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社会支持及家庭功能对妊娠晚期孕妇心理状态的影响

梁秋萍 黎彩霞 车玲好 林宇妍 郭秋菊

引用本文:
Citation:

社会支持及家庭功能对妊娠晚期孕妇心理状态的影响

  • 基金项目:

    广东省中山市医学科研项目 2019A020355

  • 中图分类号: R715.3

Influence of social support and family function on the mental state of pregnant women in late pregnancy

  • CLC number: R715.3

  • 摘要: 目的探讨社会支持及家庭功能对妊娠晚期孕妇心理状态的影响。方法采用社会支持评定量表、家庭关怀度指数问卷、焦虑自评量表(SAS)和抑郁自评量表(SDS)对580例妊娠晚期孕妇的社会支持、家庭功能和心理状态进行评价。结果妊娠晚期孕妇的SAS得分为(45.36±9.89)分,SDS得分为(52.19±12.01)分,均明显高于国内常模(P < 0.01)。不同孕次、家庭人均月收入和不良孕产史妊娠晚期孕妇的SAS得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1),是否在职和有无不良孕产史妊娠晚期孕妇的SDS得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1)。妊娠晚期孕妇的社会支持总分平均值为(41.25±7.23)分,家庭功能总得分为(7.56±1.54)分。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显示,主观支持度和家庭功能总分与妊娠晚期孕妇SAS得分均呈负相关关系(P < 0.01和P < 0.05);家庭功能总分、不良孕产史及主观支持度与妊娠晚期孕妇SDS得分均呈负相关关系(P < 0.05~P < 0.01)。结论社会支持及家庭功能对妊娠晚期孕妇的心理状态有较大影响,提升社会支持水平,保持良好家庭功能状态,有利于缓解妊娠晚期孕妇不良情绪,提高心理健康水平。
  • 表 1  妊娠晚期孕妇的心理状态与常模的比较(x±s; 分)

    分组 n SAS SDS
    孕妇 580 45.36±9.89 52.19±12.01
    常模 1 158 33.80±5.90
    常模 1 340 41.88±10.57
    u 25.34 17.32
    P < 0.01 < 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2  不同特征妊娠晚期孕妇的SAS和SDS得分比较(x±s;分)

    变量 n SAS t P SDS t P
    年龄/岁
      ≤25 92 44.24±8.54 52.85±12.41
      26~ 217 45.21±9.13 51.89±11.93
      31~ 185 43.84±8.96 2.18* >0.05 52.67±12.45 1.60* >0.05
      35~ 63 44.95±8.92 52.65±11.67
      41~ 23 45.84±9.47 51.66±12.57
    孕次
      初次 337 47.42±8.73 5.65 < 0.01 52.88±11.95 2.66 >0.05
      非初次 243 43.65±9.15 51.54±12.42
    文化程度
      初中及以下 51 44.57±9.42 53.12±11.63
      高中或中专 122 44.89±8.17 52.54±12.63
      大专 164 45.28±9.21 2.89* >0.05 52.55±12.78 1.89* >0.05
      本科 180 45.66±9.26 51.86±11.63
      硕士及以上 63 44.85±8.26 52.11±12.63
    在职
      是 407 45.15±9.25 2.75 >0.05 55.21±15.26 4.52 < 0.01
      否 173 44.89±9.13 50.69±11.64
    家庭人均月收入/元
       < 3 000 89 49.23±7.65 52.68±12.54
      3 000~ 225 48.36±8.92 4.12* < 0.01 53.11±11.65 2.33* >0.05
      5 000~ 175 45.33±8.74 51.55±12.37
      >7 000 91 43.71±9.49 50.68±11.74
    医疗支付方式
      自费 185 45.57±8.74 52.88±12.34
      医保 311 45.83±8.28 2.74* >0.05 52.59±11.86 1.89* >0.05
      生育保险 70 46.12±9.22 51.65±12.44
      公费 14 46.29±8.47 52.01±12.86
    不良孕产史
      有
      无
    122
    458
    47.55±9.21
    44.2±8.62
    3.96 < 0.01 56.25±13.65
    49.65±11.85
    4.68 < 0.01
    *示F
    下载: 导出CSV

