    红色征 4.972 2.045 5.910 < 0.05 144.248 2.621~7 939.675
    下载: 导出CSV
  • [1] PREDA CM, POPESCU CP, BAICUS C, et al. Risk of hepatitis B virus reactivation in hepatitis B virus+hepatitis C virus-co-infected patients with compensated liver cirrhosis treated with ombitasvir, paritaprevir/r+dasabuvir+ribavirin[J]. J Viral Hepat, 2018, 25(7): 834. doi: 10.1111/jvh.12872
    [2] 胡华华, 刘俊, 关丽愉, 等. 影响肝硬化合并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的血流动力学分析[J]. 肝脏, 2020, 25(4): 369.
    [3] 杨连粤, 白雪莉. 肝硬化门静脉高压症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诊治专家共识(2019版)[J].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 2019, 39(12): 1241.
    [4] ZHAO W, XUE N, CUI P, et al. Plasma YAP1 predicts esophageal varices and the risk of variceal bleeding in liver cirrhosis[J]. Biomark Med, 2021, 15(15): 1411. doi: 10.2217/bmm-2020-0573
    [5] BRUNNER F, BERZIGOTTI A, BOSCH J.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variceal haemorrhage in 2017[J]. Liver Int, 2017, 37(S1): 104.
    [6] 李春, 张林, 黄永, 等. 乙型肝炎肝硬化失代偿期合并食管胃底静脉曲张患者选择不同治疗方案对生活质量的影响[J]. 现代医药卫生, 2021, 37(18): 3170. doi: 10.3969/j.issn.1009-5519.2021.18.029
    [7] 叶东, 张俊霞, 李洁, 等. 内镜下食管静脉曲张套扎术治疗乙型肝炎肝硬化并发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患者再出血风险观察[J]. 实用肝脏病杂志, 2021, 24(6): 879. doi: 10.3969/j.issn.1672-5069.2021.06.028
    [8] WANG AJ, ZHENG XL, HONG JB, et al. Correction to: cap-assisted endoscopic sclerotherapy vs ligation in the long-term management of medium esophageal varices: a randomized trial[J]. Clin Transl Gastroenterol, 2021, 12(2): e00318. doi: 10.14309/ctg.0000000000000318
    [9] 刘立楠. 肝硬化患者上消化道出血危险因素与预后影响因素分析[J]. 医学信息, 2021, 34(14): 3.
    [10] FOUAD TR, ABDELSAMEEA E, ABDEL-RAZEK W, et al. Upper gastrointestinal bleeding in Egyptian patients with cirrhosis: Post-therapeutic outcome and prognostic indicators[J]. J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19, 34(9): 1604. doi: 10.1111/jgh.14659
    [11] 张妍, 丁惠国. 肝硬化食管静脉曲张内镜治疗术后早期再出血的危险因素分析[J]. 临床肝胆病杂志, 2021, 37(9): 2087. doi: 10.3969/j.issn.1001-5256.2021.09.017
    [12] LI CJ, YANG ZH, LU FG, et al. Clinical significance of fibrotic, haemostatic and endotoxic changes in patients with liver cirrhosis[J]. Acta Gastroenterol Belg, 2018, 81(3): 404.
    [13] 陈冬华. PT、Fg、PLT检测对肝硬化失代偿期患者出血的监控预警作用[J]. 实验与检验医学, 2021, 39(4): 999. doi: 10.3969/j.issn.1674-1129.2021.04.071
    [14] 胡娜, 叶长根, 戴华梅, 等. 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的内镜下治疗效果[J]. 中国现代医生, 2021, 59(29): 60.
    [15] 江秋维, 黄理, 姚朝光. 乙型肝炎肝硬化并发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患者临床特征及其危险因素分析[J]. 实用肝脏病杂志, 2021, 24(4): 532. doi: 10.3969/j.issn.1672-5069.2021.04.020
    [16] JAKAB SS, GARCIA-TSAO G. Evaluation and management of esophageal and gastric varices in patients with cirrhosis[J]. Clin Liver Dis, 2020, 24(3): 335. doi: 10.1016/j.cld.2020.04.011
    [17] 李莹. 不同手术方案对肝硬化伴食管胃静脉曲张破裂出血患者预后及生存状况的影响[J]. 当代医学, 2021, 27(27): 34. doi: 10.3969/j.issn.1009-4393.2021.27.013
    [18] GARCIA-TSAO G, ABRALDES JG, BERZIGOTTI A, et al. Portal hypertensive bleeding in cirrhosis: Risk stratification,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2016 practice guidance by 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liver diseases[J]. Hepatology, 2017, 65(1): 310. doi: 10.1002/hep.28906
