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病人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及疾病知识与生活质量的相关性分析

王骥 汪春燕

引用本文:
Citation: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病人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及疾病知识与生活质量的相关性分析

    作者简介: 王骥(1978-),男,副主任医师
  • 中图分类号: R563

Correlation analysis of health literacy, electronic health literacy, disease knowledge and 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 CLC number: R563

  • 摘要: 目的探究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和疾病知识与COPD健康相关生活质量(HRQoL)的相关性。方法采用横断面调查方法,随机选取COPD成年病人120例,采用量表法调查社会人口学特征、合并症状况、COPD疾病知识、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和HRQoL,分析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COPD疾病知识与一般/肺特异性HRQoL之间的关联性。分析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在COPD疾病知识与HRQoL之间有无调节效应。结果健康素养筛查问卷(HLSQ)平均得分为(4.52±0.62) 分,电子健康素养量表(eHEALS)平均得分为(3.63±0.71)分,COPD知识问卷(COPD-Q)平均得分为(9.81±1.63)分,EuroQol五维量表(EQ-5D)平均得分为(0.72±0.18)分,COPD评估测试(CAT)平均得分为(24.02±6.65) 分,HLSQ、eHEALS、COPD-Q与EQ-5D均呈正相关关系(P < 0.01),HLSQ、eHEALS、COPD-Q与CAT均呈负相关关系(P < 0.05~P < 0.01),EQ-5D指数得分与CAT得分呈负相关关系(P < 0.01)。COPD疾病知识水平越高,肺特异性HRQoL越低。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在COPD疾病知识与一般HRQoL之间起链式中介作用。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在COPD疾病知识与肺特异性HRQoL之间起链式中介作用。结论COPD病人制定生活质量提升计划时,不仅需要重视提高病人的疾病知识水平,还应考虑到健康素养和电子素养水平的重要性。
  • 表 1  病人的一般资料

    指标 n 构成比/%
    性别
      男 74 61.67
      女 46 38.33
    教育程度
      初中及以下 24 20.00
      高中或中专 47 39.17
      大专及本科 39 32.50
      本科以上 10 8.33
    婚姻状况
      未婚 0 0.00
      已婚 87 72.50
      离婚 26 21.67
      丧偶 7 58.33
    合并症
      有 98 81.67
      无 22 18.33
    下载: 导出CSV

    表 2  HLSQ、eHEALS、COPD-Q得分及健康状况平均水平及相关性(r)

    项目 HLSQ eHEAL COPD-Q EQ-5D CAT
    HLSQ 1
    eHEALS 0.64** 1
    COPD-Q 0.67** 0.43** 1
    EQ-5D -0.57** -0.54** -0.48** 1
    CAT 0.63** 0.34* 0.51** -0.61** 1
    *P < 0.05,**P < 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3  疾病知识、电子健康素养、健康素养与一般HRQoL的中介效应显著性Bootstrap检验分析结果

    效应 路径 Bootstrap检验分析结果 t P
    B SE
    直接效应 X→Y1 0.645 0.526 4.86 < 0.01
    间接效应
    X→M1 0.187 0.042 14.27 < 0.05
    X→M2 0.246 0.068 10.65 < 0.01
    M1→M2 0.362 0.074 9.11 < 0.01
    M1→Y1 0.125 0.037 12.69 < 0.05
    M2→Y1 1.124 0.124 4.16 < 0.01
    总效应 X→M1→M2→Y1 0.376 0.047 12.26 < 0.01
    注:X为疾病知识;M1为电子健康素养;M2为健康素养;Y1为一般HRQoL
    下载: 导出CSV

