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医学生共情与网络利他行为的关系:道德认同的中介作用

江婧 赵小彦 李旸 姚余有

引用本文:
Citation:

医学生共情与网络利他行为的关系:道德认同的中介作用

    作者简介: 江婧(1984-),女,馆员
    通讯作者: 姚余有, yaoanqi71@aliyun.com
  • 基金项目:

    蚌埠医学院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项目 2020byzx262sk

  • 中图分类号: R-05;B842

Relationship between empathy and Internet altruistic behavior of medical students: mediating role of moral identity

    Corresponding author: YAO Yu-you, yaoanqi71@aliyun.com
  • CLC number: R-05;B842

  • 摘要: 目的探讨医学生网络利他行为、共情和道德认同之间的关系。方法采用大学生网络利他行为量表、人际反应指针量表和道德认同量表为测量工具,对791名医学生进行问卷调查。结果受测医学生网络利他行为水平在性别和网龄因素上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P < 0.01)。网络利他行为与共情和道德认同均呈正相关关系(r=0.274、0.196,P < 0.01)。道德认同在共情与网络利他行为之间起部分中介作用,效应值为15.01%。结论共情可以直接正向影响网络利他行为,也可以通过道德认同影响网络利他行为,共情和道德认同水平的提高有助于增加医学生的网络利他行为。
  • 图 1  共情、道德认同与网络利他行为之间的结构方程模型

    表 1  网络利他行为总分及各维度在不同人口学特征上的比较(x±s;分)

    特征 n 网络利他行为总分 网络支持 网络指导 网络分享 网络提醒
    性别
       男 406 53.47±14.75 19.33±5.26 11.79±3.74 11.69±3.58 10.67±3.23
       女 385 50.44±14.52 18.68±5.24 10.95±3.60 11.11±3.53 9.70±3.18
       t 2.91 1.73 3.22 2.27 4.23
       P < 0.01 >0.05 < 0.01 < 0.05 < 0.01
    年级
       大一 173 51.73±15.54 19.13±5.53 11.06±3.93 11.27±3.78 10.27±3.45
       大二 157 52.06±14.77 19.05±5.21 11.34±3.79 11.43±3.67 10.24±3.19
       大三 324 52.67±14.69 19.02±5.19 11.73±3.65 11.60±3.54 10.32±3.27
       大四 72 51.92±12.48 19.31±4.83 11.26±3.11 11.40±3.16 9.94±2.59
       大五 65 49.23±14.76 18.22±5.52 10.66±3.54 10.80±3.27 9.55±3.26
       F 0.76 0.45 1.69 0.77 0.89
       P >0.05 >0.05 >0.05 >0.05 >0.05
       MS组内 216.561 27.717 13.595 12.735 10.495
    生源地
       城镇 380 52.44±15.73 19.12±5.58 11.58±3.94 11.60±3.75 10.14±3.39
       农村 411 51.58±13.70 18.91±4.95 11.19±3.45 11.23±3.38 10.25±3.10
       t 0.82 0.56 1.50 1.44 0.47
       P >0.05 >0.05 >0.05 >0.05 >0.05
    独生子女
       是 229 52.15±16.39 19.09±5.86 11.41±4.09 11.47±3.88 10.17±3.55
       否 562 51.93±13.98 18.98±5.00 11.36±3.52 11.38±3.43 10.20±3.11
       t 0.19 0.27 0.19 0.30 0.12
       P >0.05 >0.05 >0.05 >0.05 >0.05
    网龄/年
       1 15 45.53±11.22 16.73±4.40 9.73±3.17 9.67±2.61 9.40±3.02
       2 31 50.58±15.25 18.29±5.17 11.03±4.09 10.97±3.52 10.29±3.26
       3 98 52.67±13.20 19.26±4.52 11.46±3.43 11.67±3.36 10.29±2.84
       4 54 45.63±14.30 16.69±5.08 10.02±3.53 9.94±3.23 8.98±3.25
       ≥5 593 52.70±14.89 19.28±5.36 11.55±3.72 11.56±3.62 10.31±3.29
       F 3.77 3.99 3.00 3.75 2.34
       P < 0.01 < 0.01 < 0.05 < 0.01 >0.05
       MS组内 213.309 27.228 13.507 12.545 10.419
    下载: 导出CSV