    表 3  妊娠晚期孕妇社会支持、家庭功能与心理状态的相关性分析(r)

    项目 SAS得分 SDS得分
    主观支持 -0.412** -0.369**
    客观支持 -0.028 -0.096
    对支持的利用度 -0.152 -0.441**
    社会支持总分 -0.249* -0.297**
    适应度 -0.214* -0.201*
    合作度 -0.238* -0.364**
    成长度 -0.125 -0.215*
    情感度 0.313** -0.397**
    亲密度 -0.201* -0.134
    家庭功能总分 -0.422** -0.369**
    *P < 0.05, **P < 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4  妊娠晚期孕妇SAS得分和SDS得分影响因素自变量赋值方式

    变量 赋值方式
    孕次 初次=0;非初次=1
    家庭人均月收入/元 < 3 000=1;3 000~=2;5 000~=3;>5 000=4
    在职 否=0;是=1
    不良孕产史 无=0;有=1
    下载: 导出CSV

    表 5  妊娠晚期孕妇SAS得分影响因素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自变量 B SE β t P
    主观支持 -1.158 0.351 -0.312 3.60 < 0.01
    家庭功能 -0.774 0.367 -0.179 2.11 < 0.05
    下载: 导出CSV

    表 6  妊娠晚期孕妇SDS得分影响因素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自变量 B SE β t P
    家庭功能 -1.195 0.378 -0.271 3.56 < 0.01
    不良孕产史 1.673 0.548 0.267 3.11 < 0.01
    主观支持 -0.758 0.367 -0.184 2.26 < 0.05
    下载: 导出CSV
  • [1] 王亚红, 徐红艳, 徐鑫芬.孕妇产前常见心理状态的相关研究进展[J].护理与康复, 2016, 15(4):333. doi: 10.3969/j.issn.1671-9875.2016.04.009
    [2] 周彩虹, 李乐之.长沙市妊娠晚期孕妇焦虑、抑郁与社会支持状况相关性研究[J].中国医刊, 2014, 49(10):37. doi: 10.3969/j.issn.1008-1070.2014.10.014
    [3] RALLIS S, SKOUTERIS H, MCCABE M, et al.A prospective examination of depression, anxiety and stress throughout pregnancy[J].Women Birth, 2014, 27(4):e36.
    [4] DUNKEL SCHETTER C, TANNER L.Anxiety, depression and stress in pregnancy:Implications for mothers, children, research, and practice[J].Curr Opin Psychiatry, 2012, 25(2):141. doi: 10.1097/YCO.0b013e3283503680
    [5] 刘继文, 李富业, 连玉龙.社会支持评定量表的信度效度研究[J].新疆医科大学学报, 2008, 31(1):1. doi: 10.3969/j.issn.1009-5551.2008.01.001
    [6] SMILKSTEIN G.The family APGAR:a proposal for a family function test and its use by physicians[J].J Fam Pract, 1978, 6(6):1231.
    [7] LEE AM, LAM SK, SZE MUN LAU SM, et al.Prevalence, course, and risk factors for antena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J].Obstet Gynecol, 2007, 110(5):1102. doi: 10.1097/01.AOG.0000287065.59491.70
    [8] SETSE R, GROGAN R, PHAM L, et al.Longitudinal study of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during pregnancy and after delivery:the Health Status in Pregnancy (HIP) study[J].Matern Child Health J, 2009, 13(5):577. doi: 10.1007/s10995-008-0392-7
    [9] 李鸥, 李娟, 范扶民, 等.300例孕妇焦虑的相关因素问卷分析[J].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 2013, 21(1):36.
    [10] 马春梅, 程建云, 王梅新.二胎妊娠晚期孕妇焦虑状态及影响因素分析[J].护理管理杂志, 2017, 17(12):872. doi: 10.3969/j.issn.1671-315X.2017.12.007
    [11] 田燕燕, 胡金萍, 刘秀英, 等.妊娠晚期孕妇抑郁状况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2018, 22(11):1152.
    [12] 刘芬, 邓爱辉, 何英, 等.初产孕妇产前焦虑与社会支持应对方式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学报, 2014, 21(4):69.
    [13] 杨静萍, 高玲玲.家庭功能与孕妇身心健康关系的研究进展[J].护理学杂志, 2018, 33(9):110.
    [14] BUBLITZ MH, PARADE S, STROUD LR.The effects of childhood sexual abuse on cortisol trajectories in pregnancy are moderated by current family functioning[J].Biol Psychol, 2014, 103:152. doi: 10.1016/j.biopsycho.2014.08.014
  • [1] 张洪凤张桂霞陈晓莉王红艳王德光 . 社会支持对慢性肾脏病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2): 259-26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2.041