    表 4  疾病知识、电子健康素养、健康素养与肺特异性HRQoL的中介效应显著性Bootstrap检验分析结果

    效应 路径 Bootstrap检验分析结果 t P
    B SE
    直接效应 X→Y2 -0.512 0.278 6.42 < 0.01
    间接效应
    X→M1 0.187 0.042 14.29 < 0.05
    X→M2 0.246 0.114 8.73 < 0.01
    M1→M2 0.362 0.074 9.11 < 0.01
    M1→Y2 -0.247 0.367 -9.07 < 0.01
    M2→Y2 -1.162 0.264 -3.68 < 0.01
    总效应 X→M1→M2→Y2 -0.411 0.367 -10.38 < 0.01
    注:X为疾病知识;M1为电子健康素养;M2为健康素养;Y2为肺特异性HRQoL
    下载: 导出CSV
  • [1] SHARIF R, PAREKH TM, PIERSON KS, et al. Predictors of early readmission among patients 40 to 64 years of age hospitalized for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J]. Ann Am Thorac Soc, 2014, 11(5): 685. doi: 10.1513/AnnalsATS.201310-358OC
    [2] OMACHI TA, SARKAR U, YELIN EH, et al. Lower health literacy is associated with poorer health status and outcomes in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J]. J Gen Intern Med, 2013, 28(1): 74. doi: 10.1007/s11606-012-2177-3
    [3] 王刚, 高皓宇, 李英华. 国内外电子健康素养研究进展[J]. 中国健康教育, 2017, 33(6): 556. doi: 10.16168/j.cnki.issn.1002-9982.2017.06.020
    [4] STELLEFSON ML, SHUSTER JJ, CHANEY BH, et al. Web-based health information seeking and ehealth literacy among patients living with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COPD)[J]. Health Commun, 2018, 33(12): 1410. doi: 10.1080/10410236.2017.1353868
    [5] 中华医学会, 中华医学会杂志社, 中华医学会全科医学分会, 等.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基层诊疗指南(2018年)[J]. 中华全科医师杂志, 2018, 17(11): 856. doi: 10.3760/cma.j.issn.1671-7368.2018.11.002
    [6] MAPLES P, FRANKS A, RAY S, et al.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a low-literacy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knowledge questionnaire (COPD-Q)[J]. Patient Educ Couns, 2010, 81(1): 19. doi: 10.1016/j.pec.2009.11.020
    [7] CHEW LD, BRADLEY KA, BOYKO EJ. Brief questions to identify patients with inadequate health literacy[J]. Fam Med, 2004, 36(8): 588.
    [8] COLLINS SA, CURRIE LM, BAKKEN S, et al. Health literacy screening instruments for eHealth applications: a systematic review[J]. J Biomed Inform, 2012, 45(3): 598. doi: 10.1016/j.jbi.2012.04.001
    [9] SHAW JW, JOHNSON JA, COONS SJ. US valuation of the EQ-5D health states: development and testing of the D1 valuation model[J]. Med Care, 2005, 43(3): 203. doi: 10.1097/00005650-200503000-00003
    [10] DODD JW, HOGG L, NOLAN J, et al. The COPD assessment test (CAT): response to pulmonary rehabilitation. A multicentre, prospective study[J]. Thorax, 2011, 66(5): 425. doi: 10.1136/thx.2010.156372
    [11] HANMER J, LAWRENCE WF, ANDERSON JP, et al. Report of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values for the noninstitutionalized US adult population for 7 health-related quality-of-life scores[J]. Med Decis Making, 2006, 26(4): 391. doi: 10.1177/0272989X06290497
    [12] PUENTE-MAESTU L, CALLE M, RODRÍGUEZ-HERMOSA IL, et al. Health literacy and health outcomes in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J]. Respir Med, 2016, 115(1): 78.
    [13] COOK NS, KOSTIKAS K, GRUENBERGER J, et al. Patients' perspectives on COPD: findings from a social media listening study[J]. ERJ Open Res, 2019, 5(1): 128.
    [14] OMACHI TA, SARKAR U, YELIN EH, et al. Lower health literacy is associated with poorer health status and outcomes in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J]. J Gen Intern Med, 2013, 28(1): 74. doi: 10.1007/s11606-012-2177-3
    [15] CLARKE MA, MOORE JL, STEEGE LM, et al. Health information needs, sources, and barriers of primary care patients to achieve patient-centered care: a literature review[J]. Health Informatics J, 2015, 15(1): 992.