    表 2  影响网络利他行为因素的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

    变量 B OR 95%CI P
    性别
       女 0* 1.000 1.170~2.637 < 0.01
       男 0.564 1.757
    独生子女
       否 0* 1.000 0.510~1.288 >0.05
       是 -0.210 0.811
    生源地
       城镇 0* 1.000 0.623~1.441 >0.05
       农村 -0.054 0.948
    网龄/年
       1 0* 1.000
       2 1.512 4.538 0.467~44.076 >0.05
       3 1.065 2.902 0.331~25.399 >0.05
       4 0.539 1.714 0.171~17.194 >0.05
       ≥5 1.094 2.987 0.359~24.844 >0.05
    年级
       大一 0* 1.000
       大二 0.280 1.324 0.791~2.216 >0.05
       大三 -0.047 0.954 0.512~1.777 >0.05
       大四 -0.173 0.841 0.358~1.978 >0.05
       大五 0.074 1.077 0.493~2.353 >0.05
    道德认同均分四分位
       道德认同均分 < 3.4 0* 1.000
       道德认同均分3.4~3.7 -0.045 0.956 0.569~1.607 >0.05
       道德认同均分>3.7~4.0 -0.745 0.475 0.247~0.913 < 0.05
    道德认同均分>4.0 -0.152 0.859 0.495~1.493 >0.05
    共情均分四分位
       共情均分 < 1.772 0* 1.000
       共情均分1.772~2.045 0.594 1.811 0.917~3.576 >0.05
       共情均分>2.045~2.409 1.099 3.002 1.608~5.604 < 0.01
       共情均分>2.409 1.713 5.543 2.939~10.452 < 0.01
    注:*示以此为对照组,故回归系数为0
    下载: 导出CSV