    [2] 张丽华肖昕 . 5E康复模式对下肢烧伤患者焦虑、抑郁状态及膝关节功能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4): 543-54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4.038
    [3] 袁娜娜陈余清 .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认知功能与抑郁、焦虑及BODE指数的关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5): 578-58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5.006
    [4] 曾玲 . 人文关怀护理联合功能锻炼对骨质疏松症患者焦虑情绪及骨密度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6): 830-832.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6.041
    [5] 李文坚朱喜山孙柳静张正林 . 女性膀胱白斑患者焦虑、抑郁状态及其影响因素.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4): 461-46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4.014
    [6] 陈永侠杨秀木况静英韩布新 . 乳腺癌手术患者焦虑抑郁状况及相关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9, 34(9): 840-842.
    [7] 符彩艳何先弟 . ICU住院患者家属焦虑抑郁综合心理干预的研究进展.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5): 616-618.
    [8] 丁宁陶治荣胡芳 . 住院白血病患者生命质量与焦虑抑郁的相关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5): 672-67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5.037
    [9] 况敬英周清杨秀木陈永侠韩布新 . 乳腺癌患者配偶焦虑抑郁状况的调查及相关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11): 1170-1172.
    [10] 周晓娟张理想詹玲尹丹丹 . 心房颤动病人焦虑抑郁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7): 876-88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7.009
    [11] 穆菁菁苏普玉李龙春王瑞斌孙婷婷张欣尚杨会 . 某高校大学生心理调适能力与焦虑、抑郁的相关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6): 787-79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06.026
    [12] 刘华华蒋红冯威丁晓芸杨佳妮邢晓燕郑洁陈丹青沈晓芳 . 肺癌化疗病人焦虑抑郁管理的最佳证据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11): 1549-1553.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11.031
    [13] 孟霞王春艳欧勤芳陆海林 . 前瞻性护理干预对ICU清醒病人睡眠质量及焦虑、抑郁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9, 44(11): 1563-156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9.11.034
    [14] 张宇静邓海燕梁超 . 妇科肿瘤焦虑抑郁现状调研及疏肝解郁法对其干预效果评估.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1): 63-66, 7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1.016
    [15] 符彩艳何先弟 . 入院宣教方式对重症监护治疗患者配偶焦虑抑郁与满意度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2): 221-224.
    [16] 黄小琴马丽 . 心理护理干预对脑恶性胶质瘤术后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12): 1699-1701.
    [17] 姜玉红钱叶红赵燕 . 认知行为干预对冠状动脉支架植入术后病人焦虑、抑郁的作用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10): 1404-140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10.035
    [18] 蒋婷婷王雨晴朱萍王军朱梅刘国栋 . 学龄期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儿童症状与母亲抑郁、焦虑状况的相关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0, 45(10): 1422-142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0.10.029
    [19] 齐燕燕臧学利 . 无痛分娩在降低自然分娩初产妇焦虑抑郁发生率中的应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8): 1086-1088.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8.025
    [20] 王连明郭艳梅 . 偏头痛病人认知能力改变及与抑郁、焦虑的相关性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2): 173-175.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2.008
  • 加载中
表(6)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791
  • HTML全文浏览量:  1100
  • PDF下载量:  7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09-02
  • 录用日期:  2020-02-01
  • 刊出日期:  2020-07-15

