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运动自我效能、领悟社会支持对孕期体力活动的影响

卢友敏 姜孟凡 高瑾 李金芝

引用本文:
Citation:

运动自我效能、领悟社会支持对孕期体力活动的影响

    作者简介: 卢友敏(1997-), 女, 硕士研究生
    通讯作者: 李金芝, 2639917769@qq.com
  • 基金项目:

    蚌埠医学院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 Byycxz20011

  • 中图分类号: R714.1

Effects of exercise self-efficacy and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on physical activity during pregnancy

    Corresponding author: LI Jin-zhi, 2639917769@qq.com
  • CLC number: R714.1

  • 摘要: 目的了解孕期体力活动现状,探讨运动自我效能、领悟社会支持对孕期体力活动的影响,为临床制定针对性、个性化的孕期体力活动干预措施提供参考。方法便利抽取蚌埠市两所医院496例孕妇作为研究对象,采用一般资料调查表、孕妇体力活动问卷、孕妇运动自我效能量表及领悟社会支持量表进行调查。结果仅有25.2%(125/496)的孕妇达到孕期体力活动指南推荐的标准,孕妇运动自我效能与体力活动水平呈正相关关系(r=0.217,P<0.01),领悟社会支持与运动自我效能呈正相关关系(r=0.294,P<0.01),领悟社会支持与体力活动水平的关系差异无统计学意义(r=0.065,P>0.05)。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年龄、受教育水平及运动自我效能是孕期体力活动的影响因素(P<0.05),年龄越大达标率越低,受教育水平高和自我效能高者达标率高。结论孕期体力活动水平表现不足,卫生保健者应制定和实施具体、个性化的孕期体力活动指导,以增强孕妇运动自我效能,提高孕妇体力活动水平。
  • 表 1  孕妇体力活动能耗情况[x±s; M(P25, P75)]

    类别 总体
    (n=496)
    未达标组
    (n=371)
    达标组
    (n=125)
    每周总能耗值 135.17±4.98 114.62±4.58 196.15±12.90
    按强度分类
       静坐 14.0(4.4, 21.9) 10.9(4.4, 21.9) 15.0(7.9, 24.9)
       低强度 57.8(26.9, 103.0) 48.1(22.6,94.5) 78.9(44.1,130.2)
       中等强度 25.6(9.6, 60.0) 18.3(7.1, 43.8) 45.1(25.5, 107.5)
       高强度 0.0(0.0, 0.0) 0.0(0.0, 0.0) 0.0(0, 0.8)
    按类型分类
       家务照顾活动 60.6(36.3, 100.3) 55.6(34.3, 91.5) 77.0(44.9, 135.4)
       交通出行 7.4(3.4, 17.5) 6.7(2.1, 14.1) 15.5(6.7, 36.8)
       运动锻炼 2.2(0.38,7.8) 0.9(0.4,3.2) 12.2(9.6, 20.9)
       职业活动 0.0(0.0, 55.6) 0.0(0.0,42.5) 11.2(0.0,86.5)
    下载: 导出CSV

    表 2  2组孕妇一般情况比较[n;百分率(%)]

    影响因素 未达标组
    (n=371)
    达标组
    (n=125)
    Z P
    年龄/岁
       <25 78(65.5) 41(34.5)
       25~ 159(76.1) 51(23.9) -2.66 < 0.01
       30~ 100(78.7) 27(21.3)
       ≥35 34(82.9) 7(17.1)
    户籍
       城市 226(72.0) 145(79.7) 3.62* >0.05
       农村 88(28.0) 37(20.3)
    孕前BMI
       较低者 77(77.0) 23(23.0)
       正常者 170(77.6) 49(22.4) -1.51 >0.05
       超重者 55(69.6) 24(30.4)
       肥胖者 69(70.4) 29(29.6)
    产次
       初产妇 166(68.0) 78(32.0) 11.66* < 0.01
       经产妇 205(81.3) 47(18.7)
    受教育水平
       初中及以下 158(89.3) 19(10.7) -5.61 < 0.01
       高中及中专 61(72.6) 23(27.4)
       大专及本科以上 152(64.7) 83(35.3)
    家庭人均月收入/元
       <2 000 26(96.3) 1(3.7) -1.87 >0.05
       2 000~5 000 178(75.1) 59(24.9)
       >5 000 167(72.0) 65(28.0)
    孕期是否工作
       是 198(72.0) 77(28.0) 2.56* >0.05
       否 173(78.3) 48(21.7)
    *示χ2
    下载: 导出CSV