    表 3  网络利他行为与共情和道德认同相关分析

    项目 1 2 3 4 5 6 7 8 9
    1 网络利他行为总分
    2 共情总分 0.274**
    3 观点采择 0.35** 0.780**
    4 共情关注 0.042 0.604** 0.321**
    5 想象力 0.151** 0.767** 0.470** 0.353**
    6 个人痛苦 0.212** 0.704** 0.400** 0.152** 0.387**
    7 道德认同总分 0.196** 0.452** 0.373** 0.432** 0.353** 0.164**
    8 内隐 -0.038 0.378** 0.259** 0.494** 0.314** 0.063 0.860**
    9 外显 0.372** 0.403** 0.383** 0.256** 0.296** 0.218** 0.868** 0.493**
    **P < 0.01
    下载: 导出CSV
  • [1] 郑显亮, 祝春兰, 顾海根. 大学生网络利他行为量表的编制[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11, 19(5): 606.
    [2] EFREMOVA M, BULTSEVA M.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individual values and prosocial behavior in an online and offline contexts[J]. Social Psychol Society, 2020, 11(1): 107. doi: 10.17759/sps.2020110107
    [3] 赵倩. 特质移情与大学生网络利他行为: 道德认同的调节作用[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19, 27(4): 800.
    [4] MEANY J, ROGERS CR, DORFMAN E, et al. Client-centered therapy: its current practice, implications and theory[M]. London: Constable, 1951: 10.
    [5] 郑显亮, 谢方威, 丁亮, 等. 社会阶层与大学生网络利他行为: 一个有调节的中介模型[J]. 心理发展与教育, 2021, 37(2): 182.
    [6] 刘仁贵. 道德认同概念辨析[J]. 伦理学研究, 2014(6): 15.
    [7] AQUINO K, MCFERRAN B, LAVEN M. Moral identity and the experience of moral elevation in response to acts of uncommon goodness[J]. J Personal Soc Psychol, 2011, 100(4): 703. doi: 10.1037/a0022540
    [8] 张凤凤, 董毅, 汪凯, 等. 中文版人际反应指针量表(IRI-C)的信度及效度研究[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10, 18(2): 155.
    [9] 万增奎, 杨韶刚. 青少年道德自我认同问卷的修订[J]. 社会心理科学, 2008, 23(5): 41.
    [10] 姜永志, 王超群. 社交网络使用对青少年网络利他行为的影响: 有调节的中介模型[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21, 29(4): 824.
    [11] 武亦文, 阴山燕, 田可心. 共情对网络利他行为的影响: 宽恕的中介作用[J]. 陕西学前师范学院学报, 2022, 38(2): 118.
    [12] BATSON CD, FULTZ J, SCHOENRADE PA. Distress and empathy: two qualitatively distinct vicarious emotions with different motivational consequences[J]. J Pers, 1987, 55(1): 19.
    [13] 宋思宜, 王丽萍. 医学院大学生共情能力, 主观幸福感和利他行为的关系研究[J]. 卫生职业教育, 2020, 38(1): 134.
    [14] 蒋怀滨. 网络利他行为研究[M]. 北京: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2019.56.
    [15] DECETY J. Empathy in medicine: what it is, and how much we really need it[J]. Am J Med, 2020, 133(5) : 561.
    [16] 黄华. 道德教育: 从认知转向认同[J]. 当代教育科学, 2012, 344(17): 3.
    [17] 刘慧瀛, 杨静怡, 王婉, 等. 道德自我认同、自尊和网络匿名性对网络利他行为的影响: 一个有调节的中介模型[J]. 中国特殊教育, 2021, 247(1): 83.
    [18] 巫江丽, 李占星, 倪晓莉, 等. 大学生的共情、道德认同和利他倾向的关联[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20, 34(3): 219.
    [19] XU ZX, MA HK. How can a deontological decision lead to moral behavior? The moderating role of moral identity[J]. J Bus Ethics, 2016, 137(3): 537.
    [20] 李佩轩. 大学生共情对网络利他行为的影响: 道德认同的中介作用[D]. 长春: 吉林大学, 2020.
    [21] BLASI A. Moral cognition and moral action: a theoretical perspective[J]. Dev Rev, 1983, 3(2): 178.
  • [1] 杨秀木郭宏艳申正付周静赵龙 . 志愿动机与志愿行为:亲社会倾向的中介作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7): 963-96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7.041
    [2] 明丽娟齐玉龙赵静荣梅生徐凌忠 . 认知行为疗法干预医学生网络成瘾行为的效果评价.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2): 248-251.