社会支持及家庭功能对妊娠晚期孕妇心理状态的影响

  • 南方医科大学附属小榄医院 妇产科, 广东 中山 528415
基金项目:  广东省中山市医学科研项目 2019A020355

摘要: 目的探讨社会支持及家庭功能对妊娠晚期孕妇心理状态的影响。方法采用社会支持评定量表、家庭关怀度指数问卷、焦虑自评量表(SAS)和抑郁自评量表(SDS)对580例妊娠晚期孕妇的社会支持、家庭功能和心理状态进行评价。结果妊娠晚期孕妇的SAS得分为(45.36±9.89)分,SDS得分为(52.19±12.01)分,均明显高于国内常模(P < 0.01)。不同孕次、家庭人均月收入和不良孕产史妊娠晚期孕妇的SAS得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1),是否在职和有无不良孕产史妊娠晚期孕妇的SDS得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1)。妊娠晚期孕妇的社会支持总分平均值为(41.25±7.23)分,家庭功能总得分为(7.56±1.54)分。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显示,主观支持度和家庭功能总分与妊娠晚期孕妇SAS得分均呈负相关关系(P < 0.01和P < 0.05);家庭功能总分、不良孕产史及主观支持度与妊娠晚期孕妇SDS得分均呈负相关关系(P < 0.05~P < 0.01)。结论社会支持及家庭功能对妊娠晚期孕妇的心理状态有较大影响,提升社会支持水平,保持良好家庭功能状态,有利于缓解妊娠晚期孕妇不良情绪,提高心理健康水平。

English Abstract

  • 随着医学的发展和现代医学模式的转变,孕妇的心理健康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怀孕和分娩是一种自然的生理现象,但对于孕妇来说,也是一种持续而强烈的应激源,可使孕妇产生不同程度的心理负面情绪,而妊娠晚期更是孕妇发生高心理应激的危险时期[1-2]。不良心理状态,如焦虑、抑郁等,可通过影响孕妇的免疫功能或内分泌等而对孕妇及胎儿产生不利影响,如增加产科并发症、产后出血、产后抑郁症、早产等的发生率,还可能影响胎儿的神经发育,出现胎儿宫内生长受限、低体重儿等不良后果[3-4]。在妊娠期,孕妇需要更多来自社会和家庭成员的情感关怀与支持。本研究旨在探讨妊娠晚期孕妇的社会支持及家庭功能对其心理状态的影响,为提高孕妇的心理健康水平提供参考依据和途径。现作报道。

    • 采用方便抽样法选择2018年7月至2019年3月在我院妇产科就诊或进行产前检查的妊娠晚期孕妇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1)正常妊娠晚期(孕28~42周)孕妇;(2)单胎;(3)具有沟通及阅读能力,能独立理解并完成调查内容;(4)自愿参与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1)有严重妊娠并发症或其他严重生理性疾病;(2)有剖宫产指征;(3)有精神疾病,无法完成调查者。最终纳入符合条件孕妇589人,年龄22~43周岁。共发放调查问卷589份,收回有效问卷580份,有效回收率为98.47%。其中孕次为初次337人(58.1%),非初次243人(41.9%);有不良孕产史122人(21.0%),无不良孕产史458人(79.0%)。

    • 采用自编调查表,对孕妇的年龄、孕次、文化程度、职业、家庭人均月收入、医疗支付方式、有无不良孕产史等一般情况进行调查。

    • 采用肖水源于1986年制定的社会支持评定量表对孕妇的社会支持水平进行调查。该量表共包括10个条目,可用于测量个体社会支持的3个维度,分别为主观支持(条目1、3、4、5)、客观支持(条目2、6、7)以及对社会支持的利用度(条目8、9、10)。每个条目得分1~4分,10个条目得分相加即为社会支持总分,总分12~66分,得分越高表示社会支持水平越高。按常用标准,总分 < 22分则认为社会支持水平较低,总分23~44分表示社会支持水平中等,总分45~66分为社会支持水平较高[5]