    表 3  运动自我效能、领悟社会支持与体力活动的相关性分析(r)

    项目 体力活动 运动自我效能 领悟社会支持
    体力活动 1.000
    运动自我效能 0.217** 1.000
    领悟社会支持 0.065 0.294** 1.000
    **P<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4  孕妇孕期体力活动多因素分析

    变量 B SE Waldχ2 P OR(95%CI)
    常数项 -2.783 0.699 15.830 < 0.01 0.062(-)
    年龄 9.762 < 0.05
    年龄(25~岁) -0.774 0.278 7.736 < 0.01 0.461(0.267~0.796)
    年龄(30~岁) -0.823 0.326 6.360 < 0.05 0.439(0.232~0.832)
    年龄(≥35岁) -0.966 0.502 3.703 < 0.05 0.380(0.142~1.018)
    经产妇 -0.290 0.243 1.420 >0.05 0.748(0.465~1.205)
    受教育水平 24.970 < 0.01
    高中及中专 1.040 0.355 8.604 < 0.01 2.830(1.412~5.672)
    大专及本科以上 1.486 0.297 24.968 < 0.01 4.418(2.467~7.913)
    运动自我效能 0.422 0.194 4.716 < 0.05 1.526(1.042~2.234)
    下载: 导出CSV
  • [1]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Physical Activity. 2017, Available at: http://www.who.int/topics/physical_activity/en(accessed on 15 April, 2021).
    [2] FARPOUR-LAMBERT NJ, ELLS LJ, MARTINEZ DE TEJADA B, et al. Obesity and weight gain in pregnancy and postpartum: an evidence review of lifestyle interventions to inform maternal and child health policies[J]. Front Endocrinol (Lausanne), 2018(9): 546.
    [3] 张海英, 鲍妍宏, 兰茜, 等. 孕早期中度及以上体力活动降低妊娠期糖尿病的发病风险[J]. 中华围产医学杂志, 2019, ?(4): 233.
    [4] BULL FC, AL-ANSARI SS, BIDDLE S, et al.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20 guidelines on physical activity and sedentary behaviour[J]. Br J Sports Med, 2020, 54(24): 1451. doi: 10.1136/bjsports-2020-102955
    [5] AINSWORTH BE, HASKELL WL, WHITT MC, et al. Compendium of physical activities: an update of activity codes and MET intensities[J]. Med Sci Sports Exerc, 2000, 32(9 Suppl): S498.
    [6] 鲍妍宏, 吴成, 赵蓉萍, 等. 孕中、晚期中度及以上体力活动水平与孕期增重的关系研究[J]. 四川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8, 49(6): 938.
    [7] GASTON A, CRAMP A. Exercise during pregnancy: a review of patterns and determinants[J]. J Sci Med Sport, 2011, 14(4): 299. doi: 10.1016/j.jsams.2011.02.006
    [8] 裴丽, 王燕, 王美凤, 等. 社会生态模型下影响2型糖尿病患者体力活动相关因素关系模型的构建[J]. 中国实用护理杂志, 2016, 32(5): 325.
    [9] COLL CV, DOMINGUES MR, GONÇALVES H, et al. Perceived barriers to leisure-time physical activity during pregnancy: a literature review of 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evidence[J]. J Sci Med Sport, 2017, 20(1): 17. doi: 10.1016/j.jsams.2016.06.007
    [10] MCLEROY KR, BIBEAU D, STECKLER A, et al. An ecological perspective on health promotion programs[J]. Health Educ Q, 1988, 15(4): 351. doi: 10.1177/109019818801500401
    [11] CHASAN-TABER L, SCHMIDT MD, ROBERTS DE, et al.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a pregnancy physical activity questionnaire[J]. Med Sci Sports Exerc, 2004, 36(10): 1750. doi: 10.1249/01.MSS.0000142303.49306.0D
    [12] 张燕, 赵岳, 董胜雯, 等. 中文版孕期身体活动问卷信效度评定[J]. 中华护理杂志, 2013, 48(9): 825.
    [13] KROLL T, KEHN M, HO PS, et al. The SCI Exercise Self-Efficacy Scale (ESES): development and psychometric properties[J]. Int J Behav Nutr Phys Act, 2007, 4: 34. doi: 10.1186/1479-5868-4-34
    [14] BLAND HW, MELTON BF, MARSHALL ES, et al. Measuring exercise self-efficacy in pregnant women: psychometric properties of the pregnancy-exercise self-efficacy scale (P-ESES)[J]. J Nurs Meas, 2013, 21(3): 349. doi: 10.1891/1061-3749.21.3.349
    [15] 杨红梅, 邓永芳, 高玲玲. 中文版孕妇运动自我效能量表的信效度研究[J]. 中华护理杂志, 2017, 52(5): 632.
    [16] ZIMET GD, POWELL SS, FARLEY GK, et al. Psychometric characteristics of the multidimensional scale of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J]. J Pers Assess, 1990, 55(3/4): 610.
    [17] 姜乾金. 领悟社会支持量表(PSSS)[M]. 北京: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 1999: 131.
    [18] 杨红梅, 邓永芳, 高玲玲. 广州市孕妇孕期体力活动现状及其影响因素[J]. 循证护理, 2017, 3(3): 238.
    [19] 张燕, 胡祥芹, 崔丽, 等. 天津市城区孕妇身体活动状况与围产期结局的相关性研究[J]. 中国妇幼保健, 2016, 31(17): 3492.
    [20] MEANDER L, LINDQVIST M, MOGREN I, et al. Physical activity and sedentary time during pregnancy and associations with maternal and fetal health outcomes: an epidemiological study[J]. BMC Pregnancy Childbirth, 2021, 21(1): 166.
    [21] BAUER C, GRAF C, PLATSCHEK AM, et al. Reasons, Motivational factors, and perceived personal barriers to engagement in physical activity during pregnancy vary within the bmi classes: the prenatal prevention project germany[J]. J Phys Act Health, 2018, 15(3): 204.
    [22] PATHIRATHNA ML, SEKIJIMA K, SADAKATA M, et al. Effects of physical activity during pregnancy on neonatal birth weight[J]. Sci Rep, 2019, 9(1): 6000.