    [3] 杨秀木申正付刘晶晶刘峰姚扬陶仪声 . 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职业使命感与学业投入的关系:希望的中介作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0): 1382-138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10.026
    [4] 康蓉梁玉猛申正付杨秀木 . 时间管理倾向对医学生学业拖延的影响:自我同情的中介作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6): 822-82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6.028
    [5] 贾贤杰张玉凤 . 医学生掌握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知识、态度和行为相关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7, 32(1): 90-92.
    [6] 朱媛媛祖大玲高伟黄敏 . 正念心理特质对冠心病PCI术后病人健康素养与服药依从性的中介效应.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10): 1451-145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10.027
    [7] 胡伟 . 某医学院校大学生网络成瘾影响因素的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10): 1415-1418.
    [8] 束莉马嬿赵文红张晨尹传令 . 某医学院校大学生营养知识、态度及饮食行为调查.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5): 637-639.
    [9] 徐芳 . 医学院学生洁面知识态度行为调查.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10): 1347-134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10.028
    [10] 严发萍王红雨邹兵赵琦兰 . 某医学院学生亚健康状况与锻炼行为的关系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5): 656-65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5.031
    [11] 胡乔乔肖艳红 . 组织支持在新护士转型冲击与职业倦怠之间的中介效应.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11): 1607-161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11.032
    [12] 殷慧慧门莉莉王艾红 . 抑郁在限制性饮食与糖尿病控制状况间的中介效应.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11): 1611-161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11.033
    [13] 束莉赵文红李婷胡停停 . 大学生营养知识、态度、行为调查及膳食状况评价.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2): 227-229,23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2.030
    [14] 曹虹汪家龙李惠萍方勤 . 心理资本在高职护生社会支持与职业决策自我效能间的中介效应.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5): 653-65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5.025
    [15] 王旭美 . 实习护生心理弹性在情绪智力与职业倦怠间的中介效应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4): 512-51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04.022
    [16] 李亚楠孙海燕刘巍陈小龙 . 自我效能在股骨干骨折术后病人家庭关怀度与创伤后成长间的中介效应.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9): 1318-132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9.041
    [17] 李礼王晓彦王立金 . 医学生学习倦怠现状调查.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3): 367-369,37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3.026
    [18] 梅翠竹齐玉龙周纯先周占伟张玉媛孔刚芈静鲁静 . 医学生控烟能力调查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5): 518-521.
    [19] 陈澄澄敖永平宁松毅杨静孙洁洁张婷婷 . 中晚期肺癌病人社会支持与志气缺失的关系: 心理资本的中介作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5): 677-68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05.029
    [20] 申正付贺庆功杨秀木马嬿 . 医学生媒介素养状况调查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3): 357-360.
  • 加载中
图(1)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241
  • HTML全文浏览量:  677
  • PDF下载量:  6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3-04-09
  • 录用日期:  2023-09-12
  • 刊出日期:  2023-11-15