    [19] 徐小元, 丁惠国, 贾继东, 等. 肝硬化门静脉高压食管胃静脉曲张出血的防治指南[J]. 实用肝脏病杂志, 2016, 19(5): 641.
    [20] 佘倩, 陈明锴, 肖勇, 等. 肝硬化并食管胃静脉曲张二级预防胃镜复查必要性及依从性的临床研究[J]. 中国内镜杂志, 2020, 26(7): 13.
  • [1] 马振增燕善军王启之汪建超邓敏柯希权朱玉顾林 . 经内镜套扎术与组织黏合剂联合硬化剂注射术治疗肝硬化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的临床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7): 851-853, 85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7.003
    [2] 刘守山孙永友朱新华 . 生长抑素治疗肝硬化门脉高压合并食管下段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疗效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9, 34(5): 403-405.
    [3] 杨悦军郑华银江逸锋 . 基于多维度指标构建肝硬化病人食管胃静脉曲张破裂出血后门静脉血栓风险列线图模型及验证.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11): 1533-153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11.013
    [4] 马沙沙高春明 . PC、SD、PC/SD、FIB-4对肝硬化食管静脉曲张的诊断价值.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10): 1344-134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10.008
    [5] 李玉婷毛青 . 内皮祖细胞移植治疗急性肝功能衰竭及肝硬化的研究进展.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4): 555-55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4.043
    [6] 金旭文孙镇蛟林森旺潘铨 . 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治疗肝硬化合并结石性胆囊炎43例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4, 29(5): 409-410.
    [7] 刘丹丹 . 特利加压素联合生长抑素治疗肝硬化失代偿期并急性上消化道大出血的疗效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9): 1164-1165,117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9.017
    [8] 张阳华元人袁牧高杰陆惠娟 . 部分性脾栓塞术治疗肝硬化脾功能亢进.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6, 31(5): 459-461.
    [9] 张成斌赵宏陈志敏孙娟 . 限制性补液在肝硬化合并上消化道大出血治疗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4): 459-461,465.
    [10] 王明治刘坤鹏刘士会 . 联合断流术治疗门静脉高压预防上消化道出血疗效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8): 1051-1053.
    [11] 雷响黄昆韩继光 . 改良Sugiura手术在门静脉高压食管胃底大出血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9): 1176-1177.
    [12] 高涌黄陈谈燚刘金新李宗狂刘会春崔培元 . 肝硬化大鼠肝移植后脾脏功能的变化.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7, 32(2): 142-145.
    [13] 田怡徐希岳 . 肝硬化患者胸部X线变化.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5, 30(2): 147-148.
    [14] 章红燕周秀琳周美芳 . 根本原因分析法对肝硬化患者再入院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12): 1768-177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12.059
    [15] 马贤会苏琳 . 临床护理路径在肝硬化住院患者健康教育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6): 740-742.
    [16] 杨清峰张旭施光亚 . 肝硬化患者胆囊壁厚度变化及其临床意义.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4, 29(4): 323-324.
    [17] 汪蔷华赵守松 . 肝硬化患者肝纤维化血清标志物与肝功能指标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3): 268-269,272.
    [18] 叶云张爽江泳黄敏 . 肝硬化合并上消化道出血与病人血脂水平的相关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8): 1023-102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8.009
    [19] 马熠方开云 . 七氟烷吸入麻醉对肝硬化行肝部分切除术病人镇痛效果及肝功能水平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 65-6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01.019
    [20] 周美芳袁雪梅 . 舒心化护理配合家属健康宣教方案对肝硬化病人的心理状况及生活质量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2): 1666-166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12.038
  • 加载中
表(5)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865
  • HTML全文浏览量:  399
  • PDF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1-11-08
  • 录用日期:  2022-07-27
  • 刊出日期:  2022-08-15