    [23] Physical Activity and Exercise During Pregnancy and the Postpartum Period: ACOG Committee Opinion, Number 804[J]. Obstet Gynecol, 2020, 135(4): e178.
    [24] MOTTOLA MF, DAVENPORT MH, RUCHAT SM, et al. 2019 Canadian guideline for physical activity throughout pregnancy[J]. Br J Sports Med, 2018, 52(21): 1339.
    [25] 冯雅慧, 吕嬿, 马帅, 等. 孕早期妇女体力活动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 中华护理杂志, 2019, 54(8): 1184.
    [26] 吴平. 孕期运动量影响因素的研究[J]. 中国妇幼保健, 2018, 33(19): 4504.
    [27] 谭彩, 任玉枝. 孕妇运动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妇幼保健, 2019, 34(17): 3920.
    [28] 杨红梅, 邓永芳, 高玲玲. 孕妇运动水平与运动自我效能、运动知识的相关性研究[J]. 中国实用护理杂志, 2017, 33(23): 1785.
    [29] FLANNERY C, DAHLY D, BYRNE M, et al. Social, biological, behavioural and psychological factors related to physical activity during early pregnancy in the Screening for Pregnancy Endpoints (Cork, Ireland) cohort study[J]. BMJ Open, 2019, 9(6): e025003.
    [30] ABDOLALIYAN N, SHAHNAZI H, KZEMI A, et al. Determinants of the self-efficacy of physical activity for maintaining weight during pregnancy: the application of the health belief model[J]. J Educ Health Promot, 2017, 6: 93.
    [31] MELTON B, MARSHALL E, BLAND H, et al. American rural women's exercise self-efficacy and awareness of exercise benefits and safety during pregnancy[J]. Nurs Health Sci, 2013, 15(4): 468.
    [32] 程远尊, 蔡丽娜, 李桃英, 等. 孕妇运动自我效能及影响因素分析[J]. 重庆医学, 2019, 48(5): 848.
  • [1] 张静齐玉龙马嫣陈玮 . 父母教养方式、领悟社会支持与大学生健康素养的关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4): 483-486,49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4.020
    [2] 于艳郑冬梅 . 心理韧性和领悟社会支持在PICC病人心理状态与护理依从性的链式中介效应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12): 1744-174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12.027
    [3] 贾惠惠谢志红 . 我国孕妇妊娠期体质量管理与妊娠结局关系的Meta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5): 633-63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5.024
    [4] 孙幸幸蔡广菊周伟强洪倩 . 1994-2013年我国孕产妇死亡率及其与孕产保健服务利用的关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4): 510-51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4.028
    [5] 付亚娟 . 子宫角妊娠73例诊治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4): 446-447.
    [6] 张华伟王素侠 . 异位妊娠78例护理体会.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4): 548-549.
    [7] 张红丁红梅 . 妊娠期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合并贫血对妊娠结局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3): 342-344.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3.020
    [8] 方红宋影 . 剖宫产术后子宫瘢痕妊娠15例临床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4): 438-439.
    [9] 肖雯王秀峰 . 妊娠合并精神障碍患者分娩方式探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11): 1542-1544.
    [10] 林昕徐淑秀李金芝 . 妊娠期压力的危害及其影响因素.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4): 554-55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4.049
    [11] 陈珉孙云霞颜玉芳 . 妊娠中晚期胎儿肝脏长度测量及其与妊娠期糖尿病的关系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6): 794-79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6.031
    [12] 郑凯陈淑英 . 宫内妊娠合并右输卵管妊娠1例.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6, 31(5): 518-518.
    [13] 王军 . 妊娠期急性胰腺炎19例诊治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8): 813-814,817.
    [14] 李霂徐建华王芬 . 系统性红斑狼疮合并妊娠80例临床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3): 320-323.
    [15] 吴国华 . 输卵管妊娠不同方法保留输卵管治疗的价值探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4): 456-458.
    [16] 宫莹莹何玉席玉玲 . 2种不同方式终止瘢痕子宫中期妊娠临床效果比较.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12): 1636-1638.
    [17] 秦国娟刘雪花 . 妊娠合并暴发性1型糖尿病2例的临床处理及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5): 645-64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5.028
    [18] 黄惜珍林雁娟翁曦程欣欣林芬 . 妊娠晚期合并急性主动脉夹层产妇心理体验的质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 121-12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1.037
    [19] 章小宝王霞王玲李娟 . 妊娠体质量增加与孕前体质量指数对产科结局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9): 1191-119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9.013
    [20] 刘从森刘婷婷孔晓明朱翔刘勇闵宏林管俊昌 . 妊娠母鼠静脉注射葡萄球菌肠毒素B对胎鼠胸腺发育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6): 545-546,550.
  • 加载中
表(4)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431
  • HTML全文浏览量:  681
  • PDF下载量:  11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1-06-30
  • 录用日期:  2022-07-20
  • 刊出日期:  2023-11-15