医学生共情与网络利他行为的关系:道德认同的中介作用

    通讯作者: 姚余有, yaoanqi71@aliyun.com
    作者简介: 江婧(1984-),女,馆员
  • 1. 安徽医科大学 公共卫生学院, 安徽 合肥 230032
  • 2. 蚌埠医学院 图书馆, 安徽 蚌埠 233030
  • 3. 蚌埠医学院 发展规划处, 安徽 蚌埠 233030
基金项目:  蚌埠医学院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项目 2020byzx262sk

摘要: 目的探讨医学生网络利他行为、共情和道德认同之间的关系。方法采用大学生网络利他行为量表、人际反应指针量表和道德认同量表为测量工具,对791名医学生进行问卷调查。结果受测医学生网络利他行为水平在性别和网龄因素上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P < 0.01)。网络利他行为与共情和道德认同均呈正相关关系(r=0.274、0.196,P < 0.01)。道德认同在共情与网络利他行为之间起部分中介作用,效应值为15.01%。结论共情可以直接正向影响网络利他行为,也可以通过道德认同影响网络利他行为,共情和道德认同水平的提高有助于增加医学生的网络利他行为。

English Abstract

  •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网络渗透进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并产生巨大影响。网络利他行为作为利他行为在网络中的延伸,是正向、积极且与互联网使用者关系最密切的网络行为之一。网络利他行为是在网络环境中表现出有利于他人和社会且不以利己为目的的自愿行为,其中包括网络支持、网络指导、网络分享和网络提醒等,是一种网络积极心理现象[1]。由于互联网具有实时性、交换性、共享性、开放性等特点,使得发生在网络中的利他行为较现实中更多,且受惠范围更广[2]。网络利他行为影响因素研究表明,个体性别、道德认同感和特质移情等对网络利他行为均有影响作用[3]。共情是影响网络利他行为的一个重要因素,有研究[4]指出共情是能够站在他人立场,设身处地地理解和认同他人境地的能力,高共情水平的个体能够及时、准确地察觉到有关他人需求的信息,并能产生对求助者设身处地的理解行为,增加人与人之间的合作与互助[5]。道德认同是社会中的个体在一定的认知和情感基础上,接受和认同社会道德规范,并与其在认知、情感或行动上保持一致性的过程[6]。有关道德认同的研究[7]显示,道德认同可正向预测利他行为,并可通过与道德提升的交互作用来提高利他行为,因此提升道德认知对于激发大学生产生网络利他行为有积极的意义。大学生的受教育程度和对社会热点事件的主动关注,是其发起、参与和推动网络群体行为的主要原因之一,对大学生合理使用网络的引导,有助于树立其正确的网络行为价值观。本研究旨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调查网络利他行为、共情和道德认同的相互作用机制,关注了以往研究中较少被涉及的医学生群体,对引导医学生正确、合理地利用网络和参与、实施恰当的网络行为,发挥互联网对医学生个体心理素养、道德行为的正面影响起到积极作用。

    • 本研究采用分层整群随机抽样,选取某医学院大一至大五的部分班级学生作为研究对象,通过问卷星系统发放电子问卷1 200份,回收问卷987份,有效问卷791份,有效率80.14%。研究对象中男生406人(51.33%),女生385人(48.67%)。

    • 在电子问卷设计阶段,每题均设置为必答题;问卷投放阶段对班级调查员进行统一培训,讲解量表内容、填写规则和计分方式等注意事项;在填表时,调查员全程在线,随时给予解答;回收数据时,由两人核查全部数据,删除机械回答和答题时间少于200 s的数据,相同IP地址多次提交的问卷只保留一份数据。

    • 中文版人际反应指针量表依据DAVIS1980年编制的人际反应指针问卷修订而成[8],共计22题,分成4个因素:观点采择、共情关注、想象力和个人痛苦,量表采用Likert 5点计分。本研究中量表Cronbach′s α系数为0.824。

    • 大学生网络利他行为量表由郑显亮等[1]在2011年基于大学生群体编制。量表包含26个项目, 由网络支持、网络指导、网络分享和网络提醒4个维度组成。量表采用4点计分,被测个体得分越高, 表示其网络利他行为程度越高。本研究中量表Cronbach′s α系数0.968。

    • 道德认同量表由万增奎等[9]修订编制,由内隐道德认同和外显道德认同2个因子组成,共计10个项目。量表采用5点计分,个体得分越高, 表示道德认同水平越高。本研究中量表Cronbach′s α系数为0.841。

    • 采用Harman单因素检验、t检验、方差分析、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Pearson相关分析和结构方程模型。

    • 本研究中共同方法偏差采用Harman单因素检验,对共情量表、道德认同量表、网络利他行为量表的所有题项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第一个因子的特征值为17.444,解释变异量为30.075%,未超过40%的临界值,说明本研究中的数据共同方法偏差不严重。

    • 本研究医学生网络利他行为评分(2.00±0.57)分,低于中等临界值2.5分(t=24.88,P < 0.01),共情评分(2.08±0.51)分,高于中等临界值2分(t=4.54,P < 0.01),道德认同评分(3.63±0.62)分,高于中等临界值3分(t=28.53,P < 0.01)。

    • 本研究中医学生网络利他行为总分(51.99±14.70)分;网络利他行为总分在不同性别和网龄上的得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1),男生在网络利他行为总分、网络指导、网络分享和网络提醒维度得分均高于女生(P < 0.05~P < 0.01),网络利他行为总分及网络支持、网络指导、网络分享3个维度评分均随着网龄的增加呈波动性上升趋势(P < 0.05~P < 0.01)。不同年级、生源地和是否独生子女在网络利他行为总分及其各维度上得分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 1)。