影响肝硬化食管胃底静脉曲张内镜治疗效果的多因素分析

    通讯作者: 郑海伦, 329565877@qq.com
    作者简介: 赵睿(1986-), 女, 硕士, 主治医师, 讲师
  • 蚌埠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消化内科, 安徽 蚌埠 233004

摘要: 目的分析影响食管胃底静脉曲张内镜治疗效果的相关因素,探讨影响术后再出血的危险因素及改善其预后的策略。方法收集2017年1月至2020年9月186例肝硬化并食管胃底静脉曲张并接受内镜治疗病人的相关资料,根据内镜治疗后1年内是否发生出血或再出血分为未出血组124例和出血组62例,分析影响食管胃底静脉曲张术后出血的相关影响因素。结果2组病人入院时肝功能Child-Pugh分级、曲张静脉直径、是否有红色征、手术方式、治疗次数、是否规律随访、血红蛋白水平、血小板计数、凝血酶原时间(PT)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P < 0.01);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肝功能Child-Pugh分级、曲张静脉直径、是否有红色征、PT、是否规律随访及治疗次数均是影响内镜治疗术后出血的相关独立因素(P < 0.05~P < 0.01)。结论肝功能Child-Pugh分级、曲张静脉直径、红色征、PT是内镜治疗术后发生再出血的独立危险因素,严格的规律随访和适当增加治疗次数可降低再出血风险,有利于改善病人的预后。

English Abstract

  • 肝硬化是一种个体差异较大,由一种或者多种原因引起的可波及全身多脏器的常见病[1]。肝硬化门静脉高压症可以产生严重的并发症,其中以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esophageal and gastric varices bleeding, EGVB)最为常见。EGVB对病人身心健康与生活质量影响极大,40%~84%的病人在首次出现出血症状时就可能死亡[2]。目前内镜治疗被认为是食管胃底静脉曲张(esophageal-gastro varices, EGV)的最常用的治疗方式之一,也是预防EGVB的手段之一。尽管内镜治疗的效果很明显,但仍然存在出血或再出血的风险[3]。因此,本研究旨在分析影响EGV内镜治疗的相关因素,以期为制定预防病人再出血的策略,改善其预后提供参考。

    • 收集2017年1月至2020年9月于蚌埠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住院且诊断为肝硬化失代偿期合并EGV的病例资料。纳入标准:病人随访资料完整,根据相关病史、实验室检查、影像学以及胃镜等检查结果,确诊为肝硬化并发EGV,并且行内镜治疗;或病人有明确的病毒性、酒精性或其他肝硬化病史,在我院首次通过胃镜检查明确诊断EGVB,并成功行内镜治疗。排除标准:病人合并其他严重影响临床指标观测的肿瘤、血液病、自身免疫性疾病等;合并有心肺肾及神经系统等重要器官功能不全,严重影响生存期的疾病; 病人有内镜检查及治疗禁忌证。本研究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同意。

    • 内镜下静脉曲张套扎术(EVL):应用6连发套扎器(美国,COOK公司),经胃镜于相应位置将套扎环逐一释放,套扎完成后退镜。内镜下静脉曲张组织黏合剂注射术:用采用聚桂醇(陕西天宇制药有限公司)-组织黏合剂(北京康派特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聚桂醇“三明治”法对曲张静脉进行硬化,在贲门下及胃底的曲张静脉内注射,组织胶凝固之后退针。联合治疗:内镜下静脉曲张套扎术联合静脉曲张组织黏合剂注射术。

    • 病人在首次入院治疗出院后,通过本院随访系统、病案系统和内镜数据系统,对病人进行电话随访,对病人再次入院的情况、内镜治疗的情况及其他诊治的情况进行随访,本研究的随访终点为首次内镜治疗后1年或1年内发生出血或再出血或死亡。

    • 根据EGVB病人首次内镜治疗后,是否发生出血或再出血将研究对象分组:内镜治疗后随访1年未出血病人为未出血组;内镜治疗后随访1年内发生出血或再出血病人为出血组。

    • (1) 病人基本情况:性别、年龄、肝硬化病因及入院时的肝功能Child-Pugh分级。(2)实验室指标:病人首次内镜治疗前的白细胞(WBC)、血红蛋白(Hb)、血小板(PLT)、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天门冬氨酸氨基转移酶(AST)、白蛋白(Alb)和凝血酶原时间(PT)。(3)首次内镜下静脉曲张情况:静脉曲张的部位、静脉曲张直径、有无红色征。(4)治疗情况:内镜治疗方式、治疗时机(一级预防:预防首次EGVB;二级预防:预防再出次EGVB;急诊止血:控制急性EGVB[3])、是否规范化随诊(在第1次治疗后,应1~2周复查内镜,根据曲张静脉的情况进一步行内镜治疗,直至静脉曲张消失或基本消失,随后每半年复查一次内镜)及治疗次数。