运动自我效能、领悟社会支持对孕期体力活动的影响

    通讯作者: 李金芝, 2639917769@qq.com
    作者简介: 卢友敏(1997-), 女, 硕士研究生
  • 蚌埠医学院 护理学院, 安徽 蚌埠 233030
基金项目:  蚌埠医学院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 Byycxz20011

摘要: 目的了解孕期体力活动现状,探讨运动自我效能、领悟社会支持对孕期体力活动的影响,为临床制定针对性、个性化的孕期体力活动干预措施提供参考。方法便利抽取蚌埠市两所医院496例孕妇作为研究对象,采用一般资料调查表、孕妇体力活动问卷、孕妇运动自我效能量表及领悟社会支持量表进行调查。结果仅有25.2%(125/496)的孕妇达到孕期体力活动指南推荐的标准,孕妇运动自我效能与体力活动水平呈正相关关系(r=0.217,P<0.01),领悟社会支持与运动自我效能呈正相关关系(r=0.294,P<0.01),领悟社会支持与体力活动水平的关系差异无统计学意义(r=0.065,P>0.05)。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年龄、受教育水平及运动自我效能是孕期体力活动的影响因素(P<0.05),年龄越大达标率越低,受教育水平高和自我效能高者达标率高。结论孕期体力活动水平表现不足,卫生保健者应制定和实施具体、个性化的孕期体力活动指导,以增强孕妇运动自我效能,提高孕妇体力活动水平。