    • 采用SMILKSTEIN[6]于1978年设计的家庭关怀度指数问卷(APGAR)对孕妇的家庭功能情况进行评价。该问卷从主观方面评价被调查者对家庭情况的满意程度,包括家庭的适应度、合作度、成长度、情感度和亲密度5个项目,每个项目均采用3级评分,选项为几乎很少、有时这样、经常这样,对应分值为0~2分。总分0~10分,总得分越低表示家庭功能越差,总分0~3分表示家庭功能严重障碍,4~6分表示家庭功能中度障碍,7~10分表示家庭功能良好。

    • (1) 焦虑情况调查:采用焦虑自评量表(SAS)使孕妇自评过去1周内的焦虑水平。该量表包括20个条目,均采用1~4级评分,1分表示从未有过或很少有,2分表示有时有,3分表示经常有,4分表示绝大部分或全部时间有,其中第5、9、13个条目采用反向评分。各条目得分相加即为粗总分,粗总分乘以1.25,再四舍五入取整数即为标准分,标准分≥50分时,认为存在焦虑状态(50~59分为轻度焦虑,60~69分为中度焦虑,≥70分为重度焦虑)。(2)抑郁情况调查:采用抑郁自评量表(SDS)使孕妇自评过去1周内的抑郁水平。该量表包括20个条目,评分及总分计算方法同SAS,其中2、5、6、11、12、14、16、17、18、20条目为反向评分。总标准分≥50分时,认为存在抑郁状态(50~59分为轻度抑郁,60~69分为中度抑郁,≥70分为重度抑郁)。

    • 采用t检验、方差分析、Pearson相关分析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 本研究中,妊娠晚期孕妇SAS和SDS得分均明显高于国内常模(P < 0.01)(见表 2)。

      分组 n SAS SDS
      孕妇 580 45.36±9.89 52.19±12.01
      常模 1 158 33.80±5.90
      常模 1 340 41.88±10.57
      u 25.34 17.32
      P < 0.01 < 0.01

      表 1  妊娠晚期孕妇的心理状态与常模的比较(x±s; 分)

      变量 n SAS t P SDS t P
      年龄/岁
        ≤25 92 44.24±8.54 52.85±12.41
        26~ 217 45.21±9.13 51.89±11.93
        31~ 185 43.84±8.96 2.18* >0.05 52.67±12.45 1.60* >0.05
        35~ 63 44.95±8.92 52.65±11.67
        41~ 23 45.84±9.47 51.66±12.57
      孕次
        初次 337 47.42±8.73 5.65 < 0.01 52.88±11.95 2.66 >0.05
        非初次 243 43.65±9.15 51.54±12.42
      文化程度
        初中及以下 51 44.57±9.42 53.12±11.63
        高中或中专 122 44.89±8.17 52.54±12.63
        大专 164 45.28±9.21 2.89* >0.05 52.55±12.78 1.89* >0.05
        本科 180 45.66±9.26 51.86±11.63
        硕士及以上 63 44.85±8.26 52.11±12.63
      在职
        是 407 45.15±9.25 2.75 >0.05 55.21±15.26 4.52 < 0.01
        否 173 44.89±9.13 50.69±11.64
      家庭人均月收入/元
         < 3 000 89 49.23±7.65 52.68±12.54
        3 000~ 225 48.36±8.92 4.12* < 0.01 53.11±11.65 2.33* >0.05
        5 000~ 175 45.33±8.74 51.55±12.37
        >7 000 91 43.71±9.49 50.68±11.74
      医疗支付方式
        自费 185 45.57±8.74 52.88±12.34
        医保 311 45.83±8.28 2.74* >0.05 52.59±11.86 1.89* >0.05
        生育保险 70 46.12±9.22 51.65±12.44
        公费 14 46.29±8.47 52.01±12.86
      不良孕产史
        有
        无
      122
      458
      47.55±9.21
      44.2±8.62
      3.96 < 0.01 56.25±13.65
      49.65±11.85
      4.68 < 0.01
      *示F