    [16] 曹长英. 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健康素养与自我管理相关性研究[J]. 护士进修杂志, 2014, 29(3): 206.
  • [1] 武献红徐惠珏唐孙杰 . 慢性疾病轨迹模式干预方案对心力衰竭病人健康素养、自护能力和生活质量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8): 1158-116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08.031
    [2] 朱媛媛祖大玲高伟黄敏 . 正念心理特质对冠心病PCI术后病人健康素养与服药依从性的中介效应.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3, 48(10): 1451-145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3.10.027
    [3] 周志庆汪裕伟刘欢王翠珍陶明芬周宁颖许倩茹程鹏云龚如月 . 血液透析病人电子健康素养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8): 1106-111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8.027
    [4] 张洋洋程亚艳黄书芹 . 有氧抗阻运动结合健康信念干预在老年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9): 1328-133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9.043
    [5] 李亚娟岳荣铮 . 维持性血液透析病人健康素养与症状负担、自我管理的相关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12): 1713-171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12.037
    [6] 黄欢欧阳怡 . 基于自我效能理论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病人自我管理干预效果评价.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2): 1696-170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2.040
    [7] 汪春燕 . 家属同步健康教育对慢性肾功能不全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9): 1293-1295.
    [8] 贾丽周燕周爱侠金正瑞 . 基于微信平台6 min步行运动训练在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病人康复护理中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6): 840-84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06.038
    [9] 吴叶荣张海林张海云李海红 . 个性化健康教育对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心理及生活质量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1): 81-82.
    [10] 陈玮齐玉龙张静 . 大学生健康素养及影响因素研究现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11): 1589-1591.
    [11] 高秀英 . 连续护理干预对产后出院产妇健康教育效果及生活质量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2): 263-26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2.042
    [12] 张静齐玉龙马嫣陈玮 . 父母教养方式、领悟社会支持与大学生健康素养的关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4): 483-486,49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4.020
    [13] 谈小伟王建军 . 安徽省某县居民健康素养水平调查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3): 365-36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3.028
    [14] 陶言言张弘徐波宋黎洁王小玲王方莉陆国玉王剑 . 蚌埠市冠心病住院病人健康素养现况及影响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11): 1592-1594, 159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11.024
    [15] 陈玮齐玉龙张静 . 在校大学生健康素养现况调查.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9(10): 1412-1414.
    [16] 周美芳袁雪梅 . 舒心化护理配合家属健康宣教方案对肝硬化病人的心理状况及生活质量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8, 43(12): 1666-166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8.12.038
    [17] 王磊胡传来周慧赟 . 安徽某高校医学生健康素养影响因素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6): 799-80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6.033
    [18] 邓音韵张子辰张晚霞朱宁宁 . 外科病人健康素养现状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1): 109-11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1.027
    [19] 陶敏朱子良徐蕊张艳何春晓杨秀木 . 某医学院校大学生健康素养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4): 533-53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4.026
    [20] 张韵秋孙清莫广菊高田静韩思悦谢虹张敏刘华青 . 一种成年人营养素养测量量表的编制及信效度评价.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6): 812-81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6.026
  • 加载中
表(4)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945
  • HTML全文浏览量:  885
  • PDF下载量:  10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2-03-12
  • 录用日期:  2022-08-02
  • 刊出日期:  2022-09-15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病人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及疾病知识与生活质量的相关性分析