English Abstract

  • 体力活动是指由骨骼肌收缩产生的,导致机体能量消耗增加,促进机体健康的一切身体运动[1]。合理、适度的孕期体力活动对控制孕期体质量、预防妊娠期并发症以及降低剖宫产率具有积极的作用[2-3]。2020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关于身体活动和久坐行为指南》中建议无禁忌证的孕妇在孕期应每周至少进行150 min中等强度的有氧活动[4]。中等强度的有氧活动是指代谢当量(MET)为3.0~6.0 METs,以有氧代谢为主要供能途径的活动,如快走、游泳、瑜伽等[5]。研究[6]显示随着孕周的增长,孕妇体力活动水平也随之降低,这种减少活动的趋势会持续到产后甚至更长时间,严重影响到孕产妇及胎儿的健康效益。因此,如何调动孕妇体力活动的积极性成为围产期保健的重要任务之一。自我效能是个体对自己完成某一行为的信心,能影响人的决策和行为,运动自我效能是自我效能应用于运动锻炼领域的产物[7],对体力活动行为具有预测作用[8]。个体的行为常常也会受到自己所在社会、环境的影响,研究[9]表明,社会支持影响人的体力活动行为。社会生态模型认为一个人的体力活动行为不仅受个体自身的影响还受到社会、环境等多种因素的影响[10]。本研究根据自我效能理论和社会生态模型视角从运动自我效能(个人角度)、领悟社会支持(社会角度)对影响孕期体力活动的因素加以验证,以期为临床制定针对性、个性化的孕期体力活动干预措施提供参考依据。

    • 2020年10月至2021年1月,采用便利抽样的方法选取蚌埠市2所公立医院常规产前检查的500例孕妇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孕周≥36周;单胎妊娠;沟通及阅读能力正常;知情同意者。排除标准:伴有孕期体力活动绝对禁忌证者(严重心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宫颈机能不全或环扎术后、有早产风险的多胎妊娠、不明原因的持续性阴道出血、胎膜早破、妊娠期高血压疾病、严重贫血等)。

    • (1) 一般资料调查表:由研究者自行设计,包括年龄、户籍、孕前体质量指数(BMI)、产次、孕期是否工作、受教育水平、家庭人均月收入等。(2)孕期体力活动问卷(PPAQ): 由CHASAN-TABER等[11]编制,张燕等[12]汉化而来,共31项,包括家务及照顾活动14项、职业活动5项、交通出行活动4项和运动锻炼活动8项。根据参加活动的频率和时间,每项活动均有6个选项,从“完全没有”到“每天3 h或每周3 h以上”。每个选项都有对应的权重系数,其能耗值=时间权重系数乘以每项活动的能耗值,总能耗由每项活动的能耗值相加得到。根据能量消耗值,将31项活动分为静坐(< 1.5 METs)、低强度活动(1.5~<3.0 METs)、中等强度活动(3.0~6.0 METs)及高强度活动(>6.0 METs)。问卷的内容效度为0.940,重测信度为0.944,问卷与能耗仪的相关系数为0.768。该问卷在评价中国孕妇整体体力活动具有良好的信效度[12]。(3)孕妇运动自我效能量表(pregnancy exercise self-efficacy scale, P-ESES): 由KROLL等[13]编制,BLAND等[14]修订,杨红梅等[15]汉化而成。它包括克服运动障碍、克服情绪障碍和克服支持障碍3个维度,共10个条目。每个条目的选项分别为“强烈同意”“同意”“中性”“不同意”“强烈不同意”,分别计分5~1,总分为10~50分。根据总分,孕妇运动自我效能可分为高(41~50分)、中(21~40分)、低(10~20分)水平。本研究总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898,具有良好的信效度。(4)领悟社会支持量表(PSSS): 由ZIMET等[16]编制,经姜乾金[17]修订。该量表由12个条目、3个来源的社会支持:家庭、朋友及其他人员组成,采用Linkert 7级计分法,从“极不同意”至“极同意”依次计1~7分,量表分值12~84分。12~36分为低支持水平,37~60分为中支持水平,61~84分为高支持水平。总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0.925。本研究总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949。

    • 孕妇完成产前检查后,研究者向其解释调查目的并获得同意,使用统一指导语,指导孕妇现场填写问卷,检查有无遗漏,必要时及时完善、纠正以保证问卷的有效性。

    • 采用χ2检验、秩和检验、Spearman相关分析和logistic回归分析。

    • 本研究共发放问卷500份,回收有效问卷496份,有效回收率为99.2%。496例孕妇年龄为(28.83±4.52)岁,其中初产妇244例(49.2%),城市户籍者314例(63.3%);受教育水平:初中及以下177例(35.6%),高中及中专84例(16.9%),大专及本科以上235例(47.4%);孕期有工作者275例(55.4%);孕前BMI:较低者100例(20.2%),正常者219例(44.2%),超重者79例(15.9%),肥胖者98例(19.8%)。家庭人均月收入:<2 000元27例(5.4%),2 000~5 000元237例(47.8%),>5 000元232例(46.8%)。