      表 2  不同特征妊娠晚期孕妇的SAS和SDS得分比较(x±s;分)

    • 对可能影响妊娠晚期孕妇SAS和SDS得分的一般人口学资料进行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孕次、家庭人均月收入和有无不良孕产史是妊娠晚期孕妇SAS得分的影响因素(P < 0.01),是否在职和有无不良孕产史是妊娠晚期孕妇SDS得分的影响因素(P < 0.01)(见表 2)。

    • 妊娠晚期孕妇的社会支持总分为(41.25±7.23)分,主观支持得分(24.13±3.48)分,客观支持得分(9.16±2.93)分,对支持利用度得分(7.92±2.01)分。妊娠晚期孕妇的家庭功能总得分为(7.56±1.54)分,家庭功能的5个方面,即适应度、合作度、成长度、情感度和亲密度的得分分别为(1.89±0.53)分、(1.76±0.48)分、(1.61±0.53)分、(1.62±0.71)分和(1.52±0.43)分。

    • Pearson相关分析显示,主观支持、社会支持总分、适应度、合作度、情感度、亲密度和家庭功能总分均与SAS得分呈负相关关系(P < 0.05~P < 0.01);主观支持、对支持的利用度、社会支持总分、适应度、合作度、成长度、情感度和家庭功能总分均与SDS得分呈负相关关系(P < 0.05~P < 0.01)(见表 3)。

      项目 SAS得分 SDS得分
      主观支持 -0.412** -0.369**
      客观支持 -0.028 -0.096
      对支持的利用度 -0.152 -0.441**
      社会支持总分 -0.249* -0.297**
      适应度 -0.214* -0.201*
      合作度 -0.238* -0.364**
      成长度 -0.125 -0.215*
      情感度 0.313** -0.397**
      亲密度 -0.201* -0.134
      家庭功能总分 -0.422** -0.369**
      *P < 0.05, **P < 0.01

      表 3  妊娠晚期孕妇社会支持、家庭功能与心理状态的相关性分析(r)

    • 分别以SAS得分和SDS得分作为因变量,选取各自单因素分析中有意义的变量作为自变量,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变量筛选采用逐步回归法,社会支持和家庭功能总分及各维度得分以原值代入,其他自变量赋值方式见表 4,引入变量标准α=0.05,剔除标准α=0.10。结果显示,主观支持得分和家庭功能总分是妊娠晚期孕妇SAS得分的独立影响因素(P < 0.01和P < 0.05)(见表 5);家庭功能总分、不良孕产史和主观支持是妊娠晚期孕妇SDS得分的独立影响因素(P < 0.05~P < 0.01)(见表 6)。

      变量 赋值方式
      孕次 初次=0;非初次=1
      家庭人均月收入/元 < 3 000=1;3 000~=2;5 000~=3;>5 000=4
      在职 否=0;是=1
      不良孕产史 无=0;有=1

      表 4  妊娠晚期孕妇SAS得分和SDS得分影响因素自变量赋值方式

      自变量 B SE β t P
      主观支持 -1.158 0.351 -0.312 3.60 < 0.01
      家庭功能 -0.774 0.367 -0.179 2.11 < 0.05

      表 5  妊娠晚期孕妇SAS得分影响因素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自变量 B SE β t P
      家庭功能 -1.195 0.378 -0.271 3.56 < 0.01
      不良孕产史 1.673 0.548 0.267 3.11 < 0.01
      主观支持 -0.758 0.367 -0.184 2.26 < 0.05