    • 采用t检验、χ2检验和多因素非条件logistic回归模型。

    • 本研究共纳入200例病人,其中男142例,女58例,平均(48.86±10.85)岁。随访1~12个月,其中8例因其他原因死亡,4例后续行经颈静脉肝内门腔静脉分流术排除入组,剩余62例发生再出血为出血组,124例未出现再出血为未出血组。2组病人性别、年龄、肝硬化病因方面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2组病人入院时肝功能Child-Pugh分级分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1)(见表 1)。

      分组 n 年龄(x±s)/岁 肝硬化原因 肝功能Child-Pugh分级
      乙肝 丙肝 其他 A B C
      未出血组 124 49.00±9.75 96 28 106 2 16 37 69 18
      出血组 62 48.58±12.78 40 22 50 2 10 6 30 26
      χ2 0.23* 3.50 0.92 20.81
      P >0.05 >0.05 >0.05 < 0.01
      *示t

      表 1  2组病人基本情况的比较

    • 病人首次内镜治疗前,出血组实验室检查中Hb和凝血PT水平均高于未出血组(P < 0.05和P < 0.01), PLT水平低于未出血组(P < 0.05), WBC、ALT、AST和Alb在2组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 2)。

      分组 n WBC/(×109/L) Hb/(g/L) PLT/(×109/L) ALT/(U/L) AST/(U/L) Alb/(g/L) PT/s
      未出血组 124 4.12±3.57 0.18±24.66 102.97±87.68 36.45±27.07 38.13±25.60 33.86±5.70 14.04±1.75
      出血组 62 3.82±2.99 82.42±20.35 78.19±47.55 35.42±27.37 40.93±29.26 33.38±4.99 15.37±2.63
      t 0.61 2.28 2.08 0.24 0.64 0.51 3.61
      P >0.05 < 0.05 < 0.05 >0.05 >0.05 >0.05 < 0.01

      表 2  2组病人实验室指标的比较(x±sn)

    • 病人首次内镜治疗时出血组曲张静脉直径、有红色征的比例均大于无出血组(P < 0.01和P < 0.05),2组间EGV的部位分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出血组内镜治疗次数和规范化随诊比例均高于未出血组(P < 0.01), 治疗的时机在2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 3)。

      指标 未出血组
      (n=124)
      出血组
      (n=62)
      χ2 P
      曲张静脉直径(x±s)/cm 1.22±0.40 1.54±0.40 5.13* < 0.01
      治疗次数(x±s) 4.19±1.83 1.29±0.73 15.38* < 0.01
      静脉曲张部位
        食管 44 18 0.79 >0.05
        胃底 4 2
        食管+胃底 76 42
      红色征
        有 92 55 5.26 < 0.05
        无 32 7
      内镜治疗方式
        套扎 48 22 8.19 < 0.05
        组织黏合剂注射术 0 4
        套扎+组织黏合剂注射术 76 36
      治疗时机
        一级预防 12 2 2.75 >0.05
        二级预防 102 56
        急诊止血 10 4
      规范化随诊
        是 110 10 95.11 < 0.01
        否 14 52
      *示t

      表 3  2组病人内镜下静脉曲张情况及治疗情况的比较

    • 以肝硬化EGV病人随访结果是否出血为因变量(0=出血,1=未出血),以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存在差异的因素为自变量进行赋值(见表 4),通过非条件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肝功能Child-Pugh分级、曲张静脉直径、是否有红色征、PT、是否规律随访及治疗次数均是影响内镜治疗效果的相关独立因素(P < 0.05~ P < 0.01)(见表 5)。

      变量 量化赋值
      PT X1 0=≤12.1s,1=>12.1s
      治疗次数 X2 0=1次,1=2次及以上
      规律随访 X3 0=否,1=是
      Child-Pugh分级 X4 0=A/B级,1= C级
      曲张静脉直径 X5 0= < 0.3 cm,1=≥0.3 cm
      红色征 X6 0=无,1=有
      再出血 Y 0=是,1=否

      表 4  量化赋值表

      变量 B SE Waldχ2 P OR 95%CI
      PT 6.770 2.870 5.565 < 0.05 871.184 3.142~241 525.244
      治疗次数 -4.368 1.850 5.573 < 0.05 0.013 0.000~0.476
      规律随访 -5.285 1.796 8.662 < 0.01 197.267 5.844~6 659.033
      Child-Pugh分级 6.782 2.903 5.457 < 0.05 881.677 2.979~260 941.870
      曲张静脉直径 4.499 2.036 4.883 < 0.05 89.921 1.663~4 861.513
      红色征 4.972 2.045 5.910 < 0.05 144.248 2.621~7 939.675