    • 孕妇平均总体力活动能耗值为每周135.17 MET-hours,各类别体力活动平均能量消耗值从高到低依次为:家务照顾活动78.30 MET-hours、职业活动36.05 MET-hours、交通出行15.31 MET-hours及运动锻炼5.51 MET-hours。各强度体力活动每周平均能量消耗值:静坐15.5 MET-hours,低强度71.72 MET-hours,中等强度47.53 MET-hours,高强度0.68 MET-hours。各种形式的运动中,慢走占78.0%,快走37.1%,爬山10.3%,慢跑9.5%,产前运动班8.5%,跳舞4.4%,游泳3%,其他运动(以瑜伽和健身操为主)26.2%。以无禁忌证的孕妇在孕期应每周至少进行150 min(能耗值每周≥7.5 MET-hours)的中等强度有氧活动为标准[4],本研究有125例(25.2%)孕妇体力活动量达到指南标准(见表 1)。

      类别 总体
      (n=496)
      未达标组
      (n=371)
      达标组
      (n=125)
      每周总能耗值 135.17±4.98 114.62±4.58 196.15±12.90
      按强度分类
         静坐 14.0(4.4, 21.9) 10.9(4.4, 21.9) 15.0(7.9, 24.9)
         低强度 57.8(26.9, 103.0) 48.1(22.6,94.5) 78.9(44.1,130.2)
         中等强度 25.6(9.6, 60.0) 18.3(7.1, 43.8) 45.1(25.5, 107.5)
         高强度 0.0(0.0, 0.0) 0.0(0.0, 0.0) 0.0(0, 0.8)
      按类型分类
         家务照顾活动 60.6(36.3, 100.3) 55.6(34.3, 91.5) 77.0(44.9, 135.4)
         交通出行 7.4(3.4, 17.5) 6.7(2.1, 14.1) 15.5(6.7, 36.8)
         运动锻炼 2.2(0.38,7.8) 0.9(0.4,3.2) 12.2(9.6, 20.9)
         职业活动 0.0(0.0, 55.6) 0.0(0.0,42.5) 11.2(0.0,86.5)

      表 1  孕妇体力活动能耗情况[x±s; M(P25, P75)]

    • 随着孕妇年龄增加达标率呈下降趋势(P<0.01),随着受教育程度水平的升高达标率呈升高趋势(P<0.01),初产妇的达标率高于经产妇(P<0.01), 户籍、孕前BMI、家庭人均月收入以及孕期是否工作对达标率的影响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 2)。

      影响因素 未达标组
      (n=371)
      达标组
      (n=125)
      Z P
      年龄/岁
         <25 78(65.5) 41(34.5)
         25~ 159(76.1) 51(23.9) -2.66 < 0.01
         30~ 100(78.7) 27(21.3)
         ≥35 34(82.9) 7(17.1)
      户籍
         城市 226(72.0) 145(79.7) 3.62* >0.05
         农村 88(28.0) 37(20.3)
      孕前BMI
         较低者 77(77.0) 23(23.0)
         正常者 170(77.6) 49(22.4) -1.51 >0.05
         超重者 55(69.6) 24(30.4)
         肥胖者 69(70.4) 29(29.6)
      产次
         初产妇 166(68.0) 78(32.0) 11.66* < 0.01
         经产妇 205(81.3) 47(18.7)
      受教育水平
         初中及以下 158(89.3) 19(10.7) -5.61 < 0.01
         高中及中专 61(72.6) 23(27.4)
         大专及本科以上 152(64.7) 83(35.3)
      家庭人均月收入/元
         <2 000 26(96.3) 1(3.7) -1.87 >0.05
         2 000~5 000 178(75.1) 59(24.9)
         >5 000 167(72.0) 65(28.0)
      孕期是否工作
         是 198(72.0) 77(28.0) 2.56* >0.05
         否 173(78.3) 48(21.7)
      *示χ2

      表 2  2组孕妇一般情况比较[n;百分率(%)]

    • 孕妇运动自我效能总得分为(33.13±6.25)分,领悟社会支持总得分为(65.09±0.54)分。达标组运动自我效能得分(35.04±0.57)分, 高于未达标组(32.01±0.34)分(Z=-3.29, P<0.05)。达标组领悟社会支持水平(69.08±1.19)分,未达标组(64.96±0.62)分,2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Z=-0.18, P>0.05)。