      特征 n 网络利他行为总分 网络支持 网络指导 网络分享 网络提醒
      性别
         男 406 53.47±14.75 19.33±5.26 11.79±3.74 11.69±3.58 10.67±3.23
         女 385 50.44±14.52 18.68±5.24 10.95±3.60 11.11±3.53 9.70±3.18
         t 2.91 1.73 3.22 2.27 4.23
         P < 0.01 >0.05 < 0.01 < 0.05 < 0.01
      年级
         大一 173 51.73±15.54 19.13±5.53 11.06±3.93 11.27±3.78 10.27±3.45
         大二 157 52.06±14.77 19.05±5.21 11.34±3.79 11.43±3.67 10.24±3.19
         大三 324 52.67±14.69 19.02±5.19 11.73±3.65 11.60±3.54 10.32±3.27
         大四 72 51.92±12.48 19.31±4.83 11.26±3.11 11.40±3.16 9.94±2.59
         大五 65 49.23±14.76 18.22±5.52 10.66±3.54 10.80±3.27 9.55±3.26
         F 0.76 0.45 1.69 0.77 0.89
         P >0.05 >0.05 >0.05 >0.05 >0.05
         MS组内 216.561 27.717 13.595 12.735 10.495
      生源地
         城镇 380 52.44±15.73 19.12±5.58 11.58±3.94 11.60±3.75 10.14±3.39
         农村 411 51.58±13.70 18.91±4.95 11.19±3.45 11.23±3.38 10.25±3.10
         t 0.82 0.56 1.50 1.44 0.47
         P >0.05 >0.05 >0.05 >0.05 >0.05
      独生子女
         是 229 52.15±16.39 19.09±5.86 11.41±4.09 11.47±3.88 10.17±3.55
         否 562 51.93±13.98 18.98±5.00 11.36±3.52 11.38±3.43 10.20±3.11
         t 0.19 0.27 0.19 0.30 0.12
         P >0.05 >0.05 >0.05 >0.05 >0.05
      网龄/年
         1 15 45.53±11.22 16.73±4.40 9.73±3.17 9.67±2.61 9.40±3.02
         2 31 50.58±15.25 18.29±5.17 11.03±4.09 10.97±3.52 10.29±3.26
         3 98 52.67±13.20 19.26±4.52 11.46±3.43 11.67±3.36 10.29±2.84
         4 54 45.63±14.30 16.69±5.08 10.02±3.53 9.94±3.23 8.98±3.25
         ≥5 593 52.70±14.89 19.28±5.36 11.55±3.72 11.56±3.62 10.31±3.29
         F 3.77 3.99 3.00 3.75 2.34
         P < 0.01 < 0.01 < 0.05 < 0.01 >0.05
         MS组内 213.309 27.228 13.507 12.545 10.419

      表 1  网络利他行为总分及各维度在不同人口学特征上的比较(x±s;分)

    • 以性别、年级、网龄、生源地、独生子女、道德认同和共情为自变量,网络利他行为为因变量,采用Enter法进行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性别、道德认同和共情是网络利他行为的影响因素(P < 0.05~P < 0.01),男生的网络利他行为是女生的1.75倍;道德认同均分3.7~4.0分是均分 < 3.4分的0.475倍;共情平均值在2.045~2.409分组是最低分值分组网络利他行为评分的3.000倍,共情平均值最高分值分组是最低分值分组网络利他行为的5.543倍(见表 2)。