      表 5  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

    • EGV是反映门静脉高压最可靠的指标,在失代偿期肝硬化的病人中发病率最高可达85%[4]。EGVB是最常见的上消化道出血的原因之一,每年约30%~40%的肝硬化病人首次出现EGVB[5],在未接受二级预防治疗的病人中,1~2年内再出血率高达70%,病死率高达40%[6-7]。由此可见,对于肝硬化并发EGV病人预防出血或再出血是十分至关重要。有研究[8]表明EGVB病人首次内镜治疗后1年的再出血率约40%~60%。因此探究影响肝硬化并发EGVB病人内镜治疗效果的相关因素,对促进病人临床预后的改善是非常必要的[9]

      本研究通过对186例肝硬化并发EGV病人进行回顾性分析显示肝功能Child-Pugh分级、曲张静脉直径、是否有红色征、是否规律随访及治疗次数、PT均是影响内镜治疗效果的相关独立因素。目前Child-Pugh评分是评价肝功能情况和预测肝硬化病人预后的最经典的方法。有研究[10]发现Child-Pugh评分越高,提示再出血甚至死亡风险就越高。本研究中Child-Pugh分级是EGVB病人内镜治疗后出现再出血的独立危险因素,其原因:一方面是Child-Pugh评分越高的病人其肝脏储备功能和凝血功能越低下,内镜治疗后易形成浅表溃疡,创面难以愈合,易引发再出血[11],另一方面是当肝功能Child-Pugh C级时,血液回流门静脉时受到的阻力更大,曲张的食管胃底静脉在较高的压力下更易发生破裂出血[12],而本研究同样也显示PT延长是肝硬化合并EGV病人内镜治疗术后发生再出血独立危险因素,因此,在临床的治疗过程中,对于肝功能较差的病人,需对其内镜治疗前改善及纠正肝功能,尤其对于PT延长的病人,可适当补充凝血因子或维生素K1,以改善凝血功能,降低内镜治疗后出血的风险[13]

      门静脉高压可导致侧支循环开放,而EGV是常见侧支循环之一,其静脉曲张程度与门静脉压力高低有着密切相关,内镜检查是临床上诊断食EGV的金指标[14]。曲张静脉直径越大及红色征阳性往往意味着门静脉压力增高明显,有研究[3]显示重度食管静脉曲张、红色征是EGV再出血的危险因素,而本研究结果也提示曲张静脉直径、是否有红色征是影响内镜治疗效果的相关独立因素。因此,当病人出现红色征和重度静脉曲张应积极给予内镜治疗后的连续治疗[15]。本研究也证明了内镜治疗的次数及是否规律随访是内镜治疗术后发生再出血独立保护性因素。国内外研究[16-17]表明EGV首次出血后连续内镜治疗2~3次,可减轻食管静脉曲张程度。美国肝病学会(AASLD)的指南, 建议每隔2~8周行1次内镜下静脉曲张套扎术,用于中-重度食管静脉曲张病人的一级预防,而建议每隔1至4周行1次内镜治疗,用于中-重度静脉曲张病人的二级预防,直到静脉曲张被完全根除[18]。我国《肝硬化门静脉高压食管胃静脉曲张出血的防治指南》中指出:在第1次治疗后,应1~2周复查内镜,静脉曲张尚未到达根除或溃疡完全愈合的病人,根据曲张静脉的情况可行内镜治疗2~3次,直至静脉曲张消失或基本消失。静脉曲张消失或基本消失后,应每隔6~12个月复查1次。接受内镜治疗的病人应进行终生内镜随访和跟踪治疗[19]。因此,定期规律的胃镜随访和持续的内镜治疗可以缓解EGVB病人的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程度,从而可以降低再出血率,但本研究及其他研究[20]表明EGVB病人随访期间遵循指南复查胃镜的依从性并不高。因此,临床医生对于加强EVGB病人宣教、提高病人对随访期间胃镜复查必要性认识及胃镜复查依从性是十分重要。

      综上所述,肝功能Child-Pugh分级、曲张静脉最大直径、是否有红色征、PT、是否规律随访及治疗均是影响内镜治疗效果的相关独立因素。因此,对于肝硬化合并EGV病人在内镜治疗前应积极改善及纠正肝功能,降低门静脉压力,同时在首次内镜治疗后规律的内镜随访及治疗,从而减少再出血风险及提高病人的预后和生存质量。

参考文献 (20)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