    • 孕妇运动自我效能体力活动量呈明显正相关关系(P<0.01),领悟社会支持与运动自我效能呈明显正相关关系(P<0.01)(见表 3)。

      项目 体力活动 运动自我效能 领悟社会支持
      体力活动 1.000
      运动自我效能 0.217** 1.000
      领悟社会支持 0.065 0.294** 1.000
      **P<0.01

      表 3  运动自我效能、领悟社会支持与体力活动的相关性分析(r)

    • 以孕妇体力活动量是否达标为因变量(0=未达标,1=达标),将单因素分析中具有统计意义的因素作为自变量(年龄<25岁=0,25~岁=1,30~岁=2,≥35岁=3),产次(初产妇=0,经产妇=1),受教育水平(初中及以下=0,高中及中专=1, 大专及本科以上=2)进行logistic回归分析(α=0.05,α=0.10)。结果显示, 年龄、受教育水平、运动自我效能是影响孕期体力活动水平的有效因素(P<0.05~P<0.01),年龄越大达标率越低,受教育水平高和自我效能高者达标率高(见表 4)。

      变量 B SE Waldχ2 P OR(95%CI)
      常数项 -2.783 0.699 15.830 < 0.01 0.062(-)
      年龄 9.762 < 0.05
      年龄(25~岁) -0.774 0.278 7.736 < 0.01 0.461(0.267~0.796)
      年龄(30~岁) -0.823 0.326 6.360 < 0.05 0.439(0.232~0.832)
      年龄(≥35岁) -0.966 0.502 3.703 < 0.05 0.380(0.142~1.018)
      经产妇 -0.290 0.243 1.420 >0.05 0.748(0.465~1.205)
      受教育水平 24.970 < 0.01
      高中及中专 1.040 0.355 8.604 < 0.01 2.830(1.412~5.672)
      大专及本科以上 1.486 0.297 24.968 < 0.01 4.418(2.467~7.913)
      运动自我效能 0.422 0.194 4.716 < 0.05 1.526(1.042~2.234)

      表 4  孕妇孕期体力活动多因素分析

    • 本研究中496例孕妇体力活动强度在中等强度以下,每周总体力活动能耗以轻度体力活动能量消耗贡献最多,体力活动类型主要以家务照顾活动为主,运动锻炼较少,且运动形式多以散步为主,这与杨红梅等[18]的研究结果一致。其原因可能是: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以及缺乏孕期适宜运动的方式、方法相关知识的指导,孕妇及其家人过分担心运动给自身和胎儿带来的危险,导致孕妇孕期很少进行运动锻炼。本研究中仅有25.2%的孕妇体力活动量达到了每周≥150 min中等强度有氧活动的标准[4],较以往国内的报道有所上升[19],原因可能为近年来国民素养不断提高,逐渐意识到体力活动的重要作用。但与国外比较,仍低于瑞典孕妇的27.3%[20],德国孕妇的31.1%[21]和美国孕妇的45.2%[22],提示我国孕妇体力活动水平较其他发达国家仍存在一定的差距。目前,孕期合理、适度的体力活动可有效控制孕期体质量合理增加,降低妊娠期并发症的发生,改善妊娠、分娩结局,促进子代健康发育已得到科学论证[2-3]。以美国、加拿大为代表的欧洲国家纷纷提出孕期体力活动指南,建议无禁忌证孕妇每天需进行20~30 min中等强度的体力活动[23-24]。而我国尚无关于孕妇的体力活动指南,仅在《孕期妇女膳食指南》中建议“健康的孕妇每天应进行不少于30 min的中等强度的体力活动”。为此,医疗卫生保健者需借鉴国外孕期体力活动的研究成果,结合国情制定适合我国孕妇的体力活动指南,并广泛宣传,指导孕妇合理、正确进行体力活动,进一步提高孕期保健质量。