      表 6  妊娠晚期孕妇SDS得分影响因素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 焦虑是应激反应中最常见的一种情绪反应,是对外在模糊的危险刺激或内在想法与感受的一种不愉快、消极的情绪体验。孕妇的产前抑郁主要表现除出现躯体症状以外,还有神经递质改变如皮质醇增加,这些变化可能通过胎盘对胎儿产生一定不利影响。研究显示,妊娠晚期孕妇焦虑的发生率为12.4%~54.0%[7]。美国的一项队列研究结果显示,妊娠晚期孕妇患抑郁症的概率约为30%[8]。本研究中,妊娠晚期孕妇的SAS得分为(45.36±9.89)分,SDS得分为(52.19±12.01)分,总体处于正常水平,但抑郁评分已高于正常值,且均显著高于国内常模,这与周彩虹等[2]报道结果类似。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孕次、家庭人均月收入和有无不良孕产史是影响妊娠晚期孕妇SAS评分的因素;是否在职及有无不良孕产史是影响妊娠晚期孕妇SDS评分的因素。李鸥等[9]研究表明,家庭收入低的孕妇,焦虑水平较高。本研究结果显示初次怀孕的孕妇焦虑水平高于非初次怀孕的孕妇,这可能是由于初次怀孕者因经验缺乏,导致其焦虑情绪的产生。有不良孕产史的孕妇SAS和SDS评分高于无不良孕产史的孕妇,可能与其担心再次出现不良后果有关。此外,在职孕妇的SDS评分高于非在职孕妇,这可能是由于在职孕妇需要面对工作上的压力,加上孕期内分泌、激素水平的改变,会影响其心情,导致抑郁情绪的出现。

    • 过重的心理负荷及社会压力可导致不良心理状态的出现,而良好的社会支持可以显著改善孕妇的焦虑、抑郁状况。本研究结果显示,主观支持及社会支持总分与SAS得分呈负相关关系,且主观支持、对支持的利用度及社会支持总分与SDS得分呈负相关关系。马春梅等[10-11]研究表明社会支持度低的妊娠晚期孕妇,焦虑和抑郁水平显著增高。本研究经多因素逐步回归分析发现,主观支持是妊娠晚期孕妇焦虑和抑郁的重要影响因素,与之前的研究[10, 12]结果一致。主观支持是一种个体受到尊重、支持和理解的情感体验和满足程度,与客观物质援助相比,主观情感支持对孕妇尤为重要。从妊娠到产后一年,女性的社会交往相对减少,如果不能得到足够的情感支持,就容易产生焦虑和抑郁情绪。因此,社会应给予孕妇更多的关心,开展广泛宣教活动,引导孕妇充分利用社会支持系统,从而提升孕妇身心健康。

    • 家庭功能与个体的心理健康水平有密切联系,良好的家庭功能可以有效缓解个体的不良情绪,促进心理健康[13]。本研究结果显示家庭功能总分及各个维度均与妊娠晚期孕妇的心理状态有关。多元线性回归结果也表明家庭功能总分是妊娠晚期孕妇焦虑和抑郁得分的重要影响因素。研究[14]表明,家庭功能差的孕妇心理压力较大,这会导致皮质醇增加,同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家庭成员的关系,尤其是夫妻间的关系,而夫妻关系的恶化又会增加孕妇的心理压力,从而形成恶性循环。良好的家庭功能可以提高孕妇的自我调节能力,从而采取更积极的应对方式处理怀孕期间的情绪问题,同时,通过家庭成员之间的相互关爱、支持和关爱理解,能够缓解孕妇怀孕期间的不良情绪。因此,家庭成员尤其是配偶,应给予孕妇更多的关爱,积极配合产前检查,共同学习孕期、分娩期和婴儿相关知识,营造和谐的家庭氛围,帮助孕妇顺利度过孕期。

      综上,社会支持及家庭功能对妊娠晚期孕妇的心理状态有较大影响,提升社会支持水平,保持家庭功能状态良好,有利于妊娠晚期孕妇缓解不良情绪,提升心理健康水平。

参考文献 (14)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