      变量 B OR 95%CI P
      性别
         女 0* 1.000 1.170~2.637 < 0.01
         男 0.564 1.757
      独生子女
         否 0* 1.000 0.510~1.288 >0.05
         是 -0.210 0.811
      生源地
         城镇 0* 1.000 0.623~1.441 >0.05
         农村 -0.054 0.948
      网龄/年
         1 0* 1.000
         2 1.512 4.538 0.467~44.076 >0.05
         3 1.065 2.902 0.331~25.399 >0.05
         4 0.539 1.714 0.171~17.194 >0.05
         ≥5 1.094 2.987 0.359~24.844 >0.05
      年级
         大一 0* 1.000
         大二 0.280 1.324 0.791~2.216 >0.05
         大三 -0.047 0.954 0.512~1.777 >0.05
         大四 -0.173 0.841 0.358~1.978 >0.05
         大五 0.074 1.077 0.493~2.353 >0.05
      道德认同均分四分位
         道德认同均分 < 3.4 0* 1.000
         道德认同均分3.4~3.7 -0.045 0.956 0.569~1.607 >0.05
         道德认同均分>3.7~4.0 -0.745 0.475 0.247~0.913 < 0.05
      道德认同均分>4.0 -0.152 0.859 0.495~1.493 >0.05
      共情均分四分位
         共情均分 < 1.772 0* 1.000
         共情均分1.772~2.045 0.594 1.811 0.917~3.576 >0.05
         共情均分>2.045~2.409 1.099 3.002 1.608~5.604 < 0.01
         共情均分>2.409 1.713 5.543 2.939~10.452 < 0.01
      注:*示以此为对照组,故回归系数为0

      表 2  影响网络利他行为因素的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

    • 相关分析结果显示,网络利他行为总分、共情总分和道德认同总分存在两两相关关系,网络利他行为总分与共情总分和道德认同总分均呈正相关关系(P < 0.01),共情总分和道德认同总分呈正相关关系(P < 0.01)(见表 3)。

      项目 1 2 3 4 5 6 7 8 9
      1 网络利他行为总分
      2 共情总分 0.274**
      3 观点采择 0.35** 0.780**
      4 共情关注 0.042 0.604** 0.321**
      5 想象力 0.151** 0.767** 0.470** 0.353**
      6 个人痛苦 0.212** 0.704** 0.400** 0.152** 0.387**
      7 道德认同总分 0.196** 0.452** 0.373** 0.432** 0.353** 0.164**
      8 内隐 -0.038 0.378** 0.259** 0.494** 0.314** 0.063 0.860**
      9 外显 0.372** 0.403** 0.383** 0.256** 0.296** 0.218** 0.868** 0.493**
      **P < 0.01

      表 3  网络利他行为与共情和道德认同相关分析

    • 本研究采用结构方程模型对道德认同在共情和网络利他行为之间的中介效应进行检验,以网络利他行为为因变量,共情为自变量,道德认同为中介变量建立结构方程模型(模型拟合指标:χ2/df=4.241,RMESA=0.064,GFI=0.98,NFI=0.982, CFI = 0.986,TLI=0.969)。中介效应分析中,共情与网络利他行为(β=0.743,P < 0.01)、道德认同与网络利他行为(β=0.879,P < 0.01)、共情与道德认同(β=0.816,P < 0.01)之间的路径系数均具有统计学意义。道德认同是医学生共情与网络利他行为之间的中介变量,起不完全中介作用,效应占比15.01%(见图 1)。

      图  1  共情、道德认同与网络利他行为之间的结构方程模型

    • 本研究结果显示医学生网络利他行为低于中等临界值,其原因首先可能和学业负担较重有关。医学生可支配用于网络活动的时间较少,对网络的关注度相对较低,导致网络利他行为呈现低水平状态。其次,有研究[10]显示网络环境对大学生的网络利他行为有一定影响,网络社会信息繁杂、难辨真假,网络欺诈、网络暴力事件层出不穷,网络负性事件可能会降低大学生在网络中实施利他行为的意愿。网络利他行为在性别上有显著差异,男生在网络利他行为总分、网络分享、网络指导和网络提醒维度上的得分均显著高于女生,可能由于男女生在计算机知识和网络技术方面的差异导致,男生相较于女生来说在上述方面表现出更大的兴趣。网络支持维度在性别上不存在显著差异,说明在网络世界中不分性别,大学生们都愿意向陌生人伸出援手,网络支持相较其他维度在网络技术层面的要求较低,更侧重于人际关系和情感支持。此外,医学生网络利他行为还与网龄有关,研究结果显示,网络使用时间5年以上的个体,在网络社会中表现出高水平利他行为,该结果可能与个体自身积攒的网络知识和经验有关,长期积攒的相关知识使其有足够的能力在网络中对他人进行支持和帮助。