    作者简介: 王骥(1978-),男,副主任医师
  • 安徽省马鞍山十七冶医院 呼吸内科,243000

摘要: 目的探究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和疾病知识与COPD健康相关生活质量(HRQoL)的相关性。方法采用横断面调查方法,随机选取COPD成年病人120例,采用量表法调查社会人口学特征、合并症状况、COPD疾病知识、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和HRQoL,分析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COPD疾病知识与一般/肺特异性HRQoL之间的关联性。分析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在COPD疾病知识与HRQoL之间有无调节效应。结果健康素养筛查问卷(HLSQ)平均得分为(4.52±0.62) 分,电子健康素养量表(eHEALS)平均得分为(3.63±0.71)分,COPD知识问卷(COPD-Q)平均得分为(9.81±1.63)分,EuroQol五维量表(EQ-5D)平均得分为(0.72±0.18)分,COPD评估测试(CAT)平均得分为(24.02±6.65) 分,HLSQ、eHEALS、COPD-Q与EQ-5D均呈正相关关系(P < 0.01),HLSQ、eHEALS、COPD-Q与CAT均呈负相关关系(P < 0.05~P < 0.01),EQ-5D指数得分与CAT得分呈负相关关系(P < 0.01)。COPD疾病知识水平越高,肺特异性HRQoL越低。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在COPD疾病知识与一般HRQoL之间起链式中介作用。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在COPD疾病知识与肺特异性HRQoL之间起链式中介作用。结论COPD病人制定生活质量提升计划时,不仅需要重视提高病人的疾病知识水平,还应考虑到健康素养和电子素养水平的重要性。

English Abstract

  • 有研究[1]报道,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病人普遍缺乏针对性疾病相关知识,自我管理能力相对较差[1],影响了病人自我管理能力和自我保健能力的提升。同时,低健康素养水平和缺乏疾病知识会增加病人的就诊次数[2],而高水平的电子健康素养则会提高病人对诊断的认识,改善自我管理行为[3],由此可见,疾病知识对COPD病人生活质量的影响较大。COPD病人往往不具备在互联网上获取较为实用、指导价值较高的循证健康信息的能力[4]。基于越来越多的COPD病人开始从互联网来源寻求健康教育和医疗建议的现状,测量电子健康素养,以评估其从互联网上发现、理解、评估和应用健康信息以解决健康问题的能力变得愈发重要。尽管健康素养较低与COPD病人的健康相关生活质量(HRQoL)较差有关,但目前尚不知晓健康素养不足对HRQoL的影响大小。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对COPD疾病知识与HRQoL之间关系的潜在调节作用也有待探索。本研究旨在评估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和COPD疾病知识与COPD病人的一般和肺部特异性HRQoL相关性。现作报道。

    • 本研究随机选取2019年1月至2021年1月我院收治的COPD成年病人120例。纳入标准:(1)符合稳定期COPD诊断标准[5];(2)自愿参与本研究,并签署相关知情文件。排除标准:(1)合并有呼吸衰竭、气胸、哮喘等呼吸道疾病;(2)伴有心功能不全、肝肾功能异常者;(3)伴有认知功能障碍、语言表达障碍者;(4)合并有恶性肿瘤者;(5)既往有精神类疾病者。

    • 所有入院病人后依次完成问卷调查,收集病人的一般资料、评价健康素养筛查问卷(HLSQ)、电子健康素养量表(eHEALS)、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知识问卷(COPD-Q)、EuroQol五维量表(EQ-5D)及COPD评估测试(CAT)问卷,所有病人均独立完成调查,若病人对量表/问卷内容存在疑问,调查人员可进行必要的解释。量表/问卷填写完毕后当场回收。调查人员在调查前参与培训,培训合格后方才可以开展调查。

    • 调查表内容包括年龄、性别、婚姻状况(未婚、已婚、丧偶、离婚)、教育水平(初中及以下、高中或中专、大专及本科、本科以上)、合并症(有/无)。

    • 该量表用于衡量COPD疾病知识,其内部一致性良好(Cronbach′α=0.72),包括COPD的临床表现、危险因素、用药、氧疗等方面,共13个条目,8个正向条目,5个反向条目,正向条目中是/知道记1分,否/不知道记0分,反向条目反向计分,总分0~13分,分数越高认知水平越高[6]