    • 研究[25-27]显示, 年龄是孕期体力活动的影响因素之一。冯雅慧等[25]发现年龄较小的孕妇,其体力活动不足的可能性越大。其原因可能是年龄较小的孕妇相较于年龄大的孕妇在生活、工作中所承担的家务劳动和工作责任少,体力活动进行相对较少。但谭彩等[26-27]研究显示, 年龄大的孕妇孕期体力活动达标率低。分析其原因可能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孕妇的身体机能下降,运动耐力减弱。本研究中也发现孕妇年龄较大者,其体力活动水平低于年龄较小者,尤其是35岁以上的高龄初产妇因担心流产而减少活动,导致体力活动不足的可能性显著增加。研究结果的差异可能是由于研究对象的社会文化背景以及调查方法和内容的不同所致。提示产前保健者需重点加强孕期体力活动相关教育,针对不同年龄段孕妇提供针对性、个性化的指导,从而提高其参与体力活动的主动性和参与性。

      知信行理论认为人们的行为改变经历了获取知识、产生信念2个递进的过程,知识是行为改变的基础,信念是行为改变的动力[28]。本研究结果显示,与受教育水平较低的孕妇相比,受教育水平高的孕妇体力活动水平较高。受过高等教育的孕妇可能会获得更多孕期体力活动相关的知识,也往往更能接受孕期体力活动指南推荐的标准,并且有更多的时间和经济来源在妊娠期进行体力活动[25, 29]。因此,在临床工作中应该重点关注受教育水平低的孕妇,直接向其传授体力活动的安全性、类型、强度、持续时间和活动量等相关知识,提高她们的认知水平,促进其孕期进行体力活动的信念的形成,继而由信念促进体力活动行为的转变,最终促进母婴健康。

    • 运动自我效能是人们采取和维持运动锻炼行为的重要心理因素[7]。研究[30-31]表明,越能感知到运动的益处和克服运动障碍的人越容易参与运动锻炼。本研究结果显示,达标组孕妇的运动自我效能得分(35.04±0.57)分, 高于未达标组孕妇的运动自我效能得分(32.01±0.34)分,2组孕妇的运动自我效能存在显著差异(P<0.01),孕妇运动自我效能与体力活动量呈正相关关系(r=0.217, P<0.01),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孕妇的运动自我效能每增加1分,孕妇的体力活动量达标的可能性增加1.526倍,孕妇的运动自我效能越高,孕妇体力活动量达标的可能性越高。因此,建议医护人员在产前检查期间应加强体力活动健康教育,通过个案分享积极经验、同伴支持来提高孕妇对体力活动益处的感知,消除其安全顾虑;利用体力活动日志、计步器、智能手表或其他技术装置记录孕妇每次活动的时间和强度,以强化孕妇参加体力活动的成就感,进而提高其运动自我效能水平。

    • 本研究中,体力活动达标组和未达标组孕妇的社会支持都处于高水平,2组孕妇的领悟社会支持水平无显著差异,且领悟社会支持与体力活动不相关,说明领悟社会支持对孕妇体力活动可能影响不大。而以往的研究[8]表明,家人、朋友、医务人员的支持和鼓励会积极影响孕妇的体力活动[8],与本研究结果不一致。由于孕妇这一群体的特殊性,在国内文化背景下,孕妇在妊娠期的社会支持普遍处于中高水平,领悟社会支持水平可能在不同体力活动水平的孕妇中的差别不大,因而统计结果影响甚微。COLL等[9]认为来自医疗服务提供者的社会支持是促进孕期体力活动水平的必要条件。然而,目前关于来自医务人员对孕妇体力活动提供社会支持的研究有限。因此,领悟社会支持是否会影响孕妇的体力活动有待进一步探索。另外,与程远尊等[32]研究结果相似,本研究发现领悟社会支持对孕妇运动自我效能具有正性影响,提示卫生保健提供者应充分了解孕妇的社会支持状况,为孕妇提供各种支持,包括适量活动的益处、科学锻炼的方法等,并与其家人、朋友共同制定妊娠期运动锻炼计划,定期随访,从而提高运动自我效能,更好地促进健康。

      综上所述,孕妇孕期运动锻炼较少,孕妇体力活动水平表现不足,年龄、受教育水平及运动自我效能是影响孕期体力活动的主要因素。卫生保健提供者可通过制定促进孕妇运动锻炼的相关方案或措施,为不同年龄段、受教育水平的孕妇提供更加具体、个性化的体力活动指导,通过个案分享、同伴支持、追踪监控等措施来增强孕妇的运动自我效能,从而提高孕妇的体力活动水平,促进母婴健康。本研究采用便利抽样的方法,调查范围较局限,存在一定的偏倚。今后还需进一步扩大调查范围,以及调查孕早、中期体力活动的情况,更全面地探索孕期体力活动的影响因素。

参考文献 (32)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