    • 本研究结果表明,共情对网络利他行为能产生显著正向影响,即参与调查的医学生的共情水平越高,其网络利他行为的程度越高,该结果与之前的非医学专业大学生的研究[5, 11]结果相似。BATSON等[12]提出的共情利他主义假说认为,当看到处于困境中的他人,或是看到他人的苦难遭遇后,个体会产生共情相关的亲社会行为。这种行为的最终目的是使受帮助的人获益,而不是出自对自身利益的考虑,并且伴随着共情体验的加深,个体更易感知他人情绪状态,利他动机就愈发强烈,更易产生利他行为,因此共情水平高的个体会表现出更多的利他行为[13]。网络利他行为是现实利他行为在网络中的延伸,与现实中的利他行为相比并无本质上的差异[14],这可能是共情水平高的个体也会表现出更多网络利他行为的原因之一。共情能力可帮助改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增强人际信任和沟通,因此提升共情能力对于解决医患之间的问题有良好的效果,国外已经把共情能力培养应用于心理咨询和医疗专业中[15]。本研究二元logistic回归结果显示,把共情平均值按四分位进行分组,随着分组分数增加,网络利他行为得分也随之增加,共情平均值的最高分值分组的网络利他行为是最低分值分组的5.543倍。本研究中道德认同对网络利他行为有正向预测作用,依据道德认同的社会认知观,道德认同是一种个体自我图式,包含了道德目标、价值、行为、特质等结构表征,影响个体对信息感知和表现行为[16]。因此,道德认同高的个体更容易从社会角色的认同角度出发,接受、感知和加工获取到的外部信息,其内在的道德标准会对自身产生较强的约束力,为维持高道德标准而促使个体表现出利他行为[17-18],如在网络中获取相应的信息即可表现出网络利他行为。这一结果也显示了道德认同的跨情景同一性,即在现实社会和网络环境中,高道德认同的个体均会表现出较高水平的利他行为。本研究结果显示共情与道德认同之间呈正相关关系,共情水平越高,道德认同水平越高。共情自身是一种道德情绪,共情和道德认同之间存在相互影响的关系,共情水平越高的个体,在共情的过程中,对自身道德内化和符号化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较高的道德认同水平的个体,更倾向于产生高水平共情[19]

    • 研究结果显示,共情不仅可以直接促进网络利他行为的增加,也可以通过道德认同来正向影响网络利他行为,道德认同在共情与网络利他行为之间起到了部分中介作用。研究[20]发现,共情可以激活个体内在的道德认同模式,该模式的激活会促使个体道德认同的内外表现形式保持一致,个体自身内在的道德认知标准和其在人际互动中表现出自我拥有的某些道德品质程度会持续产生影响,进而表现出较高水平的道德认同,高道德认同水平的个体会对他人的困难,痛苦更加地关注。根据BLASI[21]的道德认同动机理论,道德认同对于道德行为有激发作用,是道德行为发生的重要促进因素,个体内在的道德标准和道德认知促使其做出利他行为,最终进一步影响其在网络中的行为规范,产生网络利他行为。

      网络利他行为在大学生中的水平调查已开展多年,但对医学生群体的调查较少,本研究通过调查了解在校医学生的网络利他行为、共情和道德认同的现状和相互关系,为医学院校更好地开展学生德育教育提供理论指导,从而加强对大学生道德素养的建设,重视、培养学生共情和道德认同能力,开展相应德育课程,逐步提高共情和道德认同水平,进而增加网络利他行为,最终为医学生的学习、社交和成长带来积极的影响。

参考文献 (21)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