    • 该量表用于衡量一般健康素养。该量表可以有效发现健康素养不足的问题,共包含3个维度,评分从1(存在问题)到5分(没有问题),量表的内部一致性良好(Cronbach′α=0.64)。

    • 该量表是一种可靠的基于计算机的病人知识和自我效能测量方法,用于获取和评估基于网络的卫生资源[8]。被调查者需要对关于网络健康信息的8项问题进行作答,评分为1(强烈不同意)~5(强烈同意),量表的内部一致性良好(Cronbach′α=0.90)。

    • 该量表用于测量一般HRQoL,共包含以下5个维度,分别为流动性、自我护理、日常活动、疼痛和焦虑/抑郁。评分包括:没有问题(1级)、存在一些问题(2级)、极度困难(3级),各维度评分还需经过指数转换为0~1的对应分值,1代表完美的健康状态。内部一致性良好(Cronbach′α=0.74)[9]

    • 该问卷主要用于评估肺特异性HRQoL。CAT是一种广泛使用的8项自我报告问卷,用于量化COPD症状的影响。被调查者需要自行评估咳嗽、胸闷、胸闷、呼吸困难、离家困难、睡眠质量和低能量水平对自身的影响程度,评分范围为1(无问题)~5(重大问题)[10]

    • 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和层次回归分析法。

    • 本研究共调查120例病人,共收集到有效问卷120份,病人年龄40~75岁,病程3~14年。具体资料见表 1

      指标 n 构成比/%
      性别
        男 74 61.67
        女 46 38.33
      教育程度
        初中及以下 24 20.00
        高中或中专 47 39.17
        大专及本科 39 32.50
        本科以上 10 8.33
      婚姻状况
        未婚 0 0.00
        已婚 87 72.50
        离婚 26 21.67
        丧偶 7 58.33
      合并症
        有 98 81.67
        无 22 18.33

      表 1  病人的一般资料

    • HLSQ平均得分为(4.52±0.62)分,eHEALS平均得分为(3.63±0.71)分,COPD-Q平均得分为(9.81±1.63)分,EQ-5Q平均得分为(0.72±0.18)分,CAT平均得分为(24.02±6.65)分,HLSQ、eHEALS、COPD-Q与EQ-5D均呈正相关关系(P < 0.01),HLSQ、eHEALS、COPD-Q与CAT均呈负相关关系(P < 0.05~P < 0.01),EQ-5D得分与CAT得分呈负相关关系(P < 0.01)(见表 2)。

      项目 HLSQ eHEAL COPD-Q EQ-5D CAT
      HLSQ 1
      eHEALS 0.64** 1
      COPD-Q 0.67** 0.43** 1
      EQ-5D -0.57** -0.54** -0.48** 1
      CAT 0.63** 0.34* 0.51** -0.61** 1
      *P < 0.05,**P < 0.01

      表 2  HLSQ、eHEALS、COPD-Q得分及健康状况平均水平及相关性(r)

    • 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在COPD疾病知识与一般HRQoL之间起链式中介作用(见表 3)。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在COPD疾病知识与肺特异性HRQoL之间起链式中介作用(见表 4)。

      效应 路径 Bootstrap检验分析结果 t P
      B SE
      直接效应 X→Y1 0.645 0.526 4.86 < 0.01
      间接效应
      X→M1 0.187 0.042 14.27 < 0.05
      X→M2 0.246 0.068 10.65 < 0.01
      M1→M2 0.362 0.074 9.11 < 0.01
      M1→Y1 0.125 0.037 12.69 < 0.05
      M2→Y1 1.124 0.124 4.16 < 0.01
      总效应 X→M1→M2→Y1 0.376 0.047 12.26 < 0.01
      注:X为疾病知识;M1为电子健康素养;M2为健康素养;Y1为一般HRQoL

      表 3  疾病知识、电子健康素养、健康素养与一般HRQoL的中介效应显著性Bootstrap检验分析结果

      效应 路径 Bootstrap检验分析结果 t P
      B SE
      直接效应 X→Y2 -0.512 0.278 6.42 < 0.01
      间接效应
      X→M1 0.187 0.042 14.29 < 0.05
      X→M2 0.246 0.114 8.73 < 0.01
      M1→M2 0.362 0.074 9.11 < 0.01
      M1→Y2 -0.247 0.367 -9.07 < 0.01
      M2→Y2 -1.162 0.264 -3.68 < 0.01
      总效应 X→M1→M2→Y2 -0.411 0.367 -10.38 < 0.01
      注:X为疾病知识;M1为电子健康素养;M2为健康素养;Y2为肺特异性HRQoL

      表 4  疾病知识、电子健康素养、健康素养与肺特异性HRQoL的中介效应显著性Bootstrap检验分析结果

    • 本研究发现COPD病人的EQ-5D平均得分为(0.72±0.18)分,得分越高意味着健康状况越好,这一结果与国外研究[11]报道结果较为相近。PUENTE-MAESTU等[12]研究表明,有限的健康素养会影响COPD病人的总体HRQoL,较低的健康素养水平与COPD严重程度更高以及COPD病人报告的无助感水平更高有关。此外,这些研究结果表明,在健康结果方面,健康素养在COPD病人健康状态维持中的作用可能比教育更重要。本研究发现,电子健康素养与一般HRQoL存在一定的关联,但关联性并不强(r=0.34),其原因考虑COPD病人在利用网络搜寻健康相关信息时多侧重于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改善方面的健康信息[13],对一般健康信息关注度并不高,因此,高电子健康素养的COPD病人可能正在获取有关行为改变的自我管理信息,这些行为改变有可能改善肺功能,但不会直接提高一般HRQoL。

    • 本结果显示,健康素养和电子健康素养水平与肺特异性HRQoL显著相关,健康素养和电子健康素养较高者的COPD病人,其症状影响程度相对较低,这一结果支持了之前关于健康素养低下与COPD症状、健康水平等相关关系的研究[14]。由此可见,健康素养较差是COPD病人HRQoL较低的一个风险因素。电子健康素养是评估病人从网络中获取高质量信息的能力水平的一种方法,电子健康素养水平较高的COPD病人往往具备更好的自我管理能力,更善于做出与其特定诊断相关的决策[15]。因此,COPD病人拥有更好的电子健康素养,不仅可以提高肺特异性HRQoL,还可以改善COPD病人的健康状况。

    • COPD病人疾病知识水平较高时可以增强电子健康素养和健康素养,并可同时对一般HRQoL和肺特异性HRQoL产生积极影响,其原因可能与病人对疾病的认识和了解逐步加深后,有助于其自我效能的发挥和疾病状态相关行为的改变。曹长英[16]研究指出,健康素养较高的COPD病人往往具有较高的疾病知识相关水平,能够更好地配合临床治疗,具备较高的自我管理能力和依从性,故生活质量相对较高,结合本研究结果可推测,健康素养还可能通过其他途径影响生活质量,健康素养对COPD一般HRQoL和肺特异性HRQoL均较为重要。

      综上所述,健康素养、电子健康素养、COPD疾病知识与一般HRQoL呈正相关关系,健康素养和电子健康素养与肺特异性HRQoL呈负相关关系,COPD知识水平越高,肺特异性HRQoL越低。今后在为COPD病人制定生活质量提升计划时,不仅需要重视提高病人的疾病知识水平,还应考虑到健康素养和电子健康素养水平的重要性。

参考文献 (16)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